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1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13)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5/13 21:04:46
第13辑 两弹结合 众志成城 发射中队全体支委成员围坐在一张乒乓球案子周围开会,各支委在会上汇报工作。 有个支委说,现在提供的定位名单都是经过了专业组长研究,交在党小组会上征求过意见的,我们一分队有四个关键岗位,导弹和原子弹头的转运司机两名,这次对转运司机的要求比历次任务都高,因为导弹和原子弹对运输车速的稳定性有严格要求,何况还有十公里的戈壁滩路。这两个岗位我们拟定了两个老兵。 潘大海中队长点头。 那个支委继续说,第三个岗位是连接导弹和原子弹头的133号,四是瞄准操作手123号。133号最危险,既要把原子弹和导弹连在一起,还要连接导弹原子弹的气路电路,只要把电路连上,原子弹就具备了引爆的条件,可以说,这是与死神打交道的岗位。 孔文指导员强调,这么重要的岗位,一定要慎重。 潘大海说,我这里有一大堆的决心书和保证书,还有血书,哦,这是一封血书。 潘大海从包里翻出一摞纸,他从中找出一封血书向支委们展示,然后交给孔文,孔文接过血书高声朗读,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中华民族有志气,造出导弹核武器。试验任务已来临,誓死参战志不移,不怕苦来不怕死,定叫春雷震天宇。 郑义老师在课堂上给同学们上课,黑板上写着“原子弹的原理与防护”,他大声问,同学们都听懂了吗?同学们大声回答,听懂了。郑义满意地点点头,他略停顿了一下说,同学们,咱们国家虽然解放了,可是国外还有坏人在盯着咱们,所以我们得多学点在战争状态下保护自己的常识,所以咱们基地经常搞防空演习。这段时间你们要备好水和干粮,准备好一条白被单和一个白毛巾,只要是基地的警报一响,你们马上有次序地在部队的带领下撤退。同学们,知道白被单和白毛巾是干啥用的吗? 同学们回答,是防原子辐射的。 郑义说,对,是防原子辐射的,有突发情况的时候,我们就用白被单裹住自己的身体,是白毛巾捂住自己的嘴巴。同学们,你们记住了吗? 记住了。 我们要认真对待每一次的防空演习,要严格遵守防空纪律,不要以为是演习就掉以轻心,要提高警惕,不能有麻痹思想,大家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下课后,郑义和同学们告别,他回到他的原单位去执行任务了。 潘大海走出家门前,深情地看着金小妹,这次任务有多危险他比谁都清楚,他在心里跟老婆作最后的告别,他看了老婆一眼,又看了一眼……金小妹问他还有啥事儿,他没回答,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家。 基地首长和发射中队的将士们紧张地盯着导弹与核弹吊装,因为风太大,导弹和核弹刚吊离运输托架,就在空中摆动起来,龙门吊也出现了轻微的摇晃。 潘大海呼喊,快,拿绳子来!! 小四川抱来了绳子,几个官兵跑过来把绳子系在导弹和核弹上,八个小伙子,分成两拨,一边四个,他们小心翼翼地拉着绳子,尽量减轻导弹和核弹晃动的幅度。 导弹和核弹缓缓地吊起来了,拉绳子的人已由八人增加到十二人。 指挥员一边观察,一边指挥,一边操作,导弹一会儿一点点的上升,一会儿又一点点的下降,最后终于将摇摇晃晃的导弹吊到了发射架上了。 