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影子·铁与血>第3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章

小说:影子·铁与血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8/5/16 16:28:17
老三、李元邨带特务乘车赶到,守门特务迎上前。 “老七呢?”王天明问道。 “楼上吃饭呢。” “跟谁吃?” 特务迟疑了一下:“一个女人。” “检查了吗?” “查了,挺正常。” 王天明急了:“我是问饭店你查了吗?” “查了,没什么呀?” 无奈摇头,王天明推开特务往里走。 老七的头已经血肉模糊。康蔓在尸体上擦擦手,将椅子放在窗台的一侧,往外看了看,走到老七外套前,翻摸一下,掏出香烟点上一根,立在窗口默默吸食。 电梯门打开,老三、李元邨带人步入走廊。 李元邨疑惑:“国际饭店你也信不过?” 老三苦笑:“我信得过饭店,可我信不过二处。” 看一眼守门的特务,众人快步走向包房。 康蔓还在抽烟。 老三、李元邨等闯进。 康蔓推开窗扇。王天明发现老七的尸体,立愣当场。 李元邨瞪一眼康蔓:“举手,你走不了了!” 康蔓冷笑:“这是我的国家,我干嘛要走?” 老三检查尸体,倒吸一口凉气:“脑袋都拍瘪了,真他妈狠。” 康蔓转身,怒视老三:“放心,你迟早也这样。” 特务向康蔓包抄。 康蔓抓起一侧的椅子。 李元邨喝道:“怎么,你还想反抗?” 康蔓冷笑道:“对,谁叫我是中国人!” 特务拔枪,望一眼黝黑的枪口,康蔓丢下椅子,向西方敬礼:“别了,民国,这是我最后一次为您效命!” 抓起椅子奋力向李元邨抛去。 李元邨躲闪,椅子砸在墙上。特务向康蔓开枪。摇晃几下,康蔓一头栽在地上。 盯着洒满鲜血的窗口,老三惊恐,剧烈喘息。 电话响起,戴笠起身抓起电话:“说话。”聆听、点头,撂下话筒,戴笠长出一口气,“老七死了。” 徐百川一怔:“这么快?” 戴笠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老六的学生就是好用。” 徐百川沉默。 戴笠语气忧伤:“可这女人也完了。唉……用个志士换取汉奸的命,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徐百川淡淡说道:“在国家利益面前,没有对与错的问题。” 戴笠点点头。 沉吟片刻,徐百川又道:“至于老六……别的我不清楚,但他要知道这件事,我估计会心疼死。” 戴笠苦笑:“这也是我不敢叫他去上海的原因,那边几乎都是他学生,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可您要不放心,那就先把他软禁起来。” “软禁?”戴笠摇摇头,“老三的事,已经让我落下一个恶名了,再这么对付老六,你说小鬼子会不会给我烧香?” 徐百川沉默。 “老四啊,这回就拜托了,无论如何,你也不能让上海站失去作用。” 徐百川立正,敬礼:“是!属下明白!” 戴笠点点头,又道:“还有,你去安排一下,叫那个苏醒跟着老六。” 徐百川惊讶:“您的意思是……” 戴笠笑道:“军统不让成家,可没说不准碰女人,如果睡过之后,她还是处女,那老六就真是有问题了。” 徐百川迷茫。 戴笠无奈苦笑:“你怎么糊涂了?共产党不会叫他娶叛徒,明白了?” 徐百川恍然。 钱穆起身,穿衣。 周梅:怎么,要走了? 钱穆:家里最安全,我没有在外过夜的习惯。 周梅笑着点头,喝干奶茶。望着钱穆的背影,暗道:“老六,用一个影子救你,你以为会骗过戴笠吗?现在,我也成了你的影子。” 钱穆、徐百川、吴斌站在码头上。 远处,日本飞机正在对重庆进行轰炸。 王大锤等列队准备登船,在她脚边,摆着一口修鞋的箱子。一群学员女特务立在鼓后,望着天空的敌机,脸上现出凄色。 “我们的空军呢?”一个女学员含泪问道。 “我们哪还有空军?”同伴哽咽答道。 “要能有一架飞机,小鬼子也不至于天天祸害重庆。” 一阵唏嘘。 突然,从西北方向摇摇晃晃掠过一道黑影。钱穆赶紧举起望远镜观瞧,那是一架飞机,绿色的机身上,印着一面国民党党徽。 “中国飞机!这是中国飞机!”喊声未落,众学员已开始欢呼雀跃。“中国飞机!中国飞机万岁!” “这是找死,”徐百川哀叹一声,“用一架飞机去对抗日本航空队,其后果……”摇摇头。 “他压根就没想活着回去。”钱穆淡淡说道,“你看他飞得摇摇晃晃,这是超负荷载弹,说明了什么?” “他已报定必死的决心。”吴斌低下头,脸色凄然,“如果每个中国人都能像他这样,谁又能打败中华民国?” “296号,我命令,你马上返航!”一道电波在重庆上空徘徊着。 “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该我这个先生上去了。”这是回答。 “296号,你是教员,未来的中国空军还指望你!” “中国空军更需要的是尊严,而不是教员!” 中国战机开火,一家日本僚机拖着黑烟,一头扎向地面的嘉陵江。随即,日本飞机开始分散,将攻击目标对准了这架中国教练机。不出意外,中国飞机很快中弹,醒目的机身上,拖出了浓浓的黑烟。可就在即将坠落的刹那,它突然调转机头,迎面撞向尾随的日本长机。 爆炸响起,天空闪过浓烟、火花,没有人见到跳伞。这是重庆历史上最短暂的轰炸,可没人能高兴得起来,一个个望着苍穹,默默流下辛酸的眼泪。 “这也许是最后一架中国飞机了……” 没有骄人的战绩,可他却表现出一种不屈的精神。 日本飞机散去,领舞者敲敲鼓槌,开始表演鼓曲。 徐百川听了听,忍不住一皱眉:“这是什么曲子?” 钱穆淡淡答道:“征战三部曲。” 徐百川点点头。可奏完两曲之后,学员却停止了表演。 “哎?不是三部曲吗?这才跳了两部,怎么就不跳了?”徐百川惊讶。 钱穆苦苦一笑:“最后一部不能跳。” 徐百川疑惑,看向钱穆。 “这三部曲,头两部叫‘出战’、‘浴血’,而第三部叫做‘追魂’,没到牺牲那一刻,她们是不会表演的。” 徐百川醒悟,点头,看王大锤等,注意到箱子:“那个女学生,怎么还带口箱子?” 钱穆微笑:她一定是把路费留给家人了。 徐百川不解:“怎么,你很了解她?” 钱穆点头:“她叫王大锤,是我最得意的门生。” “王大锤?”徐百川看向王大锤,表情异样,“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起这么古怪的名字?” 钱穆无奈说道:“她本名叫王大钟,父亲是打铁的,出生那天,炉子里刚好有口钟,老爷子也没什么文化,想都没想,就直接用了这名字。” 徐百川摇摇头:“王大钟这名字也不怎么好听,”突然想到什么,脸上涌出好奇,“哎?那怎么成了王大锤? “入学那天,她填表写名,一时笔误,就把钟字写成了锤。” 徐百川苦笑:“有把自己名字笔误的吗?” 吴斌撇撇嘴:“会写名字就不错了,初小毕业,你干嘛要求那么高?” “可我记得临澧班,是要求高小以上学历?” 钱穆忍不住叹息一声:“唉……规矩放宽了,真那么要求,你能招来几个学生?这中华民国,可遍地都是文盲,而日本呢?早就普及初中毕业了。” 苦笑。 王大锤等登船。 钱穆异常伤感:“也许,这是今生最后一面。” 徐百川困惑:“怎么,你担心他们到不了上海?” “不该担心吗?”望着滔滔江水,钱穆眼含忧伤,“一路之上,有共党控制区,沦陷区,还有土匪恶霸,能进入上海的,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徐百川沉默。 吴斌冲徐百川拱手:“四哥,我们不能送你了,多保重。” 徐百川感慨道:“是啊,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只是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民国光复的那一天。” 钱穆将手提箱递给徐百川:“放心吧四哥,您的家小,我和老八替您照顾。” “也只能麻烦二位了。”徐百川还礼,“等到我们打赢那一天,哥哥请你们喝酒。”拎起箱子,登船。 吴斌望着徐百川徐百川背影:“六哥,你说四哥能到上海吗?” “应该没问题。” 吴斌一怔,瞧向钱穆。 “他走的是汪精卫逃跑路线。军统都没干掉这汉奸,你说日本人行吗?” 吴斌点点头:“不用问,这一定是您的安排。” 钱穆笑而不语。 路边坐着个妇女,两眼呆呆望着怀里的襁褓。钱穆意识到什么,脚步一顿,立在妇女身旁。 襁褓一动不动,过了片刻,钱穆才发现,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这怎么回事?”点点襁褓,钱穆问道。 “我去问问。”吴斌快步走到妇女身旁,低声询问。女人抽噎着说些什么。过了片刻,吴斌点点头,回到钱穆身边。 “六哥,问清楚了,那女人死了孩子,很伤心,也就这样。” “孩子是怎么死的?” “饿死的。” 钱穆一怔,呆呆看向吴斌:“怎么会饿死?” 吴斌苦笑:“那女人没有奶水,孩子就饿死了。” “怎么会没有奶水?” “她男人在枣宜会战中,随张自忠将军一同殉国,生下孩子后,由于过度悲伤,结果就断了奶水。” 钱穆脸色阴霾,看一眼滔滔江水,忍不住叹了口气:“找能管事的人,给她安排一下。” 吴斌一怔,望着钱穆,半晌无语。 “不能让为国牺牲的烈士,流血又流泪,这是底线。” “六哥,她跟您非亲非故,您干嘛要……” “这不是亲与故的问题,而是对待那些烈士,我们要拿出诚意。不然以后,谁还敢抛家舍业为国效命?” “可每天来重庆的有那么多人,您管得过来吗?” 咬咬牙,钱穆无奈悠悠一叹:“唉……能管一个是一个吧,中华民国虽危在旦夕,但他若想生存下去,就不能委屈了自己的民众。” 赵简之毕恭毕敬站在戴笠面前。 戴笠擦擦鼻涕,端起面前的茶碗:“他接触谁了?” 赵简之毕恭毕敬说道:“一个叫周梅的女人,据玫瑰饭店的兄弟汇报,她是中统的人,很受高占龙器重。” 戴笠一怔,看看赵简之:“你的意思是,老六跟中统还有来往?” 赵简之点头:“来往多年了,都是党务调查科时期的老熟人,只不过后来,一个进了一处,一个进了咱二处。” “复杂了……”皱着眉,戴笠半晌无语。 赵简之疑惑:“局座,您还怀疑六哥?” 戴笠淡淡一笑:“怎么,我不该怀疑?” 赵简之摇摇头:“那倒不是,既然有传闻了,该走的程序就该走,可我建议您不要大张旗鼓。” 盯着赵简之,戴笠没吭声。 赵简之苦笑:“六哥的为人,大伙都知道,你要大张旗鼓调查,这万一没结果……” “你怕我不好收场?” 咬咬牙,赵简之一点头。 戴笠冷笑:“可我已经安排好了。” 钱穆走向住宅。杜孝先候在门外,看见钱穆,他起身相迎。 钱穆惊讶:“你怎么来啦?” 杜孝先微笑道:“老板让我给您办件事。” 钱穆一愣。 杜孝先冲门房摆手:“六哥,您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苏醒怯怯坐在屋内,脸上还有淤青,听到房门响动,她下意识站起身。 钱穆看苏醒,表情变得异常惊讶,指苏醒,钱穆冷视杜孝先:“这是……” 杜孝先笑道:“共党叛徒,老板让您睡了她。” 钱穆上下打量杜孝先:“你不是谎报军情吧?” 杜孝先苦笑:“嘿呦,我哪敢?四哥临走前交代的,我只是照办。” 看一眼苏醒,钱穆咬咬牙,快步走到电话前,拨打电话:“给我接戴公馆。” 等候片刻,话筒中传出戴笠的声音:“喂?” 钱穆急道:“是局座吗?” “是我,老六啊?那女人怎么样?” 钱穆苦笑:“您觉得这么做,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不就一女人吗?况且又是共党叛徒,眼下就需要你来保护了。” 钱穆惊讶:“保护她?我还是先保护自己吧,您这是叫共党把刀架在我脖子上。” “怎么,你还怕共产党?” “谁不怕死?没事,您给我找这麻烦干嘛?” “找麻烦?你为军统效力多年,劳苦功高,我给你整个女人,难道还不应该?” 钱穆绝望:“可您不是说,抗战未成,不得娶妻吗?” “你还真把她当老婆了?呵呵,老六啊,玩玩就得,别把她当真,等抗战胜利了,我亲自给你找门亲事,就这样吧。” 电话挂断。 看一眼电话,钱穆无奈撂下话筒。 杜孝先陪笑道:“怎么样六哥,我不是谎报军情吧?” 钱穆怒道:“滚你个蛋!” 杜孝先一愣,脸色茫然。 钱穆冷声:“怎么,还想留下来参观?” 敬个礼,杜孝先转身小跑离去。 钱穆大喝:“关门!” 门房“砰”地一声锁死。 钱穆看向苏醒,这个女人很胆怯,偷偷瞧一眼钱穆,便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脚,向后退却半步。 钱穆淡淡一笑:“嗯,小模样倒不错,还真有几分姿色。” 苏醒怯声:“你要干什么?” 摘下帽子挂在衣架上,钱穆问道:“说说,我该怎么称呼你?” 苏醒苦笑:“有这必要么?” 钱穆点头:“也是,你我萍水相逢,问那么多干嘛?来吧美人,伺候你六哥!” 苏醒一惊,怯怯看向钱穆。 “怎么,捶腿也不会?”钱穆笑了。 咬咬牙,苏醒点点头。 安然坐到沙发上,钱穆翘起一条腿。苏醒快步上前,蹲身捶打。
0

第3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