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二相>第五十四回 心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四回 心事

小说:三十二相 作者:周小泽 更新时间:2018/4/9 12:26:34
天光初现,秋夜的寒气还未完全散去。 似是要躲避晨曦的目光,弥漫在江南空气中的阴郁不断幽幽下落,凝结成露水,粘附在躲避阴暗的地方。 蓝正筠早早起来,换上男装,略加整理,便出门去客栈院后的马棚整理车马,准备上路。 就在收拾车驾的时候,蓝正筠渐渐回想起昨日白天遇见瞿能时的情景。 尤其时瞿能在自己耳边说的那句“自己已成为成都左护卫指挥使”的话,想到此处,蓝正筠不免扑哧一乐。 “蓝姑娘,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蓝正筠的思绪。 蓝正筠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尚如许正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看,脸上带着笑容,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得。 “你是...”蓝正筠记得白天时在酒肆见过尚如许,却一时想不起面前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在下尚如许,你我昨日白天时见过,难道蓝姑娘这么快就忘了?” 蓝正筠点点,然后又转过头,继续整理着车马,似乎并不在意尚如许的来意。 见蓝正筠不理自己,尚如许不免自嘲式的笑了笑,慢慢地走上前去,抚摸着马匹的鬃毛,缓解尴尬地说道:“这真是匹好马呀。不过,蓝姑娘用军中良骥来做牵车的徒马是不是大材小用了啊?” 蓝正筠瞥了一眼尚如许,冷冷地说道:“有话直说,我听不懂什么隐语。” “蓝姑娘,令尊让你来监视我二师伯不正和这匹马一样,大材小用了么。” 听尚如许如此说,蓝正筠的心中不免一怔,这才终于停下手中的活,正眼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个局外人。 尚如许见蓝正筠变得严肃起来,又是一乐,笑着说道:“难道不是么?” “我只是奉父帅的命令保护姚师傅而已。” “那彭瑛呢?”尚如许的声音也不再那么戏谑,而是正经地朝蓝正筠问道:“彭鲁文大人的千金也是奉令尊的命令随同北行么?” “是彭大人主动让她跟来的。” “蓝姑娘应该清楚彭瑛的本质是——” 蓝正筠心里有事一怔,她知道尚如许要说什么,她似乎也在等待着尚如许把那两个字说出来。 “人质” 不出蓝正筠的意料,尚如许还是把那两个字说了出来。 想了片刻,蓝正筠把身子又转回来,但并不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尚如许。 “既能让自己的女儿受人保护,远离是非之地,也能让永昌侯放心。彭恩公也真是用心良苦了。”说着,尚如许拍了拍马背,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必废话,有事直说吧。” 听到蓝正筠如此果决的口气,尚如许也不免一愣。 两个仿佛都在一瞬间呆住了似得,彼此看着对方,可眼睛里却并没有对方的影子。 过了许久,尚如许才开口说道:“蓝姑娘,你觉得彭瑛这个人怎么样。” 蓝正筠思忖了片刻,点了点头。 “我只有一事相求。” 听到尚如许说道求字,蓝正筠向尚如许投向了好奇且质疑的眼神。 “彭瑛天真烂漫,年少优柔,更不谙世事。她或许知道彭恩公的处境艰难,却也不过是一个无能为力,强颜欢笑的孩子罢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请蓝姑娘答应我。无论日后发生什么,也无论彭恩公的未来处境怎样,请姑娘务必保全彭瑛。” 说罢,尚如许朝蓝正筠躬身一礼。 蓝正筠静静地看着尚如许,并不说话。见尚如许对自己行大礼,不免转过身子,继续收拾着车马。 尚如许起身,看见蓝正筠行为如故,明白了她的意思,转身准备离开。 而这次却换做蓝正筠率先开口了。 “你似乎很在意她啊。” 尚如许一愣,转过身又看了一眼正在套车的蓝正筠。 “蓝姑娘没有在意的人么?” 蓝正筠再一次停住手上的事情,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天光大亮,所有人都已醒来,准备奔赴各自的方向。 张玉和朱能自然是准备及时南下京城,暗中照应燕王朱棣。 而姚天僖也要带着蓝正筠与彭瑛出发,北上访贤。 唯独剩下尚如许有些左右为难。 他原本想调查两路兵马私自调动的缘由,亲赴扬州。不想途中却经遇见了这么多人,又在跟姚天僖的交谈中得知京城已然骤变,兵马之事并不简单。而当年救过自己性命的彭鲁文也陷入危机之中。 还有彭瑛,小小年纪却要以人质的身份虽姚天僖,蓝正筠北上,尚如许的心中着实放心不下。 百般犹豫之下,尚如许还是决定同张玉、朱能一起南下京城,一来能得知彭鲁文的现状,设法搭救,二来也能尽观波谲云诡的政局,做到心中有数。 就在诸人站在馆驿门前准备分别离开的时候,尚如许再次走到姚天僖的身边,似是想到了什么,将自己这位二师伯拉到一边小声地问道。 “二师伯,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姚天僖瞥了尚如许一眼,问道:“什么事?” “你真的投靠蓝玉了?” “不然呢?”姚天僖扑哧一乐。 “以二师伯你的性格怕是不会作出这么容易的选择吧。” 姚天僖没理尚如许,只是看了一眼远处的蓝正筠和彭瑛,笑着嘟囔着什么,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雪爪星眸世所稀,摩天专待振毛衣。” 尚如许听见了姚天僖嘟囔着的内容,不由自主地吟出了后两句。 “虞人休漫张罗网,未肯平原迁草飞?” 一瞬间,尚如许恍然大悟,眼前的这个和尚果然还是自己的二师伯。 尚如许不免开玩笑地朝姚天僖问到。 “二师伯,这可是一个出家人该说的话么?” 姚天僖心里一怔,看了一眼尚如许,说到: “难道贫僧还有家么?” 说着,姚天僖向来平静的脸上却流露出一丝怆然。 尚如许万万没想到,自己不经意的戏谑之言却勾起了姚天僖的伤心之事,脸上的笑容也在一瞬间僵住了,想了一会,才为了缓解尴尬又问了一句。 “那二师伯又打算飞到哪里呢?” “即已上路,贫僧没有其他选择了。” “那二师伯一路顺风吧。” “你也多加小心。”说着姚天僖再次看了一眼彭瑛,说道:“你的心意我明白,放心吧。” 尚如许轻叹了口气,朝姚天僖躬身一礼,准备离开。 “对了,如许。”姚天僖把尚如许叫住,略微考虑了片刻,才又对尚如许说道:“贫僧的徒弟齐德齐尚礼现在在应天,你尽力找到他,让他十月初十去应天城外的栖霞寺等着,届时贫僧自有道理。” “二师伯,如今已经是九月廿一,您还要北去访贤,不到二十日的时间,您能赶回应天么?” “贫僧又不没说要他等着我啊。” “这…”尚如许想了,说道:“好吧。这话我一定带到。” “你见到他的时候帮我问一下,《兵法二十四篇》他还看没看?”
0

第五十四回 心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