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神狼影>第七章神算“胡半仙”的夺命玄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神算“胡半仙”的夺命玄术

小说:谍神狼影 作者:张馨文 更新时间:2018/4/16 11:07:01
经关向前联系,如沈玉翎所愿,胡半仙同意见一下“慕名来访”的外地贵客。   赴约这天,出于安全考虑,出城后,关向前让沈玉翎乔装成了一位身着长袍、戴顶帽子的男商人,鼻子下还粘了一撮胡子。   “见了胡半仙,你先别出声,让我应付就行。”关向前不放心地向沈玉翎道。   “放心,头一回,咱是投石问路,先摸摸底再说。”沈玉翎说道。   关向前在前面挥缰赶着马,车后面载着沈玉翎和何兵二人,向西南方向,曲曲折折行了四五十里路,来到了一个村子。下了车,关向前将马拴到路边一棵大树上,他领着沈玉翎和何兵进了一个院子。这里已有四个身穿黑衣,肩上挎枪的男人等待,其中当头的,是个胖脸汉子,四十多岁,腰间斜挎的是一支短枪。   关向前先开口朝胖脸汉子打招呼:“老马,我把贵客带来了。”   “好好好,你们来了就好。”被称作老马的汉子笑着迎了上来。   关向前走到这老马面前,往对方手里塞了一卷钱,说道:“多亏你引路,这往后,我们要找胡半仙办事,还得麻烦你。”   “好说好说,都是自家人,别客气。”老马把钱收起来,嘴上却客气地说道。   “这是我给胡半仙带的见面礼,你看怎么样?”关向前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让老马看了看,又马上塞了回去。   “见面礼”的事情,沈玉翎是让关向前一手操办的,她没有理会。这一路上奔来,她心里光想着,这个胡半仙到底长着什么模样,见了面该怎么做动员工作,反倒忘了礼品的事情了。这下见关向前掏出一件东西,又放回去,她站在背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当着别人的面,沈玉翎也不好意思问。   “好好,这东西最能显出你们远道而来的诚意。”老马见了后,竟然笑得合不拢嘴。   “我把贵客给你带来了,”关向前指了一下沈玉翎,“我们什么时候去见胡半仙?”   “现在,就现在。”老马笑着说道,“实不相瞒,我师父是料事如神,他早就料到你们这个点儿来,这不,让我们赶紧下山来迎接。你看,我们四个也是刚到这个院子。事不宜迟,既然贵客来了,我这就领你们上山,找我师父去。不过,我师父说了,你们会来三个人,但只能去两个,说是天机不可泄露!”   “连我们来几个人,几点钟来,你师父都能算出来,这胡半仙真是太厉害了!”关向前伸出大拇指,故意夸赞了对方一下,其实心里知道,老马这话肯定是胡诌的,不过是找机会吹嘘他师父的能耐。   “你们三个当中,哪两个去?我师父交待的话,就是门里的规矩,不能破坏,而且,今天要去见他老人家,还得蒙上眼睛。他老人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所在,以后随便打扰他的清修。”   “我和老关去。”沈玉翎压着嗓音,粗声粗气地说。   “行,就你们来个。你呢,就在这个院里等着吧。”老马指了一下何兵。   何兵看了一眼沈玉翎,沈玉翎点了点头。   只见两个黑衣人各自拿了一条黑布过来,给沈玉翎和关向前蒙上了眼睛,然后,一人拿一根桃木棍,让沈玉翎和关向前抓好,出了门。   “这叫‘桃木辟邪,仙人引路’。有我们护着你俩,就不用怕邪祟的东西跟过来。”这老马煞有介事地说道。   老马和两个黑衣人领着沈玉翎、关向前上了山,一路上,坑坑洼洼,曲曲折折,并不好走。好在这个老马及时提醒,这里有块石头,得抬高脚,那里是个坑,得小心点儿,这才让两个蒙着眼走路的人没有跌倒。沈玉翎心想,见个装神弄鬼的人,还这么费劲,这个胡半仙,把自己搞得可真够神秘的。   在山上,大概走了一个多钟头,才进了一个院子。两个黑衣人解开黑布,让沈玉翎和关向前看清了眼前的情形。   