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运河流域之长城魂>第六章 血染的长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血染的长城。

小说:大运河流域之长城魂 作者:天之骄子 更新时间:2018/4/11 16:28:12
战争是残酷的,所有军人在流血,百姓也在流血。军人在流血是因为抗争,百姓在流血那是因为受到战争的伤害。战争是让无辜的生命消失,这是一种痛苦。因而,中国军人应当拼死保卫自己的祖国,保卫自己民族的百姓。 战争的第一阶段,还只是小规模的战役,并不是大规模的惨烈的战役。长城抗战从3月5日开始打响,日军向长城各口开始大规模进犯,中国军队顽强地抵抗,形成尖锐激烈的阵地争夺战。著名的二十九军在喜峰口、潘家口御敌,500精兵组成的大刀队也趁夜潜入日军阵营,480人壮烈牺牲,砍杀大量日寇。二十九军坚守七天七夜,打退日军无数次进攻,毙敌三千多人,迫使日军后撤。关粼征所部二十五师及东北军王以哲部在古北口血战8昼夜,四千多将士伤亡。商震部黄光华师在冷口与日军血战搏杀,使阵地失而复得。虽然这些战役惨烈,但都胜利了,都保住了国土。可是第二阶段的战况,却不同于第一阶段了。因为,第二阶段的战斗是既惨烈又悲败了,那是有一种失败的耻辱感的。 第二阶段的战斗是从4月初开始的,敌人再次扑向长城各口。4月11日,冷口失守,腹背受敌的喜峰口守军被迫撤退。黄杰第二师等在古北口以南的南天门进行了8个昼夜的艰苦卓绝的防御战。日军伤亡五千人,守军伤亡三千多人,但南京国民政府奉行妥协的政策,长城线上激战正酣时,南京政府却与日本侵略者在交涉。双方于1933年5月31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这份协定不仅丧失东四省,也使得华北门户洞开。然而,广义的长城抗战并未结束。 长城线上的战火还在旺盛地燃烧着,它就像人们心中那些不可实现的希望一样,摇摇欲坠。有了战争的存在,人民就会受到战争的煎熬,也会受到心灵的煎熬。可是,一旦,日、伪、顽、匪占领了那片土地,那里的人民将会受到比天灾更重的人祸。这是心灵和肉体的双重煎熬,而那以往的天灾只不过是单方面的煎熬。 战争仍在继续,战士也仍然存在,而且以后会有更多的战士加入到这场难以速战速决的战争之中。冯玉祥、吉鸿昌等爱国将领率领同盟军收复了长城线上的康保、宝昌、凌源三县城,近而进军多伦,扼守这里战国、秦、汉、金各朝修建的长城。大批日军和伪军急忙向多伦扑过来,在洪昌调兵遣将,进军攻城,战斗非常激烈。吉鸿昌率领敢死队奋勇攻城,他赤裸着肩膀,一手举刀,一手端枪,高喊:"弟兄们,跟我来,杀他个兔崽子!"随后,他便冲锋在前。经过五昼夜的艰苦卓绝的战斗而破城,经过三个星期的苦战收复察哈尔千里失地。可是,一心反对共产党,主张"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蒋介石竟迫使冯玉祥辞职,杀害吉鸿昌。从而,华北的长城防线及内蒙古东部的防线,又被日军控制。 程志华,是一位坚定的共产党员,生于1912年,是程家最小的一个男孩,也是程志远的四弟。他在北平读完高中以后,就加入了二十九军这支光荣的部队。因为二十九军同十九路军、二十六路军,还有各省的地方军阀,都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蒋介石是很早就想剿灭他们的。由于他在家乡读私塾、小学、初中的时候,经常练武,有一些武术功底,而且精通战略战术,很快就进入了二十九军的精锐部队。经过一年的努力,他被提升为排长。他经常和自己的同窗刘军谈论时局,那时正值1932年底,日军屡屡对东北军进行挑衅的时刻。他们都认为,在蜿蜒数千里的长城关口上,终究会有一场抗击日寇的战役。程志华和刘军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也是后来一对很真诚的战友。他们从小在一起练武,在一起读书,有着共同的理想和同样的心理。他们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师生共同创办的文学社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学生。在学校里,他们的成绩是比较突出的,而在文学社里,他们那种善于思考、拥有创新和实践的精神以及那种对社会现状深刻的剖析,都使中青年教员和同龄学生们刮目相看。他们只想着救中国,一心拯救民族,使百姓不受天灾人祸之苦,国家安定富强。