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残阳帝国>1 核潜艇穿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 核潜艇穿越

小说:残阳帝国 作者:野狼獾 更新时间:2014/8/22 9:12:35
程大洋死死地抱住潜望镜,看着地板上的一滩自己的呕吐物,仍然有些晕眩。 他在核潜艇上当差那么多年,早就不记得晕船为何物了,但是今天,脸真的丢得大了。好在突如其来的海底地震已经过去,周围其他人也都东倒西歪,差不多把苦胆都吐出来了。 一分钟前,临时艇长程大洋以为潜艇会在骇人的漩涡中解体,或者直接被海底的裂缝吞没。现在潜艇的水平旋转已经开始减缓,地板的斜度也渐渐恢复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似乎停止了? 指挥舱内一片狼藉,应急的红色照明灯,在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中有气无力地闪烁着。艇长瞄了一眼指挥席前面的显示器;导航、火控、声纳、辅机,以及那个让他心惊肉跳的“反应堆控制”,都在故障警告之列,潜艇各处的水密门还行,内部气压和后部舱室的放射物指标均正常。 “各部门长报告当前损坏情况。”回过神来的艇长手握通话器,开始鉴定损失。 “机电部门情况严重,动力系统严重故障,汽轮机紧急停车。无人值守区管道压力下降,可能有回路蒸汽泄漏,正在进一步调查。” “弹道导弹主控制室电气故障,射控计算机正在重启,1到10号导弹发射管保护性锁死…… 11、12号发射管完好。” “鱼雷舱报告,暂无设备故障,但是有人头部负伤。” “信舵报告,操艇动力不足,速度下降到了6节,舵效正在消失,需要对压载水舱再平衡。” “机电补充报告,汽轮发电机已经停转,全艇有断电可能性,需要使用电池。” 艇长平静地站在指挥舱的正中平台上,等着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从耳边飘过,这样的时刻,假装镇定就是他的职责,因为指挥舱里的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看着他。 他当然清楚所有这些问题的轻重缓急,动力部分的故障必然是最棘手的,相对而言那些战略导弹的问题倒并不算是当务之急。虽然目前还只是蒸汽轮机以及汽轮发电机报警,但是他有迹象表明,冷却回路可能有重大隐患。即使按照最低的处置标准,他现在也应该立即将潜艇浮上水面,疏散大部分人员到甲板和附近海面上,只留下应急损管人员来处置故障;但是他权衡再三,觉得现在还不能这么做,头上这片任务海区的情况较为复杂,某国的P3C来往的异常频繁,一旦上浮被他们拍到了照片,难免会开动宣传机器,聒噪个没完。 “航海长,航迹自绘不显示了,你那里怎么搞的?”他通过通话器问海图室。 “误差超临界水平了,惯性导航不起作用了,需要上浮利用卫星导航重新校验位置。”通话器那头,航海长陶建设轻巧地将一摊子问题又推了回来。 “哎,能不能测量一下海底重力分布进行导航校验?” “试过了,干涉仪数据与数据库数据严重不匹配,我怀疑刚才的地震除了破坏了海底地貌,连带改变了本地区的重力分布!” 潜艇差不多已经找不到自己位置了,虽然程大洋对上浮方案一万个不情愿,但是所有可以低调解决问题的办法好像都行不通。常识上,潜望镜或者其他天线伸出海面超过20秒钟,就有相当的机会被周边严密的空中搜索雷达发现,更别说整艘潜艇冒冒失失浮出水面了。 艇长还不想屈服,他又冒出了一个念头,或许可以在附近找到一艘慢吞吞的商船来判断主航道?到了温州外海再浮出水面,至少不会被支队长骂个狗血喷头。 这次,其实是程大洋第一次以主官身份执行任务。他接收这条新潜艇时的阻力很大的,据说在竞争419号艇艇长的人选中,他的排名一度从第一,跌落到了第三。反对者的主要理由是他太过年轻,在副艇长岗位上多多少少有过几次失误。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些传言,传说司令部某高层认为他的名字不是很吉利。 无论传言是否属实,总之在正式任命悄悄远离他而去的时候,总参情报局的紧急任务突然下达,一下子把程大洋从谷底捞了起来。 