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山岗 不落的传奇>第五章(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1)

小说:山岗 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更新时间:2018/5/15 9:00:03
(1)      八月的天气,热得大地都张开了嘴巴,空气里弥漫着火燎的气息。急躁的蚂蚱拖着长腿在草丛之间哒哒地飞动着。树杆上,知了扯着嗓子唱着无聊的歌,仿佛整个夏季就是它的专场,不唱一曲枉活此生。在这个季节里,庄稼人只好选择了起早贪黑。起早干活凉快,下午,偏西的阳光没有了直晒得燥热。中午,正好补上起早的午觉缓缓乏。这样,既符合身体规律也不违背科学道理。   近一段时间来,郝阳的情绪高涨了许多,不用妈妈叫就早早地起床,把院子里的卫生打扫得一干二净。然后,准备好下地干活的工具。这时,郝阳爸和妈妈也走了出来。玉芬走到窗下喊了两声郝薇,然,声息皆无。青山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叫了。郝阳妈轻轻地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也就不在吱声了。   “儿子,要不你也别去了吧,这几天你也太累了。”妈妈望着郝阳心疼地说。   “妈,我没事,我是您的儿子,您不怕干活,我也不怕。”郝阳坚定地说。   而站在旁边的郝青山认真地听着儿子的话,满意地笑了笑,有意无意地迎着不太强烈的光线对视了一刹那。然后,他高昂着头看着远处的桃树林,在空中使劲挥了一下。天空,一只鸟扇动着翅膀向着东方飞去。   一天的劳作结束了。晚上,八九点钟人们就早早地躺在床上,让疲劳的身体伸展着,歇息一下劳累的筋骨。郝青山也不例外,不过,躺在床上的他怎么也睡不着。心中在琢磨,儿子上了大学,在十里八村也是屈指可数的,我怎么能忍心让儿子真的卧在这大山沟里,这学不是白上了吗?再说,让他走我的老路去当这个村官,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啊!哼!他干不干还两说呢。我这个小子啊!看着温文尔雅,脾气一上来比老子还要倔。有想法,只可惜还是嫩了点。常言说,好马还要配好鞍。光有冲劲顶个屁用嘛。唉!还是让他老爹想想办法吧!郝青山轻轻地扣着脑门。哎!有了……有了……郝青山像发现什么宝贝一样,心中一阵比一阵的激动。这激动归激动,但不能吵醒自己的老婆。只见他轻轻地起身走下床。点着油灯,拿出纸笔刷刷地写了起来。有人可能会问了,让郝阳去县城他不去,难道说他郝青山有去省城的关系吗?不!一点儿都没有,郝青山是哑巴吃水饺,心中有数。都怪他这几天活太多给忙晕了,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也统统地忘到脑后勺了。他想起了谁?猜猜……猜不着吧!正常是猜不着的。对!是江二干。是安阳乡乡长江二干。难道说他两个人有啥瓜葛?告诉你吧!瓜葛大了,两个人曾经是亲如兄弟的战友。这关系,这感情,在当年也是一个槽子里拴不住的两头老叫驴。哎!为了儿子这脸面……   江乡长你好:   我是鲁东南某舰队二连三班班长郝青山,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忘记我是一名海军战士,没有忘记在部队如火如荼的青春岁月。虽然,我有过一段难过的经历,有过痛苦的抉择,但是困难没能压倒我,因为我是郝青山,我选择了我爱的家乡,我就会用实际行动来实现我的诺言。(画外,写到此时,郝青山落下了眼泪。)   江二干,我不叫你江乡长了,谁让我们同年入伍在一个连队,同时入的党,又同时当上了班长。我们俩带领的两个班,在舰队每一次比赛中,偏偏又是舰队树立的尖子班,你说咱俩谁服气谁?其实我知道,我的班每一次比赛都比你带领的班稍胜一筹。记得吗?在一次海洋蛙泳比赛中,你小子差一点淹死在海里去喂鲨鱼。当我发现情况不对,立即上前扶你,硬是拽着你游到对岸。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由于过度劳累,我的身体支撑不住,速度也慢了下来。你小子啊!光想着拿第一,也不看我是啥情况,呼啦一下子窜上岸,要不是战友们及时救我,这一次我可真就去喂鲨鱼了。   江二干!江二干!我知道你不服气啊!因为我们是同乡,我比你大一岁,我必须这样做。到了年底,你提了干,我立了二等功。到了第五年我提出复员回老家,真正是为了我的老母亲。可是你小子太不争气,不知咋想的在驻地搞了对象,把人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了,却不要人家啦!