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之大禹王朝>第六十章 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章 殁

小说:穿越之大禹王朝 作者:野生鱼 更新时间:2018/3/31 7:24:58
  打开盒子,景帝的脸阴沉的可怕,哪怕只见过一次,他都不会忘记那把剑的样子,可是,他明明已经命人毁了那把剑,他亲眼看着那把剑融化,可眼前这把剑与那把竟是一模一样。   抓着剑柄,想要将剑拿起,微微用力,剑纹丝不动,是了,这把剑确实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起的,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拿剑来的侍卫,忽然想到,元家在凌穆然这里真是安了不少人。   景帝若无其事的松开手,抚着剑身,说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配得上这把剑的。”   凌穆然说道:“可不是,真没想到,这剑看着华丽,像个装饰品般,可却不是普通人拿得起的,我这侍卫武艺不俗,才堪堪将它带来。”   月无妄轻笑道:“难道今日我是无缘为各位弹奏一曲了。”轻蔑的语气,让不少人都变了脸色。   凌风储忽然站起身道:“也不尽然,国师难得来一次,若不尽兴,岂不显得我禹锡国毫无待客之道,不若我为国师配上一剑如何?”灯光隐隐灼灼照在凌风储的脸上,显得更加清贵。   即使没有刀光血影,这个夜晚依旧不平静。   景帝重新坐回了龙椅,表情却再没有了之前的平静,看着台上琴剑和鸣,心神早已飘向十年前。   整个宴会,由于二皇子与启月国师精彩的配合,导致后面的表演都让众人觉得有些寡淡无味,即使各家闺秀都是秀外慧中也打动不了。   宴会行至亥时,一名内侍匆匆而来,神色慌张,细看,整个人好像还在微微颤抖,走到珍妃身边时顿了顿,还是走了过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颤抖道:“娘娘,大皇子出事了!”   珍妃愣了愣,似乎没反应过来,而后皱了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内侍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大皇子……被人暗害了!”   珍妃手中的瓷杯砰然摔落,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猛然站起带动了身边的桌椅,惹得景帝和不少妃嫔都看向了她,景帝问道:“出什么事了?”   珍妃怒甩手臂,手指着跪在地上的内侍道:“你问他,胡说些什么。”一时间竟忘了尊卑。   景帝看着内侍,带了些怒意,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内侍连连磕头饶命,道:“大皇子被人暗害,太医诊过脉,说……说大皇子,不行了。”   珍妃听到最后一句,似木头一般呆愣了,忽然,急急往后退去,转身便在黑暗中隐没,身边的侍女,连灯笼都没来得及提起。   这时,隐约听到对话的人才猛然清醒,景帝也已经没了踪影。   大约谁都没有想到,自从大皇子凌修夜出事之后,不良于行,便显少外出,身边又有多人服侍,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灵夜殿处于圣羽宫的最南边,也是从来没有人敢翻建的宫殿,只因为这里是大皇子最喜爱的地方,自从中毒之后,大皇子便很少住在皇宫,几乎都是常住在这圣羽宫。   漆黑的回廊阵阵凉风吹过,灵夜殿灯火通明,只是殿内的气氛凝固到让人颤栗。   太医跪在塌前,豆大的汗水滴落在地面,面对青黑着一张脸,满眼狠厉绝望的珍妃,恨不得将头埋进地里,“娘娘,殿下被人用短剑刺中心脏,已经殁了。”   “放肆!”珍妃大喝一声,“来人,去传太医,把所有太医都传来,本宫好好的皇子,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定是你这个庸医害的。”   吴太医连连磕头:“娘娘!臣冤枉啊!”   看着塌上一动不动,没有丝毫生机的凌修夜,珍妃失去了理智。   景帝震惊道:“这是谁干的,凶手呢?这么多侍卫都干什么去了,连大皇子被人刺杀都不知道。”   不远处跪着的一个内侍哆嗦着身子,跪倒在景帝面前,惊恐的说道:“皇上饶命啊!大皇子说今日想早点休息,不许有那么多侍卫守着,只留下奴才和两名侍卫,不久前,大皇子说想要吃银羹,让奴才去端来,奴才不过走了一会儿,回来就看见唐二小姐在大皇子的床上,手里拿着短剑。皇上,奴才说的句句属实,皇上饶命啊!”   凌风储刚进灵夜殿便听到最后一句话,下意识看了一圈周围,看到缩在金柱后面,披散着头发,衣衫不整的青黎,满眼震惊。   不知不觉殿里已经围了一圈的人,不管是贤妃还是钰安郡主,连着唐九希都跟了过来。   众人皆看向了柱子后面。   景帝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竟没有提前让人守好灵夜殿,此时却为时已晚。   青黎呆呆的蜷缩着,只觉得自己身处一个处巨大的黑洞,伸手不见五指,寒风,霜雪,冰霰,肆意乱舞,吹在身上,打在脸上,冰冻全身。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被一声尖叫声惊醒,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男人,满身的鲜血,她惊恐的掀开被子,发现自己手上拿着一把剑,发现自己衣衫不整……   “小姐!”采月一声尖叫,剥开人群,冲了进来,紧紧地抱住了青黎,她找了自家小姐大半天都没找到,心里惶然不安,果然还是发生了。   “原来是你这个贱人!你到底做了什么?”珍妃歇斯底里的喊道。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出声,毕竟死的是个皇子,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总有那么几个不顾一切都要落井下石的人。   姚钰安红着眼眶,走到珍妃身边,悲戚的说道:“姑母,钰安早就说过,这个女人就不是什么正经的人,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伶妓,先是勾引储哥哥,现在又来勾引表哥,定是她勾引不成,惹怒了表哥,既而将表哥害死的。”眼中透着的阴狠让人分不清她的悲伤是真是假。   珍妃嘶吼道:“为什么还不把她抓起来,来人……”手指着青黎,一群侍卫涌了进来。   “慢着。”凌风储冲到青黎身边,侍卫们想抓人却无从下手。   凌风储蹲下身子,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她的身上,转头说道:“我不相信这件事情是黎儿做的,这事处处透着诡异,不可尚早做定论,皇兄死的蹊跷,若是别人的诡计,我们岂不是就中计了。”   又对景帝说道:“父皇,平常人根本就靠不得灵夜殿,不可能是黎儿。”   这时跪着的两名侍卫道:“皇上,我等奉命在外守候,期间并未有旁人进殿,只有南宫小姐进去,南宫小姐手上有大皇子的令牌,所以我等不曾有任何怀疑。”   此时便有人在寻找南宫悦的身影,她从人群中走来,说道:“我一直在前方随众人欣赏歌舞,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是啊!是啊!”不少人都应和道,南宫悦的青陵舞令不少人都印象深刻的。
0

第六十章 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