在场的所有人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1966年10月27日,天还没有完全亮,凄厉的警报汽笛在基地的上空回响,东风小学的同学们身背水壶和书包,脖子上围着白毛巾,在学校操场集合,学校的王主任在队伍前讲话,同学们,白被单都带了吗? 带了。 同学们把白被单都披在了身上吧,吃的喝的都带好了吗? 带好了。 这次防空演习和往常的要求是一样的,你们要遵守纪律,听从老师和解放军叔叔的指挥,记住了吗? 记住了! 各班的班长和副班长协助班主任负起责任,少先队员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要起到先锋队的带头作用,明白了吗? 明白了! 出发! 各班的老师们带着排着队的小学生向火车站的方向走去。 幼儿园的孩子们身穿着大白兜兜,背着小水壶和小干粮带,脖子上系着白毛巾,他们手拉着手,排着队,在老师的带领下往火车站的方向走着。四岁的潘戈牵着三岁罗卫国的小手。 罗卫国说,姐姐,我困。潘戈说,我也困。 咱们去哪儿呀? 不知道。 我怕。 不怕,有姐呢。 嗯。 寂静的 50号发射场,偶尔有一两个操作手出现,他们完成动作后迅即跑步离开,小四川在调试,罗恩泽站在跟前盯着,导弹尾端还站着潘大海和基地首长。 首长问潘大海,零位影响有多大? 如果舵机零位过大,会使导弹起飞时产生漂移。 首长点点头。小四川跑步过来向潘大海汇报,报告,四个舵机零位全部调到了0.3伏。潘大海说,好,撤收。 小四川用恳切的目光看着潘大海说,请再给我们五分钟,我们要把四个舵位全部调到0。 潘大海是目光请示首长,首长向潘大海点头,潘大海说,同意! 小四川认真调试。一会儿,他跑过来向首长和潘大海汇报,报告,四个舵机全部调整到了零伏。 潘大海向首长报告,报告首长,检查完毕,陀螺误差为零,舵机零位为零,瞄准误差为零。 首长说,好! 最后时刻,再接再厉,确保成功! 东风火车站停靠了一排闷罐子火车皮,火车头喷着白色的蒸汽在等待出发,人们在警报声中排着各式各样的队伍有条不紊地上车,每个车皮门口都有警卫战士在把守,战士们把幼儿园的孩子和小学生一个个抱上车,家属和孩子在金小妹的指挥下上车。 列车向水库的方向慢慢地驶去,行进时,车厢一侧的大门紧闭着,另一侧大门敞开着,在幼儿园的车厢里,小朋友们安静地坐着地上,潘戈紧紧拉着罗卫国的手。 罗卫国说,姐,我要尿尿。 潘戈向阿姨报告,阿姨,卫国要尿尿。 把守车门的警卫战士说,小朋友,我抱着你尿好不好哇? 好。 警卫战士在车门前抱着卫国往车外洒尿。 在家属和孩子的车厢里,大家都安静地坐在车厢里,突然,有个家属猛然站起来惊叫,哎呀! 我忘记锁门了。 金小妹对她说,没事儿的,有巡逻队在咱们的家门口巡逻呢,你家里啥都丢不了,放心啊。 小学生们的车厢里,女同学有的在玩翻绳、拍手和叠手帕。童玉冰轻声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女孩子们摇晃着身子给她打拍子。潘志军和苏林坐在车上摆开了军棋开始对垒。 火车一晃,一枚棋子从车厢地板的缝隙掉了出去。潘志军要下车去捡他的‘军长’,警卫战士不允许。他小声嘟囔,不就是个防空演习吗?整的还跟个真事儿似的,没了军长,我的这副军棋就废了,以后还咋玩儿呀! 首长慢慢走在通往地下室的台阶上,他的耳边响起了周总理的教导,这次试验是空前的大会战,两弹结合在本国国土上进行试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每一个元件,零件都要符合要求,要做到百分之百合格。我再一次强调,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最终就是要落实到万无一失上。 