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四十二章:谈判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二章:谈判二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4/16 10:19:08
要问常凯申在南京时住在哪里,估计很多人会以为是今天中山陵景区内有名的美龄宫或者还不叫总统府的国民政府。其实,此时美龄宫虽然已经修建完成,但常凯申主要还是居住在位于陆军军官学校内,环境幽静,戒备森严的憩庐里。 常初到南京官邸,暂住在城南三元巷的一所老房子里并开始在南京城里寻找地点建屋,作为永久的住处。南京城东的黄埔路,这里绿树成荫,行人稀少,更主要的是由他任校长的陆军军官学校就在这里,故决定把官邸建在这里。1929年7月12日开工,同年10月14日落成,为一座二层西式洋楼。洋楼的外墙为红色,坐北朝南。 一楼的东侧是常凯申的会客室,客厅的墙上悬挂着孙中山与常凯申的大幅合影照片:孙中山着中山装端坐,常凯申一副戎装,佩戴长剑,立在孙中山身后。照片的上方悬挂孙中山手书横条:"安危他日终须信,甘苦来时要共尝。"中间是一大餐厅。西侧是一间小会客室,里面的布置明亮而优雅,一排长长的落地窗,幔纱轻拢,墙上挂着意大利画家的水彩风景画,非常有女性味道,这是宋美龄的会客室。宋美龄常常在这里会见闺中女友,大使夫人,开展"夫人外交"。官邸楼上西侧是书房,东侧是一间大卧室。卧室的外面也有一间客厅,这里专门会见内亲。卧室的东面是一个大平台,习惯早起的常凯申清晨常在这个平台上看报休息。解放后,刘明昭到南京创办军事学院,憩庐成为刘明昭的住宅和办公楼。 而国民政府,常凯申在当选总统前,也并非每天都去总统府(国民政府)办公,大部分时间留在距总统府不远的黄埔路官邸憩庐。憩庐才是常凯申真正居住办公的地方。只有在接见外宾,接受外国大使递交国书,召集重要会议,参加每周一例行的总理纪念周等活动时才会露一露面,到自己办公室坐一坐。 张冲在来之前已经和准备休息的常凯申在通过电话。虽然张冲在电话里没有细说,但大致透露出来的信息,已经是让常凯申细极思恐了。所以张冲带着周翔宇、陈一鸣两人进来时,他一直迎到了门口,宋美龄也站在路边,笑脸相迎。 虽然陈一鸣对常凯申这个人充满了好奇,但相比在延安见到主席和总司令以及总理时的激动心情。在来到这个时空差不多半年后,陈一鸣对于即将见到的这对现在中国名义上的第一夫妇,却只有一种好奇探究的心情。 在走来前面的周翔宇和常凯申、宋美龄握手问好后,一声浓浓的带着带着浙江方言口音的话声传入陈一鸣的耳中。 “你就是姚靖仁吧?刚才云鹏已经给我说了你的事,小伙子很了不起嘛!”身着深灰色派力司长衫的常凯申认真的打量了一下面前有点紧张的年轻人,见陈一鸣身着一身灰黑色的中山装,年青人的朝气和军人的英武在他身上尽显,这幅意气风发的样子,丝毫不逊他最欣赏的几个学生,暗自点点头后,一脸和蔼的对着陈一鸣说道。 “见过委员长,不敢当委员长夸奖。” 尽管眼前这个人在历史上毁誉参半,但他终究是在领导着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和一个现代工业强国战斗了八年,作为一个领袖他不能说合格,但作为一个中国人他足够优秀,毕竟八年的坚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这边宋美龄也亲切的对着周翔宇说道:“周先生,贵党此次可是放了一个大新闻,美国的报纸都报道说,青霉素的发明是二十世纪中国对于世界最大的贡献,堪比四大发明。” “夫人过奖了,没有勤劳善良的劳动人民,我们是生产不出青霉素的,要归功也是归功于广大的劳动人民;到是夫人相比前夕日子我在上海见到你时,更荣光换发。” 周翔宇为人虽然正直,但做事也是十分灵活的,比如走“夫人路线”。三月下旬的时候,他到上海时,就在宋子文公馆会见了宋美龄。 此时的宋美龄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风采——西安事变后她一下瘦了五磅。