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河烈风>【2】第1章 神秘客借宿大王庄 小明续智斗高恶人(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第1章 神秘客借宿大王庄 小明续智斗高恶人(二)

小说:大河烈风 作者:赫连长河 更新时间:2018/4/16 23:47:55
赵连芬叹口气:“哎……奶奶啰嗦是啰嗦了点,却都是为你们好,我不是怕你们做错事,是怕你们做错人。好了,我不啰嗦了,去玩吧。”明武答应一声跑了出去。王怀章冲钱涣知呵呵一笑:“我这仨孩子啊,老大明德稳重、老二明续谨慎、就数这个老三明武调皮。”钱涣知应道:“调皮是孩子的天性,我倒是觉得明武很可爱。” 在喝茶聊天中,钱涣知了解到,这大王庄有一户大地主叫高友德,高友德在镇上有家毛皮店,经营毛皮生意,王怀章便是毛皮店马队管事,专门领队把粮食、布匹运到山西,再从山西运回毛皮,每年都至少要走上五六个来回。钱涣知不禁赞叹,怪不得王怀章谈吐不凡,原来是个走南闯北的人物,见识果然不一般,乱世中商旅走货向来是刀口上的行当,摸爬十几年不出差错,没点能耐办不到。钱涣知不禁问道:“怀章大哥,我怎么没见到明德?” 王怀章见钱涣知问起自己的长子王明德,一笑说到:“他现在应该在返回的路上,估摸着六七天就到家了。”钱涣知一惊:“难道明德也在走货?他才多大?”王怀章说:“他今年十六岁了,从去年开始我让明德跟着我走货,历练历练,多吃些苦头早成人,毕竟他是长子以后是要顶门立户的。上次回来途中我染了风寒,这次就没去。现在我身子养好了,秋收后又能领着他们走货了。”钱涣知着实佩服起王怀章,眼看着一壶茶就喝完了,便说:“时候不早了,大娘早些歇息吧。”赵连芬说:“先生不忙,你们年轻人多聊聊吧。”钱涣知起身说:“再抽时间和大哥好好聊吧,不打扰大娘休息了。”赵连芬说:“好吧,就听先生的。怀章啊,你把客房好好收拾一下,多铺些褥子,让先生睡好喽。”吴翠蓉正好端着油灯进来,就说:“娘,我已经给钱先生铺好床铺了,都是新铺盖。”钱涣知起身向老太太告退,转身去拿包袱和雨伞,却已经被王明续拿在手中,钱涣知向王明续投去赞许的目光,便也不和他客气,径直跟着王怀章一家三口去客房。 客房是正对大门的一间东厢房,房中紧挨着后墙和山墙拐角处放着一张床,床头顶着山墙,旁边一张桌子,这间客房明显被打扫过了,非常干净,床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铺盖;桌子旁边放着一把水壶、一个木盆和一条毛巾。吴翠蓉说:“钱先生,这是刚烧的热水,你可以洗洗脸,赶了这么长的路程,泡泡脚解解乏。”钱涣知赶忙谢过,吴翠蓉说完把油灯放到桌子上转身走了,王怀章说:“先生早点休息吧,需要什么就说一声。”钱涣知说:“一切都挺好。”王明续把包袱和雨伞放到桌子上,父子二人告辞。 钱涣知送出父子,关上房门,洗了洗脸,又泡了泡脚,感觉疲惫的身体顿时轻松了许多。他返身来到桌子旁,打开包袱,拿出一本书坐在床头,把油灯挪近,斜靠着桌子看书。不一会儿,门外响起几声敲门声,紧接着是王明续的声音:“先生睡了吗?”钱涣知抬起头望向房门:“哦,是明续吗?进来吧。”房门被打开,王明续一手拿着茶壶一手拿着茶杯走进来,他把茶杯放到桌子上,一面倒茶一面说:“先生,俺爹让俺给先生续些茶。”倒满茶,王明续端给钱涣知,钱涣知微微一笑,坐直身子,把书放在桌子上,接过茶杯抿了一口,说到:“嗯,好茶啊!”然后拍拍床,“来,明续,坐上来。”王明续答应一声坐到床上,眼睛却看向了桌子上的书。钱涣知拿起那本书看着王明续问:“你喜欢读书?”“嗯!”王明续点点头。钱涣知将书递给他,用下巴指了指书。王明续双手接过来,摸了又摸,看着封皮小声读了出来:“新青年……”明续翻看了几页,然后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看着钱涣知,“有好多字不认识,先生,这是什么书?”钱涣知不知道该不该向小明续说明这本书到底有什么用途,该不该向小明续传播思想,毕竟他还太小,一旦不小心走漏风声将是致命的!钱涣知只好用一直胳膊肘斜支着身子,微笑着看着小明续。王明续似乎看出了钱涣知有难言之隐,从床上下来,很恭敬地合上书本放在桌子上,“先生早点休息吧,明早我送先生。”说罢转身就要走。