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黑与白>第五章 忽如一声冬雷响 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忽如一声冬雷响 4

小说:黑与白 作者:近卫军 更新时间:2018/4/16 15:57:02
半个月后,顾家为顾珏和刘琴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当时蒋介石正在提倡新生活运动,顾家没有在南京搞婚礼,而是跑回了绍兴举办,刘家也是绍兴土著,顾、刘两家算起来已经是第四代的交情了,婚礼大操大办三天,盛况空前,顾准只在小两口拜堂那天在家待了一天,第二天就奔赴汉阳兵工厂视察生产情况,此时的汉阳兵工厂已经与以往大不相同,由于有大笔的资金注入,生产能力扩大了两倍,日产新式汉阳造步枪200支,马克沁重机枪20挺,82迫击炮15门、60迫击炮30门、子弹20000发、手榴弹3000枚、迫击炮弹500枚,工厂正紧锣密鼓地研制枪用钢和炮用钢。顾准视察了每一个分厂,对所有的员工发表对局势的看法,宣传他的抗日思想,激励大家认真工作,努力为军队多造武器弹药。 顾准视察完毕回到汉口,屁股还没有坐热,副官来报:“张副总司令有请。”“张副总司令?哪个张副总司令啊?”“是,张汉卿张少帅。”不提张学良还好,提起张学良,顾准是勃然大怒:“我还没有找他呢,他敢来找我,走,我这就去见他。”张学良现在已经不是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了,他现在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武昌行营主任兼鄂豫皖剿匪副总司令,张学良是1933年5月下野的,在上海戒了毒瘾以后,出国游历了八个月,33年11月,十九路军在福建造反,蒋介石调东北军去打十九路军调不动,他便打电报让张学良回来了。武昌行营位于汉口国际大饭店内,顾准到的时候,张学良已经在门口迎接了:“云长兄,数年不见,别来无恙啊。”张学良戒了大烟后身体好了很多,面色红润,精神焕发。“汉卿,张副总司令,一向可好啊?”“好好,一切都好。”“你是好了,可怜我东北三千万父老终日呻吟在日寇的铁蹄之下。”顾准这话一出,包括张学良在内的所有东北军将校都惭愧的低下了头。顾准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找个安静的所在,你给我一个解释。”张学良红着脸道:“云长兄,里面请。”在大批的东北军军长、师长的簇拥下,顾准跟着张学良来到会客厅,张学良让大家都退出去,卫士奉上茶来,张学良道:“云长兄请喝茶。”顾准道:“茶可以慢慢喝,我问你,9.18是你下令不抵抗的吗?”“是。”“为什么?”“因为国策是攘外必先安内,我要抵抗,将得不到中央的任何支持,我们东北会被打烂,人民惨遭涂炭,军队也会拼光,到头来东北还是会丢。”“你呀,你真是糊涂啊,你知道不知道,历史给了你一个当民族英雄的机会,你却放弃了,你真是大帅的不孝子啊。”“云长,你不在我的位置,不知道我的难处啊,东北军单挑日本是打不赢的。”“汉卿,你当时有多少兵力?”“总的算起来有40万吧,精锐大概20万。”“你40万装备精良的大军不敢对抗一万多关东军,十九路军和第五军不到五万人,敢面对七万日军,并保住了上海,你怎么说?”张学良被顾准问的张口结舌,目瞪口呆,顾准敢这么对张学良讲话,是因为他父亲跟张作霖有交情,1928年东北易帜,顾准是蒋介石的军事代表,张学良促成了中华民国的统一,顾准当时对他是赞赏有加。见张学良不讲话,顾准又道:“就算有既定国策,但是日军进攻锦州,中央明令你抵抗,你为什么撤退了?啊,热河哪?也是中央让你丢的吗?你把四个省给了你的杀父仇敌呀,国仇家恨你不报,你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我们东北军上层腐败了,打不了硬仗,所以不敢打呀。”“你承认东北军腐败了?你腐败了没有?