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道之归心篇>第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小说:大道之归心篇 作者:茶马古道 更新时间:2018/4/13 14:04:58
天刚亮一会儿,远远看见一队马队就向寨门走来,孙义说,他们来了,孙尚走,我们迎一下,二人出了寨门,等马队到了,与尼加托列客套完以后,径直带二人去了大厅,随行人马被孙近带走。 进了大厅,上了茶,孙尚对尼加说:“昨天你们办的太利落了,今天这事也一定会顺风顺水。” 尼加说:“希望如你所说,事成之后,我们定要重谢。” 孙尚说:“那一定要谢,昨天的烤羊,我现在想起来,还直流口水,我们回来时,我们孙寨主也是夸了一路,没吃过瘾,等这事过去了,我可要好好吃两回。” 尼加说:“好说,好说,我以后天天给你烤。” 孙尚说“回来路上我一直在嘀咕,那烤羊好象少了点什么,但又说不出来,后来刘寨主说是那羊瘦了点,要是再肥点,那就完美了,我顿悟了,我等你们羊上了膘,我再来吃。” 尼加说:“我也希望我们的羊早些日子上膘,昨天二位来,我们少主是喜出望外,这么尊贵的客人,怎么怠慢,只是没办法呀,这一缺水,马羊都掉膘掉的厉害,连我们少主吃的羊都这样,更何况部族的那些牧民了。” 孙尚说“也不担心了,有了草地,羊很快会肥起来的。” 尼加说:“是呀,有羊不怕瘦,你放心,我们给的那500只羊,差是差了点,但和昨天的羊比,也差不到哪去,都是挑远过的。” 孙尚说:“哎,老天也真是在考验你们,不过庆幸的一点是,这苦日子到头了,你们算走过来了……” 刘升和刘井上了马,刘井道:“那个道爷是什么人,好象你们很怕他一样?”刘升说::“可不是嘛,道爷人吧是个老头,白胡子白头发,就那双眼睛太可怕,眼光锐利的鹰一样,我看了他眼睛一眼,就心生怯意。” 刘井说:“眼睛有那么可怕?难不成还红色的?” 刘升说,你又开始胡扯,我说鹰,你说兔子…… 二人进了孙家寨,孙圆带他去了道爷宅子。 刘升就低着头喝茶,刘井则不然,直勾勾的盯着道爷看,道爷说:“刘升我们是见过了,这位,想必就是刘井吧,能勇退氐人,真是一身的胆气,有勇有压谋之士。” 刘井说,道爷过奖了:“我刘井就一粗人,别的不会,就会弄点不要命的事儿,让你佬笑话了。” 道爷说:“谦虚了,谦虚了,敢问刘老寨主怎么没来?” 刘升说:“老寨主年岁大了,再加上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就有点吃不消,这才让我俩代他跑一趟。” 道爷又说:“也好,也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刘升说:“今天的事儿,还得仰仗道爷帮帮我们。” 道爷说:“我们孙家寨和你们刘家寨可是同宗同族,现又结了同盟,你能给我一个胳膊往拐的理由吗?” 刘升说:“那是,那是,只是今天让我为难了。” 道爷说:“哦,为难?此话怎讲?” 刘升说:“我们看要收秋粮了,怕新粮出来,陈粮酒不好销,前阵就多烤了几窖酒,我们刘老寨主和刘利,仔仔细细的盘算了一下,我们现在能拿出来的粮食只有600担,若要再多,恐怕就要孙家寨帮忙给凑凑。” 道爷说:“好说,康儿,你去孙尚那看看,氐人那谈的怎么样,让他合计一下,不要错差大了,不好收拾局面。”康儿应声出去了。 刘升又说:“道爷是不准备让我们见氐人,就这样两边传话?” 道爷说:“不见面怎么谈?”,只是你们双方心中都有些怨恨,老话说仇家见面,分外眼红。我把你们双方的条件都先摸摸清楚,合计合计,你们见面就要一锤定音,不能再乱下去了……。” 