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九鼎长歌>第七十二章 越王决心入深宫 钟肃现身阻云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二章 越王决心入深宫 钟肃现身阻云苏

小说:九鼎长歌 作者:慕容垂 更新时间:2018/4/14 3:21:36
  桑英见到此状,低声说道:“殿下请尽快决定,奴婢便在门外等候。”说罢,也不等桓肇答话,便转身径直走了出去。   桓肇看向诸人,吕正开口道:“哪有太医能妄定陛下生死,依我看,只需明日大事一了,再去觐见陛下也不迟。”   黎让微微沉吟,却微微摇摇头说道:“但若真是陛下召见,岂不是浪费这天赐良机。”   “侍中此言何意?”吕正没有想到黎让忽然又改变态度而让桓肇入宫觐见,他心中感到一丝丝不对劲,连声问道。   黎让不慌不忙反问道:“今日桑内官来越王府传讯一事,虽然目前就你我几人可知,只是世上没有不透风之墙,若是殿下此时不进宫一事传了出去,明日又能如何在百官面前指证姜天阔?”   吕正冷哼一声说道:“届时有合州军在,百官又能如何?”   黎让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如此殿下又与姜氏何异?况且殿下此时虽有我几人支持,但在九鼎城中势力远不如姜天阔,若在此时落下把柄,黎让只怕我等之前所为会功亏一篑。”   黎让这番话倒真说到桓肇心里去了,他母亲并非出身大族,自己也是迎娶吕氏之女方才得到吕氏鼎力支持,而现在自己到九鼎城尚不足一月,若不能以忠孝之情让百官站在自己这一边,便是自己拿下姜天阔,只怕也会被他操纵百官之口而将自己扳倒。   想到这里,他开口道:“不错,况且此番乃是桑内官亲自传信,他乃是陛下身边最为亲近之人,断不会有欺我之意。方才孤见他已经有不悦之心,若孤当真不去,倒让他认为孤不信任于他。”   眼下非常时期,却担心一个阉人的心思,吕正心中暗暗想到,有些哭笑不得。只是桓肇这样一说,吕正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只是他心中隐隐有不安之意,却始终不知道这不安之意来自何处。   这时黎让恭声道:“为防万一,黎让今日与殿下一同入宫,也请殿下带上好手,此外甘将军此时也回九鼎宫中,以为应援。”   吕正听罢,虽然心中仍有担心,却终于没有反对,点了点头。桓肇终于也下定决心,将之前桓雪桐交于他的令牌拿出来,交给游甲道:“去备车,然后调动二十名云苏铁卫,与我一同进宫。另外传我将令,让你师傅即可领兵入京,令其明日辰时之前必到达,不得有误。”游甲应了一声,领着令牌退了下去。   桓肇接着对吕正说到:“有劳吕兄前往长公主处,提醒长公主殿下莫要忘了剩下的云苏铁卫,一旦拿到另一块令牌,便让甘将军安排进入睦水门。”   吕正心中一直有些疑惑,却一直说不出口,见桓肇交给自己任务,只能低声应了下来。桓肇看向黎让,黎让点点头,两人便一同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长公主府中,同样有一名黄门恭恭敬敬在对桓雪桐说道:“长公主殿下,陛下龙体欠安,现一直念着长公主殿下能进宫一叙,有重要之事欲托付于长公主殿下。”   桓雪桐坐于主位之上,手中捏着方才黄门带来作为桓氏信物的令牌,不由又是惊喜又是难过,惊喜的是陛下终于醒了过来,难过的是听这黄门之意,陛下已经时日无多。   宫角徵立于一旁,他这两日都不在长公主府上,而且全力救醒孟绍。今日一早方才赶来,却被告知长公主精神不振,尚在高卧之中,好不容易等到桓雪桐起床梳洗完毕,还未说几句话,这黄门便进府传旨,他便立在一旁一同听完。   桓雪桐听完眼前黄门的传话,只是“嗯”了一声,问道:“还有何人一并被陛下所召见?”   那黄门一愣,接着低声回答道:“越王殿下也奉诏入宫,桑内官亲自前去越王府传旨,想必此时应该是在路上了。”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随后便到。”桓雪桐淡淡说道,那黄门应了一声,行了礼转身便离去。   宫角徵心中感到不对,这数日姜天阔将九鼎宫封锁的如此周密,百官连陛下的任何消息都打探不到,今日却突然跑出一个小黄门来宣布陛下的口谕,虽说有陛下信物为证,但是实在是有些古怪。他看向桓雪桐,见她吩咐身边侍女备车时,连忙开口劝阻道:“长公主殿下,此时断不可进宫。”   桓雪桐突然听到宫角徵劝阻自己,心中疑惑不已,只是他对桓炎感情深厚,此时遭到阻拦,心情定然急转直下,声音也冷了几分,道:“宫先生还请说出原因。”   宫角徵也只是心中怀疑,却无证据在身,他沉思片刻,方才说道:“长公主可认识此人?”   “不认识。”   “那为何相信他所说的话?”   桓雪桐拿出令牌,轻声道:“便凭此物。”   宫角徵见她已经是深信不疑,不由急道:“长公主殿下可曾记得,草民为何要奉家主之命前来九鼎城?”   桓雪桐点点头,没有说话,宫角徵接着道:“正是因为端木德之死一案,草民这几日救得一人,刚刚得知此案真相。”   “宫先生,等我回来,你随时可细细说与我听,但是此时却是不行。”桓雪桐不知他为何突然说起端木德一案,虽有不解,但也只是耐着性子说道,只是她边说边向后堂走去。   宫角徵却仿佛没有听到桓雪桐说话一般,接着说道:“草民前几日相救一人,乃是廷尉古一敬之弟子,他奉越王之命彻查此案却为人所袭,草民救得他之后,得知此案与南巢候关系极大。”   桓雪桐本颇不在意,准备走向后堂去更衣,听得此言方才吃了一惊,停下脚步道:“南巢候?宫先生,此案与南巢候有何关系?可莫要胡言乱语,再说若真是他黎让所为,为何现在又相助于越王殿下。”   宫角徵接口道:“这正是草民疑惑之处,他身为端木德一案的始作俑者,却在越王身边是为何事?长公主殿下应该知道,越王殿下至今也未能查明此案,说明他并未对越王殿下如实相告。”   桓雪桐越听眉头皱的越深,她良久方才说道:“先生所说此人,身在何处?我虽信任于先生,然则此时事关重大,还望先生莫要见怪。”   宫角徵苦笑一声道:“此人之前身中奇毒,现在大病初愈,行动不便,故而草民只是将其安置于安静之处,并未带他前来,若长公主定然要见,草民领着长公主殿下前往一见便是。”   桓雪桐叹了口气道:“便是如先生说言,那又如何?”   “长公主殿下,廷尉府那人亦是伤于南巢候之手,而他也正是在发现南巢候的秘密之时遭受毒手。”宫角徵缓缓说道,他顿了顿又道:“听闻南巢候年少之时乃是鹿角谷事件背后策划人,智计谋略想必在当世也是一等一,而今又出现这等事情,实在让人不得不对其动机有所怀疑。端木德一案若让越王所破,对越王在京中声望有多大作用长公主殿下可以想想,但是他却明面上支持越王殿下,暗中却拖越王殿下后腿,此中缘由实在是让人费解。”   桓雪桐见他言之凿凿,仿佛确有其事,心中不由信了几分,但是她自幼丧父,皇兄对她便如父亲一般,他对桓炎的感情不仅仅是简单的兄妹之情,之前桓炎重病之时便忧心忡忡,多次出入于长音庐也是为了皇兄祈福。   桓雪桐叹了口气,柔声道:“宫先生才智远胜于我,但是宫先生却无法理解陛下于我之重要性,还望先生允许我进宫探视,我见到陛下后便回,先生亦可跟随于我。”   “草民即便跟随长公主殿下,亦是于事无补。”宫角徵重重叹了口气,他言之已尽,而桓雪桐身为大楚长公主,身份尊贵,却对他一个无官无爵之人说出这等低声下气的话语,倒让宫角徵却不知再说什么相劝。但是他确实心知此时进宫凶多吉少,只是他心知自己若只凭揣测,而拿不出证据的话,以桓雪桐的性格,定然仍会进宫,然而今日自己前来之时,因为孟绍确实不宜走动,便没有将其带在身边,此时倒有些追悔莫及。   桓雪桐又道:“此后一切事情皆可依先生,只是此时本宫非进宫不可。”桓雪桐在方才低声下气之后忽而又拿出作为大楚长公主应有气势,倒让宫角徵措手不及,一时情急之下,拦在门口沉声说道:“今日长公主殿下若是一定要进宫,那便从草民的尸体上踏过去。”桓雪桐虽在皇室长大,却如今不过十七岁,哪里见过这般与自己说话的人,一时之间也愣在原地,进退不得。   正在此时,一个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剑眉星目,器宇轩昂,身披锦袍,腰悬长剑。他开口便道:“长公主殿下,此人言之有理,如此时刻,长公主殿下万万不可进宫。”声音中气十足,让人听起来颇为安心。   这声音桓雪桐颇为熟悉,她转过身来,看见来人虽然神色一缓,还是硬邦邦问道:“钟统领,陛下召见岂有不从之礼?”   来人正是云苏铁卫统领,排名技击高手榜第一位的钟肃,他听得桓雪桐称呼自己的语气颇为生硬,明白她因为自己的开口阻止而有些不悦。钟肃走到桓雪桐面前,低头行了一礼,也不说话,侧身站在一旁。   而在他身后,还跟随着一人,只是因为钟肃身材高大,而桓雪桐又是心神不定,竟然没有第一时间看见。等到钟肃站到一旁之后,桓雪桐才发现那人却是大楚重臣之一,深得陛下信任的侍中王珧。   王珧走到桓雪桐面前,低头行了一礼沉声后道:“此乃姜氏之陷阱,长公主殿下断不可前往。”   桓雪桐看向钟肃,钟肃这才正色说道:“今日回来后我见过丘阳公,发现他神色有异,便留了心,随后便见到王侍中,结果发现果不其然,丘阳公已经投向姜氏。”桓雪桐听闻此言,不由得花容失色。
0

第七十二章 越王决心入深宫 钟肃现身阻云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