这次限定5天内必须出动的紧急任务,表面上很简单,只是跟踪一艘日本防卫省技术研究本部下辖的科考测绘船“春日丸”号,同时带上情报局的一个特别分队的人员和设备,由情报局的一名上校来收集春日丸的信息并进行分析。不知道为什么,在总参情报局的名单上,程大洋倒是比其他竞争对手都要靠前。最后上级只能妥协,让他担任了419号核潜艇的“临时艇长”,作为正式任命前的最后考察。 任务开始的前10天还算顺利,直到20分钟前,没来由地遭遇了海底地质变化,一股强大的海底涡流差点把潜艇晃散架;现在419号表面上脱险了,而实际上却陷入了更大的危机当中。 “报告艇长,二回路管道检测到蒸汽泄露,确认为保护性分离汽轮机的主因,目前堆芯热度提升很快。” “有多快?” “……比你想象的快。”机电长舒平从容应对了一句废话,他的资格比程大洋老,并不怎么把代理艇长放在眼里。 “有没有检出放射性……” “暂时没有,不过屏蔽层内循环减慢,不是好苗头,另外还有冷却不足的问题。” “能不能维持最小功率,至少确保冷却回路?” “不行,汽轮发电机主线路全部损毁;目前冷却泵功率不足,冷却回路马上就会处于自然循环状态……十分钟……至多十五分钟内,必须紧急停堆,然后转用辅助动力启动冷却泵工作。” “也就是说必须进行‘紧急处置’?” “是的,我明确建议按照‘紧急情况’处置。疏散艇内不必要人员,只留下我的部门和损管人员,可能的话,立即通知司令部,派出几艘支援船来。” “用拖船拖回去?” “那倒也不一定,不过不要对修复报太大希望。” 419号正面临着空前严重的反应堆欠冷故障,或者,已经可以称之为严重事故了,这种事在中国海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不过在外国同行中,倒是有不少死伤惨重的前车之鉴可以参考。 “这他妈的,到底算是什么事?”程大洋转过头来,想找到总参派驻到艇上的情报头子林秀轩上校,几天前,就是他带来的这项倒霉的任务。林秀轩刚才好像还在,不过转眼间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回想起来,整件事情确实太过蹊跷,大约一个小时前,419正在慢车靠近主机停转的“春日丸”号,对方一无察觉。谁也不知道这艘充满阴谋的日本船为什么会突然下锚,停在了民用船只避之唯恐不及的“龙三角”地带。 随后那艘日本船悄悄投下了一个爆炸装置。爆炸引发了一系列海底地壳的反应。躲在暗处监视的419号声纳听到海底如同开锅一般骇人的动静,这艘近万吨的弹道导弹潜艇倒车不及,被一个超级漩涡抓住,如同一叶纸片一样,围绕水流旋转起来,无法摆脱。 在大自然狂暴的力量面前,一百六十兆瓦的强大动力显得微不足道。程大洋转的七荤八素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真是自己的名字不吉利? “对了,声纳室有谁听了春日丸的动静?” “声纳记录到她在急流中进水下沉了。可以用主动声呐确认沉没位置。” “狗日的,真他妈的活该。” 程大洋狠狠骂了一句,他知道春日丸号是带着重大阴谋来这里的,现在这个阴谋只能永远藏在海底了,当然不排除林秀轩知道一些情况。 “指挥舱,主回路蒸汽压力还在持续增加。”通话器那头,机电长有些急躁起来,“不管你怎么做决定,都必须快。” 程大洋无奈地转向身后的政委寻求最后意见,只看到面色惨白的政委苦笑着点了点头。 “全艇注意,实施紧急停堆处置,这不是演习,重复一遍,不是演习。” 随着他的话音,核潜艇各甲板主要通道里的刺耳警报响了起来,这预示这潜艇将要紧急上浮。 “主压载水舱进水,艇艏平衡舵15°仰角。紧急上浮。” “反应堆控制室,放下控制棒,实施停堆。” 随着指挥舱的指令,艇上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到潜艇开始缓缓上升了。 几分钟后潜艇到达了通气管深度,辅助柴油机立即开始运转起来,电力得到了部分恢复,这意味着终于可以重新启动冷却泵了,事态好歹得到了第一步的控制。 潜望镜上一个绿色的发光二级管亮起,艇长转过作训帽,提起潜望镜,然后将头顶到目镜上的护额垫上。 程大洋迅速查看了从正北到西南的大约200°的方位,搜索了海平面,再接着转向西面,查看了大陆方向,看上去风浪不大,能见度很好,略微有些雨点打在物镜上,只是看不到一艘船只。紧接着他又进行了360°的对空搜索,一样没有任何的发现。 “艇长,没有接收到北斗导航卫星信号,一颗也没有找到。”航海长平静地报告了今天的第N件怪事。 “GPS行不行?” “也不行,大概桅杆上接收装置出了什么毛病。” 