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英雄业>第七十四章 艰辛逃亡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四章 艰辛逃亡路

小说:英雄业 作者:德充符 更新时间:2018/5/16 22:15:42
波金恍然:是啊!活着的人随时都可以让他死,逃跑了可以再抓回来,但死了的却是活不过来了。眼前的殷雀只是孤身一人,只要还在联军的势力范围内,随时都有可能抓回来,何必冒着让叶丽萨维塔被杀的危险来阻拦他呢?如果因为自己的决策失误导致叶丽萨维塔有闪失的话,那自己肯定前途无“亮”,而且不要说波金早已将玫瑰公主视作自己的女儿……哼哼,只要殷雀一走,玫瑰公主和他以后就再无可能,那么自己的儿子就有机会了!想到这里,波金甚至有些盼望殷雀平安离开。 ??想通了这一点,波金咬咬牙,喊:“停!” ??“……八……波金阁下,您说停就停,我不是很没面子?…九!”殷雀狞笑著,作势要动手。 ??“外面的弟兄立即收队,不得阻拦镇南侯以及公主殿下,违者斩!”波金一口气喊了出来,只觉得浑身无力,几乎要软倒在地。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松了口气。 ??“收队!”听到直属长官的命令,禁卫军士兵齐齐应声:“是!”,收起了盾牌的阵列,擎起刀剑,让出往门口的道路。 ? 威廉总督暴跳如雷:“波金,谁给你权力这样做的!放走了这条疯狗,你这是叛国,你这是犯罪!我要到陛下面前告发你的!”他挡身拦在了门口,戳指狂叫:“殷雀,有我在,你休想出去!” ??殷雀冷眼看著威廉总督疯狂的表演,一言不发,叶丽萨维塔见状悄悄的将自己的脖子向前伸了伸,立即,锋利的刀刃划破皮肤,殷红的血流了下来。玫瑰公主眉头紧皱,露出痛苦的表情…… ??“把他拖下去!”叶卡见到这种情况勃然大怒,指着威廉总督。 ??总督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亲王殿下,即使是您,也没有权力这样做。别说您还不是太子,就算将来以后你是储君,也没有资格对我下命令!我是陛下的重臣,直接对陛下负责!——谁敢动我一下,明天我就让他掉脑袋!”他回头呵斥四周的禁卫军士兵,士兵们犹豫地望向叶卡和波金,不敢上前动手。 ? 叶卡朝波金使了一个眼色,波金二话不说,上前一脚将威廉踹翻在地,喝道:“捆起来!”士兵们再无畏惧,跟著如虎似狼地扑上,将威廉捆得严严实实。威廉嘴角出血,犹自叫骂声不停:“你们都给我等着,明天我要在陛下面前弹劾你们!” ? 波金凑近去,压低了声量:“再不住口,我现在就可以要你死!不要忘了,这里是禁卫军大营,我的地盘,这里的士兵部都我的人!”冷冷的语气中杀机隐藏,威廉总督打了个寒颤,乖乖地不出声了。 ? 眼看大门的出路已经敞开,殷雀冷冷说:“记住我的条件,二十四小时内不准出手、不准派人跟踪。违反了任何一条,你们就准备为公主收尸吧。”他将叶丽萨维塔推在面前当掩护,大步地走出了门,兰斯高手们纷纷在他面前避让开,在两边虎视眈眈的望著他。 ? “镇南侯--哦,不,殷雀,请留步。”身后传来叶卡的声音,殷雀停住了脚步,却不转身,冷冷地说:“怎么了?反悔了吗?现在杀我还来得及的。” ? “不是的,”叶卡慢慢的走近,平静地说:“殷雀阁下,我们会遵守你的条件,二十四小时之内,不会有任何敌对行动。也请你遵守你的诺言,务必保证我妹妹的安全。这段时间相处,叶丽待你不错,请看在这个份上,拜托了!”对着殷雀的背影,叶卡深深的一鞠躬,当他抬起头时候,表情已经毅然: ??“但是,如果你敢不遵守诺言对叶丽有任何伤害的话,我叶卡在此发誓:即使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杀掉你,杀掉你的家人、朋友、亲戚,杀掉任何爱你和你爱的人,杀掉与你有关系的任何人,用世界上从没有过的最残忍、最可怕的手段!” ? “殷雀,你武艺高强,是我见过最可怕的高手。