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兵麒麟(原:我叫吴小免)>第三十三章:克什米尔往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三章:克什米尔往事

小说:兵麒麟(原:我叫吴小免) 作者:会游泳的草鱼 更新时间:2018/5/12 21:57:41
“今天上午,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张州立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前来访问的美国司法部特别顾问迪斯、联邦法院法官雷蒂翰、白宫新闻办公室主任助理华纳尔等一行外国友人。双方在共同关心的领域充分交换了意见。在谈到我司法改革时,张州立指出,当前中国对自身的司法改革充满信心,认为法治既是国际潮流,也是中国的必然潮流,美方的法律制度经历过重大历史事件检验,因此,推动中美两国之间法律制度的良性交流,对两国司法有着积极意义。迪斯表示,美方尊重中国对于维护本国法律制度的相关措施,赞赏中方对法律制度进行的相关改革,美方愿与中方一道,为完善各方法律,推动司法方面交流性活动的开展作出努力。” ———7月20日新闻联播 “你刚刚说什么?” “去北京逛逛。”M头也不抬的道:“满脑子疑惑?问吧~” “广州怎么办?”广交会还没开怎么这就要撤了,合着你过来就是解决火车站的事情的?竟然还是被你随机怼到的那个绑在后备箱的女人提供的线索?这样就完了?我还真是满脑子疑惑:“前期造了那么大的势现在不管了?” “广交会已经没事了。”好像是见我真有些疑虑,M从床上起了身,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接着缓缓道:“我知道你还在关注那个黑人,我听说那个人离开广州了。““听谁说的?”我随即问道。M扭了扭头,张口道:“那个李队长啊,你忘了?就是你前两天抓到的那个黑人啊。”说着,他起身走向了卫生间,到门口的时候,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对我说道:“那个李队长已经被老美领馆的人接走了。我跟你那上司确认过了,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 “可那个黑人去哪了?”我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问道:“那个人可不能跟丢了啊!” “不知道,可能回老家了可能还在中国,但绝对不在广东省。还有,你丫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在插嘴?”M瞪了瞪眼,佯装很气的样子摆了摆手,接着抬了抬头:“....嗯......我刚要说什么来着……哦对了,那个杜佳我认识,比你小一岁,有空约你们出来吃饭。”说完给了我一个“我懂得”眼神,走了进去。 ...... “......就这样,马上要走了,以后来广州了找你。”我对着电话说道,原以为跟刘飞这小子还能再多搭会班,现在看来,唯有提前告别了,这生活,真是处处充满偶然。 “早上就接到机场的消息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并不显得有多惊讶,但好像还有点不舍:“你小子,走的时候也不打声招呼,打住!这是我替小杜说的……什么叫监视?这是为你们安全着想OK?……那个女人?奥,知道你们把她带走了......好了好了说正事,昨天晚上我们一整晚没休息,你猜我们干嘛去了?”刘飞的声音变得轻松起来,接着道:“一口气把之前局里掌握的那几个可疑人员全抓了!......放什么长线啊,大鱼早跑了......对,这几个人可能没什么价值,照会过美驻广领事了,对方......” 果然,美国人说不认识这些人,那么就只有判刑了。 清晨的高空上,到处都是宁静。窗外的白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祥和。这脚下的广东省,要是能一直像上面这层云一样,那该多好啊…… 事情的结尾总是这样潦草,对方不愿意把事情闹大,吴名他们也是得寸后不再进尺——那个李队长的价值很高,一下子换了3个人回来,就像现在吴名在台上讲的那样:“以前,他们占的便宜比我们多的多,扳回一城后,希望这会成为一个新的起点……该奖的奖,当然,会议结果出来后,我会责成广州方面向在此次行动中牺牲的同志们给出合理说法。” 诚然,我方也付出了一定代价。但如果真能换来协议中所说的那种环境的话,我想,这可能会让英烈们的牺牲变得更有意义。 ...... 如果说七月的广州像一位秀中带刚的女汉子的话,那么同一时段的北京就像个真汉子。广州的夏天干中带湿,而北京则是纯粹的干,不带一点湿气,所谓南方人质秀,北方人率真,两地的人文差异便是这气候造就的,这一点,也体现出了中国经政的排版。与经济有关的论坛及相关会议,多数时间总是安排在沿海一带,表现出活力与热情,而政治,则多在北方,展现的是严肃与精气神。吴名说过,政治中心虽然在北京,但未来会向中部及周边铺展,这座城市,不能太政治化,得表现出它的生机与朝气。 故宫博物院。除了不时传来的说话声,这里与数墙之隔外那喧嚣的长安街相比,显得格外寂静。午门外,两个身着白衬衣的人警惕的看着四周,在他们的前面,一群外国友人正和东道主聊的起劲。头顶阴沉的天空傲慢地俯视着北京城,仿佛让人忘记了昨天这里还是个阳光明媚的五A景点。 这群外国友人已经在北京待了三天了,今天,是他们归国时点的最后一天,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张州立带着他们来散了散心。愉快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这不,转眼日程约时已至,合照结束后,一行人上了早已停在一旁的车,离开了故宫。 “好不容易休馆一天,不打算多逛逛?”M难得的露出笑容。 “有什么看的,走吧。去看看你的那位外国妞。”