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临烟平阳>第十四章 疗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疗伤

小说:临烟平阳 作者:安帅1944 更新时间:2018/4/13 19:26:50
三人飞身逃出李氏庄园,施展轻功快步疾奔,眼见着离那庄门已然甚远,见后面无人追来,三人方长出一口气。此时眼见那屏阳步伐越来越慢,面色苍白,步伐散乱,低声说道:“不行了,我走不了了。”尊白听她声音微弱,有气没力,不觉大吃一惊,只见她脸色苍白,满面病容,和适才神采飞扬的气色大不相同,忙道:“贤弟,你又受伤了吗?”屏阳微微点头,一个踉跄,竟然已经站立不稳。临烟赶紧过来扶住,朝尊白说道“我们赶紧找一落脚之处歇息下来吧!”那尊白慌忙蹲下身来,临烟将屏阳扶来负在他背上。好在那尊白血气方刚,身负一人倒也是健步如飞,只感到背上屏阳呼吸愈来愈弱。 不到半盏茶功夫,二人终于行至山脚,眼前便有一坐小镇。三人来到一家较大客店门前,临烟赶紧入内要了一间客房。尊白背着屏阳闯进店房,将她横放在炕上。那尊白低声对临烟道:“你在门口帮我们守候,不让任何人闯进,他身上黑毒已呈蔓延之势,必须马上给他运功镇住,方可保性命无忧。”临烟明白那黑毒利害非常,自己又不懂医术,只能信他所说言语,只恨自己没有专研医术,现在只有束手无策的份儿,于是无奈照吩咐守在门前。 没等临烟迈出门槛,尊白突又说道:“等等!这样,快…你帮我找一只木桶…盛满热水……”那临烟奇道:“你要做甚?”尊白道:“别问那么多了!若想救他,赶紧去照办。”挥手催她快去,临烟忙出房吩咐店伴,摸出一锭散银,放在柜上。那小二欢天喜地忙抬了一口能容几人木桶放在屋内正中,把热水装得满满地,毛巾备好,顿时屋内水汽弥漫。尊白见已经办妥,说道:“好,好,你去守住门口,不许别人过来。”临烟解其意,依言守住房门,再命店小二拦阻闲人靠近。 那尊白掀袍坐到屏阳面前,瞪眼凑近盯着屏阳脸庞一瞧,说道:“小弟,方才你与那两位高手缠斗太久,大费精神,导致热火攻心,需尽快镇住毒性向你体内蔓延。我这里有华山派祖传的草药,待会我将其施加在这水里,你我裸身坐在里面,我再运功助你封住穴道,舒经活络,排去余毒。”屏阳一听,心道:“又要来!?”微微摇了摇头,端坐床上,闭目而坐,自行运气疗伤,良久方道:“你不用来,我自己治。” 尊白听了怔了一怔,忽然笑道:“贤弟,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啥避忌么?你身上黑毒再不赶紧镇住,一旦攻入丹田,就是太白金星也难救你性命了。保命要紧啊”屏阳面色渐显红润,只见她把头巾一揭,露出青丝,低头不语。尊白道:“你我意气相投,情同知己,又何必在乎这些礼教大防。嗯,小兄弟,难道你还是被那世俗之见所束缚么?” 屏阳见他神清气朗,潇洒脱俗,也不像是那要乘人之危之流,不觉泯灭了男女之防,微微一笑,正想说道:“可是我俩才刚刚认识不到三天,彼此底线,还是并无太深了解呢!”但见那李尊白顾盼神飞、嘴角含笑,不待她开口,摇手说道:“贤弟,你我胸中疑窦重重,我也是有许多疑问,但你如今伤重,实不宜过多说话,多则四日,少则两日,待你伤恢复之后,咱们再另行畅谈如何?” 屏阳颔首不语,只见李尊白又是微微一笑,面对着屏阳说道:“小兄弟,你的伤势严重,应该如何治法,我都实在对你说了吧。”屏阳面露笑容,点了点头,心道:“这个李兄,人倒是直率坦诚,甚合我的心思,只是为何这般笨呢,居然看不出我是女儿之身?” 