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德阳卡门之致敬青春>第四十四章 初识柔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 初识柔情

小说:德阳卡门之致敬青春 作者:冷血孤鹰 更新时间:2018/5/17 7:24:19
每天早上祖国各地会有一样的风景,只要天气不作怪,清晨天刚一亮,祖国各地的老人们开始在河流边、公园、广场等地打太极成为风景线,伴着各种鸣叫天明的小鸟,伴随着祖国的朝阳缓缓升起. 人随影动. 又名猪小姐的秦珍莉一天到晚都比较忙碌,只有在没有客源的时候自己才能够停下忙碌的脚步休息片刻,在农村21岁是差不多到了嫁人带娃的年龄,秦珍莉还未打算找男朋友,因为没有遇到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人;少年时的王科影子已经渐渐淡忘在秦珍莉的脑海中,因为今天、明天、后天每天都会是不一样的天,梦想会随着不一样的天而发生改变. 总有一些声音伴着秦珍莉,就是媒婆想给秦珍莉介绍一个好男朋友,一些追求者主动送花表情,但这些不会影响秦珍莉,真正影响秦珍莉的是一个长期的噩梦. 秦珍莉的房间里比较凌乱,和别的女孩不一样,秦珍莉没有多少时间整理房间,抽空打扮自己也是一种奢侈,如果秦珍莉打扮自己,浓妆艳抹金银首饰新式服,也可以成为一条非常迷人的风景线;许多男士就爱不化妆打扮的女孩,除了王科以外,就有人为秦珍莉深深的着迷…… 她已经厌倦磨豆花的日子了,也许她向往刺激的生活. 坐在小角落的秦珍莉拿着王科的照片自言自语:“蝌蚪,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在家里真的太累了,你知道吗?我更喜欢深圳的夜生活,如果你能够陪我去深圳发展多好啊!” 十六七岁曾有的感情会是真的吗?谁也说不准,秦珍莉还没有遇上比王科更了解自己的男孩,所以没人能够走进秦珍莉的世界;秦珍莉外表表面非常泼辣,比较直爽,但内心还是温柔善美,至少那一碗豆花值得拥有. 王科去参军了后,许多少年时的梦幻都会像影子一样,看得见摸不着抓不住…… 有一天秦珍莉正在磨豆花,王科退伍回家了,秦珍莉看着王科高兴的喊:“蝌蚪,真的是你!” 没有想到王科居然冷冰冰的离去,秦珍莉拿起镜子一看自己的模样,头发凌乱不堪不说,皮肤居然老如黑山老妖,秦珍莉睁开眼睛惊吓大叫起来:“啊……。” 秦珍莉从睡梦中醒来,眯着眼睛自言自语:“哎,我秦珍莉真的很差吗?这个梦我居然做了很多次了,梦中的情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难道说我和蝌蚪今生注定没有缘分在一起?” 四川,德阳. 杨建勋听见有部队起床音马上用最快的速度起床,杨建勋一看,原来是大学生军训起床音,自然而然就产生了连锁反应,早操;杨建勋一看手表,已经早上七点了;杨建勋看了看受伤的手臂,笑了笑后自言自语:“蝌蚪这家伙如果从猎豹突击队退伍回来找我,一定会用他所学欺负我,为了到时候不输得那么难看,我还是做好准备,起床练习。” 在家里杨建勋做了仰卧起坐后跑步到东湖公园,俯卧撑、引体向上,下蹲起立,都依依来点,擒拿与反擒拿动作也时常运动一下. 一个小时以后,杨建勋回到家中,一看家里没有人,一打电话才知道父亲杨忠国让一家里人出门,为杨建勋与叶丽莉单独相处创造条件,杨忠国带着一家人去德阳工业园区附近为吴明燕看门面出租房去了;杨建勋突然看见叶丽莉傻乎乎的坐在餐桌前等候杨建勋. 她看见杨建勋,慢慢的站起来. 叶丽莉的声音轻声又温柔:“勋哥!你去锻炼身体啦?” 杨建勋用毛巾擦着满头大汗,笑着说:“是啊,虽然人已经退伍回家了,但是心还在部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对了,你还没有吃早餐吧?” “没有,我在等你。” “呃……,我……阿爸阿妈……做的早餐还是挺好吃的,我们一起吃吧。” “好,谢谢勋哥!” “对我不用客气,你太客气我会非常不习惯的。” 