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为祖国建航母>七五、我俩的婚礼似闪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五、我俩的婚礼似闪电

小说:我为祖国建航母 作者:爽阁 更新时间:2018/5/15 15:20:47
匆匆忙忙,简简单单,我们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准备好了结婚用物。只等第六日鞭炮一响,锣鼓喧天,我和程宝莲就正式拜堂成亲,进入洞房,从此算是一对真正意义上的合法合俗的夫妻了。 可谁能想到,偏偏在第五天的中午,葫芦岛海军基地的专车驶进了桃园村。从车上走下来三个人,于瀚、刘向东和董帆!他仨大老远来桃园村干什么?难道是来代表基地为我祝贺新婚 可是,我第一眼看到他们的表情,并没有一点喜庆的样子,而是急切加难为情的表情!难道是改装基辅号航母出了啥事故? 当于瀚把我叫进车子说明来意,我肠子都悔青了!原来,他们是来通知我,见到专车,立马动身返回葫芦岛海军基地,与临时组成的“赴乌克兰考察航母专家团”紧急集合,赶首都至香港再 至莫斯科的航班,中途降落乌克兰首都基辅市,去尼古拉耶夫市黑海造船厂考察一艘停泊多年又废弃不用的“瓦良格”号航母。 因任务紧急,所有入选考察团的成员不得以任何理由缺席,否则,将给予严重处分!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我搞蒙了,嘴里只知难难自语:“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呀!” 当于瀚得知我和程宝莲还未举行婚礼时,笑也不是、气也不是地点着指头数落我:“亏你还是一名国家军工人员!明知假期紧张,还思想如此封建!你说你结婚就赶紧结婚呗,迷信什么生辰八 字呀? 一个乡下的算命倌说的话,都能糊弄住你这样饱读科学书籍的知识分子,你说你害臊不害臊?你后悔不后悔?” 他这样说,刘向东还接下巴:“姚工,七天假期啊,是个性子急火的,仔都怀上了!你还非选什么‘良辰吉日’,你可真真是个书呆子!” 我已乱了方寸,急问于瀚:“于所,我这男女双方都准备好了办喜宴庆婚礼的事情,基地却突然来了这么紧急的任务,你叫我怎么办?要是不办这个婚礼,我爸妈、女方,还有所有的乡邻,我 如何向他们交代?我若不辞而别,下回还有脸回家见人吗?” 于瀚看了看手表,思考片刻,对我说:“唉!只有急事急办了!”接着,他叫我把程宝莲父女请到我家,当着我爸妈的面编了一段道歉话。 他说,我们船舶研究所与一家国营大船厂签订的维修改装大轮船的工程出了大毛病,必须我姚保洋返回船厂重新修改工程计划。按照合同 ,如果因我拖延了日期,将会受到损失赔偿处罚。所以,原批准给我的七天假期,只得提前两天结束。 作为船舶研究所的领导,他于瀚在此向下属的亲属致以深切的道歉!鉴于时间紧迫,希望你们男女双方急事急办,抓紧时间,现在就举办婚礼仪式。办完,男方就走!言外之意,洞房花烛夜 就算免了! 程宝莲听完于所长的解释,整个人一下子就呆若木鸡,一言不发,只是紧紧地咬着嘴唇,象是丢失了魂魄! 程十万可气得双拳擂腿,只怪自己为何不选“三天那日”,生生又误了宝贝女儿的婚事——农村出来的人都知道,乡下风俗讲的婚事是指男女双方必须进洞房才算数。 他正要怪李半仙为何不指清迷津,在场凑热闹的李大猛已先嚷上了:“我的个爹也!你叫半仙真没叫错啊!回回算命,你多半只能算准一半,错一半!你明明算好了个三天那日,偏偏又冒出个 啥‘离多聚少’?这回好了,保洋与宝莲又成‘牛郎’和‘织女’了,真就是离多聚少了!老半仙啊老半仙,你到底是个‘月老’还是个狠心的‘王母’呀?” 李半仙见儿子当众砸他的牌子,气得一蹿老高: “你咋跟老子讲话呢?老子半仙之体,算准有‘三天那日’,他们不选能怪我吗?十年前老子就算准你个王八蛋发财在东南路,难道你不一直是在东南方向捞钱财吗? 老子还算准你错恋‘织女星’,你总对女方一厢情愿,迟误姻缘相配,让老子至今还抱不上孙子!难道老子算的不灵验吗?” 一通驳斥,就似揭开了李大猛的隐私,说得他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眼睛都不敢瞅任何人 争归争,吵归吵,事情还是要办的。