没有办法你也被处理转业了,幸好那姑娘家通情达理不然你小子可就完蛋了。(画外,写到此时郝青山嘿嘿的笑了两声。)后来,在回家的途中是你鼻子一把泪一把央求我,不让我把秘密告诉别人,我说,我发誓绝对不告诉别人,也不会找你江二干,把这个秘密永远守藏在心底。后来,我们两个的档案同时放在乡里时,你却幸运的留在了乡政府。而我回到了村里,当上了大队党支部书记,说实在的我是心甘情愿的。   你放心吧,老战友会把你的糟糠事守候在心中。这一次写信要不是因为我的儿子,我决不会央求你的。一个北京农业大学毕业生,偏偏想守候在咱这老山沟,不就是想把学的知识用在刀刃上,改变一下咱这穷山疙瘩。这孩子可是个好苗子啊!我们不能耽误孩子的最高想法,他要真是一块好钢你就让他练练吧!权当你不认识路过招一个人罢了,也不需要你特殊的照顾,他自己咋干就随他自己的能力吧。   你守口如瓶的老战友,你放心吧。   此致革命敬礼!   郝青山(草上)   八月十一日   第二天,郝青山拿着那封信直接来到大队部,找到接任自己班的王春山,比比划划说明来意。王春山见老书记来找他,就像见到了托孤大臣一样,恭恭敬敬站在那里。看着老郝晃动着双手指指划划,说急了,老郝拿出笔在自己的手上写着。文字,那也是醉了。一撇一捺,点、折、画、勾……还真别说,这些字的意思都让王春山找对了。当即竖起了大拇指。心中暗叫:高,实在是高人啊!此时,郝青山露出了他平时刷的倍白的门牙嘿嘿地笑了。   次日,王春山的手里紧紧地攥着那封信,一路小跑来到了乡政府,他找到江乡长说明来意,并恭恭敬敬双手把信递到了他的面前。老江一看是郝青山的信,当时心中也是咯噔一下暗自打鼓。我说这几天老是眼皮乱跳,难道说和这封信有关系吗?管他哪。老江顾不了三七二十一打开了信封,看完后他才会心地笑了。别说是写信了,就是不写,我知道了也会请你的儿子啊!农业大学生,这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人才呢?老江安抚了一下激动的情绪,又缓了缓神儿,用平稳的口气说,回去吧!让你们老村长不要着急,就等我的消息吧!几天后,江二干在一次会议结束时找到了耿书记,把郝家湾郝阳的事情提了出来,耿书记听了也非常高兴。过了一会儿他神情又严肃了起来,他问起郝阳的家庭出身,当老江说到他的爷爷、父亲后,本着为党负责任的态度的耿书记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周后,郝青山接到了乡政府的一封来信,拿着信,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二干江乡长,心里也是揣摩了半天,还真担心这二干乡长会黑着脸皮,把他的面子打了回去。看完后,这老郝心中那个美就甭提了,啥滋味。球!美呗。   两天后,郝阳穿着整洁干净的白汗衫,手里提着一个小包,像上大学一样走出了家门口。后面提着铺盖的王春山乐呵呵地看着郝阳,别说,这去乡里的功劳也有我的一半呢;要不然……也不知道……嗨!看我想啥哪,别人送不也是这个结果嘛。   奶奶、爸爸、妈妈、妹妹和其他的乡邻也赶着过来送郝阳去乡里上班。   不远处,郝老师拄着拐杖远远地站在那里,他弯着腰,低垂着头,看着聚集在郝青山家门口的人们,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他想走过去,可是不知为什么?双脚向前挪动了两下,随即他又转过身来,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继续向自己的家中走去。   送郝阳去乡里的人们,在村庄的路口停止了,郝阳回过头说什么也不让大家再送了。特别是年迈的奶奶,两只小脚走起路来十分不方便。   “奶奶,您回去吧,过两天我回来看您。”郝阳安慰着说。   “奶奶不累,再送送我的大孙孙吧。再送送……”奶奶连续重复着这样说着。   郝阳拉着老奶奶的手又一次劝慰道:“奶奶,您回去吧!爸妈你们也回去吧!”   “哥,你别说了,上轿吧。”郝阳的话音刚落,郝薇便笑呵呵地紧接着看着哥哥说。   郝阳回头看了一眼,一辆三蹦子早早地停在那里再等候着。在大家的催促下郝阳坐上了三蹦子。司机是本村人,也是郝阳的一个远房亲戚叫李树山,论辈分郝阳还应该叫他表叔呢。李树山拿起摇把走到车前,插进机器用力摇了三下,立刻发出蹦!蹦!蹦!的声音,所谓三蹦子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车在蹦蹦的声音中启动了,虽然声音压过了说话的声音。但是,他们还是大声地说出送别的心里话,以表达暂时分别的心情。虽然郝阳去的地方不是很远,但这种送别的情理人们也乐意表达。送别的人们晃动着双手,直至看不到郝阳的身影才恋恋不舍的往家中走去。
0

第五章(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