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洛E>B:影一般的女人(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B:影一般的女人(中)

小说:洛E 作者:MooN 更新时间:2018/5/14 0:08:43
入夜,朦胧月色洒落的清冷银辉流连于寂静冰塔,营造出亦真亦幻的轻云流水,也将冬日的慕士塔格山渲染成美中透有一丝诡异的幽邃淡蓝。 霜露从抖擞积雪的伪装网下爬出来,确认周围安全,起身重重舒展着几个小时没有动弹的僵硬肢体。没想到自己居然写日记写睡着了,还一睡就是这么久。那两个家伙也是的,都不来叫一下,究竟有没有把人当作名义上的伙伴哪? “云尚……” 月下白地如霜,伴随脚步咯吱作响的踩雪动静回荡在苍凉断裂带的冰塔林间,除刻意压低话音的鬼魅回声,没有其他任何答复。 “冷非?” 那两个家伙该不会是嫌累赘,把自己一个人撂冰天雪地里然后悄悄溜了吧?! “冷非!云尚!!!” “大晚上的,你招魂啊?” 突然打破四下安宁的高声叫喊,换得一句语带睡意的无奈回应。男声来自背后,转身却不见人,直到不远处硕大冰塔底部豁口钻出熟悉人影,霜露方才意识到原来是自己有被迫害妄想症:“你还挺会藏的嘛,这都能进去?” 与冷非交接班后,云尚足足花了两个小时将眼前这座三层楼高的冰塔内部掏出一个容身空间,还没来得及享受劳动成果,就被夜里害怕落单的女同伴给召唤出来了…… 冰是热的不良导体,用东西挡住进出口,里面热量几乎不能传导至塔外,再加上能够遮风挡雪,作为居所来说确实不错,唯一的缺点是中空结构体积有限,目前只能容纳单人栖身……霜露钻至冰屋亲身体验一番,感觉非常满意,出来向云尚毫不客气地宣布:“OK,现在这里归我住了。” “凭什么啊?” “就凭女士优先,而且你烧坏了我的帐篷!” “后来我们不是把帐篷赔给你了吗?” “最后还不是因为你,被教官给收走了?!” …… 云尚自觉理亏说不过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霜露鸠占鹊巢,还把碍事的携行具从里面推了出来,留下冰镐和冰锥,说是要给冰屋内部做些装饰…… 未免某人把冰塔鼓捣塌了以致被活埋,云尚将留在外面的伪装网披裹起来,就近找地方坐下,听里面传来窸窸窣窣铲冰声,想自己白忙活半天,到头来还是只能在零下三十多度的雪地里睡觉,凉的不是身体,是心哪。 本次选拔赛,是人与自然的竞争,也是人与同类的竞争。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不可能寻求安逸,只能尽量使身体维持一种平衡,一种勉强满足基本生存需求的热量进出平衡。而自己和兄弟所携食品及体能补充液,最多够半个月之用,若想在脚下寸草不生的慕士塔格山上待满三十天,恐怕还得另想办法…… 话说回来,“帕米尔之冬”赛事组织者选择此地作为集结及第一轮考核的场地,到底是出于一种怎样的目的?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考验大家的野外生存能力,那可去的地方多了,何必非用武装直升机充当运输载具,冒着接近最大飞行高度的危险,每天往返海拔6300米营地一次? 另外,本次参赛队员年龄要求在22周岁以下,看来并不是为了挑选于军中服役时间长因而训练最为有素的士兵。年轻,意味各方面可塑性强,可以被打造成适应任何战场需要的特种战士。由此可以推断,“帕米尔之冬”最终选拔出来的队员,其未来所面临的任务环境,必然与“寒地”有关,且职责范围为相对特别的全新领域。 之前,自己只听说我国在泛地球联盟注册的星战部队“E联华旅”要组建一支直属特别行动小组,并于五大战区各单位公开选拔成员,便被所在部队推荐出来参加了培训营,成为中部战区军事素质综合评分最高的六个人之一,然后回到阔别两年的家乡,莫名其妙地开启本次考核之旅…… 由于培训营课程及测试都单独进行,所以自己也不认识同战区另外五个人,反正肯定在一开始的30名队员之中,而冷非兄如今所在的北部战区,想必也是如此……日后同区战友狭路相逢,那可真是乌龟怕铁锤、打完再问挨打的是谁了。 