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时空之虎胆柔情>第15章 真相原来如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5章 真相原来如此

小说:逆时空之虎胆柔情 作者:雪山猎人 更新时间:2018/4/13 19:26:51
博扬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这是关系到个人的信仰。想着自己从军保国,就是为了保护家园,保护乡亲,如果这个军队彻头彻尾是祸国殃民的军队,自己不是糊涂透顶吗?不,绝不会是这样的。 博扬不愿意这么想。或许这是土匪干的,或是那些被共产的地主的私人武装干的,这些遭天杀的混蛋灭绝人性啊。正规的军队哪会干这种事。 他现在唯一企盼的就是不要是自己所在的部队干的,否则,他会发疯的,他希望这是那些骄横的中央军干的,对,绝对是他们干的,他们不是替代了我们广西军,对红军围追堵截嘛。这些天杀的混蛋,难道你们没有亲人,没有父母姐妹么?你们面对着这些无辜的百姓,如何下得去手啊? 大坑的边上竟然还散落着好些小孩稚嫩的头颅,那些可是些不懂事的孩子啊。他们的身体就在大坑的边缘胡乱地堆积着。这些孩子双手张开,好像在哀求在拼命地往上爬,可是等着他们的竟然是明晃晃的钢刀。这些畜生怎么能对孩子下手呢? 可是国军为什么杀害这么多的老百姓呢,老百姓对他们有什么伤害?这里的尸体很多,但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而且青年女子除了刚才见到的那一位,只有为数不多的三个,其余的都是老年妇女,青年女子难道藏起来了吗? 博扬又注意到了,就是那些孩子中,从他们的服色看,也全是清一色的男孩,女孩到哪里去了?这时的博扬还是想不出他们军队的丑恶和丧尽天良到了何等程度。 博扬带着疑惑左顾右盼,这里没有人能够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是死人,只能证明他们都是老百姓。老百姓也可能是土匪杀害的。可是接下来一幕很快打破了他的幻想,让他的梦想彻底粉碎。 他沉思着往后倒退,他还要去寻找雪娇父女,雪娇告诉过他自己家的地址。猛然他觉得身后有人用脚踢来,恐怖的是不是踢在屁股或是后背上,而是踢在他的肩膀上,撞在他的后脑勺上。 什么人!?博扬猛地转身一看,不是平视,而是要仰视,他先看到的是一双糊满了泥巴的粗腿,穿着破烂的衣裤,再往上看,竟然是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伸着舌头,怒视着自己!他是被吊死在书上的! 啊——博扬是军人,还是上尉军官,猛地见到这一幕,还是吓得连退几步,险些摔进那个堆满尸体的大坑,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头顶上的大树上挂着几具尸体,还在随风漂摆,这是被吊死的人。全都是农民,粗手大脚,破衣烂衫的,有男有女,都是中年人。 再看一旁的树干上贴着一张白纸:共党家属的下场。天哪,死去的这些百姓全是红军的家属,谁是凶手就不难想象了。如果是地主乡绅,他们会写上:穷棒子的下场。能说“共党”的那就只有国军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从惊愕中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博扬立刻滚翻到了大树的后面,藏进了草丛中。刚才正因为他是坐着的,来人没有发现他。此刻随着声音,就看到两个背着枪的人走过来了。 越走越近,他的脑袋嗡了一下,这不是自己的连里的家伙吗?两个喜欢赌钱逛窑子的士兵毛四和苟六。上次这两个家伙在外面吃饭不给钱,被博扬知道了,好好每人赏了一顿鞭子,还逼着他们回去付清欠账。现在他们到这死人堆里来干嘛? 只见这两个家伙边走边聊。毛四是个身材有些肥胖的家伙,上士班长,他一边走,还在一边吸烟。“苟六,我说你小子倒是快点哪,去晚了,那里早被穷鬼们打扫的干干净净了,到时你连一根毛都剩不下的。” “毛哥,你真是穷疯了,兄弟们都到村子里去清扫,哪有到死人堆里刮钱的哪,这阴森森的地方,谁怕不会嘛。再说遇上了索命的鬼魂,你我可不是连本都赔了吗?” “嗨,我哪不清楚村子里更能找到值钱的东西嘛,可是村子里都住着各地来的军队,你我就是想进去,也没辙嘛。再说了,他们在那里烧光杀光了,石头过火人过刀,鸡犬不留的,还能剩下个毛?不到这里来找找,你还想去哪儿?” “上面这次为啥这么狠哪,你我都不是好人,吃喝嫖赌,啥都敢干。可是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咱还真的干不出来。打不过红军,就拿老百姓出气,这算哪门子好汉?杀不了人家老公兄弟,就杀人家的堂客和妹子,这算哪门子事?大清朝都亡国这么多年了,还兴这套斩草除根哪。” “你放屁,你竟敢对上司不敬!你知道为啥上面对这些穷鬼这么狠吗?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红军还能搞得这么风生水起的?他们早就被灭了。是他们掩护了红军,帮助红军。我军兵强马壮,会打不过红军?那是没有认认真真较量过,上几次不就是没有我们广西军出动嘛,不然红军早就被打得屁滚尿流,夹着尾巴逃走了。