事变那几天,她出门梳妆打扮也不像从前那样费时,所以脸上显得格外憔悴,常凯申脱险归来,她不但一块石头落地,而且本身也成了世界性的人物,心里自然高兴,脸上也有了光彩。尤其是她留学过的美国人更加热衷于她。后来和常凯申总闹别扭,称呼常凯申为花生米的史迪威就在日记里写道:“今天我又见到了美龄夫人,她比我以前所见到的更美,苗条、雅致、动人,白白的瓜子脸像木兰花花瓣那样白皙。卷曲的黑发,松软的从前额梳向后劲,在哪儿打成一个光滑的发簪,同夫人讨论了一下战术。我觉得蒋夫人焕发着迷人的魅力,在哪罕见的美貌后面,蕴藏着魅力、才能和力量。同她相比,常凯申将军和他的同僚都显得顽固、不老实,为了鸡毛蒜皮的面子问题耿耿于怀,只关心权力,其军事战略毫无章法,同西方大相径庭。对于常凯申腐败军队挽救的办法,也许就是由美龄夫人担任国防部长。” 显然史迪威并不知道,于1936年初被常凯申任命为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干得可不怎么成功。 不过除去西方人惯有的夸张,宋美龄的确不一般,当进屋后,张冲把下午陈一鸣递交给他的赤党八项谈判条件拟成的书面意见说给常凯申听后,一旁的宋美龄并无顾忌的说道:“依我看赤党的要求并不过分,但你们所要求的的五千万马克无息贷款的划分事宜并非国府不愿意下拨给你们,实在是国府现在资金困难,急需外汇对德购买工业设备,建设国防。去年我们虽然得到了德国方面提供的同样是一亿马克的信用贷款,但前段时间资源委员会经由哈步楼公司与克虏伯公司签约,订购了一个完整的现代化钢铁厂的机器设备,全案总金额高达5800万德国马克,一举花掉了德国信用贷款总金额的一大半,所以希望贵党能体谅国府的难处。” 听了宋美龄的话后,陈一鸣虽然对于这个日产二百五十吨生铁、二百四十吨普通碳素钢、十五吨特种钢的大型钢铁厂全套设备要价十一吨多黄金(按一马克价值0.19克黄金计算的)有些瞠目结舌,但想到宋美龄说这时还没有正式签约,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道:“委员长、夫人,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听翔宇说,你是刚从法国留学回国的,就不要有国人那些繁文缛节了,有什么话但请直讲。”常凯申听了陈一鸣如此激动的话后,温和的说道。 “我想说的是,宁可设备等人,不可人等设备。沉重的钢铁厂炼炉设备必须依靠水运或者铁路运输,一旦抗战全面爆发,日军必将封锁我国沿海。现在平津的局势相比委员长比我更清楚,我在回国时,途径日本,据我一个在法国认识如今在日本工作的记者朋友说,现在在日本军部已经传遍了,平津地区即将再次上演柳条湖事变。所以不论是去年的那一亿马克的信用贷款还是现在和德国交易得来的五个德国标准步兵师的武器装备及一亿马克无息贷款,我们都需要尽快将它花掉,宁可要一些旧货、现货,也不能让时间拖延下去。” 砰! 听了陈一鸣的话后,本来就算是心里焦急的想知道周翔宇给张冲的那两本情报真实性,但一直忍着的常凯申愤怒的一拳砸在了椅子把手上,黄梨木制成的椅子把手也被一拳砸烂了,而常凯申的手也被砸出了血,宋美龄见状,急忙叫来了家庭医生为常凯申处理。 在家庭医生为其包扎后,常凯申也不言语,而是拿起了那两本书仔细翻阅了起来,过了良久,才抬起头来对着周翔宇说道:“你们想要五千万马克的贷款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也有个条件,只要你们能做到,其他的都是小节,容易解决。” “委员长请说。”常凯申意外的爽快,反而使得周翔宇多了一份戒心。从与常凯申多年打交道的经验中,他知道常凯申“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谋略。 “我有三点要求,一、你们与美国人关于青霉素生产工艺交易的事情,中央必须参与;二、你们要与德国人谈判,要求武器装备和贷款购买的工业设备必须在今年年底之前全部交易完毕,不得拖欠;三、今后每月需想中央政府上交100万支青霉素。”