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心永恒之血色獠牙>第二十四章野外驻训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野外驻训八

小说:我心永恒之血色獠牙 作者:鬼面囚徒 更新时间:2018/4/16 6:31:34
  犯错的人只能哀嚎:“各位千万莫学我啊,连长回来能削死我。”   军人既然视荣誉为生命,不打仗,剩下争的就是训练,内务。   出门比作风,进门比内务。   一边是昏昏欲睡的感觉,眼皮打架,困的不行的罗翊锋,极力的控制着低下去的头颅,不时咬着自己的嘴唇,再不行就轻咬着自己的舌头,如果还不行就咬重点,痛觉会使人清醒一点,如果此时手上有一把刀的话,罗翊锋恨不得给自己插一刀。   可能有人会说,这样都能睡着不可能吧,人要真到了那种极限,走路都能睡不是,军人整是在不可能的时候,创造出可能,睡觉也不例外。   所有的训练只是为了压榨人的潜能,铁与血的信念就是在这样的极限里熬出来的,军人的训练就像熬鹰一样,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更是强者的世界。   这是每一个训练的人脸上表情极其丰富,人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下,可以感觉每一块肌肉的的蠕动,砰砰的心跳,就像用听诊器按在自己心脏上的感觉,人的神经敏感痛觉被放大到了N倍,身上任何微小的动作,都是巨大的袭扰。   煎熬,再煎熬,恨不得所有的蚊虫种类都灭绝才好,造物主是怎么想的,将万恶的蚊子创造出来干嘛。   罗翊锋恶趣的想着,发明飞机者的莱特兄弟,是不是在蚊子的攻击之下,才突然有了灵感,发明出飞机的。   转移注意力是个不错的方法,至少心里不是那么痒,肢体因为血液的不流畅会随意时间,慢慢麻木失去知觉,感觉不到痛痒。   军人为什么要能特别能吃苦,环境的力量,因为所有人都在吃苦,所有人都在煎熬,都在被像鹰一样熬着,熬鹰的人抓住鹰的时候,就会将鹰用锁链关在黑屋里,人鹰相视不吃不喝的相持下去,直到最后鹰屈服低下高傲的头颅,听从驯鹰人的指挥从为一只各格的猎鹰。   军人也一样,只有拔掉身上的各准刺,特别是新兵,溶炉中炙热的火焰越烈,温度越高才能炼出好钢。   从战场上下来的人,更知道那里面的残酷,更明白仁慈只会让自己的战士徒丢性命,谁家的孩子长这么大都不容易,一时的心软,就是最大的不负责任,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能成为一句空话。   训练就只能严格要求,参谋长比谁都清楚,曾经的战场上,自己身边无数的战友倒下,那种痛入心扉的感觉,朝夕相伴的战友兄弟,死去的时候,就只有眼前这些蛋蛋兵这么大,但是当战争来临的时候,他们没有退却,义无反顾的就冲了上去。   只有从难从严,才能将他们锻成尖刀。   严格就是善待生命,尊重生命,这就是军队,这就是军人,另一种仁慈,为的就是让士兵,在战场上有更多的机会活下去,完成任务,守护他人。   任何一个从战场上下来的人,都会这么做,现在新兵蛋蛋罗翊锋还不是特别明白战场意味着什么,但整有一天的将来他会明白,他会懂。深深的懂得自己经历的一切战斗。   这个世界很多东西并不是用笑容来表达的,比如父爱如山,是因为其沉重。   每天有跑不完的五公里,以前在连队顶多组织两趟,再多加练就三趟,现在呢?早上跑,操课时间跑,中午跑,下午跑,晚上还在跑,半夜说不定,参谋长大爷心情不好,来次战斗警报做梦都在跑。   罗翊锋觉得所有人就像狂奔的野马,每天两眼一睁就在奔跑,只有进食得时候才能停下。   马王时不时还给加个菜,给个让你狂喜不以的大餐,痛不欲生的吃下去。   果然不愧是纯步兵,在大地上狂奔就是生活所有的节奏。   最可恨的是大中午,大太阳晒着,跑完五公里,再吃饭那叫一个彪,气还没喘匀,马上带过去开饭,满眼的牛肉鱼虾,造不下才是关键,强忍着胃部的不适,扒拉几口,等下还要去训练啊?大中午的不一定会让你眯一会,练不好跟不上,“哼哼”多练加练。   每一次连长拿着秒表跟在后面狂奔呼吼的时候,夹紧尾巴狂奔才是硬道理,亲爱的连长吊在最后面,关爱你的时候,谁好意思啊?   那个谁你跑哪么慢,把“枪”给本连长我拿着,你赶紧跑,那个谁我牵着你跑好不好,这也太慢了准备跑到什么时候,当然不好,你敢接,我还不敢给呀,要是被班长看到了,回去不被揍死才怪。   行吧?算你狠,大爷,本来还想歇着,喘口气现在得了,赶紧跑,先甩开连长大爷,三条街再说。但是事实是不可能的,连长大爷就是个吊死鬼,玩了十几年的特战素质好着呢?   每次跑完连长看着秒表,记录时间,今天是快了几秒还是慢了几秒,要是快几秒的话,连长也就算了不说什么,讲评的时候随便说几句,下次注意再跑快点,最近都没一点进步,下次跑快点。   要是慢了行,还吃什么饭,赶紧再来一次。把训练补回来,什么时候跑快了什么时候吃饭、操课,今天就是跑一天,晚上也要把训练任务做完。   雏鹰要想长大,鹰击长空,就得被母鹰一次次折断翅膀,从万丈悬崖上推下,雏鹰就得,在生死面前做出选择,要么生,忍痛扇动翅膀,要么死,摔成肉饼。   那些总队的老特战队员还好,毕竟不是第一次来血虎师集训的菜鸡,有好多都是被锤了N次的老鸟,本来他们的训练就够变态,只是外训更变态。   但新兵那是虐得不轻,肯定都郁闷得不要不要的,大爷我们是搞城市作战的好好,我们啥车没有,出门坐车,出任务还是坐车,到那不都有车,又不用跟人抢阵地攻山坡,用的着往死里练步兵基础,这不是有病吗。   对啊都是病的不轻的人,不管做任何科目训练,前提都是拉出来,先溜几圈出出汗,把身体活动开了,再训练,其实你早已经汗流浃背,衣服湿透,绝对能拧出水,但训练的值班排长,一句话:“还是活动活动的好,万一做战术动作的时候,把手脚抻着了,把肌肉、筋啊什么的拉伤了,那不是影响训练任务吗?难道你们想任务不达标,重新来一遍。”
0

第二十四章野外驻训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