他走了几步,耳边又响起了总理对聂帅说的话,你们干的很好,我已经报告主席,主席非常高兴地说了八个字,古今中外,前所未有,我再送你们八个字,安全稳妥,准时发射!预祝你们成功!聂帅说,请总理放心,决不负党中央毛主席的嘱托! 首长爬进了地下控制室,控制室太小很拥挤,首长只好站在防护门外的过道上,七勇士有的在记录数据,有的在盯着发射控制台,有个勇士的脖子上挂一块怀表,他看到首长时,先是一愣,然后站起来报告,报告首长,一切准备就绪,请指示。首长说,按程序进行。 这位勇士看了看表向潘大海努了努嘴。潘大海对首长说,马上就要下达“30分钟准备”的口令了,您该撤离了。 我就留在这里。 这里危险,您不能留在这里。 正因为危险,我才要留下来。 七人小组是经过党委和您签字批准的,这里没有您的位置。 我就站在过道。 不成,您不离开控制室,我们不往下进行。 我命令你往下进行。 潘大海急中生智用调试向上级汇报,红星,我是0号。 0号请讲。 地下室尚有首长未离开,请最高指挥员明示。 沉静了33秒后,传来了调试的声音,0号,我是红星,最高指挥员要和首长通话,请接通。 潘大海把调度送话器递给首长,电话对面传来了聂帅的声音,我是聂荣臻,我命令你立即撤回到敖包山指挥所。 是! 首长瞥了潘大海一眼,离开了地下室。潘大海拿出毛主席像章给每个人戴上,他说,同志们,最后的时刻到了,让我们共同宣誓! 七勇士在毛主席像前庄严宣誓,我们保证,坚守岗位,勇敢沉着,精心指挥,精心操作,准确无误,万无一失。誓死完成这一光荣而伟大的导弹核武器的发射任务! 9、8、7、6、5、4、3、2、1,点火!一声令下,携带着核弹头的导弹拖着长长的白烟,风驰电掣般冲向了天宇。各种口令响了起来: 遥测跟踪正常。 光测跟踪良好。 弹头分离。 导弹飞行正常。 核弹头在预定目标爆炸! 参加发射的官兵笑着跳着叫着喊着,他们把罗恩泽和小四川抬起来,高高地抛向空中。 1966年10月27日,这是个很特殊的日子。这一天的兰新铁路全部停运,西北航线全部封航。参加这一天防空疏散的家属和孩子们后来才知道,这一天,中国的导弹和原子弹的两弹结合发射成功!这是我国国防领域的重大突破!两弹结合试验不仅提升了中国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还打破了超级大国的核威胁,核讹诈!从这一天起,中国人民才算是真正的挺直了腰杆儿,站起来了! 东风大礼堂前人头攒动,彩旗飘扬,各个单位的军人、职工兴高采烈地打着横幅标语,敲锣打鼓地集中在大礼堂前。在大礼堂的二楼上挂的大会标上书写着:“庆祝我国发射导弹核武器试验成功大会”。人们挥舞着小三角彩旗,高呼庆祝口号。 聂荣臻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大礼堂的上空飘扬,我国进行的导弹核武器试验圆满成功了!霸权主义者对我国进行核讹诈、核威胁的阴谋彻底破产了! 台下欢声雷动,集中在大礼堂前的人们高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的口号民,潘大海奋力打鼓,罗恩泽、孔文、小四川兴奋地敲锣。 混在人群里的潘志军对苏林说,太棒了!咱们的国家太棒了!那玩意儿是在哪儿试验成功的呀?苏林说,你真笨,这还用问啊,肯定是个特保密、特保密的地方呗。 发射导弹核武器与昨天咱们的防空演习有关系吗? 没啥关系吧? 罗梦月说,肯定有关系,傻子都看出来了有关系。 潘志军忙问,傻嫦娥,你看出啥来了? 罗梦月说,美帝国主义老用那个破玩意儿来吓唬咱们,咱们现在也有了,他们肯定就吓唬不着咱们了,对吧?不过这玩意儿也太历害了,所以咱们总得防着点呀。要不,咱们总搞防空演习干啥呀,对吧? 你就看出这个了? 就这个你还没看出来呢,你笨死得了。 我笨,我笨的连自己有多笨我都不知道,我笨死得了! 