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传令使>第0148章 西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148章 西行

小说:大明传令使 作者:白发一丁 更新时间:2018/3/29 14:09:48
塞外风云起。 下旬末,天秤科探知: 东虏已于上月二十二日,出盛京,西进漠南。盛京即沈阳,东虏于本年三月间更名。同时,把赫图阿拉改为兴京。据传闻,东奴西进漠南的背景与目的是: 背景:在确知虎墩兔憨西行,前往甘肃等遥远的西北,一时不能回漠南后。东虏决定趁老虎不在,西进漠南,以达到几点主要目的: 一则,乘虚而入,掠夺人畜物资。二则,炫耀武力。征讨前一阵子,曾随同嫩科尔沁欲建立北元新联盟的中小部落。三则,火乌鸦成了,欲搧翅飞一飞。 这些年,东虏时而趁虎墩兔憨不在时,去讨些便宜。 对东虏的这次行动,明庭方面并不关注。 近来,通过搪报、邸报、天秤科情报等。莫峰获悉: 明庭方面:山西、陕西旱灾。山西自上一年八月,至本年三月期间,滴雨未降,方圆数千里不长庄稼,饥荒甚大。四月里,卢象升晋为郧阳巡抚。 北元方面:嫩科尔沁有众多台吉退出与东虏的同盟。 东虏方面:在依照西进漠南的目的行事。 农民军方面:四月,贼军集结于湖广郧阳,欲出湖广,逃往卢氏、灵宝。贼军分为三股,一股进犯均州,欲逃向河南;一股在郧阳肆虐,欲向淅川;一股渡过黄河,进犯商州、洛南。 众多消息里,北元与东虏方面的,令人注目。 引子是新联盟。三月间,莫峰曾获悉,嫩科尔沁有放弃新联盟之意,如今这一消息已经坐实。嫩科尔沁内部也因此发生分裂,上月二十三日,在东虏西进漠南后,嫩科尔沁的噶尔珠赛特尔、海涞、布颜代、白古雷、赛布类等诸多台吉,因坚持新联盟的主张,不愿再与东虏同盟,而与本部其它台吉分道扬镳。 莫峰闻此,一时不胜感慨! 反察哈尔同盟内,只有嫩科尔沁能与东虏一争高下。可嫩科尔沁内部分裂,大势去也。老奴这一种群,并未与强悍的北元其它部落,大动干戈。几乎就是靠着它人的内乱、分裂,获取了它人的势力。随着一只只北元部落雄鹰,相煎而衰残,红台这只雏鸟,就显大了。 不得不说,这东虏人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世间真奇妙。这算是不为而利吗? 谁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呢! 七月,立秋了。 早晚依旧闷热。莫峰时常扎入小青河里,游个舒爽。姜老鸨走了。 八月,离女儿口大捷已过去两个多月,朝廷的封赏还没音讯。传言有许多,其中有说莫峰会升任大福堡守堡官。对各种传言,莫峰浑不在意,此时此刻,他正在全力备战,为九月里的京师会试。他期望,考中武进士。 八月九日,卯时里,秋高气爽。小青台门楼处,眼睛哭得红肿的秀才,看着疯哥哥越行越远,眼睛又模糊了。莫峰此行远赴京师。一为,参加武科会试;二为,赴钦天监述职。 由小青台至京师,路漫漫,大约1400里地,按计划。莫峰等于闰八月前赶到。一行人中,还有洪九、莫若先、莫桅杆、田七、冯大班;玲珑等。 莫峰要先送玲珑回宁远。玲珑也想随他去京师,未如意后,曾多日不大理他,为此,莫峰讲了许多新鲜的取经故事,哄她高兴。临行前两日,莫峰曾担身玲珑会耍小孩脾气,谁知,她竟似忘了这事。 京师之行令人期待,使人兴奋,一路行,诸人有说有笑。莫峰骑着银点守在玲珑的轿子旁,见她许久不言语,道:“琪儿妹妹,给哥哥唱支歌吧。”若久,见仍没有回音,莫峰一把掀开帘子。 “嘻嘻。”玲珑笑,“哥哥是个罪人。”又“嘻嘻”一笑。 “嗯,又是它说的?” “嘻嘻。” 晕。莫峰无语。 琪儿寻常见,好似与人私语。见多了,他也曾使出各样作特务时的拿手招数,探寻。可无奈,他从来没听到她所说的那个声音,但也发现了一些特点。如今日常里,只要琪儿一个人傻傻的嬉笑,他就知道,她大约又与它说话呢。晕,它是什么啊?这让他迷惑,但它似乎却真得存在一般,这更让他惊诧。 可想看也看不见它,听也听不见它。 嘘。