一个转身的时间,康儿回来说:“粮的事儿还没谈,氐人有个条件,要在曲江一带放牧,取水,如果这个条件达不成,他们就不谈了。”康儿说完站到道爷后去了。 道爷说:“现在不光是粮,还多出个新问题,刘升,你看……?” 刘井说:“肯定不行,我们辛辛苦苦种的庄稼,一年就这个盼头,眼看就要收了,怎么可能让他们拿去喂羊。” 道爷说:“吃庄稼肯定不行,他们现在无粮无水,人没饭吃了,那就会去冒险,去偷,去抢,啥事都敢干。” 刘井说:“那就让他来,谁怕谁呀……” 刘升说:“刘井闭嘴,没粮我们给,给他们了粮,他们就不会没饭吃了。” 道爷又说:“刚刚刘井说了,庄稼是我们的盼头,可羊是他们的盼头,有了粮人是有的吃了,可他们的羊要是饿死了,渴死了,不得让我们一直养他们,那可不是一张两张嘴,这会是无穷无尽的问题。” 刘井说:“道爷,你都说了,我们是同宗同族同盟,但我听这话的味儿???” 刘升说:“刘井,不得无理,道爷他粗人一个,你别见怪。” 刘井说:“粗人咋了,粗人变不让说话了?” 道爷说:“刘升,别拦着他,谈就是要把话说开才行,刘井,我问你几个问题可以?” 刘井说:“道爷有问题问就是了。” 道爷说:“刘井,远了咱不说,就说你们开打的溢流坝,溢流坝有多大?” “这我哪知道” “你们在溢流坝有多少地?” 刘井说:“我不知道,反正不少。” “那为啥不把溢流坝的荒全开了?” “那问题多了,人手不够开不了那么多,再往前开,又远,收种都费事,还有那地方低矮,只要曲江一涨水,那就是白种。” “如果我们孙家寨在那开片荒,你们不会反对吧?” “那又不是我刘家寨的地方,谁愿干啥干啥,道爷只要喜欢,全开了荒地我都不反对。” “那氐人在那放羊呢?” “那不行。” “为什么不行?” “孙家寨要开荒来种,我给你们搭把手,但氐人要在那放羊,就是不行。” “你刚刚都说了,那又不是刘家寨的地方,谁愿干啥干啥,为什么就不能让氐人在那放羊呢?”道爷问到。 刘升说:“刘井你别混,那不是我们刘家寨的地盘,咱不管,也管不着。” “不是我刘井非咬着不放,那羊又不是人,怎能管的住,再跑到刘家寨地里来吃庄稼,这又是上回那事儿,肯定还打起来。” “刘升,你说说。” “其实吧,咱可以给他定个界,只要不过界,那就不理他。” 道爷补了一句:“要是过了界,那就不单是氐人和刘家寨的事了,就是你们不言语,我孙家寨也要去找他理论,让他胶得给个交代。” 刘井看了看刘升,又看了看道爷:“是那么个理儿。” 道爷说:“那就是说在氐人放羊的问题上没什么了?” 刘升说:“这个,我要给老寨主说一声,听老寨主的指示。” 刘井说:“读书人就喜欢绕,那又不是我们刘家寨的地儿,还问他干什么?放羊没问题,只是这界怎么定?” 刘升说:“刘井,你,你胆太大了。老寨主要怪下来……” 刘井用指头捅捅刘升说:“界怎么定?问你呢?老寨主要问起来,你就说我应下来的。” 刘升说:“那就以溢流坝的那条水沟为界,道爷你看呢?” 道爷说:“水沟为界固然是好,可你们开的荒地,那边缘参差不齐,固定以沟为界,有点太死板,怕给你们造成不方便。” 刘升说:“那就以地头的50步为界,50步内,放羊不可入内,双方都可以取水,若要让马羊去饮水,就要赶到溢流,坝50步以内没地的河段去。” 道爷又说:“还有个问题,就是刘井刚说的,羊又不是人,且他们放牧的数量大,万一有一只半只跑边界,没赶的急,把庄稼叼了一口两口的,那叼了就叼了,但多了就不行,造成损失了,那必须要赔。 刘井说:“多了是多少?怎么陪?” 道爷又说:“按收成陪,50苗一斗。” 刘井说:“50苗一斗不算少,但找谁要?” 道爷又说:“你们可以指定几个人,他们也指定几个人,由这两波人来接洽,避免冲突,农户不可以私自去处理。” 刘升说:“这个办法好,道爷想的周全,细节都考虑到了。” 