叶丽莉轻轻的点点头,两人坐在一起吃早餐,只是看上去是那样的尴尬,两人的相识已经进入了离别倒计时了,其实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只是把心中的话保留着等下一次有缘再见面. 杨建勋吃着泡菜突然问:“妹儿,包子馒头吃得习惯吗?” 叶丽莉非常腼腆点头说:“嗯,还好,我一般早餐只吃一点点东西或者喝一点豆浆。” 杨建勋拿馒头递给叶丽莉说:“妹儿,这么斯文干啥?饿肚子减肥是委屈自己知道吗?把这两个馒头吃了,快点,还要再吃两个包子,你不吃我就不让你走。” 叶丽莉委屈的说:“勋哥,我吃不了这么多,长肉,长胖了会很难看的。” “不怕,你长胖了也有人抢着要你;我以前啊……在部队时顿顿吃十个八个馒头还不够呢;你这么高的高个子应该再加两个。”杨建勋又在叶丽莉的碗里加了两个馒头. 叶丽莉害怕的说:“够了够了,勋哥,我吃不了这么多。” “胡扯,这么高的个子不吃东西给身体提供营养,会直接饿垮的,你吃不吃?不吃我又给你加啦。” “好好好,你别加了,我吃还不行吗?”叶丽莉拿着馒头,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杨建勋笑着说:“这就对了,要多吃食物知道吗?不要像我在部队新兵训练一样傻,刚去部队新兵训练时挑食,馒头……不好吃,嘿……不吃,结果啊……一上午锻炼下来把我饿得嗷嗷直叫。” 叶丽莉捂着嘴笑了笑:“饿了,怎么办啊?” “饿了……就饿着呗,等到开饭时间多吃一点就好了,从此以后啊,我就知道馒头就是我们的珍宝了。” “珍宝?什么意思啊?” “就是养我们身体填饱我们肚子的好东西,和我们的父母情是一样的。”杨建勋拿着馒头咬了一口,感叹:“从此以后啊,有点战友早餐后,怕锻炼辛苦会饿,就拿着塑料袋偷偷装了两个馒头在裤兜里,等到饿的时候我们就拿出来吃。” 叶丽莉大口大口的吃起馒头说:“那…两个够吗?你可以多拿一点啊!” “开玩笑,会受罚的,我第三次偷馒头就被排长发现了,结果排长让我吃了一顿饱的,从那以后啊,我再也不敢偷偷藏馒头了。” 叶丽莉听得傻乎乎:“你的排长给你们准备了什么好吃的?让你们一顿吃饱啊?” “不是给吃的吃饱,是受罚罚饱知道吗?受罚,你想知道我们是怎么受罚吗?” 叶丽莉带着一丝甜笑,高兴的点头:“嗯,想。” 杨建勋点头说:“我在部队的故事多着呢?把两个包子吃了我给你讲,你不开心的笑,我就继续讲下去直到你笑为止。” 叶丽莉马上点头说:“嗯,好,我吃你讲。” 杨建勋看见叶丽莉吃着包子,回忆跃然于现眼前:“偷馒头肯定是受罚的,而且是重罚;我们训练下来休时,我们看见长官一走,马上拿出来袋子一打开,没有想到馒头已经成了馒头渣了,还没有等到我伸手就没了,自己……没吃着。” 叶丽莉边吃边说:“那馒头哪里去了?” “被战友们抢光了,大家都饿了,一窝蜂疯抢,全没了。” “哦。” “后来情况不妙,被排长发现了,排长大声问所有人馒头是哪里来的,我知道我逃不掉,马上报告排长,我们把放在塑料袋里准备饿了吃,排长叶也没有发脾气,就说了一句,既然你们吃不饱,我今天一定给你们管饱,然后全体操场集合。” “就这样就完啦?” “没有没有,故事多着呢?排长就让我们长个记性,一人犯错全体受罚,全体犯错双倍受罚;大家都吃了馒头就是全体犯错,排长就罚我们蹲马步,还让我们写一千字深刻检讨报告,这一千字就把我折磨得不要不要的……。” “我知道了,是你昨天晚上说的写一千遍,害兄弟们跟着你一起受罚,让他们无语想跳崖是不是啊?” “是啊,没办法啊,排长说我人长得帅字却写得非常丑,为了……让我变得更帅,就得多罚,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写的字一直都是东倒西歪上下不齐,为了更帅逼得我写正楷字,字写不好,九个字,一字未写好罚一千遍,后来啊……把我折磨得做梦见笔。” “嘿嘿嘿,那……为什么一人犯错要全体受罚呢?” “因为到了部队,就是一个集体,身为集体的一份子,个人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集体,集体有功就一起拿,有过就一起罚。” 叶丽莉点点头说:“哦,那你是功拿的多呢?还是过拿的多呢?” 