只听得尊白续道:“我看你这伤势,是被那仙翁的碧玉杖震动了肋下的章门穴,五脏的气血波动游走,以致毒性蔓延,前次疗伤我运内家劲气限制你体内气血游走,防止黑毒扩散,那毒性虽被限制,仍在你体内未被排出,长期郁积不被发散,导致你心头燥热,面色无常,脉弦不稳。这毒掌实在极是厉害,若不及早借助外力运功排出黑毒,你元气必然大损,不死也要变残废。不过貌似你内功根底不弱于我,再以我本身功力助你,借助那水浴药草之疗效,将你太阴、少阴、厥阴、阳明、太阳、少阳这三阴三阳经脉全数贯通,五脏六腑之气便可自行循环排毒,伤势必将大为好转。当年我学医之时,见一本医书上说过十二经十五络的学说,所谓经络贯通即是打通人体气血运行经过的联络的道路,气血一旦畅通,自然百病不扰。这医理看似无规可循,但其实是古人经验所凝练,是甚有其功效的。 江湖中凡习武之人,多少了解一点中医的道理,那屏阳听他滔滔不绝地谈论医理,心中暗笑思忖:“这个李兄真有意思,前两日看他仗剑助我,只道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少年游侠,如今看他一本正经谈论医道,却又似个博学的儒雅文士了。”尊白说了医理,停了一停,眼珠一转,忽地笑道:“疗伤前我还要交待你一事!” 屏阳低声道:“李哥请讲。”尊白一笑说道:“贤弟,待会我给你医治之时,你勿需留意我是个男子身份,便可心无芥蒂,聚精会神,排除杂念,专心排毒疗伤,你做得到么?”屏阳见尊白口口声声称她为“贤弟”,叫得甚是自然亲切,心中实已泯灭男女之见。她本在王府长大,一片天真无邪,见他如此,更是释然无所杂念,心中想道:“他若替我打通三阴三阳的经脉,那自然不免手足相接,肌肤相触了,我与他既结拜‘兄弟’,情如手足,这也值得提出来说吗?”微微一笑,抬头一看,只见尊白眼如秋水横波,似笑非笑,又不觉心中一荡,脸上微微现出红晕。 这时尊白突然轻轻拉起屏阳纤纤右手,自食指尖端,沿食指的拇指侧上缘,通过第一、第二掌骨之间,上入腕上拇指后两筋之间的凹陷处,轻轻推拿,此处是阳明经脉的循行部位,走肩峰前缘,与诸阳经相会于柱骨的大椎之上,再向下入缺盆,联络肺脏。推拿了一阵,屏阳只觉微微有一股热气直透心头,再过一阵,说也奇怪,心头燥渐减,遍体生凉。此时尊白放开了手,说道:“你的阳明经脉已贯通,你可运气行血,固本培元,来,我们且去坐浴疗伤吧。”说着那尊白便抬手要帮屏阳除去衣物,扶她去哪木桶内坐下,口中笑道:“这药水已温凉,正好助你吸去黑毒,我再运功替你打通经脉,逼出余毒。”那屏阳见他动手心头大骇,慌忙说道:“李兄且慢,你方才一阵推拿,我这手脚酸麻,头晕目眩,你且先行去哪桶内运功,我稍后便脱衣过来!” 那尊白点头应允,起身脱去全身上下衣袍,露出健硕白皙身材,迈开笔直修长的腿,跨入了木桶,赤裸便盘腿做入水中。只见他面色忽红忽白,急呼缓吸,突然开口说道:“哎呀,有点烫。”那屏阳看他窘状,忍不住抿嘴偷笑,谈笑间她舒展身形,飞身纵起,身形便跃到尊白面前桶边。尊白一惊,正瞠目结舌间,还未开口,只见屏阳嘴角一笑,伸手疾探,右手飞指而出,戳在尊白裸露胸口神藏穴上,只见水花四溅,尊白顿感全身酸麻,已然靠在那木桶壁上,无法动弹。只见那屏阳莞尔笑道:“不劳李兄辛苦了!你先在这木桶里好生泡上一泡,我和临烟再去那庄园探下虚实,回头见!”说罢,扭转身形,一个燕子三迭水腾空破门而出,只见他目视前方不做停顿,随口朝临烟喝道:“快随我来!” 那李尊白在木桶内又惊又气,大声嚷到:“等等我,给我回来!一起去啊,啊啊啊,烫死本少侠了!”
0

第十四章 疗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