“明续……”钱涣知慌忙叫道,王明续停下步子转身看着钱涣知,钱涣知愣了一下,看着王明续有些失望的小脸,虽然才刚认识,可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天真而又懂事的孩子,他真不忍心拒绝一个如此好学的孩子,“嗯……明续呀,等你再长大些,我再告诉你……”“我知道,有些事我们小孩是不懂的。”王明续一脸严肃地说。钱涣知心头猛然一震,下床走到王明续跟前,摸着王明续的小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吵嚷声打破了乡村夜晚的宁静,钱涣知和王明续就听见院子大门“咣当”一声好像被人踢开了,窗外顿时火光摇曳,院中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夹杂着厉喊:“王怀章,给我滚出来!” 钱涣知和王明续不约而同瞅向窗户,“怎么回事?”钱涣知眉头一皱好像在问王明续又好像自言自语。王明续低下头想了想,“好像是高友信的声音。”说罢径直打开房门走出去,钱涣知马上跟了出来。 院中大门内已经站着七八个男人,手里拎着棍子,四五杆火把“滋滋”跳动着。人群最前面站着一个人,大约三四十岁的年纪,一张长驴脸,惨白毫无血色的面皮上挂着两撇八字胡,活像一个吊死鬼。他两只手分别拧着两个小孩的耳朵,王明续一看,正是自己的三弟王明武和族弟柱子,两个小孩都是呲牙咧嘴脸颊红肿,嘴角有血迹。王明续冲着那个人喊:“高友信,放了我俩兄弟!”高友信看着王明续,把眼一瞪:“兔崽子,朝谁嚷嚷哪!叫你爹王怀章给我滚出来!”王明续气鼓鼓刚要搭话,就听身后有人喊了一声:“这都找上门来啦!是谁在这闹事!” 所有人都循着声音看去,王怀章已经从屋里来到院中,吴翠蓉搀扶老太太赵连芬紧随其后。王明续回头一看父亲来了,跑到父亲跟前一指高友信说:“爹,就是他!”王怀章弯下腰摸摸王明续的脑门,护在身后,然后抬眼看了看高友信,微微一笑,向前两步,朝高友信一抱拳:“原来是高家二少爷!失礼失礼。”“少在这挖苦我!”高友信啐道,“我爹在时我是二少爷,我爹早就不在了,叫我二老爷。”“呵呵……好,好,二老爷。”王怀章无奈笑了笑,看了看王明武和柱子,又瞅瞅高友信以及他的随从,“这……这怎么回事儿,惹得二老爷这样兴师动众?您这咋还抓了明武和柱子?先把俩孩子放了吧,有话咱好好说。”高友信撇着嘴问:“王明武是你儿子,你能做主;这死柱子他爹是王怀东,你也能做得了主?”王怀章呵呵一笑,“毕竟柱子是我亲堂侄,我怀俊兄弟平时也最听我的,我想我还是能做得了这个主。”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高友信牙一咬,双手用力一拧俩孩子耳朵,俩孩子疼得垫着脚“嗷嗷”叫,王怀章见此情景剑眉竖了起来。高友信说句“滚”,把俩孩子扔了出去。王明武和柱子踉踉跄跄栽向王怀章,王怀章闪电般抢前一步轻轻张开双臂稳稳揽住俩孩子,俩孩子“呲哈”着用手搓揉着被拧疼的耳朵。赵连芬赶忙把他俩搂在怀里——孙子是奶奶的心头肉——把老太太疼得一个劲地给俩孩子又是揉耳朵又是吹气。 高友信这么一闹腾,四邻都被惊动了,院子里已经围拢了许多看热闹的邻居。 “二老爷,”王怀章扭头看看俩孩子又扭回头一脸怒气盯着高友信,一字一顿地说,“不知道这俩孩子犯啥事了,让二老爷下这么重的手?就算他们真的得罪了二老爷,毕竟他们还是孩子,您也不必下这么重的手吧!想说理想解气尽管找我王怀章,是俩孩子的错,我一力承担;若不是俩孩子的错,”说到这里,王怀章“哼”了一声,“也休想把屎盆子扣到我王怀章的头上!”“啥事?我现在就告诉你是啥事!”高友信朝带来的人堆里喊到,“过来!”人堆里并没有动静,高友信急了,嘴里说着“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之类的话骂骂咧咧分开人群,从里面揪出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这小孩的脸红肿着,满脸的血道子,嘴角眼眶乌青一片。王怀章一看就明白了几分,这小孩是高友信的儿子高进财,看着高进财那张被打得猪头一样的脸,是既好气又好笑,心想:“看来明武柱子这俩孩子没吃亏。”
0

【2】第1章 神秘客借宿大王庄 小明续智斗高恶人(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