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草根豪杰>第三章 兵临彭城(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兵临彭城(1)

小说:草根豪杰 作者:冷血孤鹰 更新时间:2018/4/13 20:28:53
公元202年1月底. 项羽率领楚军几经突围都以失败告终,被刘邦联合军始终是困于垓下. 昔日以少胜多出名的将军,西楚霸王项羽这次恐也无力回天. 不过,杀出包围圈,西楚霸王也可做到. 夜临,四面楚歌声. 西楚霸王以为楚地已尽失. 而此时的楚军,兵枯粮尽,军心涣散,听见刘邦手下之兵唱起楚歌,许多楚军都纷纷逃跑. 楚霸王见大势已去,心如刀绞,此时的项羽什么也不留念,心中只有爱妾虞姬,两人帐篷饮酒,项羽唱起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姬深爱项羽. 虞姬不忍自己拖累项羽,黯然拔剑凄凉起舞. 虞姬忍泪痛声唱起《和垓下歌》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这是项羽与虞姬绝命的悲歌,这是项羽与虞姬爱情的悲歌. 虞姬为不忍自身拖累项羽,为了不让项羽再有牵挂,虞姬唱完《和垓下歌》后,拔剑自刎. 虞姬自刎,凄凉的匆匆离世. 破骁铁骑将军痛心疾首,誓言生死路上一路保护虞姬,自刎随之. 一部分保护虞姬楚军士兵,认为自己办事不利,自刎随之. 不久. 虞子期战死. 十万大军已经不足三千人. 就连针锋相对的刘邦,听说虞姬自刎,也为虞姬暗暗伤悲. 刘邦得知虞姬自刎后也暗暗痛苦为其流泪言:“虞美人这又是何苦呢?我汉王最心疼你,也曾想对你关怀备至,你自刎乃不是我本意。” 悲情注定了,项羽将要兵败垓下. 此时,项羽只剩下八百骑兵,二千余步兵,在六十多万军队重重围困下仍不降. 项羽手中骑兵仍然忠诚与霸王,经过商议,项羽铁骑依然坚持拼尽全力,争取为西楚霸王东山再起,杀出一条血路. 楚军首府. 彭城. “驾!驾!驾!” 灌婴骑兵在前,步兵在后,聚集在彭城城墙下. 楚军最后阵地已危在旦夕. 灌婴听说项羽兵败,各路联合军灭楚胜利指日可待,再说项羽又突围无望,兴奋发号施令. “攻下楚军最后阵地,彭城。” 灌婴决定,亲率十万大军于彭城城楼下. 天变起,人怨集. 只有站岗的楚军士兵军哨站在将旗下,依然冷静. 现在正是各路诸侯抢攻之际,灌婴也算是文才武略,自然想先下手为强. 不过楚军将士毕竟生性勇猛,许多将士一生都在刀尖上杀戮. 这样的日子,楚军将士已经习惯. 李左绩将军已无多少退敌之方. 唯有坚守彭城于不出,视每一位将士性命于至宝. 午时已过,彭城上空,日月同现天空. 一阵风啸略过. 旗子腾飞飘扬. 月处蒙云中,墨云忽盖日,白云透弱光,月现淡淡影,日渐成黑影. 天空似有委屈,即将哭泣,实乃大凶之兆. 刚才朗朗晴空,日月同现,忽然天空失日月,如晚霞临近一般,欲知里面有何秘密,得问日月. 固棱,刘邦已经可以放心大胆走出临时帅府. 思念的问题是在哪里建都. 刘邦率先选定山东定陶,随后再迁都长安.(今日西安) 刘邦言:“秦始皇统一六国前,一州牧起,七国纷争的局面,正人君子,被戮殆尽,势且孤立,懦弱强食,以当时秦国之初,陈相认为哪国对秦国危害最大?” 陈相一朴,想到了楚地,锦衣织围,咸怏怏应:“实乃楚国,楚国武将居多,楚国许多能人异士皆可一敌二十。” “现如今,垓下局势项羽已枯竭,灌婴却迟迟攻不下最后楚军领地,陈相认为现如今如何消灭最后楚士?” “实乃不难,若汉王擒得项羽,将项羽人头放于城楼下,楚军最后将士之心,必遭瓦解。” “嗯,待我日后灭旗楚军,定当先杀尽项家军,再杀尽楚军能人异士,免除后患。” 