我这辈子都没想到,我与程宝莲的婚礼就这样仓促了事:下午两点燃炮奏乐,男女双方行三拜之礼,送入洞房,来个简单的拥抱,落得洒泪而别! 就在我依依不舍登上专车时,程宝莲冲到专车边扒着车窗冲我叮嘱起油然情生的“歌词串串烧”—— “保洋哥,你真地要走啊?小妹真地没法留住你啊?让妹再拉拉你的手吧?送哥送到大路口,小妹有几句话儿留。只恨妹子不能跟哥一起走,只盼哥早回咱家门口! 走路你要走大路,万不要小路走!大路上那人儿多,拉拉家常解解忧。乘船你要坐舱里头,万不要在船头!船头上那风浪大,当心丢落水里头! 保洋哥你奔前途,万不要乱交朋友,唯有小妹子我与你天长才日久!不知你这一走又要多少时候?妹子最怕盼你盼白头!如果今生不能与你出对入双,来世化蝶也要依偎你身旁! 保洋哥!你的脚步流浪到天涯,妹的思念也随着你去远方。我举头望天只能看见雁两行,低头泪水已卸下我容妆。我弹断琴弦也诉不够离伤,望穿秋水也看不破情网! 岁月轮回,她带不走忧伤;白雪苍茫,她盖不住惆怅!但求千里与你共婵娟,天涯海角妹都不能忘! 保洋哥,你走四方,路迢迢水长长!一路走,一路望,默默地向远方;一路摇,一路唱,想家时就多望望故乡!直到有一天,你听见远处的号角声响,那就是妹子我呼唤你的歌声传四方!哥 哥也!……呜呜呜呜……” 宝莲把自己说哭了,也把我说得哽咽不止,就连车內的三位同事也是热泪盈眶!还是于瀚更有理智,他竟狠心地掰开宝莲扒着车窗的双手 ,朝坐在驾驶位上的董帆命令道:“董帆!还不开车等到啥时候?” 董帆一咬牙,一踩油门,专车夹着烟尘,离开了桃园村。 几年后,当我再回桃园村,爸妈向我讲述那天我家办喜宴的场景。 那天下午,接我的专车离开后,程宝莲跑到村口的小溪边,洗净泪脸,强装笑容,返回我家 。她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依旧热情地招呼贺喜的亲戚乡邻,按照长幼顺序,分桌分席开设喜宴。她怕因她的悲伤表情影响了客人的兴致,也怕因此冷落了她的家人和我父母的情绪 ,给新婚之日笼罩上阴影。 临到新郎新娘向每一桌客人敬答谢酒时,程宝莲只好拉上李大猛扮装“假新郎”,代替上阵 。每敬一桌,程宝莲就向客人们解释,说我喝醉了酒,不能敬各位亲朋好友酒了,只好拉个“假新郎”来陪酒,希望亲戚乡邻多多原谅! 客人们都怪临时拉夫代替新郎倌算违规,必须要沾着光的假新郎代罚三杯酒。 李大猛当仁不让,每到一桌,都是连着三杯一干而尽!,虽然他酒量很大,但还是架不住十几桌的车轮战。临到最后一桌时,他都烂醉如泥了…… 自从宝莲成了我们家的过门媳妇,对我爸妈可孝心了。每到周末,她都回家帮爸妈干农活。春季,她给麦苗锄草;夏季,她上桃园摘桃;秋季,她跟爸妈一起收粮食;冬季,她为爸妈生炉火 。一年四季,需要干的活,她都抢着干,根本不用别人提醒。 有时,我爸妈看着实在心痛,就劝她以学校为主,不要太顾家里的农活。爸妈也是怕累坏儿媳妇的身体,日后被我埋怨。 可宝莲却说,在娘家,她什么农活没干过?如今成了姚家的媳妇,就一改过去的勤劳身子,那不成了亲娘家、远婆家了吗?别人家的媳妇可以这样做,她程宝莲却做不了这种“人前一套,背 后又一套”的人! 按说,我与程宝莲正式结婚了,那个李大猛就不应该再对她抱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了。可是恰恰相反,李大猛经常从修船厂回村看望程十万。当然,每次都不忘去我家。 他的县城房地产生意加上修船厂生意,为他挣了不少钱,所以每次回村都带着很多好吃好喝好玩的东西。以前因为想得到程宝莲,他总是想方设法“要挟”程十万,挡他的财路。 自从程宝莲嫁给我之后,他一改往日之风,对程十万十分热情。除了送礼品,他还请程十万到县城做他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员。这令程十万父女对他另眼相看了。 有时,程宝莲就忍不住催问他:“大猛,你也老大不小了,又事业有成,为啥不张罗着找个对象结婚呀?” 李大猛却仰天叹道:“我连做梦都想娶媳妇,可就是找不到第二个象你这样的女子啊!我李大猛虽然没有保洋哥有福气,但我绝对是个坚持‘宁缺勿乱’的男儿!就算这辈子缘份不等我,我也 要等老缘份!”
1

七五、我俩的婚礼似闪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