这是座分为前、后院的院落,四周树木参天,把院子围住,显得很是清静隐蔽。而在院子当中,有一个身穿道袍、头戴道帽的人在作法。一张桌子上,放着拂尘、黄纸、朱砂、道符这类东西。桌子两旁,有四个黑衣弟子恭恭敬敬地站立在那里。   “这就是胡半仙。”关向前指着穿道袍的人,低声说道。   “不可胡言乱语。”老马一进院子,也变得异常恭敬起来,见关向前出声,便低声制止。   沈玉翎和关向前只得闭口静观。看这胡半仙,横眉白脸,留一绺胡子,倒是显得与众不同。   这个院子的当中,用三块石头支着一口铁锅,锅里盛着半锅油,而锅下烧的是柴火。此时,锅里的油已经沸腾,上下翻滚。而油锅旁的小板凳上,还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穿着不错,一看就是大地主、财主之类的有钱人。只是大冷天的,脱下裤子,把膝盖露了出来。   沈玉翎也猜不出这是干什么。   却见胡半仙念念有词,捋起袖子,露出胳膊,将一双手臂伸进了沸腾的油锅中。   “啊——”沈玉翎不自禁地惊呼出声,这人把手臂伸到油锅里,那还不烫伤。   院里的几个黑衣人,都看了沈玉翎一眼,都没一个作声,他们似乎已经见怪不怪。   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这胡半仙伸进油锅的手臂,竟然毫发未损,而且,手上沾了油后,就去擦洗那个有钱人的膝盖。   “难道这个胡半仙,真的升仙得道,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可是不会啊,这是迷信,难道这油有问题?……”沈玉翎盯着那口油锅、地上、胡半仙的那双手细看,那分明是油,哪是假的。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胡半仙把双手伸进滚烫的油锅中,却不出事,是怎么做到的。而她亲眼所见,让她对这胡半仙很是佩服起来,觉得这件小事,就足以证明这个人有一番本事。   胡半仙口中一边振振有词,一边以手蘸油,给旁边的人擦洗膝盖。过了一会儿,才结束,说道:“行了,穿起裤子来吧。再有个两三次,你这关节痛就会好了。”   “多谢大仙施法治病,我这关节痛可是多年的老毛病了。”这人说着,兜起了裤子。   沈玉翎羞得把脸扭向了一旁。   “今天施法到此为止,送客。”胡半仙挥了一下手。   马上有一个黑衣弟子过来,拿着一条黑布,给这个治病人蒙上双眼,同样用一根桃木棍牵着,将人带了出门。   “我师父这是施法,给他看关节痛。很多人的关节痛,就是被我师父用这样的办法,给医治好的。治好的人都说,我师父是神仙下凡,妙手回春,没一个不夸的。”老马见胡半仙施完法,也没有了顾忌,给沈玉翎和关向前介绍起来。   此时,一名黑衣弟子端来了一盆水,胡半仙凑过去洗手。胡半仙身后一个年青弟子突然说:“师父,这事想起来真是太气人了,县城里李老三、杨大东那两个有名的大汉奸,明明是师父你招来武曲星杀的,可是,这周围的地盘上竟然有人冒充武曲星的名号,在四处招摇撞骗,真是太可恶了。我觉得您老人家一定要施展法术,狠狠惩罚他们一下,要不然,他们以为这武曲星,谁都可以拿来骗人骗钱!”   胡半仙从一个弟子手里接过毛巾,擦了擦手和胳膊,慢条斯理地说道:“小狗子,你年纪轻轻的,生那么大的气干么?!师父是做大事的,一向以宽容为怀,这武曲星是师父请下天来的,别人哪能请动?上天神仙都未生气,你又气什么?我想,他们不过是想借武曲星的名头,吓唬一下那些替日本人做事的汉奸、坏蛋,好让那些贼狼鼠盗之流,不敢再做坏事,这种想法,不也是武曲星下凡锄奸的目的么?你们放宽心好了,假若有人敢借武曲星的名头,在外面为非作歹,胡作非为,我定请武曲星下令,唤来阎王、地鬼治他。哪怕他人在千里之外,也要取走他项上首级、七魂六魄,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听这胡半仙说得如此玄乎,沈玉翎心想,这肯定是这个做师父的和弟子串通起来,说给我们看的,什么请武曲星下凡,什么阎王、地鬼,不过是拿来骗人的玩意。   “今天有贵客来临,你们什么也不要说了。现在迎客。”胡半仙这才走到沈玉翎和关向前面前,客气地说了一句:“刚才施法,给别人治病,怠慢了二位,还望见谅,屋里请。”   胡半仙也算有礼,把沈玉翎和关向前请进了一间屋子,让人上了两杯茶。然后让手下的弟子全都出去,只留下他们三人。   关向前拱了一下手,套热乎道:“我们是久仰胡半仙大名,前来登门拜访。以前呢,我关向前也和你胡半仙打过几回交道,你一定认得我,这次我来,也算是来找老熟人了。”   胡半仙微微一笑,说道:“不管过去打过几回交道,只要来到我这儿,那就都是客人。我这地方狭小,如果怠慢了二位,还请二位多多包涵。”   “有个地方坐就行了,房大房小没关系,我们又不是来看房子好坏,准备付定金的。”关向前笑着说道,“我们是来办正事的。”   “是啊,无事,谁登我这三宝殿?现在,这个屋子里也没有旁人,你们两位要见我,是要相面、摸骨、称命,还是看风水、测家运,那就直接说吧!”   “好,那我们就直说了。”关向前说道,“我也不想绕弯子,我现在就想问一下,县城里出现的那些锄奸十杀令的传单,真是出自你之手?”   “明人不说暗话,这事是我干的。我派人贴到城里,就是为了警醒那些帮日本人做事的汉奸走狗,莫要再害人,否则,我就按十杀令上写的,一个一个挨着,取了他们的狗命。”   “那李老三和杨大东这两个不容易对付的汉奸,也是你派人杀的?”关向前继续问道。   “非也。这两个汉奸,其实阎王爷早在阴间的生死簿上,签下了勾魂令。我只不过是顺应天命,恳请上天武曲星下凡,早一点儿取走了他俩的狗命而已。”胡半仙又开始故弄玄虚地说起来。   一看胡半仙又搬出迷信这一套,沈玉翎不由得笑了,压低嗓音说:“胡先生,我跟你实话实说,我是不相信招天兵、勾魂魄这类迷信的,要是真有天兵天将,那日本鬼子也不会侵略到我们中国地盘上,四处害人了。这里没有别人,咱们也用不着遮着掩着说,我们两个,和胡先生一样,都是抗日的,目的都是一样,就是希望早一点儿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将咱们的父老乡亲们都解救出来。今天我们之所以来找胡先生,就是敬佩胡先生的抗日决心和锄奸义举,希望能联合胡先生,共同抗日。”   “胡半仙,这个屋子里没有外人,咱们之间,用不着装神弄鬼,胡拉乱扯,用什么武曲星下凡糊弄我们。我们今天之所以来找你,就是佩服你是条锄奸的好汉,想拉你加入我们,大家团结起来,共同打鬼子,这事怎么样?”关向前也挑明了说道。   “闭口,闭口,你们两个如此说话,是要冒犯和冲撞武曲星的。”胡半仙赶忙伸手,欲制止二人不要乱说。他双眼紧闭,口中喃喃念叨:“这两个凡夫俗子,说话不知好歹,做事不懂规矩,冒犯武曲星您老人家,您可千万不要见怪,跟他们一般见识。”   胡半仙小声念叨了一番,才又睁开双眼,说道:“你们刚才的冲撞之语,我自会向武曲星诚心解释,恳请上仙原谅你们的。我也不瞒你们二位,自从我请来武曲星下凡后,助我千里锄奸,就有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找上门来,想拉我入伙,跟他们一起活动。可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也不仔细想想,武曲星乃天上神仙,那是上天入地,来去自由,不受凡间约束的,现在,你们想借我的手,拉武曲星入伙,这不成了笑话么?我看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修道之人,也不想受别人管束,咱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看到胡半仙欲拒人于千里之外,关向前不客气地说道:“胡半仙,我们两个已经把话挑明了,你怎么还神神经经,给我们装蒜!就你这能耐,我还不知道?