杨建勋表情有一些难看,不堪回首的往事自然是不会说出,杨建勋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说:“这个……这个……这个……一样一半吧,刚去部队是不可能不犯错的,最调皮的战士其实就是最好的战士,作战英勇顽强,命令一下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们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哦,勋哥,再说一个部队的故事好吗?” “好,那你在吃两个馒头。” 叶丽莉考虑一下高兴的说:“好,我吃,你快说。” 杨建勋看着叶丽莉笑着说:“有一次在部队,排长让我和蝌蚪两人去瑞丽市给通信兵买一对军用金霸王电池,我买了电池后忍不住寂寞,就买了云南当地的烟丝会回营地,结果……哎……。” 叶丽莉边吃边问:“结果怎么样啦?” “尴尬了呗,我们一个班的兄弟躲在厕所里抽烟,蝌蚪不抽在外面放风,蝌蚪发现连长来视夜巡,马上大声咳嗽,我们知道情况不妙,赶快把所有的烟丝冲进厕所,你猜怎么样啦?” “我肯定不知道啊,那后来怎么样啦?” “我们从厕所出来后连长马上叫全体集合,排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厕里面所还有烟味;连长直接问蝌蚪是什么情况?蝌蚪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心里烦乱,就大声说……报告排长我没有抽烟,蝌蚪这样一说,我就知道我遭殃了。” 叶丽莉睁大眼睛说:“哈哈哈,你们全体又要受罚啊?” “是啊,连长让我们张开大嘴检查,他要仔细查看我们的牙齿,连长看完以后笑嘻嘻的说,兄弟们的牙齿被烟熏黄了,没关系,刷牙刷干净就好了。” “就刷牙,没关系。” “才不止这么简单呢?” “那还有什么?” “其他的部队听说新兵以后可以抽烟,但边防武警部队里面是不让抽烟的,连长罚我们加强排的兄弟刷牙,整个场面非常壮观,我们每人一桶水,每人一盒牙膏,要一次性刷完,我们啊把牙齿刷得干干净净的……。” “嘿嘿嘿……,没关系,刷牙对牙齿好,又白又健康。” “可不是吗?刷完后排长让我们张大嘴,仔细的检查我们的牙齿,他居然说牙齿还不是很白,还可以再刷白一点,我当时就急了,赶快对排长说,报告排长我再也不敢了,我们以后再也不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了,请排长原谅,排长的回话让我很心酸啊!” “你的排长说什么让你心酸啊?” “再吃两个馒头我就告诉你。” “勋哥,我吃饱了。” “这可是我的面子问题,我就让你吃两个馒头,你不吃我就不讲了。”杨建勋马上起身. 叶丽莉拿着两个馒头说:“好好好,我吃,你快讲。” 杨建勋看见叶丽莉吃馒头轻轻的笑了笑,心里感觉很甜蜜,接着说:“排长说,你田鸡低级的错误不在犯了,你打算犯更高级的错误啊?我马上就说报告排长,我的意思是什么错误都不在犯了,请排长相信我,没有想到排长直接摇头说,我会相信你田鸡说的话吗?结果你猜怎么排长让我们干什么?” “快说,我在吃……。” “排长让我们加强排的兄弟站军姿,这军姿可不同以往的站军姿,排长让我们站成两排,向左向右转,我们加强排的兄弟就面对面的站军姿,差一点点就亲上了,整个场面别提有多壮观了。” “哈哈哈,如果是一男一女该多好啊!” “哎,我对面站的是蝌蚪,蝌蚪向我抱怨,你这个猪头猪脑的家伙,我对你说了,买烟丝回营地被发现了要受罚要受罚,现在你满意了,别人以为加强排的兄弟正在搞同性恋呢,而且春晚马上就要开始了,全国人民都在看春晚,而我们加强排的兄弟这样的方式听春晚,说出去多尴尬啊!连长大声一吼,说什么呢大声一点,我也想听,连长的声音非常大声,没有回过神的兄弟……都亲上了,哎……我就是罪魁祸首了。” 叶丽莉笑得合不拢嘴,自己吃了多少包子馒头也不知道,叶丽莉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哈哈哈……。” “连长说,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加强排的兄弟多恩爱啊!