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七海烽烟>第二十章 暗流(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暗流(3)

小说:七海烽烟 作者:朔方烽火 更新时间:2018/4/11 8:04:30
第二十章 暗流(3) PS:宣武元年为公元1900年,此后以此类推,不再标注具体年份。 徐越明轻轻笑笑,继续说道:“这些人总是自以为是,好像社会待自己不公一样,一个个叫喊着要回到前明去,明国的乡绅倒是不纳税,可他也不看看自己的知识水平,能不能考一个童生秀才,更别说考上举人当上个乡里之长了。” 林念毕竟年岁尚小,这些官场上的、社会上的事情,林瑞祯也总是不让她提前知道,总觉得该让这个小女孩儿有个单纯快乐的青春。因此,当徐越明慨叹着的时候,林念只能静静听着。 她知道身旁这位大哥哥经历过很多事情,他把自己伪装的像个乐天派,但是乐天派的表面之下,又是一个遗世而独立的影子,再之下还有一层,但是林念这个年纪已经看不清了。 车队滑停,前排的李赤显的手握在腰间的枪套上,眼见得前面的法国警察拥上来,在车窗外结成人阵,在县主下车的通道前排成两列,才转过头来说:“到了。” 林念听言就要下车,却被旁边的徐越明扣住腕子。前排的李赤显点了个头,然后推开车门走出去,转到后门,拉开门之后护住上沿,徐越明这才把林念松开。 林念略带嗔怒的看了一眼徐越明,哼了一声便走下车去,周围的法国警察将她紧紧护在人墙里……半晌,林念的怒火终于到了极点:“不就是出来玩儿一次么?请你们不要这样好吗?” 法国警察面面相觑,这些人显然不通晓中文,不知道这个面容清秀的小姑娘在发什么火。李赤显则是一脸尴尬:“县主,关键是战争刚刚结束也就两个月,我们实在是担心你出什么事情。” 林念露出无奈的表情:“我不反对你们做安全工作,可不要这样贴身好吗……把我紧紧挤在中间……” 困窘的表情爬上李赤显的脸,这时候徐越明才从车里爬出来,对着刚刚才赶过来的使团翻译道:“那你们稍微散开一点,能保证盯住周围没有可疑人接近就好了。” 法国警察听完翻译的法语,纷纷会意散开,各自占据位置护卫在外围,李赤显和徐越明两人则一左一右走在林念旁边。 车队停的地方距离铁塔稍微有些远,几个人得步行好长一段距离才能到达铁塔下。徐越明已经可以清晰看到铁塔下聚了很多人,一些人泪眼婆娑的抚摸着铁塔的钢铁支架,一些人正要登上铁塔顶端,从这个最高处一览巴黎风光,还有一些年轻的艺术家正在铁塔前速写状物。 有一位胸前挂满徽章的法国军官,在人群中异常扎眼,他在铁塔的一角之下久久徘徊,似乎是漫无目的的。他的举止似乎并不正常,好像是在战场上一样,时刻对自己的四周保持着警惕。 法国警察已经散开在外围,徐越明和李赤显今天都穿着便装,手枪隐藏在风衣的外套之下,林念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衫,下身则是一件吊带裤,显得格外青春活泼。三人组看起来就像两位哥哥陪自己的妹妹出行一样,普通而平常。 “县主,实在也不是我们想多,只是您的安危是出国之前郡王反复交代过的。”李赤显还想为自己辩解一声。徐越明听言转过头,几乎忍不住捂住额头,林念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她不反对安全工作,只是反对贴的太近而已。李赤显的解释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林念果然不理他,停下步子,冷着脸看着面前高大的埃菲尔铁塔。 “对于世界来说,埃菲尔铁塔就是巴黎。”林念面色凝重,她的眼眶里一闪一闪的,轻轻说,“父亲,母亲,女儿终于到这里了。” “我父亲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就是在这里邂逅我母亲的,他们一直跟我讲那时候的故事……那时候父亲还是个普普通通的留学生,而母亲则是司卿的千金,经历了好多悲欢离合之后,他们才终于在一起的。” 林念静静叙说着自己的家事,旁边的徐越明和李赤显这时候可不敢插嘴。县主的家事就是郡王的家事,就是内卫上将的家事——岂能容忍这些初出茅庐毫无背景没有靠山的底层军官插嘴。 徐越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铁塔下:一位年轻人在跟同伴们交谈之后,直冲到那位似乎还以为自己在战场上的军官面前。