常凯申放下书,举起三根手指说道。 听了常凯申的三点要求,周翔宇有些踌躇,他也没法保证能说服德国人答应两亿德国马克的贷款购买的工业设备、物资,和五个标准德国步兵师的武器装备在年底全部交货,于是抬起头来望向陈一鸣。 “委员长,说服德国人的事情我们可以答应,但每月上交一百万只青霉素针剂的事情,恕我们无能为力。”看见周翔宇的眼神,陈一鸣于是说道。 “这是中央的最低底线!”常凯申紧皱着眉头用一双鹰隼般眼睛紧盯着陈一鸣说道。 “抱歉!委员长,我们在海外的工厂现在日夜赶工也只能做到每月五十万支8000单位的青霉素针剂的产量……” “委员长,为表示我党联合抗日的决心,我们愿意每月上交10万支青霉素针剂给中央。”一旁的周翔宇听了陈一鸣的话后,为谈判定下了基调。 常凯申听陈一鸣说在海外的工厂每月的最大产量也不过五十万支针剂,又听周翔宇说愿意每月上交10万支青霉素针剂给中央后,思考半响后举起两根手指说道:“二十万支,不能再少,一旦抗战爆发,国府需要保证每个士兵能有一支青霉素。” 听了常凯申这么悲天悯人的说,要保证抗战爆发后每位战士手里有一支青霉素,陈一鸣都无语吐槽了,连士兵一天三顿饭,都要他亲自下手令才能执行下去。还保障每个士兵能有一支比黄金还贵的青霉素针剂,恐怕是保证日军手里每人能有一支青霉素针剂吧!要知道在日本已经穷途末日的1944年年中,已经基本丧失本土物资补给的日军就是吃着缴获果军的面粉,穿着美式军装,拿着美援的武器装备,将几十万果军撵得鸡飞狗跳的。 事后果党自报的损失是损失兵力约50万,丢失河南湖南广西广东等省大部和贵州省的一部,约2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6000多万人口,7个空军基地,36个飞机场。 基本就是丢人丢到家了,苏联方面甚至认为国军还瞒报了伤亡数字,兵力损失应该有100万,美国方面直接一副我TM日了狗了的表情表示我很震精,不过还好此时的日本已经是个半残了,没有能力继续追击下去,对此果党也就表示我泱泱大国算是支援东瀛三岛建设了。 而且果党与日军之间的走私贸易是从抗战开始一直到结束都没有断绝的,四爷就是靠着在长江上收这些走私船的税收而发财的,不然哪有钱去上海购买无缝钢管造土造迫击炮和支援延安。如果腹黑一点,皖南那点事不知是不是有点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的意思在里面。 周翔宇沉思良久,咬了咬牙后答应了下来。于是气氛随之缓和了下来,然后常凯申问起周翔宇赤党对时局的估计。 周翔宇听了也是想大喊一声“娘希匹”了,刚才陈一鸣不是已经直接告诉你了说日军应该会在七月份在平津地区发动事变吗!你还来问我,难道我真的要告诉你,我从未来得到的资料上说日军会在七月七日晚以一个士兵失踪为由,在卢沟桥挑起事变,那你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于是周翔宇扼要的说道:“自九一八事变以后,民族危机严重,帝国主义现在进入大萧条,欧美以墨索里尼和希特勒为首的德意两国为首,东方以日本法西斯为首,自去年秘密签订《反共产国际协定》后,战争的马车已经逐步开始启动,而传统的强国,英美法却深陷经济危机,不能自拔。因此对于他们来说,轴心国的战争扩张,他们非但不会阻止,反而会在一定情况下纵容,毕竟世界上的大部分原材料都还是掌握在殖民地众多,国土面积广袤的英美法手里。一旦爆发战争,各国都需要向其进口原材料和军事装备,这样也就能在一定情况上帮助英美等国摆脱经济危机。因此中国人民的抗战,一定是旷日持久的持久战,要靠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才能战胜日本,指望英美调解得到和平是不可能的,狼是不会因为一句恐吓就把到嘴的肥肉扔掉的,只有子弹与刀才会让狼放下嘴里的肥肉。” 常凯申一辈子都在指望列强调解,自然不会因为周翔宇这么一两句话而放弃的,因此哼哼几声又问:“那你们认为日本会在七月份动手吗?” 周翔宇答道:“具体日期很难预料,但从日军这段时间在平津的频繁动作来看,是步步紧逼了。