红军算个球?” “哼,红军要是那么容易打,我们怎么会损失那么惨重?538高地争夺战,我们连长都搭上了性命。我们一个连只剩下你我借受伤远离战场的,不就只剩下侯排长带领的半个排嘛。这算是我们全连最后剩下的一点种子了。你还说红军容易对付,你没发昏吧。” “呵呵,还好意思说,我不就是被流弹擦伤了胳膊,你不就是爬山崴到了脚,我还情有可原,应该去疗伤。你呢?像你这样的,我们连早该集体退出战斗了。” “毛四,你这么说不公平,你我心思谁不明白?谁愿意和红军死拼到底啊。班长的兄弟死在自己人手里,我们再遇上一个老乡,你死我活的,将来怎么回去啊,还不得让人戳着脊梁骨骂死?” 苟六的话让博扬非常惭愧,为什么自己还不如两个小兵的见解。还要和最好的兄弟玩命到底,理想是什么东西?!就能让人泯灭人性,六亲不认了吗? 两个人边走边聊,就走到了大坑的面前,面对着横七竖八的尸体,面对着阵阵的恶臭,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忍不住弯腰哇哇大吐,他们赶紧从背后的包袱上撕下一块布,蒙在口鼻上,才能勉强呼吸。这要是博扬现在遇上他们,也认不出他们的。 “造孽哦,这是侯排长他们干的吗?怎么连娃儿都下得去手啊?哟,这里怎么还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啊。啧啧,怪可惜的,不是可以拿她们卖到外地去换钱吗?这不是浪费嘛。” 原来这还是那个带人屠杀红军战俘的排长干的,他们此刻看到的正是那个年轻的割掉乳房、开膛破肚的年轻女子。看来这些遭天杀的除了杀人,还将这些女人,除了老妇女,中青年都被卖到外地去了,真是太悲惨了,不是人干的事。 “是哦,是哦,我也听说了,听说当时想要逼着她说出红军伤员的藏身之处,还向她许诺,只要她说出来,就不卖到外地,而是送给营长当太太,可惜人家不领情,还破口大骂。真想不通,这些穷鬼为啥不愿当官太太,吃香的喝辣的有啥不好?”毛四叹息着说道:“上面下令鸡犬不留看来也是有几分道理的,这里的老百姓心都是红的,他们都被赤化了。” “我听说这女子死不招供,硬的很呢。排长还想剥光她的衣服逼她说出,可是人家就是被剥光了衣裤,还是骂不绝口。排长又命令士兵上去轮干她,她的哥哥冲上来拼命。诺,就是边上这个,被排长当场砍掉了脑袋。” “姓侯的干这事真是要断子绝孙,这是人干的事吗?连长要是活着,早把他一枪干掉了,这种畜生留着干啥?祸害无穷啊。你我虽然也是坏人,这种缺德事还是干不出来的。连长就是叫咱上,咱也不会上的,上的肯定都是侯德胜的那些狐朋狗友。” “唉,我也不会干,可是要是用枪逼着我,我是会上的。又不是咱的姐妹,死的是外乡人。咱不能拒不执行命令吧,当然我会再最后上,估计那时早成尸体了。排长总不会命令我去和尸体亲热吧。”这真是岂有此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种事情哪有强逼着别人干的,那不成了真正的禽兽? “为啥把别人整的这么惨?不就是不愿意嘛,烈女多了,为啥要将别人黄花闺女开膛破肚?我们上战场这么多年,杀过不少人,也没有对女人下这等狠手的,这是下作下流了。” “你不知道啊,这女子不是一般的厉害,还会拳脚功夫,竟然挣脱了两个男兵,冲向侯排长,一脚飞过去,正踢在他的胯下,将他的。呵呵,听说的,将他的蛋蛋踢碎了一双。侯排长当时裤裆里就是鲜血直流啊,他能不狠心对她吗?当时士兵都吓傻了,那村女抢到了一杆枪却不会用,被侯排长自己忍痛掏枪打死了。正打在胸前,奶子都打烂了。侯排长还不解恨,命人将她这么着了,你也看到了。” 毛四说的博扬听得毛骨悚然,听得很详细,听得他大汗淋漓,浑身冰冷,这是自己的部下吗?竟然干出这等灭绝人性的事。原来以为是土匪或是地主私人武装干的,谁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哪,他悲伤地闭上了眼睛。 “猴子为啥这么残忍?是不是他因为他说的为连长报仇雪恨?这么做连长就是死了,也会被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的。”苟六出于愤怒,直接将侯排长省去了,称呼他“猴子”。 “还不是他原本想着接替连长的职务,谁知连长死了,连团参谋长都受到牵连,他们这些人还想升官?没有将他开去扫厕所就是不错了。连长的老舅何等人物,就是咱们老总见了他,都客客气气的。猴子这辈子算是官做到头了,他怀恨在心,不敢拿红军出气,只能对付他们的战俘和这帮子老百姓了。” 博扬听到这里,几乎要听得肺炸了,原本还想着侯德胜是为了给自己报仇,没想到他是借机报复,找红军伤兵和老百姓出气,真是混蛋是禽兽。这一刻博扬的心里产生了浓浓的杀意,他恨不得亲手宰了这混蛋。 “娘的,竟然是这样啊。那个猴子排长最好他的蛋蛋彻底烂光痛死他,让他一辈子做太监,再也碰不得女人。娘的,这家伙没了命根子,将来看他怎么在军队里呆,那些当官的谁还瞧得上他。”苟六拍着手说道。 “你到底是年轻没经验啊,这样反而会更坏事的,这样的人不完整,干出的事也是没人能想到的,那都是令人发指的。像今天抓到的几个女红军还有帮助她们的老百姓,恐怕会很惨的。”毛四叹息着,可是博扬听到耳朵里,却几乎吓得要蹦出草丛了。
0

第15章 真相原来如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