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2.凄风苦夜 鸿雁哀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凄风苦夜 鸿雁哀呼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4/12 14:05:47
就在政变当晚,刚新任郎中令的余岂奉秦简公君命,连夜将太子与国后送上马车,赶出了国都雍城。   深秋时节的夜晚,天气开始冷峻起来,已接近初冬时节,黑漆漆的雍城上空,没有一点星宿,一片阴沉,黑夜被乌云遮住着,秋风由西向东无情的吹打着大地,雍城西门便被无情的摧残在寒风中,城头箭楼里的微光,漏出了星许光芒,给这凄寒的夜晚带去了一丝的温暖。   顷刻间,通往王宫方向的街巷,一队伴随着铠甲声的铁甲骑士人手一火把,在一将领得带领下,押着一辆马车,朝西门快速过来;兵士打着火把立刻上前,未来的及询问,来将立刻勒马驻足:“我乃郎中令,守城兵士立刻打开城门。”   “嗨!打开城门,放下吊桥!”兵士随及打开了城门,一辆马车在一队黑色铁骑甲士簇拥下,就这样离开了雍城,这一走就是三十年!   离雍城几里地后,队伍在一片丘陵地地带停了下来,郎中令余岂下马,快步到了马车前,一拱手到:“禀夫人,末将受君令,只能护送到此处,前方便是通往陇西的方向,请公子与夫人好生保重!”本想等车棚内回话,良久没有一声作答,余岂正准备用还没有拔出鞘的剑掀开车棚帘子,一声王者的声音突然大喝:“郎中令何为啊?”一刹那余岂愣了一下:“末将。。。末将正要回去复命,告辞!”随后便匆忙的上马,带着火把的黑色铁骑伴随着马蹄声,像雍城快速离去,在黑夜中的直道上只留下了一架马车,孤楚楚留在那里!   就在当晚,公子连与国后被押解到了太子府,母子二人双双泪下,被刚发生的事情吓得不知所措,太子府的侍女仆人早就不见了踪影;“我儿命苦也,只怕今晚,你我母子二人便身首异处也?”国后哭泣着将十岁的公子连楼到了怀里。公子连蹿出国后的怀抱,檫干眼泪,很镇定的望着母亲:“国后娘!勿怕,逆贼赢悼子,不会敢对我们怎么样!”国后无奈得望着年少的赢湿隰:“胡说,你公父现在尸骨未寒,就生出了这一场宫变,你年纪尚小,怎可知道其中道理?”“母后勿忧,贼子赢悼子不敢对我母子二人下手,因为王族公室不同意,公父再世时,对王族元老多有恩惠!”说话间,一队铁甲兵士带着一辆马车飞奔而来,带头的正是余岂。   “我乃新任郎中令!传新君令,即刻将公子连与夫人,迁出雍城,流放陇西,不得有误!”   “岂有此理!国君刚毙,尸骨未寒,老贼赢悼子便自立为君,天理何在!”国后含恨谩骂道。   “休得狂言!此乃君命!”余岂气急败坏说了一声,骑在马背上藐视着。   “你一个新任郎中令好大的口气,不知礼义廉耻吗?君臣之道吗?先君虽毙,发生宫廷政变,这也只是宫室变故,不管怎样我乃王族遗孀,你就不怕日后族人找你算账吗?还不下马!”   “末将,请夫人公子上车。”   说罢,公子连与国后气昂昂的上了马车。   直道上,母子二人不知所措,曾经的太子与国后,从未出过都城,更不知世间的险恶,一场政变给了年幼的赢湿隰狠狠地打击,这也是致命的;身为一国诸君,五岁便被立为太子,从小在太子府长大,没有出过宫城,也不知道王族公室的冷暖;天空突然有了月色,一丝微弱的月光照着黑夜,隐隐约约能看到夜间秋色,微弱的月光照着这架黑暗中的马车。   马车中传出了一阵悲寒的哭喊声,“娘,娘,娘。。。。。。。”。   