下班号响,潘家准备吃午饭,潘大海哼着歌乐呵呵地走了进来,金小妹说,瞧把你给乐的。潘志军说,导弹核武器试验圆满成功了,全国人民都高兴,我爸他当然也高兴了。潘大海说,小猴崽子说的不错,这是咱们国家的大喜事儿,是中国人都应该感到高兴。金小妹笑着说,你都高兴了一晚上了,还没高兴够啊。潘大海说,这高兴还能有个够啊?我在朝鲜打仗的时候,就梦想着中国也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高尖端武器,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你们可别小看了这个导弹核武器,她能让咱们中国人在世界上说话有份量,能让中国人挻起腰杆子。潘志军说,谁要是再敢小看我们,我们就赏他们一颗导弹核武器,灭了他。潘大海说,咱们试验导弹核武器不是为了战争。 那是为了啥? 是为了和平。我们要是没有这些先进的高尖端武器,人家就会欺负你,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就不敢欺负咱们,所以,咱们试验高尖端武器是为了和平。现在跟你说这些你不懂,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冬季的一个早晨,潘大海抱着潘戈来到发射场旁的戈壁滩,把她交给一个跟他一块过来的战士说,小王,麻烦你带她在这儿玩会儿吧。 行。 她妈妈回老家了,我今天来的太早,幼儿园还没开门,把她一个人搁家里,我又不放心,所以就违反纪律把她给带这儿来了,唉,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一个小孩子,能知道个啥呀。 闺女,乖乖听叔叔的话啊? 哎。 潘大海走了,小王带着潘戈捡石头玩。突然一声巨响,潘戈看到一个导弹喷着火焰上了天。她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在甘肃张掖红卫兵中学的教室里,地理老师给同学们上完课后说,中国的地域和省市自治区的分布就讲到这儿了。同学们下课。潘志兵同学,请你等一下。 同学们都走了,潘志兵留了下来,韩梅站在门口等他。地理老师盯着地图问潘志兵,你们基地在啥地方,请你给我指一下行吗? 不行。 为啥? 因为你问的这是国家的军事机密!我不仅不会告诉你,我们基地的所有同学都不会告诉你的,你以后别再问了。 你把老师当成啥人了? 地图上没有标出那个地方,就说明那个地方是严格保密的,你明知道是机密你还要问,你说你是啥人? 韩梅说,走吧,对刺探军情的人咱们小心提防就是了。 潘志兵跟着韩梅走了。地理老师看着他们的背影发呆。 在食堂打饭区的同学们都拿着饭盒排队等候打饭, 潘志兵对大家说,刚才地理老师问我咱们前边儿在地图上的方位,让我毫不客气地给撅回去了。以后不管是谁瞎打听,咱们都别忘记了保密纪律。 有个同学说,这该不会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吧? 潘志兵说,老师只是想了解一下他不知道的地理方位,没别的意思。 说不定他就是敌特分子呢? 咱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战士,应该有高度的革命警惕性,就这事儿,只要咱们给他上纲上线,你看着吧,准有好戏看。 害人的事儿咱们别做,都给自己积点德吧。今天吃啥? 老一套,水煮白菜帮子,黑馒头。吃啥不重要,重要的是吃不饱哇,看那馒头小的,两口三口就没了。 有个男同学说,你们看,那个瘦猴厨师打饭时重女轻男,见是女的他就舀一大勺子菜唏皮笑脸的倒进人家的饭盒里;见是男的就把那个破大勺儿晃了又晃,恨不能把菜全都给晃没了。 