军官吓了一跳,随后两人开始交谈起来。随着距离变近,徐越明可以看到军官的脸上带上了愠怒的红色。他开始有些担心,恐怕今天会闹些令人头痛的乱子出来。 李赤显出声提醒失神的徐越明:“我们过去吧,法国方面已经安排好登塔了。” 林念也点头,正要过去,铁塔下轻微的法语交谈声突然开始变得激烈起来,军官抽出腰间的军刀,横架在青年的脖子上。徐越明心中一惊,下意识挡在林念前面,游客们聚集起来,一些人试图上去劝解这位军官放下军刀。 像是有什么事情在那两个人之间发生,可能是青年激怒了军官,徐越明想着。而在前方警戒的法国警察竟然都招着手,嘴里也不知道喊着什么,翻译仔细听了听,说好像是让他们先后退的意思。 徐越明自然不会走上去的查看情况,这样县主身边可就只剩下了李赤显一个人——要知道很多刺客都擅长声东击西的功夫。这时候最稳妥的选择自然是先后退,让法国人把情况搞清楚,再听取他们的汇报。 “呃……啊!”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广场。 前面的人群开始快速散开,人们四处奔逃着。徐越明终于透过重重人影看清了前面:草坪上倒着刚刚的那个声音大到几乎让整个广场的人都能听到的年轻人,他现在毫无生机,瞳孔大张着,眼珠无神的注视无裂苍穹。他的血渗进冬日里荒芜稀疏的草坪土壤里。 那位法国军官侧身而立,他的手中握着一支法军制式的军刀,军刀上沾着血珠。徐越明的目光发直——军官腰间佩着一支枪身硕大的毛瑟C96战斗手枪,那显然是一支战利品,也是足够威胁到这里三人的武器。 军官目光呆滞,看着小心翼翼的接近中的法国警察。军人的身份让他做出了此刻对自己来说最合理的反应:抢身翻到旁边的长椅下,枪口向外,保险大张着,一连串音调上扬的法语已经飙出了口:“你们都给我站住,后退!” “林念,后退!”徐越明叫道。 林念心下也是惊愕了一下,不仅为这样的突发事件而惊愕,也为徐越明这样失礼而直接喊出自己的名字惊愕。 但实际上,她会错了徐越明的意思,海军少尉良好的军事素质已经让他对现场的突发状况作出了快速的判断:危险目标没有看到车队停下来的场景,林念让警察散开保卫,这也让她不成为一个被关注的焦点人物,如果说没有预谋,那这位军官应该就不会盯上她了。 所以现在这个法国军官也并不知道,就在他的五十米范围内就有一位皇楚帝国的县主,顶多只会认为今天打扮不算是多么华贵的林念,只不过是一个富家的女孩儿。 因此,做最坏假设,即这位军官通晓伴随着皇楚帝国的影响力而传遍世界的中文时,在这种情况下,最好先把这个身份隐瞒下来,所以他选择在提醒的时候,直接喊出林念,而不是县主。 此时此刻也不是计较的时候。徐越明一步上前护在林念身前,李赤显张开双臂护着法国警察布防比较稀疏的左边,两人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幻出了帝国陆军的SDP-09式自卫手枪。 这时候警察已经排查完了周围,确认周围没有威胁之后,集中兵力向着以长椅为掩体的男人从各个方向包抄了上去。 “军官先生,放下武器。”警察们这样喊着。 “别过来!”“砰!”伴随着军官大声的威胁,一发7.63毫米子弹旋转出膛直奔他头顶的一方天空。 警察停下脚步,但是据枪的姿势不改。一个似乎是队长模样的人喊了一句:“军官先生,你是国家英雄,不要这样。” “不要拿着枪接近我!”军官状若疯狂。法国陆军的战术训练显然不错,这么多警察竟然无法在一个人一支枪的威慑下找到突破口。 警察队长似乎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大量复员的士兵频频发生这种情况:有人在街上遇到一个罐头盒子便把路人扑倒在一旁,有人看到面包房的热气都大声呐喊着毒气来袭,有人连走路都要贴着街边的房子小心翼翼,有些人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便要打开路边的井盖跳进去……那些医生们也不知道如何治好这些人,但警察们却必须时刻准备面对这种情况:面对国家曾经的英雄们随时变成罪人的情况。 他咳了一声清干净嗓子,然后长声喊着:“先生,战争已经结束了,现在已经和平了。” “砰!” “给我停下!”上尉又打了一枪,这次的枪口不再冲天,而是稍微放平了一点。 “先生,战争结束了,我们即将要和德国人进行和谈,所有的军人都复员了,德国军人都回他们的老家了,你也可以回家了。”
0

第二十章 暗流(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