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那片山河那些人>第六章 阵前清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阵前清扫

小说:那片山河那些人 作者:塞北雪 更新时间:2018/5/11 9:00:09
部队入朝后夜行晓宿,经14天急行军抵达了预定位置伊川郡。他们已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战场,美国鬼子已在他们的射界内,同时他们也在美国鬼子的射界内。 国内战争结束后又一次进入战地,舒文博在安排部队隐蔽、警戒、就餐、休息等诸多事宜之后,做了他当日第一件重要的事——找个背风的角落睡一觉。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特别没心没肺的样子,可这就是典型的老兵。 吃饭他倒不着急,反正再怎么吃也是炒面,干吃或者用热水泡着吃都是一个味儿,一顿两顿能凑合,近半个月顿顿吃这个,舒文博的味蕾早被糟蹋完了,他比任何时候都更想念国内的饺子、白菜、豆腐、粉条、大白馒头和大米饭。 部队停驻后舒文博曾建议没有警戒任务的战士也睡一会儿,连续14天急行军,沾枕头得呼呼的才正常。但老兵们还好,吃完就睡一点儿不含糊,新兵的心思则显然不在睡觉上。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吃炒面,吃完了开始喷云吐雾,都处在典型的亢奋状态。这么多天下来,新兵也早把最初的烟火禁令当成了笑话。美国飞机在天上飞,除了炊事班生火做饭,就人抽烟产生的那点儿烟火,机舱里的美国鬼子能看见?除非他是孙悟空! 舒文博果然沾枕头就着了,轻轻打着鼾,梦里他见到一群人正被牛追,天知道咋能梦见这个。牛发狂了,跑起来一颠一颠杀气十足,脑瓜顶两个大犄角支棱着,煞是骇人。舒文博眼瞅着牛把人卷在蹄子底下,正要冲撞更多的人,身为军人的正义感和使命感都爆棚了,舒文博伸手往腰上摸,要掏枪毙了这头疯牛,可枪却找不着了。就这么个工夫,牛的一对儿红眼珠子瞄向了舒文博…… “我日你娘!”睡梦中的舒文博心中一凛,骂了句粗口扭头就跑,后面的蹄声催命似的,奔跑的牛发出“哞哞”的沉闷“战吼”。 两条腿终究跑不过四条腿,舒文博的后腰眼有被异物顶上的不适感。就这么个时候,舒文博醒了,一脑门子汗。然后他发觉有人轻轻推他的后腰眼。 是姜鹤达。舒文博翻了身,瞅见是姜鹤达,松了口气,问:“我睡了多久?” “你睡俩小时了,连长,有任务。” 一听有任务,舒文博翻身从铺上起来,心里琢磨敢情梦里的牛角是现实中姜鹤达的手。自己怎么会做这么个梦?以前他可没梦见过牛,更没梦见过牛袭击人。 “啥任务?”舒文博问姜鹤达。 “师部来的情报,说有一队李伪军占据了我连防区正面的山头,正在侦察我师动向,上级决定打掉他们,师长把任务给了尖刀一营,营长把任务交给了咱们。”姜鹤达回答道,看得出,有仗打,他很兴奋,曾经的白面书生如今被冯涤传染成了“仗蒙子”,跟喝酒有瘾的“酒蒙子”似的,“仗蒙子”是打仗有瘾。 “多少李伪军?” “目测大概一个排,火力配备并不强,主要装备侦察仪器。” “呵,一群冒充蝎子的皮皮虾,顶好!拿他们练手正好!”舒文博顺手抄起了波波沙冲锋枪。入朝第一枪让他一连开打,他高兴;他要开荤了,他很高兴;拿一帮南朝鲜李伪军开荤,他相当高兴。 “连长,李伪军全美械,之前咱没跟他们交过手,别拿他们当软柿子。营长让我跟你说的。”姜鹤达低声提醒且重点强调他只是个传话的。 舒文博看着姜鹤达乐了,意味深长的说:“老姜,你是我的指导员。” 舒文博的言外之意是,就算没有老大冯涤发话,姜鹤达给他提个醒让他别轻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两人一个连长一个指导员,不存在谁大谁小,有事商量着来。 姜鹤达是连队指导员,舒文博是连长。在基层连队,指导员是党支部书记、政治主官,在政治工作和生活方面是管着连长的,是连长的“上级”,在作战中,指导员的意见也是具有相当份量甚至具备导向性的。理论上讲,连长和指导员不存在谁大谁小的问题,就跟两口子过日子一样,谁对听谁的。可在尖刀一营一连,情况却不大一样——姜鹤达对舒文博,总有一种新兵蛋子对老兵油子的崇拜心理,打从他来舒文博的连队担任指导员起,他对舒文博就先天性的底气不足。 根源在于,姜鹤达一直认为他能有今天,全靠舒文博的传帮带。他自己当初是怎么个水裆尿裤法儿,他自己最清楚不过。舒文博没抛下他,帮他挺直了腰杆,他才在连队立住了脚,要没有舒文博,他姜鹤达算个啥?能被连里战士接纳吗? 舒文博教了姜鹤达很多,是姜鹤达在部队的“师父”,就凭这个,政治指导员姜鹤达,把连长舒文博当大哥。这种大哥兴许不是因为年纪大才被叫“大哥”,只因为这种大哥做了大哥该做的事。即便这种大哥比受援助对象年纪小,大哥依然是大哥。 