直到现在自己都还闹不清楚,上面对于E联华旅直属特别行动小组成立的相关信息始终保有部分神秘,到底是出于怎样的打算?回想培训营里接触内容,除在高强度体能、战术、枪械及格斗训练的基础上增加马伽术和战时抗压两个项目之外,其他并无什么特别。当然,这里的“马伽术”不单指以色列格斗术,而是一种战地生存技巧,讲究以简洁的行动让自己在危机中迅速摆脱威胁,属于自卫哲学,同时也是普通人难以掌握的极限生存之道。 就像特种兵生存训练教科书上所说,野战生存的基本原则,首先是保存自己,因为只有延续自己的存在,方能有机会完成肩上任务。 未来一个月,自己和同伴不仅要面对周边严酷的自然环境,还有来自同行精锐或明或暗的各种挑战。时间跨度长,对手多且强,若想全身而退,脑海里势必得有一套完善的行动方案,以藏为主,藏打结合。思维不局限于拳脚拼杀,合理运用培训营教官所传授的战术思想,凡事以巧取利,整个过程以奇致胜。这,或许便是赛事主办方在第一轮考核中想看到的东西…… 心中计议已定,云尚盖好伪装网准备睡觉,忽然,冰塔豁口飞出一包长了眼睛的膨化食品,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自己手边。 “看在你帮忙找了个好住处的份上,请你吃的。” 听霜露语带打赏的解释,云尚笑了笑,心说明明是你厚脸皮霸占别人地方,现在用一包薯片就想打发啊?包装上还印了只狗,上面写着恶意满满的“单身狗粮”四个字…… 零食没什么营养价值,也无法提供太多能量,不过两天来云尚一直在用牙齿和干硬的压缩饼干作对,偶尔换换口味,似乎也有益于身心健康。 “那就……谢啦。” 里面霜露没吭声,静待云尚撕开氮气鼓胀的包装袋,吃上两片后瞬间明白自己心意:“我去!芥末味的!” “帕米尔之冬”选拔正式开始后的第一个夜晚,慕士塔格山上各处异常平静。 次日天明,于地势高处完成警戒工作的冷非回到冰塔林,正赶上一宿没合眼的霜露从冰塔下面出来,看其藏不住兴奋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好事要告诉大家。 “你们进来看看,我为小组成员打造的‘爱斯基摩人冰屋’!” “哈?” 冷非不明白她的意思,而一旁刚睡醒的兄弟则带其跨过豁口前方堆积的冰渣,俯身钻入冰塔,里面原先只够一人半蹲的小型空间此刻已被扩容数倍,为保持整体结构稳定,冰屋顶部呈流线形,弧底距地面两米,层高足可让人直立行走。 “Wow...” 指尖划过面前光滑冰壁,云尚没想到霜露一个女孩子能有这么大本事,竟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只用冰镐冰锥便将可住五六个人的地方给挖凿出来,而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其大费周章似乎并不只是为了她自己:“你不是不愿和我们住在一起吗,怎么现在改主意了?” 霜露解开扎马尾的辫绳,任由自己海浪般的卷发悠然垂落肩头:“既然我们是同组伙伴,就应该彼此坦诚相待,在生活中互相支持。外面零下二三十度,难道你们想每天晚上裹头帽戴风镜在雪地里睡觉?” “当然——不想。” 云尚嘴上和身体都很诚实,摘下满是凝冰的头帽与防寒风镜,感觉好久没这么轻松自在过了。冷非虽没发表意见,但“No news is good news”,他不出言反对,就说明心中也认可这个有利无弊的居住地。 由于三人日常活动所制造的热量难以流失,冰塔内部温度始终比外面高十摄氏度左右,冰既不会融化,也没有说来就来的风雪侵袭,还不用专门安排人在周边放哨,反正进出口就一个,谁要钻进来便是千里送人头,自己守株待兔高兴还来不及呢。 将众人所携物品装备统统搬入冰屋并打扫干净豁口附近的碎冰后,就算外来者踏足此地,也无法看出冰塔林间有人存在的迹象,不过霜露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可惜我们没有帆布,光秃秃的慕士塔格山上又连颗树都见不着,要不然在地下铺一层软雪,再用树枝和落叶盖在上面,晚上睡觉就不用卧冰了。” “这好办,营地不是还有顶帆布帐篷么?” 