你给人相相面、算算命、看个风水、治个小病,糊弄一下别人,还可以,可就凭你一个人,躲在这山旮旯里,就能千里杀人,鬼才相信!我们就想明白,杀了李老三和杨大东这两个汉奸的,真的是你么?还是另有其人?你是不是想把别人的功劳据为己有,好骗钱敛财!”   这番话,可是激怒了胡半仙,胡半仙马上面现愠色,离开座位,说道:“我早就告诉给别人了,杀那两个汉奸,是我请来的武曲星做的,这是天上神仙的功劳,哪是我敢据为己有,想抢就抢的?看来,你们二位是根本不相信我请来武曲星锄奸的事,好吧,咱们话不投机,就此打住,就不要再浪费你我的时间了。待会儿,我还要施法,再请武曲星下天,帮我们漳河县老百姓继续锄奸,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儿打扰我施法了。”   听到胡半仙要赶人走,关向前争辩道:“别啊,我说胡半仙,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你生气干什么?咱们话没说几句,你就这么直接赶我们走,这也不合待客礼数啊。”   “你们赶紧走吧,惹我生气是小,气恼了武曲星不再下凡帮忙,才是大事!”胡半仙念念不忘扯上武曲星的名头。   关向前知道呆不下去了,干脆站了起来,说道,“好好好,我再问你一件事,我们就走。我们好不容易来你这儿一趟,也不想空跑。我听人说,前几天,有几个大财主重金请你施法杀汉奸,我就想知道,你请来的这个武曲星,准备石杀的下一个汉奸是谁?你能请动武曲星,别说你不知道。”   听关向前追问,胡半仙再次拒绝了:“这是天机,泄露出来是要遭受天谴的。我是修道之人,自然知道。对你们这种冒犯上仙的人,我是不会泄露天机的。”   却见关向前从怀里掏出一根“小黄鱼”,放到了胡半仙面前的桌子上:“我们今天拜访,多少也是带有几分诚意,没有一点儿诚意,我们哪敢随便登你胡半仙的门!这根小黄鱼,我就放你这儿了,我就当是花钱买天机,还请你看在这钱的份上,在武曲星面前,替我们通融通融。如果你现在说不出来,我关向前就敢保证,你扯出武曲星锄奸,是想欺骗整个漳河县的人,我出去后,一定会把你骗人敛财的事情抖露得全县人都知道。如果你今天说出来了,也做到了,那我就相信你是真正的英雄好汉!”   胡半仙本不想再跟沈玉翎和关向前说话,可他一见关向前拿出了一根小金条,眼睛就禁不住发直了,嘴里却找借口道:“不是我胡半仙今天非要卖弄本事,泄露天机,而是实在气不过你们两位如此冒犯武曲星。我今天就泄露一点儿天机,让你们见识见识武曲星的本事。如果我说的应验了,这条小黄鱼就当是你们敬奉给武曲星的陪礼钱,如果我说的不对,那我除了原物奉还,还会再赔你们一根。”他提起桌子上的一只毛笔,铺开一张纸,在纸上写下四个字:“石家兄弟”。   胡半仙把笔一放,说:“武曲星让谁三更死,就绝不会让他活到五更,这天机,我只能点到为止,你们不要抛根问底,否则,我写出的这四个字就不灵了。来人啊,送客。”说话当中,他赶紧把“小黄鱼”收到怀中,生怕关向前反悔。   很快,送沈玉翎他们来此的那三人又进屋来,用黑布蒙上沈玉翎和关向前的眼睛,如同来时一样,用一根桃木牵着,在山中走了一个多小时,把两人带回了最初进的那个院子里。   眼见沈玉翎和关向前安然返回,一直等待的何兵吐了一口气,说道:“我心里可担心死了,生怕你们出了什么事。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出了事可怎么办?”   “放心吧,老马是我的熟人,我们不会有事的。”关向前安慰道。   三人赶着马车返城,途中,顺便在两个村子收了一些核桃、柿饼,放在车上,好应付日本人的耳目。   而这回城的一路上,沈玉翎却有了一个新的问题,这个老关,好大方的出手啊,竟然拿出一根金条,送给胡半仙,他这钱到底是怎么来的?看他的穿戴,住的房屋,也不是很阔气啊!   关向前似乎觉察到了沈玉翎一点儿想法,与沈玉翎的眼神相对时,他有些不安。
0

第七章神算“胡半仙”的夺命玄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