你堂堂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一级上将吸大烟,找小老婆,你还能保家卫国?”“云长兄批评的是。”“你怎么这么好讲话了?你不是很厉害嘛?黄河以北全是你的,中原大战你看到便宜了啊?老家都不要啦,在北京混的好过瘾吧,我老早就提醒过你,不能离开老家,你东北易帜,日本一定会搞你,让你提高警惕把汉奸都掉离开重要岗位,你做什么啦?几百架飞机给了日本,沈阳兵工厂给了日本,东北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给了日本,你还不自杀以谢国人?”张学良被顾准骂的头都抬不起来,他内心痛苦啊,早知道今天,管他妈的什么国策,鬼子来了就打吧,拼光了算,何苦受这举国唾骂。还是没有胆识啊,这要是换了老帅,真的敢拼的,你敢拿他的沈阳,他老人家不跟你拼命才怪哪。“老兄,事已至此,您骂我也没有用了,我今后该怎么办呢?你能不能指点一二。”“哎,汉卿啊,你,你让我说什么好哪?中华民国两次统一你都是大功臣,你呀,还有实力,你以后唯一的出路就是两个字“抗日”,不抗日,毋宁死,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顾准说完,抬屁股就走,再也不理会他的好兄弟了。 这些日子,蒋介石非常得意,红军被他追到了西南,红军到哪里,中央军就跟到哪里,贵州拿到手了,云南和四川也要到手了,尽管被红军四渡赤水耍的晕头转向,还在贵阳虚惊了一场,但是他相信红军跑不了,他们过了金沙江,前面还有大渡河,只要川军第24军守住大渡河东岸,红军就会变成石达开第二。他正在昆明得意的指挥数十万大军合围红军,不料红军于5月27日夺取了安顺场,29日又夺取了泸定桥,这一下,国军消灭不了红军了,红军飞快的甩开了追剿军,翻过雪山跟红四方面军会师了。蒋介石闻报长叹一声:“刘文辉误我,党国不幸竟至于斯,如其奈何。” 顾准知道国军没有办法消灭红军了,自从红军突破四道堡垒封锁线进入贵州,竟然又机动灵活起来,顾准每日对着地图看红军的脚步,他们突破了乌江,占领了遵义,四渡赤水,威逼贵阳,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翻过雪山,跨过草地,铁流滚滚,一路奔陕甘宁去了。好一个中国工农红军,这是一支打不垮,拖不烂,饿不死,冻不死的部队,这要是换了国军来这么一次远征,恐怕早就散伙了。 红军到了陕北,蒋介石不死心,他命令张学良进驻西安剿共,东北军不知道厉害,敢去摸老虎屁股,结果三个师被消灭了,蒋介石趁机取消了这三个师的番号。形势一片大好啊,张学良早已不复以前,现在只有一个陕西省、一个甘肃省,这两个省都有红军,蒋介石就是让东北军和红军火并,他好坐收渔人之利,1936年底,蒋介石从洛阳跑到西安督战去了,顾准心道:“老蒋愚蠢哪,你把张学良逼到绝路上,还敢去督战,真是不知死活啊,你真当张学良是病猫啊。”果不其然,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了,张学良和杨虎城对蒋介石实行“兵谏”。所谓的“兵谏”是我中华古国发明的一种劝告帝王的方法,就是靠语言和文字已经劝不了您了,那只好拿起枪来劝告你,不听劝?那就鱼死网破,大家都别活啦。张、杨发表通电,要求政府抗日,南京这边立刻热闹起来,汪精卫、胡汉民率南京的全体国民党中央委员要求军队讨逆,一时间中华大地乌云压顶城欲摧。真的有很多人想让蒋介石死啊,汪精卫、胡汉民、李济深、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冯玉祥那个没有被蒋某人整的死去活来呀,这下好了,张学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劫持领袖,讨逆名正言顺,一旦两军厮杀起来,那东北军少壮派还能饶了蒋介石啊,他们或者自己动手,或者把蒋介石交给他的死对头红军,那蒋介石不被砍头才怪,借东北军和红军的手除去蒋介石这个独裁者,大家才能出一口恶气,于是,军政部长何应钦被任命为讨逆军总司令,刘峙为东路军总司令,顾祝同为西路军总司令,中央部队四十万分东、西两路向西安推进,空军派战机从洛阳起飞轰炸西安。