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尖兵>第四十九章南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九章南苑

小说:抗战尖兵 作者:射声 更新时间:2018/5/17 10:37:08
7月27日夜,高温,空气湿润,预计报明日有雨,西面的团河营方向不断传来枪声,而南苑二十九军兵营内紧张肃穆。南苑南苑是元、明、清三代的皇家苑囿,因苑内有永定河故道穿过,形成大片湖泊沼泽,草木繁茂。南苑四周有宽宽的土城围绕,土城周长十余里,城上可以跑马。苑内还用围墙把兵营分成了十二区隔。这里是二十九军军部所在地,一向有重兵守护。正是由于这个缘故,现在成了日军的重点攻击对象。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佩服日军思维的发散性,日苯驻屯军新任司令香月清司君是个思路独特的人,他把日军进攻南苑的企图通过正式渠道告知了二十九军,如果宋明轩拒绝最后通牒,日军准备进攻南苑。这是日军的又一次心理战,他们认为华军一向软弱退让,如果知道日军将进军南苑,华军有很大可能主动撤军,这样就可以不战而胜。其实当由朝鲜经东北调入关内的日军第20师团等单位到达后,宋明轩明白战争已不可避免,特别是得到日军将打击南苑的消息后,他立即召开冀察政委会与29军高级干部会议,部署战斗准备,将固守南苑、给29军留下一条后路,做为重点进行了部署。 宋拒绝日军最后通牒,下令各部备战,计划八月一日开战。宋以赵舜城师长为南苑指挥官,以冯治安师长为北平城防司令,以李文田副师长代张自忠为天津驻军指挥官,刘汝明师虽失去联系,但约定按时来援。此时,北平和南苑部队建制混乱,为便于作战指挥,宋决定对北平、南苑驻军进行调整:以一三二师一0九旅和独立二十七旅调南苑;三十七师与石友三冀北保安队守西苑、宛平、卢沟桥等地;以三十八师南苑部队与北平独立二十七旅换防,会同北苑独立三十九旅等部守北平。李文田率部分人员紧急离南苑回天津,张自忠以王锡町副师长不熟悉作战指挥,令一一四旅旅长董升堂协助王统一指挥三十八师南苑部队。 敌已从汉奸潘毓桂处得到二十九军作战情报,遂决定提前行动。27日下午三时,日军袭击团河骑兵营,遭到刚到这里的132师一部和骑兵营的抵抗,激战后华军退出团河。傍晚,赵舜城率一团兵力到达南苑,后续部队在团河以西遭日军袭击,难以按时到达。宋见日军逼近南苑,紧急下令军部移北平,并调三十八师南苑部队入北平增防。 三十八师驻南苑的部队实际指挥者是一一四旅旅长董升堂,字希仲。他是直隶(今河北)新河县人,生于1893年,今年已经四十四岁了,他相貌清秀,大眼睛深眼窝,高颧骨,不像一个久经战阵的老兵,看上去倒像是三十三岁的教书人,这就是主要看气质了,老董其实乃是科班出身,家境虽然不大好,然而他是家里大儿子,接受了完备的私塾教学,后又进入曹庄初级小学堂和冀县中学,1919年,董升堂考入保定军官学校第八期炮兵科,同学中有陈成、罗卓英、马法五、刘翰东、郭 忏等人。虽然后来保定军校由于校方课程被中断的问题, 董升堂没有读完就进入军队服役了,但是在民国的军官中董升堂算是很有教育底蕴的了。董升堂随着副师长王锡町刚刚从原来的军部里走出来,离开了充满烟气的办公室,董升堂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南苑营区很大,军部在北区,他们两个的营区在南区,他们是骑着自行车和卫士们一起过来的。踏上自行车,王锡町对董升堂说:“咱们去操场说会儿话?”董升堂默默点头,他们一行轻快地向南面的操场骑去。燕都的夏夜本来是很清爽的,北方空气较为干燥,一旦太阳落山,阵阵凉风便会袭来,是特别宜人的季节,但是今夜不同,因为正在酝酿着雷雨,就变得跟南方一样闷热,弄得人心脏都不大舒服了,平添了许多心情上的烦闷。一行人把车停在了操场上,几个卫士打着手电筒,小心地为官长照着路。南苑有燕都最大的操场,走在这里,虽然在夜间,也能感到天地的开阔。董升堂忽然想起了这里就在二个月前,还是29军大阅兵的场地。 29军根源于西北军,西北军有一个老传统,每年5月总要大规模阅一次兵,检阅部队战斗力,教育官兵勿忘国耻。