潘志兵小声骂道,色猴! 轮到韩梅打饭时,瘦厨师笑嘻嘻地给韩梅盛了一大勺子菜稳稳地倒进了她的饭盒。她后面的男同学把饭盒放进窗口,瘦厨师拉长了脸瞟了他一眼,舀了一勺菜,晃了二晃,把菜晃下去了一大半儿后才倒进他的饭盒,这位男同学接过饭盒看都没看就把饭盒朝厨师的脸上扔了过去。 瘦厨师被泼了一头一脸的菜,气的“嗷”的一声从窗口窜了出来,他扑上去要揪住那个男同学,被潘志兵档住,男同学们把瘦厨师推过来搡过去,女生敲着饭盒助威。 一个胖厨师跑过来拉架,另一个厨师跑去通风报信,不一会儿,学校的李主任迅速地赶到了,他吼叫着,你们都给我住手!是谁带的头,啊? 男同学都向前涌过去,大家一起说,是我! 主任扶起摔倒的瘦厨师,瘦厨师一身的土、满脸的菜,很是狼狈,主任问厨师,是谁先动的手? 瘦厨师的眼睛在寻找,说,是,是…… 苏林说,瞅准点啊,你要是指错了人,小心走夜路遇见鬼。 李主任问那位胖厨师,到底是啥情况? 胖厨师说,我在另一个窗口卖饭,等听到打架的声音时,这个厨师就不见了。 潘志兵说,主任,这个大师傅打饭时见了女生大勺就是满的,见了男生就给晃成半勺,我们对他有意见他还不让我们提,一提他倒先急了,是他先欺负我们的。 同学们议论纷纷,这个大师傅他就是个流氓,他看女生的眼神都是色迷迷的。 他还总唏皮笑脸的追着我们女生没话找话说,特讨厌。 主任,我们全体住校生强烈要求校方开除这个色猴! 大家高喊,色猴,滚出去,滚出去!色猴。 李主任大声说,行了,你们别瞎起哄了,这位师傅请你跟我来吧。 瘦厨师跟在李主任的身后走了。同学们敲着饭盒高唱,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说得到做得到,色猴色猴夹着尾巴逃跑了…… 潘大海正在办公室看文件,罗恩泽开门进来,他看着潘大海欲言又止,潘大海问他,阵地上出啥事儿了? 阵地没事儿,我来是想跟你说点儿别的事儿。 说。 我听说小兵的学校早就不上课了,学校附近枪声不断,学生们都参加了地方的派性斗争,几派之间那可是在真枪实弹地干呐,我还听说咱们基地有个孩子被流弹给,打死了…… 那个孩子是谁家的? 不知道,我也是才听说,我担心……所以…… 潘大海急的在屋子里直转悠,不行,我得马上到学校去看看,小兵他不能出事儿,他决不能出事儿。 你别急啊,出事儿的不一定就是咱家小兵。 我能不急吗,小兵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孩子。 你说啥? 我说啥了?我啥都没说! 你说了,你说小兵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孩子,他到底是谁的孩子? 他就是我的孩子。我的意思是说他不仅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他还是党的孩子,是国家的孩子。 潘大海边说边整理东西,罗恩泽对他说,你别太着急了,出事的不一定就是咱家孩子。 不行!我这就请假去。哦,对了,你千万别跟我老婆说这事儿,她经不住。 行,我不说,你快请假去吧。 潘大海匆匆走了。 地方中学的校园里贴满了标语,广播里放着造反有理的歌曲。潘大海扛着潘志兵的行李拽着潘志兵走在路上,基地的同学们扛着行李跟在他们的身后。潘大海对大家说,孩子们,学校不上课了,那就不是学校了,既然不是学校了,你们还在这儿呆着干什么?带着你们回家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也是你们爸爸妈妈的意思。大家都跟我走吧。 潘志兵说,爸,我们学校在闹革命,我们不能临阵脱逃。 潘大海说,闹革命你们的岁数还小点,等你们长大了再闹也不晚。 