估计日本的大规模进攻已迫在眉睫,要知道自从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中下层军官得到甜头后,日本已经被国内汹涌的民意绑架了、委员长留学过日本,应当知道其他国家是国家拥有军队,而日本现在是军队拥有了国家,所以许多政治问题和工业建设问题,应该尽快解决。” “这些我都知道。”常凯申在内心里控制着谈判的过程,尽管他答应了此次赤党的八项要求,但内心却一点都不希望赤党得到这些工业设备强大起来的,他只是想赤党拿出青霉素的生产工艺去和德国人交换军事装备和贷款,但对周翔宇的答中有问又不能回避,于是说道:“开放言论,释放政治犯,毛先生不至于认为我没有诚意吧!当然我会立即要求马步芳停止对西路军的清剿,并将俘虏的红军转送至平凉,移交给你们的。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云鹏,你和墨三、大维三人一道以及和翔宇他们组成一个谈判组去和德国人谈,有问题可直接打电话给我,然后每天形成一个书面报告汇报给我。” 听了常凯申的吩咐后,张冲站起来回答道:“是,委员长,卑职一定竭尽全力为党国争取到最大利益。” 回到办事处后,周翔宇默默无语的站在窗前,思考着。本以为说通常凯申开放交通路线,允许边区进口工业设备是件难事,但今天晚上常凯申却十分随和,对于延安此次提出的八项要求全部答应了下来,不过其提出的要求也很棘手,要求德国人在半年时间内将价值近三亿德国马克的军事装备和物资运到中国,实在是…… 想到着,他浓厚的眉毛轻轻跳了几下,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细密的雨丝笼罩着整个城市,想起半年后这座城市将发生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他更是忧愁起来。 “副主席是在想怎么说服德国人吧?”房门轻轻推开,陈一鸣端着一盘水蜜桃走了进来,这是常凯申的侍卫送来的,说是从常的家乡空运来的,请周先生品尝。周翔宇让陈有才给大家分了之后,自己就回到楼上沉思,于是陈一鸣就洗了一盘端了上来。 “一鸣来了,坐。”听了陈一鸣的话后,周翔宇回过身来,指着一旁的椅子说道,“是啊!德国人虽然答应了军事装备交换青霉素生产工艺,还给了贷款,但是不是那么轻易的会答应将这些物资以这么快的速度运到中国的。” “其实我觉得这事对于德国来说倒也不是多难的事,就是看德国人愿不愿意办了。”陈一鸣拿起一个水蜜桃咬了一大口后说道。 “一鸣你有思绪了。”见陈一鸣如此轻松,周翔宇好奇的问道。 “也不算是有什么思绪,只是副主席,你说一个工业强国走上扩军备战的道路,什么东西对他最有吸引力?” 听了陈一鸣的问话,周翔宇拿着水蜜桃正往口中送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沉思半响后,一拍大腿说道:“先进的军事装备对于扩军备战的工业强国最有吸引力,因为德国处于四战之地,周围都是工业强国,要想侵略他国就必须要先进的军事装备才能助长侵略的野心。” “没错,所以我打算用一些德国绝对想得到的军事装备和技术引诱德国人将这些设备尽快交付给我们,只有交付给我们后,我们才把那些军事装备和技术交给他们,有句话不是说有诱惑才有动力嘛!”陈一鸣笑着说道。 “那一鸣你有具体的想法了没有?”周翔宇一听,有些焦急的说道,毕竟知道战争就在眼前,他这段时间都恨不得连轴转了,连吃饭都在思考问题。 “呃!这个暂时还没有,只是有个大概的想法,需要明天和德国人接触过后才能确定下来。”陈一鸣有些窘迫的说道。 “哈哈!没关系,只要有办法了就好,”说完,周翔宇看了看手上的浪琴军用防水腕表后,对着陈一鸣说道:“陈一鸣同志,我现在命令你吃完这个水蜜桃就立即回去睡觉,准备明天的战斗。” 听了敬爱的总理来了这么一句,陈一鸣嘴里咬着水蜜桃急忙站了起来,举着一支沾满汁水的爪子敬礼后回答道:“是!副主席同志。”
1

第四十二章:谈判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