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被穿越的世界>第一卷 第18章 怀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卷 第18章 怀疑

小说:被穿越的世界 作者:脑洞大开的猫熊 更新时间:2018/4/13 10:54:43
香港。 南洋华侨领袖,已经成为矿业大王的陈嘉庚再次见到了新龙见首不见尾的黄老先生。这一次,他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热情的态度和仰慕的眼光,反而多出了一种不寻常的平淡,“黄老板,您可是难得回国来一次呀。” “哦,陈先生找我有事?”黄老先生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称谓中的变化。 犹豫了那么一下,陈嘉庚决定还是把话摊开,“黄老板,我想问你一件事。” “陈先生有话请讲。”黄老先生不动声色。 “我想问一下你,关于南洋爆发那些流行恶疾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和日本人有关?”陈嘉庚下定了决心,吐出了心里的话,“黄老板,这可是几十万上百万条人命的事情,你能给我一个确切的回答么?” “陈先生,你的意思,这事不是日本人干的?”黄老先生眉头一挑,眼中忽地杀气毕现,“难道日本细菌战部队的事,你也怀疑是美国人编的?” 停顿了一下,陈嘉庚慢慢地开了口,“前两天,英国人和日本人分别来找过我,他们都表示,此事确实与日本人无关。搞细菌战的是日本陆军,去南洋的是日本海军。” “噢,陈先生见过日本人了?”黄老板脸上露出了讥讽,“那你是相信他们了?” “我就想请教一下您,日本人这话可不可信?”陈嘉庚的话说得很慢,眼睛紧紧地盯着对方的脸。 黄老先生的脸色变得铁青,“陈先生这是怀疑,此事是我和美国人在背后搞鬼?” “我没有这个意思,黄老先生,但这毕竟是上百万条人命呀。而且我们华人也被瘟疫祸及,染病身死的估计不下好几万人。要不是您早就准备好了那些特效药,只怕死的人还要更多。”陈嘉庚的话里话外都在旁敲侧击。 “恐怕已经远远超过一百万了,根据美国人的最坏估计,爪哇就已经死了好几百万人,整个东南亚加起来上千万都有可能不止。光在我们矿上的那些暴徒和罪犯,前后就有三十多万了,他们估计是活不下来的。”黄老先生的语气变得冰冷而阴森了。 “什么——”陈嘉庚一下子怔住了,通体冰寒,“有这么多……” “美国燕京大学的司徒雷登先生做过一个统计,民国即使在没有战乱的太平年份,饿死300-600万人就是件平常事。”黄老先生的人和语气,都冰冷得可怕,“一场大瘟疫死掉几百万人的事情,在历史上也很稀松平常。欧洲当年一场黑死病就死掉了大半人口,据说有两千多万。美洲就更别说了,几千万近亿的原著民,因为欧洲人带去的天花、疟疾和黄热病,直接被清掉了一个零。” “那,那,”陈嘉庚感觉自己的手,突然微微发起了抖,“那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又要死多少人?” “那要看英国人、荷兰人和法国人打算抓多少人卖给我们。五美金一个青壮男子,运费我们掏。”黄老先生的脸上全无半丝怜悯,“他们在对华人动刀动枪的时候,可没有过一星半点的仁慈。” “这冤冤相报,何时才能了?”陈嘉庚已经有点吓到了。 “陈先生,先对我们华人动手的可是他们!”黄老先生毫不客气打断了对方,“我们华人虽然本性善良,但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两脚羊。这个世道,只有拳头比别人硬,手中有枪杆子,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不是赤党讲的么?”