刘邦此话急坏陈平,陈平急言:“汉王,此事万万不可行,臣闻匈奴危害,秦始皇上可知晓修建万里长城抵御匈奴,若汉王得天下后下令杀尽楚国能人异士,只会逼出千千万万个项羽,而所谓久矣,唯有文征楚国武将为我所用,有道是将强士勇为国强,只有民富才会军强,只有军强才会国久,一切还请汉王三思。” 刘邦点点头,来回思绪. “陈相所言甚是;周将听令,命灌婴急速攻破彭城,速速将楚家军及楚国能人异士押往定陶,等候发落。” “是,汉王。” 彭城怪异天气吓坏双方将士. 冷傾有所预感,初春遇怪天气,对楚人爆略不道,恐怕项将军在垓下已经凶多吉少. 意欲取胜的孙愤先发首将求站心切,在彭城楼下怒喊:“李左绩将军,雁深况言,厚礼自许,若今不降,必遭我灭,若挥命与我汉军,顾得幸事,真正福兴。” 李左绩将军站在城楼上豪气回应:“我军众数万人,也想摘帽卸旗……入山落草,可我手携程刀与斧头,知楚军与汉之争必有不少骷髅成冤,我已立下志向,一身追随项羽将军,斧头楚屋下,即做胜兵营。” “哼。”孙愤听候视为不满,便回狼啸之音:“可谓将军报楚惊心,入今日天气,拥塞良民;守名天意,我主刘邦有爱天下万民之心,还望李将军为民而降,如若不然,李将军必命断横尸。” 李左绩将军望天应道:“上有苍天,下有后土,前有父母,后有良子,一切都是天地所囚而行事,身在刻薄,命在漏刻,何必多忧?” “哽”的一声,孙愤怒拔出刺剑. “如李将军执迷不悟,我为有杀之而后快……。” 冷傾无心听继,低头对李左绩将军气言:“李将军!孙愤小儿欺人太甚,请将军让我出城与他一战,我必夺回我军失去之信心,让楚军将士有信心坚守彭城,等候霸王归来。” 李左绩考量一番,轻言:“刘邦手下,多维欺软怕硬,他们必定不敢轻易进巢,你称勇敢,此时更是先灭汉威之战,我婿你要一切小心。” “是,李将军!” “鸣鼓,开楚门。” “鸣鼓,开城门,呐喊,冷傾壮士出楚门战孙愤。” “楚军必胜!楚军必胜!……” 冷傾穿整军服,骑上骏马. 群雁孤鸣声,惊飞过彭城. 二月春风已袭来彭城,彭城各地却不见有一丝春意. 一位妙龄女子迎风洗面,她双手举起长刀,脸上的清泪未擦干,还是瑟瑟露出若带桃花般开放的脸,柳叶眼眉,淡红双唇,洁白颈子,深望令郎所思一切与冷傾,这女子便是李左绩之女,李承燕. 李承燕送来俏刀,爱之担心轻言:“相公,一切小心。” 冷傾人如其名,冷意感人,冷傾冰言:“爱妻不必担心,我意一臂拒敌于城外,你先回家准备酒菜,驾,驾,驾。” 冷傾骑骏马如俊龙慈念彭城,直啸孙愤. 鼓声如雷鸣,战前无手足,唯有长刀相向,长剑以对,一兵对一卒,谁先倒下,后者方可活. 孙愤见到冷傾,眉浓眼大,面意不可亲,实属冷酷冰冷无情之人. “冷壮士果然英雄也,能够持刀退我灌婴太尉之人实为不多,若你肯……。” “不必废话,我们先刀剑一战,胜者随言,败者毙命。”冷傾激言. “哽”的一声. 冷傾拔出冷刀对孙愤. “既然你不从,我唯有杀之,驾……。” “驾!” 孙愤骑马快剑立砍. 冷傾劲力横刀所挡. 孙愤摆剑带猛力横砍. 冷傾竖刀奋力而坚护. 三个回合,平手. 但此时冷傾尚未进攻. “驾!” “驾!” 双方在刀剑碰撞下,火花飞花前擦眼前冲. 马回头转头怒剑、猛刀再来. 此时的刀与剑,已是锯齿状. 这回合冷傾猛刀而快狠,先发制人. 冷傾猛刀天劈而下,孙愤怒剑横向而挡,生与死,伤与痛就在刀剑尖锋口处. 孙愤怒退开劈刀冲向前,冷傾驹奔前,马背上再倒身猛一劈,孙愤左胳膊被无情劈掉在地. “噢,噢,噢……。”楚军军心在冷傾胜下举戈蹬地欢呼. “啊……!”孙愤痛苦惨叫. 