也许你认为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若毁诺,我发誓,纵然落败身死,我也将化为厉鬼,从十八重地狱深渊中爬出,索你性命!” ??“小叶丽,请多保重。皇兄我在此等待你平安归来!” ? 殷雀冷哼一声,继续大步前进,出了禁卫军的中军营门,没入营外的一片黑暗的丛林之中,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 兰斯众高手呆呆地看着他两人离去,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追赶。 ? 叶卡亲王拍了拍波金的肩膀,安慰说:“老将军请放心,在陛下面前,一切责任由我来负!” ??透过密密麻麻的树林,东方出现了鱼肚白。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已经照了进来,照亮了黝黑的树林,潮湿的泥泞地,在枝头唧唧喳喳的不知名的受惊小鸟,还有筋疲力竭的逃亡者。 ??“哇!”喉头一甜,殷雀吐出了大口的鲜血,眼前一阵发黑,整个人一阵无力的虚脱,几乎要软倒在地。胸腹之间,疼得简直像有一股火在烧,五脏六腑被撕裂般的巨痛。两脚沉重得像灌了水银一样,每向前挪动一步都要付出全身的力量和意志。阳光没有给殷雀带来任何的希望,殷雀一阵绝望:五个小时过去了,自己拼尽全力,却走不到十里路。这样的速度,怎么能逃得掉兰斯人的追捕? ??“你受内伤了!”叶丽萨维塔在一边十分关切地望着他:“歇一下再走吧,我陪你走到最后,直到你安全回到楚军营地!” ??殷雀摇头:“不行啊,我已经对不起你太多了,陪我回归楚军,你就祸福难料了,现在没有时间了,在天亮之前,我必须通过开阔地,进入前面的山林中。”说话之间,又是一口血涌上来。他轻声的咳嗽连连。 ??叶丽萨维塔不出声了,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她把殷雀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搀扶起了他,后者一阵苦笑:自己真是个差劲的劫持者,竟然需要人质的帮忙才能走路。 ??其实叶丽萨维塔早就感觉到殷雀受了内伤,当时,殷雀抓她的手臂根本一点力气没有,站都站不稳了,只是因为倚着自己才没有跌倒。在别人看来,是殷雀推着自己走,其实根本是自己拖着殷雀走的,刚脱离了叶卡等人的视线,殷雀马上就倒在了地上缩成一团,呕吐不止,连胆汁、胃液和鲜血都呕了出来。可就是这样,他还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树林中跋涉了整整一夜,没有休息。 ? 这个男人有着超人的意志。叶丽萨维塔心疼的同时也暗暗骄傲着:“高明的身手、过人的头脑、冷酷的心肠、魔鬼的胆量、不惧死亡的勇气、坚定的忠诚和信仰、还有最可怕的坚韧和忍耐……成功所需要的一切品质,他都有。假以时日,他必将成为名震大陆的人物,这就是我叶丽萨维塔看中的男人!”——当然,这是假设殷雀能逃过追捕活下去的话,现在的殷雀,虚弱得就连一只蚂蚁都杀不死。 ? 到底还要怎样救他呢?叶丽萨维塔想不出,难道一切让天意来作出安排?玫瑰公主叹了口气,同时她又想到殷雀必为兰斯帝国的死敌,在整个国家的利益和自己个人的感情之间,她又实在无法取舍。 “为什么要救我呢,叶丽?”殷雀问,其实即使现在叶丽萨维塔杀了自己,殷雀也绝不会怪她,因为站在国家角度上说,自己是兰斯帝国的敌人,身为兰斯公主的叶丽萨维塔,实在没有理由拯救自己的。 ? 叶丽萨维塔白了他一眼,心里想如果不是老娘看上你,你小子早就死了八百次了!不过她嘴上还是强硬的说:“谁说我救你了?我是没办法,被你劫持的——小心,你踩到洞里去了!” ? 殷雀身子一歪,险些摔倒。幸好叶丽萨维塔一把将他扶稳,恢复了平衡。两人都是大口大口地喘气:叶丽萨维塔是一直在用自己的内力帮殷雀续命;殷雀则是重伤在身,走了一夜的路,两人都已疲惫不堪。 ??