正是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参加了保卫民族领土完整的队伍。他们只是追求这个理想,但还没有成为一名坚定的共产党员,他们的教员没有告诉他们信仰的选择和对理想的选择的依据,也没有告诉他们军队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如果他们知道了军事是政治的最高体现之时,他们就会依据自己的理想来选择所能实现自己理想的党派。那么,他们也就不会贸然加入这支军队的。 他们想用鲜血使自己的生命之花绽放的更加灿烂。他们感叹自己是幸运的,生在这个战乱的年代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华。他们这一代人,是这场战争中的主力军。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这场战争才会有更大的胜算。 1932年11月的一个星期天,军营休假,他们俩都去邮局寄信。虽然程志华的父亲并不埋怨自己的孩子常年在外,但他心里也会有一种莫名的牵挂。刘军看到他手里厚厚的一沓信,问:"志华你这是给谁寄信呢?这样厚一沓?"程志华说:"给我的父亲!你是知道的,我们兄弟四人都出来革命了,家里只剩下父母双亲,也只有我一个人给家里写信,当然要多安慰安慰双亲。哎,小军子,你这是在给谁寄信呢?"刘军淡淡地笑说:"给我们的高中同学。"程志华故意地开玩笑说:"哎,不会是给你对象吧?"刘军假装生气地说:"志华,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呢?自从我打算用自己的青春、鲜血、甚至生命救国救民之时,我就没打算要找对象。因为像咱们这种身份的人,谁跟了咱,就得让谁受苦。我这信啊,是封'劝降信',是劝他加入到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去的。"程志华说:"那好,等寄完信,咱们一起去附近的茶馆喝茶、叙旧。如果哪天战争真的爆发了,我们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刘军说:"好的,你等我一下。"不久,两位年轻的少尉级军官走出了邮局,走进了附近的一家茶馆。 他们虽然已习惯了这种军营生活,但仍不失那种穷苦的知识分子的朴素实在之风,他们要了一壶最便宜的茶在那里边品边叙。刘军说:"老同学,你怎么这样消沉?战争打响之日,就是我们军人彰显美好风采之时,这同时也是我们的责任。"程志华十分平静地说:"不,你说错了!不是势消沉,我是痛苦,可我并不是在为自己的命运而痛苦,而是为发生战争之地的百姓而痛苦。如果战争来临,最先受难的就是百姓。他们会背井离乡,会冒着敌人的炮火去流浪。可这,恰恰就是我们军队的无能。千百年来,战争都是男人的事情、军人的事情。是没有女生人和百姓的事情。可如今却要让他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去流浪,这是我们中国军人的耻辱,虽然我们会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刘军平静地说:"志华,我现在才真正理解你的信。" 程志华平静地看着他说:"你知道,我的父亲和邻家的叔叔是世交,也都同时加入了革命党。我们兄弟四人,只有我一人给家里写信是因为大哥是中央军中的地下党,没法写信;二哥在遥远的南方苏区,跟着二十六路军,寄信要转好几道,十分困难的;三哥在航空队,训练十分艰苦,学习也很忙;只有我写信了。我的兄长们都崇尚光明磊落地死亡,所以我也不例外。如果我在战斗中真的殉国了,你一定要写信通知我那年迈的父亲,告诉他真实的情况。"刘军十分异样地看着他说:"我明白!如果我牺牲了,你也要这样做的。"程志华笑笑说:"我知道!我希望在战争中活下来,为国家和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的。" 刘军平静地说:"我也是!虽然我明白枪炮无情,战场上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的。"程志华喝完了一杯茶以后,十分平静地说:"长城边境线上战火频繁,虽然危及不到北平,可是长城边境上关口失守以后,北平也许就十分危险了。也许,更甚者会危及到国家的政治中心。"刘军叹了口气说:"是啊!如今局势危急,如果长城边境上的战役打响,将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战役,我相信军长会为了抗战的全局去支援长城线上的守军的。"