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孤谍>第十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小说:孤谍 作者:风之烛 更新时间:2018/5/17 8:16:06
十多分钟后,中村正雄和昝辰炜上了汽车,直奔宪兵队。 吴四宝在晨梦中被急促的铃声惊醒,电话是还在杭州的妻子佘爱珍打来的,内容是吴大河的妻子儿子女都不见了! 木然地挂电话,吴四宝失神落魄着起床穿衣,牙没唰脸也没洗,到书房呆坐了会,长长叹口气,拿过纸笔写了起来,检查一遍密封好,召进一个手下,让对方立即交到李士群处。 做完这一切,吴四宝就那么直直地坐着。 一个小时后,中村正雄的汽车又驶回极司菲尔路,开进76号,下车的人中多了一名日军大佐。 提前等在办公室的李士群接待了他们,看完报告、口供,在大佐强硬态度下,无奈的在宪兵队的逮捕令上签字。 等人一走,李士群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目光死死盯着吴四宝派人送来的密信上,对方在信中就提了几件事,其中就包括他与军统甚至中共方面秘密接触。 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李士群打起精神一连拨了几个电话,每次都以同样的话结束,“请阁下放心,我一定会给宪兵队一个满意地交待!” 打完最后一个电话,李士群刚松了口气,保镖进来报告,吴四宝被宪兵队带走了。 李士群毫无表情地点点头,等保镖一出去,点燃那封密信,望着四散的灰烬,阴森森地笑了。 对此毫无所知的席浩然顶着熊猫眼准时迈进55号大门,马上发现了异样,来往的人无不阴沉着脸脚步匆匆,倒是张大全三个,在院中人模人样地溜达着,那些平时不将他们看在眼里的队员,要么远远避开,要么点头哈腰着打招呼。 就在席浩然困惑不解时,张大全他们小跑过来,七嘴八舌宣布了两个消息,吴大河先被抓然后自杀、吴四宝被宪兵队带走! 吴大河的结局是在席浩然意料之中,没想到吴四宝也栽了,压抑了一晚的心情也轻松了点。 张大全又将他知道的小道消息炫耀了遍,席浩然听的得仔细,也将整件事情的脉络了然于心 特别小队果然只是中村正雄和昝辰炜摆在明面的棋子,而骆驼和乌鸦之事完全是个意外。 听到三人商量起谁当几分小队长时,席浩然没了兴趣,自顾自地走进大楼,经过总务室时,听到隐约的抽泣声,好像是沈娟的声音,忍不住探头扫了眼。 还真是沈娟,伏在桌上哭的很伤心,边上那个叫小莉的姑娘在小声安慰。 见有人在,再加上心情不好,席浩然也就没进去,走到办公室门口停了下,特别小队的牌子还挂着,看来自己这小队长位置能否转正,还要先等上层的空位置确定规属! 江承志、刀疤脸还有小陈都在,不过脸色都不好,见他进来打了个招呼,又凑在一起嘀咕起来,席浩然不用想也知道在说什么! 乌鸦死了!出卖他的骆驼也没挺到天亮!吴大河死了,那个吴四宝估计也逃脱不了同样的下场,差别就是时间长短而已。那自己呢?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茫然中,席浩然拿过今天的报纸无目的地翻动着,空洞的目光扫过一条又一条标题,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有关乌鸦的新闻,配有照片,只有短短几行字,他却读了又读,看了又看,最后悲哀地凝视着照片,似乎要将乌鸦的容貌铭刻于心。 老虎看到乌鸦牺牲的新闻时,正和掌柜在囯立大学路边小摊吃着混沌,剧烈的咳嗽声中,包在嘴里的馄饨连同血丝喷吐在地上。 掌柜只是担忧地看着,不会问怎么了,对方也不会说怎么了!他在上海地下党是一个超然存在,知道这个代号的人极少,而知道详情并联系的只有一人,那就是老虎。 之所以如此神秘,是因为掌柜负责保管整个地下党的秘密资料,可以这么说,如果这些秘密资料落入日伪手中,上海地下党只有一个结局,全军覆灭。 等老虎情绪稳定点,掌柜小声道,“我也老了,想让店小二接替!” 闻言,老虎伤感地看着掌柜近乎全白的头发,骆驼回家乡了、乌鸦牺牲了,掌柜也有退意,再加上自己时日不长,看来组织是得要交给年轻人了。 在掌柜近乎恳求的目光中,老虎点点头,“你先带店小二一阵,等他熟悉了,你再放手!” “我也是这意思!” 又有人过来,两人不再交流,默默地吃完馄饨,从桌下各自拎起一只鼓鼓的公文包,款式颜色新旧都完全一致。 回到大学边上的教职工住宅,老虎咳嗽着将公文包中的旧纸团清理掉,然后坐在书桌前研究起新闻。看到恶耗后,他第一反应就是与乌鸦接头的人叛变了! 可惜新闻太短了,除了时间、地点外,再没有什么有用信息。老虎也只知道乌鸦是去和一个在第一行动大队潜伏了两年的人接头,名字代号年龄长相都一无所知。 这是单线联系的致命问题,一旦某一环节出了意外,其上下级联系完全中断。上海地下党的对策就是设立了掌柜,出现这种情况,通过查阅资料恢复联系。 问题是,乌鸦要考核激活的人,确认没问题之后才会将相关资料转交掌柜处存档。 凝视着照片,老虎眼角湿润了,心中更是在滴血,他亏对老友,连乌鸦的牺牲原因都无从分析,更无法确认叛徒的身份!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带有某种节奏感的敲门声响起,老虎捂着嘴去将门打开,一个精干的青年拎着只菜篮子闪了进来,是他的联络员,张富贵。 “船长的紧急情报!” 说着,张富贵从菜篮底下翻出一封信件交给老虎,然后静静地让到一边。 回到座位,老虎仔细检查了下密封口后小心地裁开,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 要是席浩然能看到内容的话,肯定大吃一惊,信中除了酒吧交谈那段外,其余他与乌鸦之间发生的事全在上面,包括那句话。 “唉,两年没到这玩了,想不到一切都没变!”老虎学着乌鸦的口吻反复念叨着,眼角又一次湿润,而眼中愤怒的火焰在燃烧,在跳跃! 席浩然,第一行队特别小队小队长,他就是射杀乌鸦的人,他就是乌鸦去接头的人,他就是出卖乌鸦的叛徒! 咳嗽声中,老虎厉声道,“富贵,通知扁鹊转告老狼、刀子,还有红雀,明天老时间老地点开会!” “是!应了声,张富贵开门闪了出去。 稳定下情绪,老虎将密信点燃,火焰映射下的双眼尽是浓浓杀意! 一间小茶馆包厢,军统少将衔特派员闵靖元也正在看同样一份报纸,同样一条新闻。 乌鸦死了?闵靖元久久凝视着照片,不时摸下额头那条狰狞的疤痕,做为军统中与乌鸦交过手且为数不多能活下来的人,他最终确认,照片中的乌鸦就是记忆中的乌鸦。 乌鸦死了!闵靖元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伤?他还是举起了茶杯,对着照片遥祭这个曾经最可怕的敌人,现在同一阵线的英雄! 合上报纸,闵靖元走到窗边出神的看着街道,上海滩繁华依旧。这次行动是他主动要求的,除了要为死于小鬼子特务暗杀的妻儿报仇外,更因上海有一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所以他义无反顾地来了,任务是伺机暗杀军统叛变高级人员。 “红雀,你还好吗?” 呢喃中,闵靖元的眼中腾起水雾,良久,他看了下手表,离约定时间还有三十秒,忙回到桌边坐下,小心翼翼地梳理下头发,整下衣领。 准点,轻盈的脚步声停在门外,然后是笃、笃笃、笃……节奏感非常明显的敲门声。 起身,稳定了下情绪,闵靖元颤抖着说了声请进。 吱呀声中,门被轻轻推开,一个身着貂皮大衣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赫然就是地下党的那个红雀! 红雀,闵靖元亲手训练的那批女学员中最杰出的一个,虽他已有家室,两人之间还是产生了情愫,训练结束后,红雀以进步学生身份打入上海地下党。没多久淞沪会战爆发,上海沦陷,接着是南京陷落,闵靖元随囯民政府一路退到重庆,但始终放不下对红雀的思念。 抵达上海后,闵靖元甚至没有和自己的小组接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当年的方法留下见面信息。 “红雀……”望着梦中无数次出现的俏脸,闵靖元温柔地呼唤着张开双臂。 与幻想了无数次重逢画面不同,红雀并没有投抱入怀,而是伸出了右手,尊敬地叫了声老师! 她叫我老师?闵靖元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红雀又叫了声,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机械地伸出手。 红雀只是礼节性的一握,迅速抽回。 闵靖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下的,就那么呆滞地与红雀对视着,他知道,眼前的红雀已也不是记忆中的那个红雀。 为什么?闵靖元痛苦的眼神中全是疑问。 “对不起,老师,我有喜欢的人了!”红雀咬着嘴唇轻声道。 “他是谁?” “我的搭档!” “可他是地下党,你是军统!”闵靖元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红雀笑了,“老师,现在囯难当头,囯共合作,我和他在一起也是正常的!” “你们结婚了?” “没呢,准备打败小鬼子再结婚!” 望着一脸憧憬的红雀,闵靖元沉默了,良久问了声,“红雀,你现在到底是哪一面的人?” 红雀又一次笑了,“老师,我站在抗日这一面!” “可抗战胜利后你怎么办?”闵靖元急了。 “我和他商量好了,抗战胜利,我俩就解甲归田!” “哦,这也好!”闵靖元笑的很勉强,他实在不忍打破对方的美梦。 两人默默喝起茶来,闵靖元没有提自己来上海的任务,红雀也没有问。 一杯茶尽,红雀起身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老师,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在老地方留言!” 闵靖元只是伤感地笑笑,抢在红雀之前拿起大衣,轻声道,“老师最后一次帮你披上!” 身体微微一颤,红雀不再避让,任由闵靖元如同当年那样帮她披好,又温柔地整理整齐。 “老师,再见!” “嗯,红雀,再见!” 等房门带上,屋里屋外的两人都流下了无言的泪水,他和她心里都清楚,这一别,将是永远! 风暴来的猛烈去的也快,就象那晚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雪。
0

第十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