莫峰温柔的看着琪儿,不去想它了。 边关风云变化多。 过去大兴堡十余里,下起了小雨。 玲珑唱起:“毛毛雨,下个不停……毛毛雨,打湿了尘埃……” 在淅淅沥沥的小雨里,假和尚吹嘘: “嘛米嘛米哄,嘛米嘛米哄,大师风骚。” 莫桅杆来到莫峰身旁,笑着唱: “俊酸角,吾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两个,捏一个汝,捏一个吾……” 晕。莫峰一时无语,就听杆子道: “疯子,快唱啊,原先这可是咱俩的神曲。” 晕。竹儿几个的大笑里,莫桅杆又高声唱: “俊酸角,吾的哥,再捏一个汝,再捏一个吾,哥哥身上有妹妹,妹妹身上,” 嘘。 在淅淅沥沥的小雨里, 杆子浑然的不着调里, 莫峰想起,昔时二人的旧事。 一个疯子,一个杆子,一对疯疯癫癫的傻兄弟。 他想着,想着,“哈哈哈”大笑。高唱: “俊酸角,吾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两个,捏一个汝,捏一个吾” 莫大使与莫桅杆狂放、奔腾的二重唱,掀起笑声一浪浪。 日暮时分。 空中依然飘着小雨。 一行人赶至宁远,住进《抱香阁》。 一夜琐事。竖日巳时里,莫峰带着玲珑往《宁前兵备署》,拜望师傅、师母。 陈兵备去了巡抚衙门,莫峰与玲珑先至后宅看望师母。小半个时辰后,师座回来了,面含笑。二人逾二个月未见,陈新甲关问了一番备考事宜,说起近来时局。东虏于七月初始,先后侵扰大同、宣府等地。这些消息莫峰曾耳闻,说出疑惑: 奴贼西进漠南,不是掳掠北元诸部吗?怎么又犯明边了呢? 陈新甲捋着颌下黑须,言:“奴贼行事,时常出人意料,其间或有什么缘故,一时并不晓……”陈新甲言住,双眸中显几分锐气,盯着莫峰道:“奴贼这次冒边,宣府丁巡抚事先行事多遭人诟病,为师日后,或赴宣府任,汝可愿同往?” 莫峰一时惊诧,想到宣府,想到几番不如意,口中紧忙道: “莫名甘愿追随恩师左右。” 陈新甲眸中愈发有锐气,捋着黑须微笑:“巴适,巴适。” 论起女儿口之战的封赏一事,陈新甲要他稍安勿躁,要紧的是专身准备会试。午膳,在东花园书苑,师母作了几样拿手菜,莫峰与师座一边吃酒,一边叙事。 酒过若循,菜过几味。陈新甲感慨,近些年,天祸不断,流贼起起伏伏,危害四方,此番,鞑虏一时猖狂,俱令人身痛啊。唏嘘间,陈新甲猛然端起酒碗,慷慨激情: “大丈夫在世,逢此时,正好大展抱负,扬名立业。” 说罢,他一气一饮而尽,大笑。 莫峰感慨! 师座,性情中人。多豪情,富有激情。吃过饭,莫峰不久辞别。小师妹拽着玲珑的手道,要她常来玩,要听她讲唐僧取经的故事,莫峰暗暗发笑。回去的路上,想到陈新甲之言,他不由思忖:以往一直想追随师座,可都未能如意,这次似乎更不可测了。 回到《抱香阁》。 莫峰未打算再出门,他拒了几封请柬,有一封不好相拒。 申时中。方公子、裘同知,祖流等设宴《抱香阁》,为莫峰与高夫人践行。裘同知一如既往的敢说、能说,言奴贼破坏与辽镇的安定团结,不足信。祖流公子念叨,木马市停了,塞外夷人需用大量的物资,正是发财的好时机,与莫峰商讨,便宜的走关事宜。 方公子较为隐约的说起,女儿口一战,是个特例。又婉转的说,为了和平共处大计,当少与奴贼冲突。莫峰言:他也喜爱和平,日后会三思而后行,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 席间,不住与他人吃酒的高辅仁,几乎乐不拢嘴。 假和尚又颤抖的举起双臂。 莫峰吃得舒畅。 宴罢。惬意。 晚间。 姜菱嬨嘱咐了番琐事。 此去少则数月。念着琪儿,莫峰多叮嘱了几句。琪儿先不睬,又嘻嘻一会儿,乘机又让他多讲了故事。一夜无事,竖日晨,莫峰一行人,又加了高辅仁主仆数人,启行。 姜老鸨、玲珑等人,一直送到迎恩门外。 秋风吹,一身素衣的玲珑唱起: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问君此去几时还……” 歌声中,莫峰一行渐行渐远。
0

第0148章 西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