某人不经大脑的随口胡诌,换来霜露当真后的满脸鄙夷:“你放火烧掉自己帐篷,现在又想去拆存放床位和药品的大篷,除了破坏公物,还能干点别的事情不?” 此言一出,云尚立马无话可说。对此,冷非倒是有别的主意:“等我们收拾掉别的小组,拿走其衣物不就有垫的了?” 每次都是这样,说不了几句话,生存理念非偷即抢的冷非和云尚总是有办法让霜露不想再搭理他们。 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日子持续四天,其间除了出去上厕所,三人几乎都在冰塔里面度过。云尚用两块压缩饼干向霜露换来纸和笔,平时靠与兄弟下五子棋来打发时间,而霜露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吃,几乎一刻不停,且怎么吃包里存货都不见少,直让人怀疑她背包里藏有多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并不断从中涌出各种杂七杂八的零食…… 考核第五天,霜露提议趁着雪停去一趟6300米营地,问问那里的执勤卫兵,看这段时间有没有人被淘汰。冷非早想活动活动筋骨,云尚稍作思量,也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目前各小组情况如何。 统一意见后,三人说走就走,迎着山风刮下来的雪雾攀越断裂层,一路往上抵达目的地。 营地中央帐篷一侧新立了公告栏,刮去外面玻璃满覆的白冰,罗列其间的是参与本次考核队员的基本资料,包括编号、姓名、所属战区及兵种四项信息,没有具体部队番号。另外,只有之前退赛的30号队员一栏为红色记号笔划掉,标志此人已遭淘汰。换言之,即考核过去五天,其余29名队员依然健在。 冷非目光第一时间停留在7号队员的位置,原来那个短发女兵叫卢娜,来自西部战区,其所在部队隶属前身“第二炮兵”的火箭军,难怪脾气火爆跟吃了炮仗一样…… 而一直没有提及自身来历的霜露,上面显示她来自南部战区,隶属战略支援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2015年底成立的继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之后的第五大军种。 “咦?你那一栏怎么写的是……‘云布苏热’?” 听到霜露发出的疑问,云尚解释说自己有塔吉克族血统,虽然一般使用两字汉族称呼,但并没有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改名,因而履历上依旧是精编四字,搞不好哪天还会看到八个字的原始完整版。 “冷非,云布苏热……”霜露品味起二人与众不同的名字,忽然发现有趣的事情,“你俩都是陆军,一冷一热,乍听还以为是一对呢!” 一对什么,兄弟、基佬还是狗男女? 云尚见霜露拿出日记簿就地抄起公告栏里信息,虽是出于知己知彼的谨慎,但在自己看来,却没有那个必要:“就二十九个人而已,无需如此郑重其事,资料我都记在脑子里了。”霜露听后脸上写满不信,且不说他们分属哪个战区、是什么兵种,光是把所有人的名字和编号对应起来,都非常人记忆力轻易可以办到的。 “OK,那我考考你……”霜露指尖铅笔一转,示意云尚背过身去,“全部队员中,只有一人是复姓,他是谁,编号多少?” 冷非闻言重新审视一遍众人信息,其中并没有自己认为的复姓,再说这也不算跟记忆有关的问题吧…… “22号,乐正扬,和你一样来自南部战区,不同的是,其隶属海军。”闭目仅三秒钟,云尚已道出正确答案,并顺便做起了科普,“‘乐正’是中国古代宫廷负责管理音乐的官职名称,但作为复姓来说,却不常见。” “不错嘛,连姓氏来历都知道?那么,从1号往下数,第八位隶属陆军的人是谁?”二十九名队员之中,六成都是陆军,霜露这个问题,明显有偷奸耍滑的嫌疑。