做什么事都心连心,嘴对嘴。” …… 杨忠国、李兰英、吴明燕、刘月一起来到德阳工业园区附近为吴明燕租房子开一家理发店维持生计,在杨建勋的资助下,吴明燕在市郊区终于有了理想的理发店位置;按照杨建勋的要求,每一位理头发的顾客无论是洗、剪、吹、拉、染、烫都只能够收取两元人民币(两元钱理发相当于2000年时的物价)这些所有的材料费、房租费、装修费、工具家具费等一切费用都是杨建勋用自己的复原费支付的. 杨建勋的复原费要比其他兄弟高出一节,因为杨建勋有军功章,还受过伤. 杨建伟向杨建勋借来十万块钱,准备去交还给县公安局,李旺曾经做了不可饶恕的坏事,在杨忠国家庭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李旺拿出十万元让杨建伟读完理工大学也算做了一点点好人好事;杨忠国一家人又热闹起来了,只是美好之中存有缺陷. 杨建勋送叶丽莉去德阳南站的路上,双方已经依依不舍,所以决定徒步. 到了一家鞋店门口,杨建勋亲切的对叶丽莉说:“妹儿,走路去车站比较远,我认为穿着高跟鞋很容易拐伤脚腕,你个子又这么高,路比较长很容易受伤,勋哥送你一双平底鞋吧,相比高跟鞋,平底鞋走路少了许多个性及美姿,但平底鞋走路更稳更舒适。” 叶丽莉开心的回答:“谢谢勋哥!我会把你说过的话记在心里的,包括你的梦想。” “嗯。”杨建勋微笑点了点头,两人笑着走进了鞋店. 服务员非常热情:“两位欢迎光临,帅哥美女里面请。” 杨建勋对服务员说:“小妹,帮我拿一双适合她的平底鞋,要这家店最好的平底鞋,要最新款要好看最漂亮的,最关键的是要这位小妹喜欢适合。” 服务员热情的问:“请问这位小姐,鞋穿多长的码子?” 叶丽莉看着服务员说:“我要……45码的鞋。” 杨建勋纳闷:“你要穿这么长的鞋子吗?” 叶丽莉:“我本来是要穿42码的鞋,可我喜欢穿长大一点的码子……。” 杨建勋恍然大悟一般:“哦,我听我的战友说过,南方人穿的鞋喜欢像拖鞋一样穿,比较容易穿,也比较凉快是不是?” 叶丽莉微笑点头,那一逸微笑发自内心,完全与车展上的微笑截然不同,美翻了. 服务员尴尬回应:“非常抱歉,女士的加长码子应该没有,我们店所有女士的加长码子的鞋需要提前付押金订购,现在店里没有预备这么长码子的鞋子。” “哦。”杨建勋抓着脑袋问服务员:“就不能给我想想办法吗?你这样搞得我多尴尬,我是第一次给这位美女买鞋子耶。” 杨建勋紧咬牙齿的动作就让服务员害怕,这个动作杨建勋已经习惯了. 服务员:“我尽力帮大哥想想办法,我们总店没有的话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让他们想办法拿一双。” “谢谢!”杨建勋看着叶丽莉说:“妹儿,不好意思啊,请稍等一下,晚一点上成都吧,先坐一会吧。” 叶丽莉甜蜜的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过了一会,叶丽莉说:“勋哥,要不然你送我一双男士平底吧,男士的平底鞋我是可以穿的。” 杨建勋带着微笑说:“嗯,国产的可以吗?我这个人有个习惯,我买东西不管质量好不好,我首选是要国产的,日美韩货我不考虑。” 叶丽莉点头说:“我知道,你是军人嘛,爱国的军人都差不多一个样,我以后也会和你一样……什么都买国产的。” “嘿嘿嘿,好呀。” 叶丽莉走到杨建勋身旁温柔问:“勋哥,以后你会想我吗?” “呃……,在这里说这个问题多尴尬,还是电话里说好,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其实……国产的质量也是非常好的。”杨建勋马上转身对服务员说:“美女,不用找了,帮我找一双男士45码的鞋给这位女士吧,要好看的,要国产的,还要适合这位妹儿穿的,那个什么狗屁岛国小国的产品就不要拿来了,强烈抵制,免得我看了生气。” “好,我这里有贝雅的鞋非常适合这位小姐,是国产的。” “嗯,快去拿来。” 叶丽莉高兴的笑了起来,服务员拿来平底鞋,叶丽莉拖去高跟鞋温柔的说:“勋哥,你……可以帮我穿鞋吗?” 杨建勋直接问:“你的脚臭不臭啊?臭的话就不要了。” “不臭啊。” 叶丽莉幸福的伸出双腿,杨建勋还是非常温柔的为叶丽莉穿上了男士平底鞋. 