溯其源,1915年5月9日是日本帝国主义向袁世凯提出“二十一条”的“五九国耻纪念日”。还有1933年5月31日是签订《塘沽协定》的日子。自1936年4月以来,日本内阁决定向华北增兵,强化华北驻屯军,其咄咄逼人的态势给宋哲元及其29军严峻的挑战。1936年底发生的绥远抗战和西安事变更是增强了宋哲元抵抗日本的信心,所以宋哲元决定在1937年5月,中日关系紧张之时,在南苑军部举行声势浩大的阅兵,鼓舞士气,激扬斗志。5月7日,阅兵中的宋哲元先向士兵们宣讲爱国主义,最后向士兵们高喊“一头撞进南墙不回头”。士兵们随之情绪高亢地回应道:“不回头,不回头!”原来,阅兵台上站着日本驻华大使川越以及日本军事顾问樱井和笠原。他们监视着宋哲元的一言一行。所以身为军长的宋哲元压抑心中的苦闷,不得已喊出这个日本不懂但士兵们都能理解的口号,借以表达誓死抵抗外来侵略的决心。所以士兵们也心领神会,同仇敌忾。董升堂当日也在队列中,一人呼,万人和,那种气势,真是令人热血澎湃。 王锡町的提问把他拉回了现实:“希仲啊,宋军长急电我们去燕都,赵师长又要我们留守,如之奈何?” 原来前一夜在燕都广安门发生了激战,日军一个大队企图跟随日军顾问混入燕都,结果把门的是二十九军四个师长之一的刘汝明的弟弟刘汝珍。要说起广安门事件,真是日军自从卢沟桥与华军交战以来,吃了最大的一次亏,纯属日军自作聪明咎由自取。在1937年7月26日的凌晨时,驻守在天津的日本军队——驻屯军步兵第二联队第二大队广部大队的司令官香月清司下达了指令,由天津出发直直的向北平进发,到达北平后接受警备队长的指挥,保护暂居在北平的日本侨民。其实以宋明轩的小心翼翼,如果香月清司大大方方提出要求,宋明轩绝对不敢不让进,偏偏是日军做贼心虚,不敢光明正大交涉。广部大队于晨5时30分自天津出发,于午后2时到达丰台。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与冈村、今井武夫等日本在平的校尉们,商讨广部大队进入北平方式,决定伪称为北平日本使馆卫队出城演习归来,由广安门入城。29军的日本顾问樱井负责与29军联络,企图蒙混过关。在丰台,广部大队换乘了26辆汽车开往广安门。这倒不是儿戏,日军以前就这么钻过空子,出城的日军不会老老实实让二十九军点人头嘛,那么我回来的时候你怎么知道我多了人? 日军燕都特务机关长松井久太郎是非常了解诸夏国文化和二十九军情况地,他觉得防守广安门的部队主官年少可欺,因为这位主官是个衙内,在诸夏国所有的文化认知里面,那些衙内都是不成才的坏蛋,比如名闻遐迩的高衙内,再比如最近断送了东北给皇军的张衙内。广安门守城部队为赵登禹部132师独立27旅679团,团长刘汝珍,正是西北军大将刘汝明的弟弟,一位典型的衙内。他这种人怎么会精明到数人头儿呢?皇军混进城,应该没有问题的。哟西。广部大队于晚6时左右抵达广安门,29军的日本顾问中岛、樱井,以及书记官佐藤茂等与刘汝珍部营长李延赞联系,要求进入城内,守军果然态度很好地开启城门,皇军顺利进入……进入了一半,当进至一半,忽然城上一位衙内厉声下令:“打!”,顿时子弹如下雨一样落到了皇军的头上。日军便被分割为城内、城外两部分,陷入混乱中,遭受相当损失,书记官佐藤茂被守军击毙。这位下令的衙内就是刘汝珍。驻丰台的日本驻屯军河边旅团,知道情况后,马上与冀察当局交涉,其结果为:城外的日军部队返回丰台,已经进入城内的日军广部大队,在华军的监视下,分乘13辆汽车于27日凌晨2时进入东交民巷的日军兵营。这真是皇军的奇耻大辱,这刘汝珍人也太坏了,你不让进就不让进呗,为啥要设伏击骗人啊?当日广安门的战斗刚刚停止,日本驻屯军便于22时20分下达了攻击29军的作战命令。27日,日军分别攻击了通县、团河和小汤山的29军驻军。 松井机关长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不是说好了衙内无能吗?这不科学的。一年后,机关长总结复盘广安门事变,从驻屯军特务机关那里调出了刘汝珍的详细档案,才发现,这厮不简单。和刘汝明一样,刘汝珍也是行伍出身。当时他的哥哥当上了营长,刘汝珍就离开家乡投奔他。由于刘汝明当时地位不高,不可能给刘汝珍安排一个好差使,便留在身边当了亲兵。