真是要了老命了,蒋夫人美玲哭着求军政部长何应钦,要他罢兵,何应钦不许。顾准闻之大怒,气冲冲地来找他这位黄埔的老朋友了:“何部长,张、杨绝不会加害委员长,你千万不能挑起内战,如果内战爆发,日寇打来,国将不国你知道嘛?”何应钦道:“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就让叛军跟共产党合作,杀掉委员长?我告诉你,这次兵变一定是共产党在捣鬼。”顾准冷笑一声:“张学良要搞兵变还要请示共产党吗?真是奇谈怪事,我告诉你,即便是共产党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也绝不会加害委员长,他们比我们爱这个国家,他们知道什么是民族危机,什么是大敌当前,他们一定会劝张学良放了委员长的,你不要乱搞,不然委员长回来,要你好看。”顾准这话一出,把何应钦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想想1928年桂系逼宫,蒋介石下野,自己没有反对,后来蒋介石复出,一举解除了他的所有职务,黄埔师生皆认为他无情无义,这次蒋介石要是真的死不了,那可就….。“顾准,军队不是我何应钦的,它是党中央的,中央的命令,我只能执行。”“敬之,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军队真的是中央的吗?军队历来都是委员长的,我们从来都是枪指挥党,绝没有党指挥枪,你不下令军队停止前进没有问题,我可以去找刘经抚和顾墨三,看他们让不让你取代委员长,看他们要不要委员长的命。”话说到这个分上,何应钦知道顾准惹不得,刘峙和顾祝同都是顾准的好友,凭顾准的雄辩,那两个人一定会停止进兵。“好吧,我们就来个兵临城下好了,你到西安去,让叛军放了委员长。”“好,这样才像话,你马上命令空军停止轰炸,大敌当前还想打内战,你不要给人家当枪使,马上给我准备飞机,我马上启程。” 西安,张学良的公馆里,顾准目光炯炯地看着张学良,张学良也盯着他看,然后两个人相拥大笑,一切的不愉快都在笑声中消失了。“云长兄来的好快呀。”“汉卿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愚兄不能不躬逢其盛啊,哈哈哈。”“我也是被逼上梁山了。”“是共产党让你干的吗?”“不是,是全体国民让我干的。”“这才像是老帅的儿子嘛,国家和民族永远会记住你的功勋的。”“老兄怎么不骂我了?”“骂你?我哪里敢哪?你连委员长都敢抓,杀我还不是一句话。”“我可不敢杀你,杀抗日英雄,岂不要被天下人骂死。”“我哪里是什么抗日英雄。”:“我听说老兄在淞沪战场上身先士卒,勇不可当。”“谣言,纯属谣言,英雄是十九路军和第五军的将士,我不过是一个看客。”“老兄此次来的目的是?”“跟你一样,逼蒋抗日。”“逼蒋抗日,共产党也这么说。”“你跟共产党有联系?”“有一阵子了,不过抓委员长,他们不知道。”“他们没有让你杀掉委员长?”“没有,他们要派人来了,逼他抗日。”“委员长现在怎么样?”“天天抗议,说正义公理在他那一边。”“狗屁正义公理,他还知道正义公理?他要知道正义公理,就应该支持你们保卫东北,你想想,东北也就一万多鬼子,如果中央决心抵抗,给你支持,日军能拿下沈阳?七万日军连上海都拿不了,一万日军能打下东北?关键是统帅的决心。”“现在我有决心,他不抗日,我就跟他耗,我还让他的老冤家共产党来教训教训他。”“光这些还不够,还要让蒋夫人来劝他,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不怕他不低头。”“你要见他吗?”“当然要见,否则我来干嘛。” 顾准前脚到,宋美龄的特使端纳紧跟着就到了,张学良让他们两个人一起去见蒋介石。蒋介石被软禁在高桂滋将军的公馆里,这里距离张学良的公馆仅有几百米,戒备森严。由于张学良几次想面见蒋介石都吃了闭门羹,少帅就派副官带顾准和端纳去。