潘志兵不想走,潘大海对他说,小兵,我带你们离开这里也是为了革命,你们都是部队的孩子,我不能让你们中的任何人再做无谓的牺牲了,这不仅仅是为了你们自己,还是为了你们的父母和你们父母的事业,孩子们,你们的爸爸妈妈在家里眼巴巴地盼着你们回家呢,这里的枪声搅得他们吃不好睡不着啊,他们每时每刻都在为你们揪着心呢,请你们心疼、心疼他们的父母好不好? 潘志兵说,爸,我跟你回家。同学们纷纷说,潘叔叔,我们跟你回家。 潘志军和苏林翻过东风大礼堂厕所的窗户,偷偷溜进了大礼堂。 警卫战士查他们的票,罗梦月把童玉冰和其他同学的票拿过来给警卫战士看,为潘志军和苏林解了围。 京剧《沙家邦》开演了,潘志军和苏林跑到楼上坐在台阶上观看。 苏林问潘志军,你说演员用的枪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 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扮演郭建光的那个叔叔我认识,我听他说的。 我不信,这种事儿大人才不会跟我们说呢,你尽吹牛。 他不是跟我说的,他是跟我爸说的,让我给听到了。我爸还让他管理好枪支,不许出问题呢。 你摸过真枪吗? 没有,你摸过吗?对了,你爸爸不是也有枪吗? 你爸爸也有枪啊,你不是也没摸过吗?我爸爸的枪连我妈都摸不着,更甭说是我了。 咱们要是能有只真枪玩玩就好了。 做梦吧你。 舞台上,京剧《沙家邦》正在演出智斗那场戏。潘志军手里提着一瓶汽水在大礼堂的后台转悠,饰演郭指导员的胡干事看到他问,小军,你咋跑到后台上来了? 胡叔叔,你演的真棒。给,汽水,慰劳你的。 谢谢你啊小军,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了,胡叔叔,你背的枪沉不沉? 胡干事把枪摘下来背在潘志军的肩上,不沉,你先替我背会儿,我去趟厕所马上就回来。 胡干事急匆匆地走了,潘志军打开枪套,把枪拿出来掖进自己腰里,从口袋里拿出几块石头放进枪套里,他掂了掂重量,又放进去一块。他把枪把儿上系的红绸子解下来压在枪套的边儿上。再把枪背在肩上,胡干事回来了,他把枪套交给胡干事说,胡叔叔,我走了。 慢点,别摔着。 《沙家邦》里的智斗还没唱完,潘志军就拽着苏林跑出了大礼堂,他们来到一个角落,潘志军从怀里掏出手枪交给苏林。 苏林说,还挺沉,里面有子弹吗? 不知道,应该有吧?不然舞台上咋会有枪声呢。 不懂就别瞎说,演员要是在舞台上打真枪,那些装敌人的演员早都死光了。 那就是枪里没子弹。 也不敢说,咱们还是别乱动吧。哎,对了,你把枪给偷走了,人家还咋演戏呀? 我不是偷,是借。 得了吧?哪个傻子愿意把枪借给你呀?你千万别给弄丢了,早点还给人家。 你放心,我玩几天就还给他,没人知道。 潘志兵他们几个初中的同学在大街上闲逛,韩梅说,咱们总这样闲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潘志兵说,地方还在轰轰烈烈地闹革命呢,我爸却把咱们从战场上都给拽了回来,这算啥事儿嘛?有人说,咱们要是能当兵就好了。潘志兵说,我不想当兵,咱们还是得想办法继续上学!哎,咱们给司令伯伯写封信吧,这事儿他肯定能管。同学们说,对,把我们想上学的迫切要求告诉他,准行。潘志兵,你写。 下班了,潘家正准备开饭,潘大海进来说,小兵、小军,你们都给我过来。潘志兵和潘志军来到潘大海的面前。 潘大海问他们,最近你们的同学有玩真手枪的吗?潘志兵说,不知道。潘志军说,爸,你问这个干啥? 你是不是知道点啥? 不,我不知道,我啥都不知道。
0

大漠航天人(1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