程志华说:"我也相信。"刘军又喝了一口茶,说:"老同学,如果你受伤了,我一定会奋力把你背回来的。"程志华沉重地说:"那样会拖累战友的,到时候你给我一枪就行了。"刘军平静地说:"我不会那样无情无义的,难道你忘记了你刚才说过的话了吗?"程志华平静地说:"我记得。可是我不想拖累战友,如此也许会减少不必要的伤亡的。"刘军坚定地说:"不!我不是你那样想的,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会去救活那些战友的,以求保存有生力量,更好地打击敌人。活着,我们只有活着才能战斗。如果国家和人民需要我们去牺牲的时候,我们也都会毫不犹豫地去付出牺牲的。"程志华惨淡地笑说:"我明白!为了我们的理想更好地实现,为了更好地保卫我们的国家,在有一线生存的希望时,都要珍惜,都要尽力的!"他们喝完了茶,程志华平静地说:"伙计,记账。"随即,程志华就付了钱。程志华说:"咱们回去吧。"随即,他们就回到了军营。 他们回到军营后,程志华又把自己的书籍和日记本都拿出来。他正想写些东西,来排遣心中的惆怅。因为他在想,也许战争来临之时,也许会牺牲的,他想留给亲人一些美好的回忆。这时,一张照片无声地从日记本中滑落,刘军看到这种场景,帮他捡照片。当他看到程志华眼中异样的光彩,奇怪地说:"怎么了?我帮你捡东西。"程志华淡淡地说:"没什么!这是我们兄弟四人在1929年的照片,那年我在家,恰好碰到大哥、二哥都回来了,所以就照了这张照片。现在看来,却是有些异样的感受呢。"程志华看着这张照片中的两位军人说:"这两位,应当是你的哥哥吧。"程志华说:"是的!因为当时二十六路军没有起义,所以还是这身军装。"刘军看到照片背后还有一行诗,轻轻地念出来:"金匝已缺总须补,为国牺牲敢惜身。"随即,他又问:"这是谁的诗,写的这样好?"程志华平静地说:"清末鉴湖女侠秋瑾的诗。因为,我的长兄崇尚秋瑾那样的革命者,那样的英雄,所以就把这一句写在了照片的背后,一人一份,以此来勉励我们为国牺牲,为国捐躯。"刘军感慨地说:"原来如此!我终于知道你在茶馆里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了。照片还你,不过那句诗我可是铭记在心了。看书吧,明天还要训练呢。"随即,他们就都不说话了,各看各的书。 三个半月后,真正意义上的长城抗战终于打响了。2月21日,日本关东军第六、第七、第八、第十二4个师团主力,纠集伪军张海鹏部共十万多人,兵分三路,进攻热河。北路由通运攻开鲁,中路由义县攻朝阳,南路由绥中攻凌源。守凌源的万福粼师于兆粼部一度抵抗后,因腹背受敌,退守长城线上要塞喜峰口。 承德,位于北平与山海关之间的咽喉要道,也是北平外缘的防御阵地。若承德失守,北平也会危在旦夕。 二月十日,日军右路木村联队,沿着崎岖的山路,突破密林和溪流,向承德外围逼近。二月十三日,木村联队占领赤峰后,沿着平泉公路直奔承德。 3月4日,国民党热河省政府主席汤玉粼弃地逃跑,日军骑兵128人乘虚进入热河省会承德。承德守军经过三十多个日夜的战斗,已经疲惫,难以支撑。日军突破了一个守军阵地,守军全线败退。 三月上旬,日军攻占热河北部的赤峰、围场等地,热河全省沦陷。全国舆论一致谴责张学良,要求惩办汤玉粼。蒋介石决定将张学良撤职,由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兼任北平军分会委员。日军占领热河后,即南下向长城各关口推进。何应钦执行国民党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政策,在长城线上布防,企图阻止日军进攻。他决定以第二十九军宋哲元所部担任由冷口(不包含),经董家口、喜峰口、罗文峪至马兰峪之间的防务;由十七军徐庭瑶所部担任由古北口至南天门一带的防务;第三十二军商震所部担任由董家口(不含),经冷口、刘家口、义院口等地的防务;调派由长城线后撤的东北军担任北宁线、天津以北及冷口以东的防务;并派傅作义所部担任独石口方面的防务。中国军队调遣之际,日军已开始向长城各口进攻。在中国全民战斗的推动下,中国守军开始奋起反击。 喜峰口战役,是众多的长城关口战役中最著名的一场战役。这场战役之所以有名,并不是因为这场战役的惨烈性,而是因为这场战斗是长城抗战中最大的一次胜利。这场战斗的胜利,鼓舞了全中国坚信抗战必胜的青年以及百姓,使他们更坚定了这种信念,使得这场民族解放战争能够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0

第六章 血染的长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