程大洋也觉得奇怪,以往在这样的区域升起潜望镜,桅杆上的被动探测设备,很快就会记录下各种无线电脉冲信号,包括通讯设备设备发出的信号,以及军舰、民船导航雷达发出的,但是今天则不然,几乎没有接收到什么信号。 “豁出去了,观通长,打开对海/空搜索雷达,立即向司令部报告紧急状况,要求派遣支援船只。同时收听一下周围有没有在海事频道上呼叫的船只?让司令部一并处理。” 他倒是宅心仁厚,这个关头还能想到地震区域附近是否有其他的遇难船只,需要一并搭救。 “找不到通讯卫星……求救电报已经由电台发出,司令部暂无回应。” 419号如同进入了一个被屏蔽的世界中。 “今天的洋相算出大了。有谁看到总参的林秀轩了,看到了叫他到围壳上找我。” 丢下最后一句话,艇长套上一件雨衣,走出指挥舱,随着拥挤的人群,从主升降通道爬到了围壳上,他将在这里继续指挥潜艇。 此时潜艇已经完全浮出了海面,并且失去了主要动力,作为一艘核潜艇,这显然是最失败、最难堪的一刻,按照惯例,各怀鬼胎的周边国家飞机,马上会飞过来拍照取证,或许到了明天,他们的报纸上,就会充斥着嘲笑中国潜艇部队发生严重故障的文章了。 按照既定的程序,所有紧急处置部门以外的人员,全部穿上橘红色的救生衣,从前升降口聚集到前甲板上。水手长领着大伙儿给同样色调的救生阀充气,然后推入海中。 虽然已经实施了紧急停堆,但是反应堆的衰变余热仍有可能导致巨大的危险,按照标准程序,最初的几个钟头只能如此狼狈,泡在海水里,总好过泡在可能带有放射性物质的冷凝积水里。 围壳上的士官,已经升起了一面猎猎的红色国旗,另有一名水兵在前甲板上升起了带有蓝色条纹的海军旗。目测当下浪高不足1米,海况至多3级,晴空万里,风景宜人,不过刚才,海面上恐怕是恶浪滔天才对。 “报告艇长,搜索雷达发现东北方向有一支船队通过,距离36公里,规模很大。” 站在他身旁的值班人员作了例行报告。 程大洋正在关注下面甲板上人员的紧急疏散,没怎么在意值班长的报告,这一带有通向台湾海峡的主航道,有一些船倒是不稀奇。 “什么情况?” “船队由16艘大型船只组成,队形很密集,均速17.5节,自北向南前进。” “队形很密集?什么船?” “雷达无法识别船型,只能从尺寸判定为远洋散货轮,其中有3艘长度超过200米,研判为巴拿马型油轮?” “巴拿马型油轮的航速怎么可能超过15节?”程大洋这才抬起头来,略赶到一些奇怪。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民用船以这么规整的纵队航行的。”围壳上的值班长说道,常识告诉他,其中一些船甚至比美国海军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还要大出很多,但是比尼米兹级航母和两栖攻击舰小,所以不大可能是一支舰队。 艇长不说话,举起望远镜朝大致正东的方向查看。看到了淡淡的黑色云雾正在海平线上慢慢的移动着,他摇了摇头以示不解,要么船队里有几艘船只的锅炉有毛病,要么就是其中有一些船在烧煤或者重油。 “声呐室里还有人吗?能不能用窄带分析一下他们的主机类型?” “次要部门都撤上来了,这是你的命令。” “今天的怪事儿还真他妈多。” 围壳指挥台上的自动报警开始嘀嘀作响,这次是对空警戒雷达发现了低速目标,正在从东北方向接近;速度很低,像是一架无人机,雷达系统仍然无法识别出机型。 “简直出鬼了。”艇长恨恨地砸了一下身后的潜望镜。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观测设备里只有光学潜望镜是可靠的。 “报告艇长,译电室截获一封日语假名电文,在4430千赫。” “拿到舰桥上。” 不一会有人爬上围壳,将一张纸塞到他手上,他心不在焉地展开看了看。 “镇守府至急电第六十七番。第12根据地通讯部发出,驻久米岛无线电通讯导航分队,于明日,12时05分进行导航信号测试。16年7月1日,大凑要港部通讯室,吉田。” “这都是什么乱起八糟的玩意儿?”艇长把电报纸揉巴揉巴,扔到到了海里,他不记得自卫队有这样的单位,通讯格式和使用的频段都很不规范,很明显那台电报机既没有跳频设置,也没有连接到任何的加密机上,这显然不是自卫队的风格。 “艇长,收听到微弱的中波电台广播,基隆港方向,好像是日语广告。” “知道了,回到原岗位继续监听。” “是。” 