我把裹在小胳膊上的外套甩开,套在了身上:“你那捆绳子怎么也能像西游记里的捆金锁一样,从她口里套出些话来吧?” “今天怎么这么正经了?”M依旧笑着盯着我,见我没有说话,便扭过头向一旁的车子走去。 “给你讲个故......” “不听。” “关于那个女人的。” “哪个女人?” “被我捆住的那个女人。” “那倒是个美女。” “不讲了,前面车太多容易分心。” “那等堵车了讲。” “不可能堵车。” “......” “三年前吧,我去巴基斯坦做交流的时候,她还是克什米尔线印方边界谈判委员会的一个外事顾问,说白了,就是搞情报的。”M和上窗,缓缓地停在了前方车辆的屁股后面......还真堵车了,看样子得堵上一阵时间:“当时和我一起的,还有我的一个搭档,就叫他...,算了,他也不在了,他叫任安。我们俩...” “只有你们两人?这交流也是规模挺大的啊。”听着,我忍不住点了烟吐了起来,怎么什么事都是只有一两个人去办的啊,我堂堂大中华难道就这么缺人吗?这要是在外面出什么事了,两个人能解决的过来吗?“你不是要告诉我你们两个推动了那年印巴火控线的谈判进程吧?真牛逼,我那会还在广州玩泥巴呢,哦不对,那年我好像也出过一次国。”我不置可否的喵了他一眼,接着迅速“知事的”把视线移向窗外,竖起耳朵听他讲了起来——不敢再打断这家伙的话了…… 克什米尔地区,位于印度东北部,其北部与我国疆藏边界接壤,是一片高海拔山原占主要地理景观的地域。49年停火线划定后,印度与巴基斯坦分割而治,以东为巴,以西为印,尽管有线切割,但两国时常在边界地带发生交火事件,因此克什米尔地区在那个时期一度被称为亚洲高危濒战区域,同样,也是各国情报人员相互角力的一个重点地带。 那是2004年12月底的一个深夜,那会儿,克什米尔已进寒冬。 明月高悬,除了强劲的东北风的呼啸声外,广袤高原上的万物均寂静无声。大概12点左右,巴方驻克边界的一个哨所接到通知,半小时后会有几位来自远方的朋友前来到访,通知里要求他们留意一辆国产越野车的来临路线,并做好接应。接到通知的哨兵随即走出哨所,拿出望远镜登上了瞭望台。 果然,不远处两道明亮的射线,随着山路的蜿蜒在不断起伏,正向着哨所驶来。车厢里,M和任安均沉默不语。他们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因为他们知道,此夜注不能眠。 “快到了。”驾驶员回头看了看他们。“辛苦了。今晚你还要回去,就把我俩放在前面那里就好。”任安笑了笑,给驾驶员递了根烟,他心里清楚,这样一次行动,成也是他们俩,败也是他们俩,没必要搭上旁人。 “既然是执行任务,把你们送到才能算。”这名驾驶员,是我驻巴大使馆的一名武警,今年10月刚刚由印度孟买总领馆换防至巴。听闻此言,任安并没有放弃,他接着笑道:“你这么年轻,来这么远的地......”“不好!快趴下!!”一直看着窗外夜色的M突然一声大喊,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股气浪逆着大风瞬间便袭至车体左侧,“轰!”车体被着突如其来的一击掀翻在地,爆炸产生的气波借着车辆的的向前惯性,将车体冲出炸点数十米外,车上两人生死未卜! “任安!任安!收到回答!”在地上翻滚数圈后,M趴着身对着耳麦焦急的喊道:“收到回答!!”由于刚才坐在车后右座,那束白焰扑来时的情景他看的一清二楚,一边大喊开车门,一边抓着坐在他左边的任安便向外滚去,谁知爆炸威力巨大,气浪将他的手掌与任安的肩膀彻底掀离...... 多年受到的训练让他迅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一边喊着战友的名字,一边弯着身变化着身位,向着不远处那团冒着白烟与明火的铁疙瘩曲折接近,同时密切注意着左边那座大山的山腰处,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白焰的起点就在那里! 哨所处,那名手持望远镜的哨兵亲眼目睹了此次事件发生的全过程,他立即向指挥所进行了汇报,紧接着领了三位战士,各自驾驶摩托车向目标地点突进。 “嗖!”M一个转身扑至身边的一块岩石后,发现不远处同时有摩托车和脚步声在逼近,明显的是,脚步声已经距他不足20米! “大概三个人。”M一边计算着距离一边迅速设定好了反击预案。事发突然,大部分武器装备还在车上。而现在,一把匕首一把微冲,两颗手雷,这就是他全身所有的武器。这些,对付一般敌人足矣,但预感告诉他,这些人不是善茬,作战素质可能与他相当——刚才掉下车的速度自觉已足够快,又是深夜,一般人隔着段距离是不容易发现的,可刚才的枪声却正是向他奔来,这让他的神经为之一紧。 脚步声更近了,来不及细想,M将两颗手雷同时扔向岩石的左前方,“轰轰!!”爆炸激起的砂石迸射四周,他听到对方有人在进行交流,就是这个时间!泥沙的烟尘尚未全部散去,M便冲了进来,他预想的没错,在这个情形下,对方队伍果然是呈Y字型包方式进行合围,他们当然想到M并非在声东击西,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对手不是巴方士兵而是中国人,所以在手雷爆炸伊始,他们便准备交换战术部署,将火力对准爆炸方位。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手雷的余威尚在,己方阵营的Y字角却已断为L字。 “HOLD ON!”刚稳住身形,M便对着这眼前两人大声喊道。就在刚才余烟未散尽时,M迅速扑出,以迅雷之势对正在交流战术的这名左前方敌人施展了一个过肩摔并迅速将其擒拿托起置于自己身前,微冲斜插在人质腰上,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延时方式,是的,目前,他有人质了。 “她就是那个女人。”M扭头对我说道,他的嘴里,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支烟。 “所以,你俩都活着走了出来?”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稳了稳身子,接着道:“那..你放了她还是自己溜了?”
0

第三十三章:克什米尔往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