陈嘉庚眼皮一跳,他早就在怀疑黄老先生与赤党的关系了。 “陈先生,我要提醒你。为了防止瘟疫重新发作,英国人和荷兰人正在大面积放火烧荒,搞集村并屯。他们烧掉的可不止荒山旧寨,为了不让人逃回去耕作,断掉游击队的粮,他们可是连田都毁了。”黄老先生的语气,变得格外阴森,“用不了几个月,一场大饥荒就要到来。当年英国在布尔战争中,就是用这招把布尔人困死饿死的。我建议你要早点提醒南洋侨界那些位人物,现在就开始做准备,多买粮食了。” 遍体通寒的陈嘉庚,有点站立不稳,“这,这还要死多少人?黄老先生,我们现在帮着英国人、法国人和荷兰人杀人,不怕有一天他们来个狡兔死,烹走狗么?” “说的好!所以日本人不是主动找上门了么?这个道理大家其实都明白。”黄老先生的目光变得有点玩味了,“既然道理大家都明白,那我们为什么要杀光狡兔呢?” “你,你——,”陈嘉庚脚步不稳,连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子,用异样的目光重新打量起这位在他心目中已经完全改变了形象的老先生,“您以前杀过不少人吧?” “陈先生,我们杀人不是为了杀人而杀。有一句话,这个世界上,你也许从来没有看到过可怕的黑暗,那是因为有人帮你挡住了黑暗。”黄老先生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感觉自己还是有点难于接受的陈嘉庚,喃喃自语了一句:“几百万条人命,几百万条人命啊,这真是作孽呀。” “陈先生,你还是多关心下被日本人屠杀的同胞吧。这场战争,不是那么快就能结束的。”黄老先生语气变得有点不快了,“我们的担子还很重,没有时间去悲天悯人。” “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您,”陈嘉庚慢慢抬起头,与杀气毕露的老人四目相对,“胡文虎前不久来找过我,他说他的人发现了一个问题,华侨纵队里头牺牲的年轻人,绝大多数是和他一样支持国府的人。而支持赤党的人,都被提前撤走了。这事,是您故意做的——?” 满头银发的老人,目光森严,掷地有声:“黄老先生,他的意思是,这为国牺牲还要平摊名额了?我选的都是服从纪律、能吃苦耐劳、愿意动脑筋学习的人。有些人不服从纪律,做事只凭一头热血,自己非要逞能干出风头,难道这也是我的阴谋诡计了?!” 本来想说点什么的陈嘉庚,一时语塞了。 “陈先生,别的话你就不用再说了!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今后你还愿意和我继续合作否?黄某人绝不强人所难,如果你说个不字,我马上转身就走!”黄老先生动了怒气。 “你误会了,黄老先生,我,我实在对不住,不该对您胡说八道一气。”最后,还是陈嘉庚主动低下了头。 不过,两个人心里都明白,从今天起,他们俩人之间,已经多出了一条无声的裂纹。 德国,巴伐利亚州贝希特斯加登,鹰巢。 新任德国军工部长的施佩尔和一位友人,受邀来访元首这座海拨1881米的50岁生日礼物。对于亲自设计并参与了鹰巢施工的施佩尔而言,周围的风景已经司空见惯,但让他惊奇的是那位首次受邀来访的友人,居然也一副不以为奇的表情。看上去,他目光中似乎还有一种莫名的感伤,象在怀念什么一样。 “克林斯曼,上次你介绍来的中国厨子很受元首的喜欢,他们做的素菜非常棒。居然能用大豆做出了肉的味道。连元首身边的人也都爱上了他们做的素食。”在进入阴森的电梯隧道后,施佩尔见对方依旧没啥反应,就找了个话题聊了起来。 “是嘛?我的中国朋友告诉我,他们的素食已经有几千年历史了。”一头金发的男人,碧亮的眼珠,身材高大,一看就是血统纯正的雅利安人。 两人在警卫的陪同下,步入了电梯。电梯完全建在山体之中,上升速度非常快。 “克林斯曼,听说你用Fw-190和Fw-191的全套设计和生产图纸从福克.沃尔夫公司换了一位设计师?”施佩尔在电梯里找了另一个话题。 “哦,航空部那帮官僚现在恨上我了?就是因为他们选中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主力型号都被我全盘否定了?听说,还有人想和我决斗?”名叫克林斯曼.舒马赫的金发男子,忽然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 “还有你那位美洲回来的朋友,Retter先生,他现在动辄就以德国空军的救世主自居(Retter在德语中意为救援者),把航空部那帮人镇得抬不起头来。据说米尔希专门让人盯在航空部的大门口,只要看到这位救世主先生来了,他就赶紧从后门溜掉。”施佩尔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边上站得笔挺的党卫军电梯警卫,故意挑了一句。 “哈哈哈哈,”金发的舒马赫大笑起来,“米尔希那个小心眼,空军元帅病休后,就老是想把航空部压到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头上。被雷特抓住了他的小辫子,削了两回面子,现在终于消停了。他需要学会把心思放在本职工作上,而不是老去盯着别人。” “是啊,你们那位空军救世主真是胆大包天,当着元首的面一口咬定战列舰要被航空母舰取替,和海军的人吵翻了天,差点把元首的桌子都拍翻了。”见电梯开始减速,施佩尔笑了笑,话中有话地点了一句。 电梯门打开,两人已经身处鹰巢风景壮观的峰顶别墅内。一条德国牧羊犬突然冲了上来,直扑二人而来。 “嗨,布隆迪!别这样,你会吓着部长先生的!”金发男子叫了起来。 施佩尔吓了一跳,马上认出,扑过来的那条狗是元首的爱犬布隆迪。这厮居然直奔舒马赫而去,一头扎进了后者的怀里,把两只前爪搭到了他的肩上,然后热情地去舔他的脸。见到元首的爱犬和自己这位友人熟成这个样子,施佩尔一下子惊呆了。 “克林斯曼!阿伯特!欢迎你们来到贝格霍夫。亲爱的克林斯曼,布隆迪刚一闻到你的味道,就激动得不行了,我拉都拉不住它。阿道夫说,他吃你的醋了,他的狗居然对你比对他还亲热。”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人转过头,认出了来迎接的爱娃.布劳恩,一个长着一张典型日尔曼女性圆盘脸和女子运动员身材的元首情人。 老实说,爱娃其实根本就不是小胡子的最爱,反而是她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法把小胡子倒追上了手。小胡子其实喜欢是自己的侄女(没错,小胡子舅舅恋上了自己亲侄女,他的亲生父母本来也是舅舅与侄女关系,舅舅娶侄女很德国很传统,所以后世又有了德国骨科)。但那个心理逆反的丫头不甘心做他的金丝雀,愤而自杀了,这事闹得很大,弄得小胡子有了心理阴影。爱娃以割腕相逼,小胡子非常害怕又惹出一起女友自杀事件,只好就范了。作为一个出身街头的政治家,小胡子可是灰常在意自己在人民面前的形象。 爱娃快步走了上来,费了好大劲才把布隆迪从金发男子身边拉开,她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克林斯曼,阿道夫很喜欢我刚学会的按摩手艺。” 施佩尔瞪大了眼睛,盯着舒马赫,“原来爱娃的精油按摩师也是你介绍的?” “阿伯特——”爱娃嗔怪了一声,“阿道夫在等你们了,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餐厅里,一桌人已经在等他们。坐在中间的小胡子正在翻阅一份报告,他看得过于认真,以至于没注意到两位客人的到来。坐在小胡子边上的纳粹党副党魁鲁道夫.赫斯马上站了起来,热情地欢迎施佩尔两人的到来。自从胖子空军元帅因病入院后,这位长着一张码头工人般方脸膛的副党魁已经成为元首事实上的顺位继承人。