道爷问:“还有其它什么问题没?” 两人看了看,刘升说:“暂时能想到就这。” 道爷说:“康儿,你再跑一趟,去和他们说说刘家寨的意思,听听他们有什么看法,再回来告认我们。” 康儿回来说:“他们全同意,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道爷对刘升和刘井说:“我再和你们确认一下,刚刚讲的条件,你们还有疑问吗?” 刘升和刘井说:“没有了,同意。” 道爷说:“那好,我有个要求,你们刚发生了冲突,见面谈事,怕会带有情绪,所有事项,由我这糟老头子来讲,在我讲完以前,不要打断我的话,有什么话,等我讲完以后,你们再说,两位有没有问题?” 刘升和刘井说:“都听道爷的安排。” 道爷说:“康儿,把我刚说的话,一字不差的去给他们也讲一遍,若没问题,就请刘升和刘井会客厅面谈。” 一行人进了会客厅,几人抬着道爷到正位坐好后,道爷说:“今天在孙家寨能为你们两家调解矛盾,是我这糟老头子的福气,大家在曲江这片土地上相逢,也是老天给的机缘,下面我说具体的事项,康儿由你记录下来。一:氐族巴扎尔部和刘家寨,发生了冲突,双方各有死伤,现巴扎尔部愿出马匹100匹,交给刘家寨,算是对死伤人的一个补尝。 二:现今大旱,巴扎尔部粮食不济,刘家寨愿以600担粮,孙家寨400担粮,共计1000担,支援巴扎尔部渡过此难关。 三:巴扎尔部转场到曲江岸放牧,界线就是刘家寨的地头的50步外,放牧牲畜不可进入这50步内,双方人员可出入此区域取水用水,若是牲畜饮水,就要到50步外无田地的河段去。 四:若牲畜过界吃了庄稼,按50苗一斗赔尝损失,牧民和农夫羊,不可以私下处理,由三方指定的人处理。 至此,以前的不愉快,一笔勾消,以后和睦相处。 “刘升,刘井,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刘升和刘井说没有意见了。 “尼加和托列,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尼加和托列也说没意见。 道爷说:“都没意见,刘升,尼加,孙尚,每人抄写一份。” “刘升,你再带上康儿那份给你们刘老寨主,若没问题,请盖上你们刘家寨的印签。” “尼加带上孙尚写的那份,回去交给少主,若没问题,同样也请盖上你们的印签。” “你们若有什么认为不妥,明天上午还是到我孙家寨大厅再议,若没问题,就把加盖了印签的文书全都带来。今天我孙家寨只管饭不管酒,用完饭,就各自回去复命。孙圆,康儿,你们陪刘升,刘井在东厢房用饭,孙义和孙尚你们陪尼加和托列在西厢房用饭。” 用完饭,刘升,刘井向道爷告了别,就回了刘家寨。 尼加和托列,是感激万分,非要孙尚引路,去见道爷,孙尚对托列说:“我带你去见个你更想见的人。” 托列问:“谁?” 孙尚说:“跟我走,去了你就知道,保你不后悔陪我走这一遭。” 托列说:“此时此刻,我们更想见到道爷。” 孙尚说:“托列按好你的小心脏,别激动坏了” 托列说:“笑话,当年我只身站在对垒的大军前,我都很平静,怎么会激动坏了” 孙尚说:“我怕你不光激动,还会流泪。” 托列说:“哈哈哈中,我就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流泪。” 孙尚带托列和尼加径直去了一个院子,到了院子门口,示意托列去推门,托列刚准备推门,孙尚拦住了他说:“打个赌,推门后你没流泪,算我输,若我赢了,你得请我吃烤羊。” “吃烤羊没问题,但那不会是你赢的” 进去吧,我的烤羊在等我……
0

第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