走出鞋店,杨建勋闻了闻自己的手说:“咦呀,还说不臭,我都快要晕过去了。” 叶丽莉笑着说:“勋哥,你就没有感到其他的吗?比如说骄傲啊开心啊,因为我不会让别人给我穿鞋的。” 杨建勋直接说:“给你穿鞋有啥好骄傲的啊?还不是一样臭,除了要晕的感觉,其他啥也没感觉到。” 叶丽莉急得蹬脚:“气死我了。” 到了德阳汽车站,杨建勋对叶丽莉温柔的说:“妹儿,我只能够把你送到这里了,只能够说一句送别战友的话,一路走好。” 叶丽莉轻轻的咬着嘴唇,温柔细细:“谢谢勋哥!可以问一下你还有什么梦想吗?” 杨建勋点点头说:“我啊,还有很多梦想啊,比如说去首都看升旗仪式,因为作为一个军人没有去北京看过升旗仪式会成为一辈子的遗憾,还有看奥运会,看世界杯,每一个节日都能够和家人坐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吃饭,差不多现在就想这些吧。” “哦,这些都很容易实现的。” 杨建勋无奈摇头晃脑:“是很容易实现,可是和蝌蚪一起带着家人共去就困难了许多。” “蝌蚪……他是你的战友啊!” 杨建勋点点头说:“嗯,他是我的同学,也是我最骄傲的战友,他现在的一切是国家机密,我不能够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父母;他的故事很精彩,如果他退伍了,如果我们有机会坐在一起,我再慢慢告诉你。” “好!那勋哥我要走了,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可以拍几张照留着纪念吗?” 杨建勋有些不好意思说:“呃……,这……。” 叶丽莉微笑着说:“勋哥,对你的笑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以前都是别人主动找我拍照,我也不会主动低着身子配合别人照相,我就无视带着微笑,更不会过问照片质量和效果;今天为了你,我会低着身子让勋哥有信心看我们一起拍的照片。” 杨建勋听叶丽莉这样说,高兴得没办法:“好呀好呀,照片中我要比你高哈。” “嗯,勋哥,我还有一个要求,下个月一定要来成都会展中心看我好吗?” “会展中心?” “下个月成都会展中心举行大型车展,我希望看见你,我会用最幸福的微笑回报你,你拿着这张工作人员卡片,就不用买门票了。” 杨建勋拿着卡片随意看了看笑着说:“好,我一定去看你,我去看美女是可以的,千万不要叫我买车哈,没钱……嘿嘿嘿,不过你买车送给我这个可以有。” “勋哥,你在做梦,美好想太多了。” “嘿嘿,认识你就是在做梦。” “嗯,你继续做梦吧;记得要早点买一个智能手机,聊微信,我好把照片发给你,90后的人居然不会聊微信说出去多难看啊!” “知道啦,有空打电话也一样嘛。” “嗯。” 叶丽莉拿出手机,蹲下后轻轻的头部轻轻的靠在杨建勋肩上,一张似恋人一般的幸福照出来了,只是杨建勋拍照的时候咬紧牙齿感觉非常紧张,不过这也是经典的照片. 坐在去成都的大巴车上,叶丽莉带着幸福的微笑看着平底鞋;时不时也拿出杨建勋的照片幸福的望着,脸笑幸福像花开一样. 杨建勋回家的路上自言自语:“我怎么会突然舍不得这丫头呢?爱上她了吗?算了,不要想了……,我还要去黄鹿镇寅溪村,去看看秦珍莉,还要去新阿坝监狱申请看旺哥,还要去陕西看战友的父母,还要去台州看负伤的战友,还要找一个好一点的女朋友,这段时间比较忙哦。” 杨建勋来到吴明燕的理发店,吴明燕正在打扫房间,吴昆喜跑上前开心的喊:“是二叔,妈妈,二叔来了。” 杨建勋笑着说:“嘿嘿,侄儿真乖。” 吴明燕赶快上前说:“阿勋,燕姐这里还没有水,我去超市给你买瓶矿泉水吧。” “不用了,我马上要走。” “哦,等到燕姐理发店开张,你一定要第一个来理发好吗?燕姐想第一个为你理发。” “好!”杨建勋轻轻的点头回答. “还有我拿了你的钱,以后燕姐有了钱一定会尽快还给你。” “不用了,只要你们母子过得幸福就好,我这个做弟弟的就算是心满意足了,以后你一定要教好吴昆喜,让他多学知识,长大了以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千万……呃……不要让阿喜他老爸,不知天高地厚,无法无天走上不归路。” 