赫斯非常清楚,施佩尔作为元首私人建筑设计师,与元首已经亲密到了可以参与元首与爱娃私人谈话的地步。这次施佩尔被破格提拔为军工部长并进入内阁,其实也是小胡子对身边几位重臣的幕后斗争激烈化表达出的一种强烈不满。 牵着布隆迪的爱娃连叫了几声阿道夫,才让埋头阅读的小胡子抬起头来。小胡子微笑着向两位客人表示了歉意,请他们就坐。落座的爱娃手一松,布隆迪又窜到舒马赫身边去了。后者早有准备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饼干,轻轻喂到了摇尾晃脑的布隆迪嘴中。 “超人先生,你又在给我的狗喂什么?再这样下去,它就要被你给拐走了。”小胡子瞪起了眼睛,气势汹汹地来了一句,竟把边上正与施佩尔寒暄的赫斯给吓了一跳。 “阿道夫——”爱娃在边上马上嗔了一声,“你又吃克林斯曼的醋了,这是他新开发的狗饼干,施塔希和内古斯也很喜欢吃这种饼干。” 施塔希和内古斯是爱娃的两条小黑狗,虽然小胡子一点都不喜欢它们。 “狗饼干?”在座的诸人都为之一愣。 “我的元首,”舒马赫把讨好卖乖的布隆迪打发开,才转过身来,“这是奥地利-瑞士劳巴尔宠物食品公司新推出的产品,很受家庭宠物和主人们的欢迎。这种新产品已经向美国和法国出口了,估计每年能为帝国赚到上百万美元的外汇。” 一听到“奥地利-瑞士”和“劳巴尔”几个字眼,在座诸位的耳朵都敏锐地竖了过来。安格拉.劳巴尔是小胡子同父异母的姐姐,也是小胡子首任自杀女友的母亲,一直担任元首的家庭管家多年。爱娃成为小胡子的情人后,劳巴尔很不喜欢她,俩人闹得很僵,最后只能把劳巴尔调走。这事一直是小胡子的心病,没想到,有人居然不声不响就替小胡子安置好了他姐姐。 果然,小胡子的表情微微一僵,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就把话题转开了。 爱娃赶紧使了个眼色。一直站在边上的闷不作声、毫无存在感的元首办公室主任,大个子鲍曼立即吩咐人上菜。 今天的午餐是中国素食(当然进行了德国本土化改良),光是菜色就让人眼前一亮。爱娃骄傲地向客人们宣布,其中一朵最大的萝卜花是她本人的作品。立即获得了客人们流水般的赞美,听得她脸上容光焕发。 “超人先生,这次来贝格霍夫,你的公司又有什么新产品要向我介绍?”小胡子饶有兴趣地盯着正向爱娃介绍中国素食与日本素甜点的舒马赫,出人意料地问了一句。 桌上的交谈声嘎然而止,众人的目光一齐盯向了这位受宠的客人。 “我的元首,我很荣幸地向您汇报。Die Retter航空动力公司研制的2000马力系列航空发动机已经顺利投产。梅塞施米特的远程重型轰炸机已经换装了新发动机并开始试飞,航程6000公里,飞行速度560公里/小时,载弹量10吨。通过减少载弹量,航程还可提高到12000公里。福克-沃尔夫的新式战斗机也换了我们的新发动机,试飞性能非常出色,时速750公里,升限14000米,航程1500公里。亨克尔的轰炸机和容克斯的俯冲轰炸机换装新发动机的试验机已经出厂。另外,Superman航空公司有3款新型海军飞机已经在试飞,还有一种六个引擎的巨型运输机也完成了设计。” Klinsmann Schumacher集团公司总裁阁下报出了一串激动人心的数据,获得了全场一大片不懂装懂的赞叹声。 “你们这些新飞机需要多长时间投产?”小胡子本人是个数据党,听完之后目光霍亮。边上的鲍曼悄悄掏出了一个小本子,认真记下了元首所关注的数据。 “我的元首,这个问题您应该问施佩尔部长,这是他主管的工作。我是个企业家,只关心他会给我下多大的订单。”舒马赫开了一个玩笑,巧妙地把自己身边的施佩尔推了出来。 “阿道夫——”爱娃娇嗔一声,插进来打断了两个男人,“我要生气了。医生已经说过了,吃饭的时候不可以谈工作。这对你的消化很不好。”
0

第一卷 第18章 怀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