就在距离一团糟的419号弹道导弹核潜艇大约20公里外的天空中,一架慢慢飞行的95式水上侦察机,正在做围绕第7战队后卫部队的防御性侦察,它侦察的主要范围包是古岛以西海域,确认没有从菲律宾出发的美国海军潜水舰,停在在这一带海面上充电。 早上长时间的飞行,让飞行兵曹长大田望有些困倦,他希望尽快找到自己的巡洋舰——“最上”号,然后可以好好谁上一觉。 舰队的无线电静默令,让导航工作变得极为困难。军令部严令舰队必须“静默进行”,以避开菲律宾巴布延海峡内的美军监听单位,除此之外,附近岛屿上的无线电导航设施都根据镇守府命令,在测试中,也带来了间歇性的航向测量问题。兵曹长只能通过测量120公里外,功率只有区区1.5千瓦的台北放送局的播音,来判断自己的位置。电台里一个九州口音的女声,一直在推销中岛佐一药房的征露丸。长达45分钟的广告结束后,紧接着是工间广播体操播放时间,简直没有半点可以听的东西。 以大田这十来年当兵的经验看,最近的种种反常迹象,都意味着帝国海军马上就会有大动作了,他听说政府正在给法国维希政府施压,迫使其放弃中南半岛的一些港口和基地,这次舰队的突然南下集结三亚,恐怕是与配合陆军占领这些港口的准军事行动有关。 他身后的观察员高山,突然狠狠地拍了大田的肩膀,然后指着太阳下面隐隐可见的海岸。 “瞧,海岸。” “啊,是基隆港,终于看到了。”大田使劲地点了点头,“看来航向没有问题。” 观察员高山和夫的大腿上铺着地图和六分仪,手里拿着望远镜不时四处观察,看上去比大田认真得多。他的两样主要工作就是领航以及侦察,当然如果有敌机靠近,他还必须操作一挺可以360°回旋的机枪进行反击,不过,现在是昭和16年,国民政府早就丢失了整个沿海地带逃到内陆去了,所以东海海面上应该不可能有什么敌机窜到眼前了,这种过分安逸的局面,让急于表现的高山有些着急。米内内阁一直在向美国退让,似乎外务省正急于修复两国关系。 一缕阳光透过雨云,照耀下刺眼的海面上,有一样黑色的漂浮物引起了高山的警觉。他使劲调节望远镜,不禁喜出望外,那是一艘停止不动的潜艇,旁边还有一些黄色的救生艇。 一等飞行兵高山和夫拿起通话器:“曹长,2点钟方向,好像是美国人的潜水舰?” “应该是我们的潜水舰吧?” “是不是过去看看?” “我说高山,如果我们多绕一圈,可能就赶不上集合时间了,田中大佐是不会停下来等我们太久的。” “兵曹长,看上去真的很可疑啊,我是说……他们的旗子,是红色的。” “多半是第19潜水队的那帮家伙在充电吧?听说他们也要去三亚。” 大田觉得高山未免有些大惊小怪,帝国海军旗不也是红色的吗? “但是那艘潜艇的后甲板拱起了一大块,可能藏着特攻装备,完全不像是我们的潜艇。” 观察员的这句话最终还是引起了大田的警惕心,于是他权衡了一下,决定浪费一点时间转向西面去看看。不过大田并不确定能有什么收获,高山眼力固然很好,但是新兵毕竟没什么经验,经常会犯下一些草木皆兵的低级错误。 程大洋紧锁愁眉站在围壳上,一直等着雷达探测到的那架,刚从东北方向原航线上掉头飞向自己的飞机现身,但是那架飞机实在太慢了,左等右等还没有出现在视线内。倒是之前一直踪迹不见的林秀轩突然从他眼前冒了出来。 “林处长,你还知道出来?我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程,咱们必须最好作最坏的打算。”林秀轩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呵呵,还能有什么更坏的情况?你还嫌我们不够狼狈?”艇长气呼呼说道。 “我是说……”林处长突然停了下来,他听到了天边的嗡嗡声,看来不需多言,程大洋很快就会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看,东北面有一架飞机。” 甲板上有人喊了一嗓子。于是围壳上,前甲板上,以及海面救生艇上的人都向那里望去。程大洋有望远镜,此时稍微占些便宜。 那是一架程大洋一时不能够识别的灰色双翼飞机,机体下面有长长的浮筒,机翼下还有2根小型浮筒,显然具备在海面上起降的能力。飞机转弯时可以看到红色的日本国旗,但是旁边没有白色的“海上自卫队”字样。 程大洋张大嘴看了一会儿,发现后座上的家伙也拿着望远镜与自己对视,这个傻逼倒是不怕捂出痱子,头上戴了里翻毛的皮革帽子,上面套着护目镜,麂皮毛翻领夹克里紧束着白色围巾,上唇留着仁丹胡子;更有意思的是,在这个衣着不伦不类的家伙背后,还竖着一挺机枪。
118

1 核潜艇穿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