吴明燕抱着吴昆喜点点头说:“我会的,阿喜,还不赶快谢谢二叔。” 吴昆喜发出年幼乖巧的声音:“谢谢二叔!” “嗯,要用心读书,长大了以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知道吗?” 吴昆喜点头说:“嗯,二叔的话我会牢牢记在心里的,母亲经常告诉我,做人要像二叔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军人。” 这句话让杨建勋想起许多骄傲的伤疤,自然也就多了几分骄傲感,杨建勋突然咬紧牙齿点点头:“有梦想就要去努力奋斗,不要轻言放弃知道吗?” “嗯。” 吴明燕难过的说:“不知道别人知道吴昆喜是李旺的儿子,会不会不要他去当兵?” 吴昆喜年幼的眼睛似乎对梦想十分渴望,望着杨建勋目不转睛;杨建勋说:“当然可以,只要热爱祖国,热爱军队,一样可以穿上让人骄傲的军服。” “嗯,我会好好教他的。” “嗯,燕姐,下次去申请看旺哥时,记得把我的名字填上,我想去骂他。” 吴明燕点点头轻声说:“好。” 杨建勋看着吴明燕说:“燕姐,你真是个好女人,我杨建勋就爱你这样的女人,以后我找女朋友就要找你这样的;换做是别女人可能早就离开旺哥了,你这种人真的不多了。” 吴明燕非常温柔的点头:“谢谢阿勋!” “对了燕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问就好了?” “我要去替战友见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女孩子,听说她温柔又漂亮,你说我去见他是穿军服好呢还是休闲服好呢?” “当然是军服啦,军服能够让人在眼里对你多几分尊重。” “嗯,好!我马上回家换军服,去黄鹿镇见豆花西施;你先忙,等一会早点回家吃饭!我先走啦,阿姐。” 杨建勋看了看吴明燕母子,转身的离开了. 吴明燕嘴里轻轻的念叨:“豆花西施?” 叶丽莉刚刚回到成都华阳出租屋,刚拿出钥匙开门,暗角小巷突然传来清晰的皮鞋‘吭哧’声,红外线感应灯光一亮,走出来一个大胖子,叶丽莉半眯着眼睛一看,是苏金庭,苏金庭上前笑着说:“叶小姐,我已经等你多时了。” 叶丽莉听见是苏金庭的声音吓了一跳,胆怯的说:“苏……苏总,钱已经用支付宝退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苏金庭看着叶丽莉说:“我不怎么样,我就是担心你,过来这里是想看看你,昨天你也看见那个退伍军人了,他脾气很暴躁,我担心他占你便宜……。” 叶丽莉轻声说:“不会的,这个你就放心好了,勋哥是个好人,比起你那些甲方老总好了太多……告诉你,冷酷是他的外表,内心他是很火热的,他可以让人从心底去开心。” 苏金庭轻轻的点头说:“叶小姐没事我就放心了;叶小姐……不请我进屋去坐一会吗?” “我家里不方便,还是以后有空在外面聊吧。” 苏金庭翘着嘴巴点头说:“嗯,好!叶小姐,我向我哥借一套最好的东方佳丽六爪皇冠独角兽铂金钻石七件套让你体验一下,你想去戴上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吧。” 叶丽莉轻轻的摇摇头说:“借来的东西始终是别人的。” “我可以送给你……。” 叶丽莉摇着头冷冰冰的说:“苏总,我是有美丽梦想的人,我是靠自己争取自己的梦想,勋哥的话让我明白了许多道理,以后请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知道你说的独角兽铂金钻石七件套,几百万的价格我……受不起。” 苏金庭听了非常恼火,有车有房有价值连城的珠宝居然不能让叶丽莉心动,这一切,反而加湿了叶丽莉对苏金庭的冷意,如果是别的女孩子,早就对苏金庭投怀送抱了. 苏金庭伪装自己轻声说:“既然是这样,我给叶小姐留着,只要我在德阳包工程,随时可以来德阳找我,因为在我苏金庭的心里,只有你才配戴独角铂金钻石套件。” 叶丽莉看见苏金庭离去,赶紧开门,快速关门靠在门后.
0

第四十四章 初识柔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