喘著粗气,殷雀断断续续地说:“……其实从你回到会场开始,我就知道了你的目的,你当时不断地向我使眼色……我刚过去你就非常配台地被我”抓”住了——当时我其实已经山穷水尽,都快昏过去了,是你使劲地捏了我一下让我保持清醒……我根本没怎么样,你救命叫得天响,吓得波金他们动都不敢动——唉!还是我对不起你!” ?? 一股热流从叶丽萨维塔心头流过,一向坚强的玫瑰公主听到自己的爱人明白自己的一切并向自己道歉,险些哭出来,强笑道:“这都是你的想像,事实只有一个:我是被你这个万恶的杀人狂劫持的。你这么厉害,杀了这么多的人,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抵挡能力呢?被劫持也是没办法的事——哎,把你的刀拿过来,很吃力吧?我帮你背,你要尽量保持体力。”一边说,叶丽萨维塔一边拿过了殷雀细长的弯刀,背在身后。殷雀不禁苦笑: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人质? ??“阿雀,其实我也应该向你道歉的!”叶丽萨维塔语气中充满了愧疚:“如果不是我在南山截住你,你是可以回到楚军大营的,只是你要知道,我这样做是因为爱你!” ??殷雀沉默了,好一阵子才说:“叶丽,这些我都明白,我也很感激你肯为了我这样做,只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比爱情重要!” ??叶丽萨维塔也沉默了,以前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她忽略了一点:好男儿忠诚无悔,重意气而轻生死。她忽略了平常那个看似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殷雀也有这样男儿热血的一面。不知为何的,叶丽萨维塔也感到胸中一阵豪气激荡,但嘴上却仍旧不依不饶:“真是愚蠢,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你当你自己有几条命啊……你就不为我着想一下吗?男人啊!真是的……” ? “好了好了,”殷雀举手做投降状:”放我一马吧,大姐,下次再不敢了。” ? “呸!你还想有下次啊!”叶丽萨维塔很认真地说:”你知道吗?刚才是你运气好。刚才如果我父皇在场,你根本没有机会的。——疯子,你真是个疯子!” ? 殷雀苦笑,他知道自己能成功脱身,除了叶丽萨维塔的暗中助力以外,确实有很多偶然的幸运因素在里面:兰斯帝国的第一高手奥克兰二世陛下不在场、叶卡和波金担心叶丽萨维塔的安危不敢下辣手…… ??在森林外围的一个路口处,殷雀停住了脚步:“叶丽,到这里就行了。你回去吧——二十四小时之内你回不去,你父皇他们会抓狂发疯的……咳咳……我可不想你哥哥真的变成鬼来缠我……咳咳……”殷雀想开个玩笑,却咳嗽连连,殷红的血丝渗出了嘴角。 ??叶丽萨维塔默不作声地把刀递还给了他,看着他微笑的脸,心头一阵疼痛:楚国西北五邦已经全部是兰斯帝国的势力范围了。此地距离楚军大营近千里,重伤在身的他如何能经历这艰难的长途跋涉,逃脱可怕的追捕? ??叶丽萨维塔拿下了胸前的项链,揭开上面的密盖:“这里有两颗药丸,是我们皇族世代密传的,用很珍贵的材料所制造,对疗伤养气有很好的功效,刚才我已经给你吃了两颗,看样子效果不错,剩下的这些你一定要拿好!” ? “知道啦,知道啦!”殷雀苦笑接过,感觉自己这个劫持者真的是好没面子。 ? “那么,我们就在这里暂时分别吧。”叶丽萨维塔表情痛苦,似乎对于离别非常难受,不过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并没有被殷雀捕捉到——玫瑰公主已经打定主意,一路暗暗尾随保护殷雀回到楚军大营。 ?? “恩,叶丽,你多保重。”殷雀真诚地一鞠躬,抬起头时,玫瑰公主纤细的背影已经没入了来路的树丛中。殷雀茫然若失,呆立原地。抬头望天,透过林间的空隙,灰蒙蒙的天空,初升的太阳苍白无光,这是个很难得的晴朗天气。
0

第七十四章 艰辛逃亡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