这名义上是亲兵,实际上就是养着,毕竟是亲兄弟,哪有弟弟像勤务兵一样的伺候哥哥的。可刘汝珍不想这样活下去,他宁愿和其他普通士兵一样出操训练,练的一身好工夫。某次他单独出操,正巧被引起了巡视部队的冯基善的注意,从此改变了刘汝珍的仕途。在冯基善的安排下,刘汝珍被送到子弟学校接受文化教育,随后和冯基善的大儿子冯洪国一起被送到苏联深造,刘汝珍进了基辅步兵学校。原来是基辅步校啊,红色露西亚军校教出来的坏人,怪不得又刁又坏,支那著名刘越石上将也曾经在这个步校学习过,现在把皇军打得这么惨,广安门的皇军们死得真不冤枉。 这都是后话了,广安门事件当时确实触动了香月清司,日军在27日对二十九军的攻击把团河还有通州的二十九军守军各一个营都逼到了南苑兵营。但是对小汤山独立三十九旅的攻击却碰了钉子。宋明轩知道情势紧急,乃决定调整部署,因为燕都北面的独立三十九旅是三十八师张荩臣部下,而独立二十七旅则是一三二师赵舜城的部下,为了便于指挥,宋明轩决定把南苑交给132师坚守,而让三十八师负责燕都城防。当晚,张荩臣师长令王锡町和董升堂率三十八师南苑部队进北平接防。这就是刚才王、董去寻找赵舜城的原因。赵舜城闻讯,非常着急,对王、董表示:“我的部队没赶到,你们若走了,南苑就要空防啦!敌寇当前怎样办呢?你们现时不能走,必须等到我的部队到达南苑接防后,你们才能走!” 于是王锡町有此一问:“希仲啊,宋军长急电我们去燕都,赵师长又要我们留守,如之奈何?”董升堂摇了摇头:“明天日军必然总攻南苑,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赵师长曾经在喜峰口与我并肩奋战,他现在这个状态不佳,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弃之不顾。”王锡町担心道:“我也正是担心赵师长现在的状态,才觉得留在南苑凶多吉少,你我生死事小,三十八师交给我们的这些兄弟的安危可是我们的责任。”他们两个交流了一个会心的眼神,身边有卫士,这种话就不多说了。 刚才见了赵舜城后,他们两个人都为赵舜城现在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而吃惊。赵舜城是1898年生人,原籍山东菏泽,身高一米九零,是二十九军第一猛将。从小精练武术,曾经亲手打虎,当时西北军领导冯基善也为之赞叹,特别请记者来为他和被他打死的老虎拍照,是真实版的武松,而这位打虎英雄却不是一介莽夫,他通文墨,擅长书法。原来,尽管身在旧军队之中,出身贫寒,自幼失学的赵舜城将军并不满足于作一介武夫,而是一生勤奋好学,公务之余练笔不辍,颇得鼓励部下读书的冯基善将军看重。1934年,看到部下捕捉到两只火红色的小狐狸,刚刚担任132师师长的赵舜城将军亲自提笔给当时还叫作“万牲园”的北京动物园修书一封,曰:“敝师驻防塞北,有名殿布青山者,日前偶在该山得获火狐两只,因敝师不便饲养,恐日久伤其生命,殊为可惜,素谂贵园万牲罗列,以供游人观瞻,兹特派副官单永安,携往送上,即请查收为荷,此致万牲园。师长赵舜城拜启”。此书作流传后世,见者无不为其苍劲有力的字体所震动。而信中一句“恐日久伤其生命,殊为可惜”令人唏嘘不已。赵舜城将军敢于打虎,而对小动物却十分仁慈,真是华夏军人的楷模。 赵舜城一身功夫,在喜峰口战场充分发挥出来,他是二十九军老兵们心目中的偶像,每天训练结束,总会有一群人围在一起说一说哪个师哪个营里面的趣事或者奇事,而赵舜城就是他们经常谈论的对象,赵舜城便是他们的传奇人物,到南苑军训的学生们更是把他当成神一样看待,这位132师师长赵舜城便是他们的信仰:“赵舜城一耍起大刀来,没有半小时停不下来。除去赵舜城一个,29军再找不出第二个,他是杀日军最多的人,你杀一个,他可以杀三百个。”每一支善战的军队,都有自己的传奇人物,赵舜城就是二十九军的传奇。 董升堂和王锡町这样的高层军官们又和士兵们不同,他们对赵舜城的了解,不是来自传说,而是来自并肩战斗的深刻体会。董升堂还记得长城抗战中和赵舜城生死相依的那一夜。
0

第四十九章南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