听说顾准来了,蒋介石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顾准啊,天天跟我作对,大难临头竟然跑来跟我共患难,这到底是什么人哪?蒋介石迎出来抱住顾准:“你为什么来自投罗网啊?”“委员长不要激动,我和端纳先生来救你出去。”又是你来救我?蒋介石好像不认识顾准一样上下打量他,这好像是第三次了,记得第二次东征,华阳一战遭遇林虎的主力,第三师溃散,东征军总指挥部动摇,要不是顾准率卫队拼命抵抗,陈赓也不可能背着自己撤下来。中原大战时,在归德,冯玉祥的骑兵司令郑大章率数千骑兵突袭归德机场,那一次好危险啊,又是这个顾准率警卫团奋勇阻击,击退了冯军,使总司令部转危为安,今天这是第三次了,蒋介石站在漫天大雪中感叹:“基督真是眷顾我啊,派顾准在我身边,我以前竟然没有意识到。”三个人进了东耳房,屋里很暖和,高公馆刚刚建成,有暖气,寒冬腊月并不觉得冷。蒋介石逃跑时牙摔坏了,这些天担惊受怕,吃不好睡不好,精神不好,脸色非常差。“委员长感觉怎么样?”端纳道。蒋介石道:“还能怎么样?准备杀身成仁了。”端纳道:“您可不能这么想,你要是死了,南京的人就高兴坏了。”“南京?”蒋介石现在才想到南京还有汪精卫他们,啊,是啊,他们想我死都想疯了吧。顾准道:“您看了张、杨的八项主张了吗?”蒋介石道:“别提他们,他们是党国的叛徒,劫持统帅,该当何罪?”顾准道:“事到如今,您还是执迷不悟啊,您还觉得您是对的?”“我哪里错了?”“您哪里错了?自您当政以来,内政不修,穷兵黩武,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置全体国民的意志于不顾,一味的铲除异己,您说说中原大战的责任全是阎、冯、李的吗?没有中原大战,哪里来的9.18,没有9.18,日本哪里来的狼子野心,咄咄逼人?”蒋介石被顾准连珠炮一般的追问弄得非常狼狈:“云长,我现在在难中,你还来责备我?”顾准道:“您身为一国领袖,不思保家卫国,便是大罪,张、杨被你逼上梁山,何罪之有?你再不反躬自省,必将被全国民众所抛弃。”顾准越说越气,已经是义愤填膺,天下没有这种顽固不化之人,简直是花岗岩的脑袋,油盐不进。蒋介石看他气得要死,反到没有生气:“云长,想不到你这么恨我,我很心痛,我很快就要被交给共产党处死了,你就没有一点同情怜悯之心吗?”顾准气道:“汉卿不会把你交给共产党的,共产党没有你那么小肚鸡肠,他们要来跟你谈判,看看怎么拯救国家。”蒋介石本来以为他这次死定了,他知道张学良和共产党有来往,不然也不会亲自来督战,他现在后悔了,他太自信了,他以为张学良怕他,哪里知道这少帅的脾气是天王老子都不怕,真敢派兵来搞他,真是太危险了,万一自己被流弹击中了可怎么办哪,宏图霸业就此打住,自己能甘心吗?什么?共产党不想跟自己算总账?他们有那么大公无私吗?不可能吧,也许可能,也许不可能,他在那里患得患失,端纳道:“张学良将军还是你的部下,他不会出卖你的,他现在只想抗日,你就答应他嘛。”“不可能,抗日不抗日,是中央来决定的,决不能被叛军胁迫。”蒋介石现在肯定一点,张学良不会加害于他,他胆子立马壮了,耍起了无赖。顾准道:“天下大事,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委员长如此执迷不悟,待南京等的不耐烦了,一颗炸弹扔下来,你就等着成仁吧。端纳先生,您好好跟他谈谈,您要谈不拢,夫人会来吗?”“夫人会来?顾准,不要让夫人来。”“委员长,夫人要来,是我能拦得住的吗?你最好不要干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顾准说完,拂袖而去。 接下来的十天里,宋美龄、宋子文和共产党代表轮番来开导这顽固不化的一国之君,蒋介石终于被大家的诚意所感动,答应停止内战,和共产党合作共赴国难,西安事变得以和平解决,张学良执意要陪蒋介石回南京,顾准苦劝不住,少帅一头撞进牢笼,从此失去自由,不由得令人唏嘘不已。
0

第五章 忽如一声冬雷响 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