黑色的马车里,许姬想起今夜的经过,她慢慢缓过神来,两眼无神的注视车帘,脸上显得很苍白,整个人彻底憔悴了,她心里绝望了,彻底绝望了,今夜的突然政变,让她感受到了公室无亲情,整个人像一座大山压在了她一介妇孺的身上;许姬她原本是许国公主,少年时期就经历了亡国之痛;许国,原本是西周时期的一个诸侯国,男爵爵位,国君为姜姓,建国君主是许文叔, 这许氏与齐氏是同一个祖先四岳伯夷之后。商周时期,西周在灭亡商朝之后,周成王大封诸侯。其中,在商王朝的旧地,也分封了一些姬姓诸侯国,和许多姜姓诸侯国。这许国是被周朝分封的姜姓诸侯国之一。第一代国君为许文叔,为太岳之嗣,后到了许男结时期,楚国灭许国,而亡国。许国亡国后,公室庙宇不存,其中一支王族迁移到秦国边境,做了秦人,族人为保留尊贵举族改姓许,世间便有了许氏,后宗族不断发展,许氏便成了秦国新贵族;直到她进了雍城做了秦国国后,不久便生下了赢湿隰,五岁那年被立为太子,十年后的今夜,爆发了如此匪夷所思的宫廷政变,她根本没有想到,上天对她是多么不幸,少年亡国,中年丧夫,先君尸骨未寒,便生出了惨烈的宫变,母子二人被逐出雍城,流放陇西。。。。。。;想到这些许姬再也撑不住了,崩溃了,她眼前仿佛看到了先君的身影,眼睛里流出了眼泪,左手抚慰着年幼的孩儿,右手抽出身上的贴身短刀插向了自己的胸膛,血液瞬间流淌了出来;她用最后的余力告诉公子连:“我。。。儿,湿隰,你要好。。。好好的活着,不要忘了你是赢氏子孙,不要忘了今夜宫廷政变,不要忘了秦。。。。国!我追随你公父去。。。。。。。。。”话未说完,瞬间含恨而去;秋风苦夜,鸿雁哀呼,留下赢湿隰一个人,这不得不说是悲剧。   赢湿隰慌乱间抱着身边已经死去的许姬:“娘,娘,你何抛弃连儿独去呀。。。娘。娘。娘。。啊啊啊啊啊啊。。。公父,娘,公父,你们叫连儿接下来改怎么办啊,上天你为何这么不公啊,娘,娘,公父”,赢湿隰合上了许姬未必的双眼,惊慌中他走出了马车,双脚跪在地上,双手拂地,对着马车里许姬的遗体,痛哭着磕了三个头,随后,双脚转过,立刻朝雍城方向磕了三个头,突然间,他擦拭着眼泪,仍然跪在地上,整个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公父,娘,孩儿赢湿隰,必为你们报仇。”,随后的夜里,借着一丝月光,在一密林处用双手抛开一土坑,简单的埋葬了许姬,身上衣服全被泥土沾满,看不出有一点贵胄的气息;他刚跳上马车,一阵寒风经过,马受到惊吓,瞬间开始往前奔跑,马车就这样跑出了几里地,由于夜晚,加上也没有驾驭马车的驾手,马车跑到了一处悬崖边,道路崎岖不堪,赢湿隰整个人被弹飞出了马车,马和棚车一起摔下了悬崖,随后便晕了过去。   已不知过去多少时日,赢湿隰醒来时,自己已经躺在一座茅草屋的木板床上,茅草屋的墙是用山间的石头砌成的,屋顶的房梁是用几根大的干木横竖搭建,屋顶是各种杂草用树木枝条链接做成的草快,这种杂草山间很多,很容易采集,而且能遮风挡雨,所以山中农人和猎户才选择它来建造住处;屋内四周的墙上挂满了各种野兽的皮,屋中有一燎炉,里面燃着碳灰,屋里很是暖和,脚处有一盏破旧的灯,中间是房柱,是整个屋子的支撑点,房柱上挂着一张弓和几支箭;屋前没有庭院,只有几棵光秃秃只剩下枝条树干的大树,旁边有一条小溪流过,此时正直秋冬交季,溪水的水流很平缓,屋后是长满荆棘包裹的,茅草屋刚好在山水间,好似一片世外之地;一身穿用兽皮做成的一位老人手上提着刚打的鱼,朝茅屋走了过来。
0

2.凄风苦夜 鸿雁哀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