得亏舒文博会做人,不会因为受捧而翘尾巴,还好心提醒姜鹤达他们俩的身份、级别一样,叫姜鹤达别那么小心翼翼,有话直说就得。 姜鹤达是个聪明人,舒文博的话甫一出口他就啥都明白了。他笑着点点头,说:“我记住了,连长。” “走吧,集合战士,做动员。” 一连战士听说有仗打,个个兴奋,老兵不用说,都是被冯涤传染的“仗蒙子”,新兵兴奋则更多出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真虎都不怕,何况是给纸老虎美帝当狗腿子的南朝鲜二鬼子? “同志们,上级首长把任务交给我们一连,我师入朝第一仗让我们打,这是上级对我们的信任,我们要发扬‘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干净彻底的消灭敌人,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 战斗动员十分简短,对士气高昂的部队,不用忽悠这帮伙计照样跟狼崽子似的。 部队隐蔽运动到南朝鲜军占据的山头下,舒文博、姜鹤达、郑聪带三个排长来到便于观察的位置进行了敌前侦察。 确实是南朝鲜军,和志愿军战士一样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但包裹在美国皮里,脑袋上顶着美国钢盔。敌前侦察的干部给这帮二鬼子挨个过数,山头上拢共39个南朝鲜军,典型的一个排。 此时这帮南朝鲜军相当一部分无所事事正懒洋洋的一边晒太阳一边吃罐头,美国枪被他们随意的搂在怀里,根本没有打仗的准备,也有几个看起来挺忙,要么拿望远镜观察要么摆弄测距仪要么拿着笔和本子又写又画。 “瞅瞅,这帮损兽,日子过得蛮爽,跟休假似的。”舒文博低声言道。 “枪口都没对着山下,没有警惕性,刚好打他个措手不及。”郑聪跃跃欲试了。 “准备,五分钟后开打。”舒文博下达了命令。 具体安排,由舒文博和郑聪带尖刀排,姜鹤达带二排三排在后面跟进。 在己方防区内打一个排的敌人,自己身后就是整个180师,人多势众士气高,敌人还是出了名的经不起打的南朝鲜伪军,身为连长的舒文博本没必要跟尖刀排一起上,把这份工作交给副连长就行。如果副连长是张有根,舒文博真就这么做了。但如今的副连长郑聪就连队而言是新人,虽说入朝前后郑聪始终抓紧一切时间熟悉人头,加深跟战士们的战友情,但时间毕竟有限。舒文博和郑聪一起带尖刀排,是为了给郑聪提供一个“实习”机会的同时,亲自带一带郑聪,让他尽快适应角色。 部队很快准备就绪。 “老郑,你来指挥。”舒文博压低声音对郑聪说。 郑聪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向身边的白立冬下令:“老白,那几个举望远镜的,你挑一个毙了,第一枪由你打。” 郑聪特意给神枪手白立冬安排了一个“肥差”。 “一班长枪响后,全体投弹,借烟雾掩护迅速接敌,打快攻,三三制推进,一鼓作气冲上山头。”郑聪向尖刀排战士做了简单部署。 白立冬已据起莫辛纳甘瞄准了山头上一个举望远镜的南朝鲜军。 一声枪响,举望远镜的南朝鲜军双手一扬,钢盔和望远镜朝两个方向飞上了天。而后,刹那间,一片铁疙瘩自下而上飞向了山腰。 南朝鲜军被白立冬的一声枪响和其中一名观察手被爆头给搞得惊慌失措的同时,尖刀排扔出的手榴弹在预计冲击路线上炸了个此起彼伏。 “上!”手榴弹炸起的烟雾未散,郑聪抄起莫辛纳甘第一个跳起来冲向山头。 “杀!”尖刀排的战士们喊开了,抄家伙紧随副连长的脚步扑向山头的敌人。 跟尖刀排一起行动的舒文博认为,郑聪把尖刀排的进攻节奏带的不赖。而且这老鲜还真有点儿胆大不要命的气势,冲的比谁都快,但又不是直冲,很有技巧,能躲会藏,一看就是个沙场老手。论本领,毫不逊于原副连长张有根。 尖刀排发起冲击的同时,刘大棒槌等机枪手开始在尖刀排一侧对山头上的南朝鲜军进行强有力的火力压制,郭留诺夫重机枪和德普转盘机枪独特的巨吼盖过了志愿军战士的喊杀声和南朝鲜军恐惧的嘶叫。 尖刀排抵近山头南朝鲜军占据的地盘,又是一片脱手而出的手榴弹,炸得南朝鲜军哭爹喊娘,死了的省心,没死的就满地乱窜。在一连的快攻之下,南朝鲜军手中的“八粒快”还没等发挥远战的火力优势便不得不打起了白刃战。 打枪战都不是志愿军的对手,打白刃战更白扯。都没等姜鹤达带二排三排扑上去,只在尖刀排的攻势下39个南朝鲜军便全部交代了,侦察任务算是泡汤了,连他们遇袭的消息他们都没来不及传递回他们的总部。 “注意清剿残敌!注意隐蔽!” 整个战斗过程都没用上十分钟。打扫战场,缴获了20杆“八粒快”,三挺汤姆逊手提机枪,还有一挺舒文博只听说过没见过的像轻机枪的东西,舒文博跟大伙儿解释说,这是美国人的一种自动步枪,但也带手提把手和两脚架,说是自动步枪,重量可挺沉,好多人都拿这玩意儿当轻机枪使唤,这家伙学名叫勃朗宁自动步枪,抗战那会儿中国军队也少量装备过,不过装备量很少。
3

第六章 阵前清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