灌婴大军望胜利再受挫,一路领兵彭城太顺利,没有想到在彭城下一直损兵折将. 冷傾回头,见孙愤跌下马,失去胳膊痛苦不堪,再骑驹奔袭,用力挥舞一刀解除孙愤之痛苦. 败者亡也,胜者活之. 彭城楼上,李承墨对李左绩兴奋言:“父亲,傾弟果然好臂力,可称其为楚国冷刀。” “休得胡言,命与城楼将士严加防范,灌婴一败,恐怕不服,随时随地可能率军来攻占彭城,危之临。” “父亲,墨儿马上准备,加以严加防范。” “嗯!” 灌婴阵中,大营中怒吼:“我军联合,楚军更是节节败退,没有想到如今我攻彭城无进展,在他人面前,我将成笑柄。” 高太公高见:“太尉莫急,我有一计可先行……。” “哦?” 此时此地若有良计攻下彭城,灌婴可能必用. “说来听听。” “我们先行弓箭手于暗处,先射杀楚军重将,他们可迎战虎将现在毕竟为数不多。” 灌婴怒剑狂劈桌:“不可,此乃小人之计,我灌婴要让李左绩输得口服心服,我入夜午时后,趁楚军将士熟睡之时,可一举攻破彭城。” 月下思故人. 可故人身在身旁,却似远在海涯. 天边一如既往,一轮明月静静的挂在长空. 此时幽静的夜晚,楚汉双方将士都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风暴突袭的前夕,宁静的夜晚,彭城下,显得宁静而又安详. 天空云层波动,似有狼云即将吞月,一瞬间,白云让月光朦胧. 淡淡的月光,影下红影在柳河旁,亦是红色的河,四周银色暗暗. 冷傾睡觉时也抱着长刀,誓与彭城共存亡. 李承燕身为女子,出生于将帅之家,在马蹄刀戈下,痛守这份战乱. 李承燕吹息烛灯,一缕弱柔的月光立马照进窗户. 看见令郎的佩刀已成锯齿,李承燕轻轻的摇头叹气. 现在的李承燕,自己所有的一切,没有机会对人多言心语,温柔的女不多言,别人自可见,能够为令郎做一点点手指轻重之事,也心乐. 出门之时,为冷傾披上薄衣,轻轻的关上窗户,冰冻的双唇,看见相公睡熟了,露出了很久很久没有露出的一逸微笑. 李承燕意为去让铸剑师傅,为冷傾铸制一把好刀. “相公,承燕无力为夫当险,月光轻轻照进窗,望明亮的月光使我相公有笑容,四处静悄悄,望承燕为相公可生得一子。” 李承燕的声音,缥缈空幽,如还为发芽的飘柳,待春光吹世,美待发芽后,飘飘欲仙,随风而乐. 冷傾已知妻意,心不在寒冷,又温暖淡淡的慎心春暖. 楚军造兵器之地. 各种兵器摆满地. “二小姐,请进屋上看。” 李承燕一看,一把重达百斤的霸王楚戟挂于屋中. “此楚戟净重百斤,一挥可轻断十余长柄戈……。”铸剑师傅言. “可我夫君只善用长刀……。”李承燕温柔贤言. “二千金莫急,我已为冷壮士造好一刀,此刀乃是青铜所造,交战之时,不易留下刀口,此刀只有50余斤重,可算是削铁如泥。” “青铜制刀,我夫君的刀身一般净重只有30余斤……。” “这是按照冷壮士要求所造,在刀身加重20斤,用青铜所炼,世上除霸王楚戟,此刀以是名列前茅之兵器,我马上命人送与将军府。” “不用,我自己可为夫君可送上。” “是,二千金。” 灌婴望月忧心忡忡. 冷静月下,灌婴心却无平静,如果他人战西楚霸王取胜,自己在彭城楼下马失前蹄,岂不是笑料. 灌婴的计划中,两万兵将冲在前撕开彭城城楼一道口子,三万居中响应,四万援后破入城. 此时的楚汉双军,谁人也经不起失败. 不过,权宜之计,灌婴改变了兵之战法,九万人马毕竟是全部家底. 一万冲破彭城,两万居中随后,三万也可攻入城内. 如遇不测,自己也可有后路. 六万待攻彭城之人马已经备齐,只待月更以末后,楚军将士困时,杀楚军将士与彭城出其不意.
0

第三章 兵临彭城(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