云尚心中推算完毕,识破奸计般笑了笑:“是本次选拔赛第一帅哥,14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云布苏热!” “噗!” 某人声情并茂的回答自恋到极点,本以为他会一心死记别的队员而忘把他自己算进去,现在看来,倒是霜露显得有些失算:“最后一个问题!你要是答对了,我就承认你是帅哥,而且还是个记性特别好的帅哥。” 切,这还要别人承认哪?外貌条件摆在这里,谁不服谁站出来! “全部队员里面,有一个人的姓名,每个字都与别的队员有重复,他们分别是谁,编号又是多少?” 这收官一问确实较先前有难度,不单要记得每一位队员姓名,还需将其中的字拆分出来进行比对。不过,云尚完成这一系列工作,只用了不到半分钟:“我们可爱的聂霜露组员,你每个问题都苦心积虑地下套,累不累啊? “如果不是你不小心看错的话,那就只能把同音不同字的情况也算上。隶属西部战区陆军的27号吕锋,加上之前失去考核资格的、隶属驻港部队陆军的30号薛强,一人一个字,正好组成3号队员的姓名,隶属东部战区空军的——薛峰!” “谁在喊我?” 话音未落,还真有人站了出来。中央帐篷另外一侧转过的男性身影虽然眼生,但其话间疑问等于是自报家门。 云尚惊讶自己无意间练成召唤术,居然只凭名字就把本主给叫出来了,而冷非心里想的却是总算遇到猎物,而且对方没有同伴在场,就自己一个人大大咧咧地走过来进贡…… “原来是你?”薛峰认得眼前这个14号,因为自己几天前曾助其灭火,对于这个为煮牛奶而烧掉所住帐篷的二货至今记忆犹新。然而,回答他这句话的,却是斜刺里一记势大力沉的侧踢! 薛峰眼疾手快,抬臂挡下冷非针对自己面部的突然袭击后,左右闪避的同时一连撤了数步,悉数躲过敌方紧接着送上的密集拳路…… 现代战争中,近身搏杀、尤其是徒手搏杀的用武之地可谓少之又少,因此于日常训练所占比重也不算大,有专研格斗的时间,还不如省下来去练体能,至少战时能多带些装备、多赶点路。可是每一个从兵营走出来的男人,都不会忽略自己的拳脚功夫,因为这是军队文化,也是男人间解决问题的最直接方式。 在徒手格斗方面,无论力量、技巧,抑或抗击打能力,冷非都是一等一的,要说缺点,恐怕就只有191公分的身型太过高大,故而在灵活程度上有所不足。也正因如此,其才没有进一步追击已从侧方位脱离自己攻击范围的对手。 “啧……” 薛峰揉了揉骨头生痛的左臂,对冷非见面打招呼的手段深感见鬼:“四肢发达的家伙,以为靠自己那点儿蛮力,就能通过第一轮考核吗?” 能动手摆平的事,冷非从不屑动口。 云尚深知兄弟个性,见其更不答话中径直走向薛峰,未免落下个恩将仇报的恶名,赶紧移步插至他们中间做起了和事佬:“这位仁兄好歹帮我救过火,现在又孤身一人,我们如此为难他,传出去也不好听。” 冷非行事向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不过兄弟的立场还是要考虑,且一旁霜露也认为没必要为五根计分棒损害小组名声,虽然某人早在来的时候就把自己名声给坏了…… 短暂沉默过后,冷非缓缓松开了两边紧握的铁拳。 “喂,我离开队伍一个人在外面,不是来装可怜博取同情的。”薛峰欣赏云尚有恩则报的气度,但却不认同其劝架的说辞,“我若不想与人纠缠,就算你们三个一起上,也近不了我的身。风一样的男子,可非浪得虚名的……” 哟,自己和兄弟以“云端上的男人”和“冰山般的男人”互称,现在又来了个“风一样的男子”?对此,云尚颇觉有趣也很有缘,伸手按住冷非闻言正欲重新启动的身躯后,回头目视薛峰道:“那你在这里是为什么,听口气,好像你有把握通过本轮考核?” “当然。” 薛峰摘下雪镜及头帽,现出清异面容间人畜无害的笑:“第一轮考核只说计分棒数量多的五个小组可以晋级,并没有规定小组间不能联手。如果集合五个小组结成攻守同盟,共享手头上的一切资源,再秋风扫落叶般剿灭剩下几个落单小组,平分所夺取的分数,那同盟以外的人便一点机会也没有了。现在,九组已经答应和我们共同行动,剩下三个名额,你们有兴趣加入吗?” 原来,薛峰待营地是为遇见其他小组成员然后游说他们加入同盟的。听其一番解释后,云尚心想若要以相对稳妥的方式通过本轮考核,这确实是个不错的策略。不过,来到这里的人大多特立独行、心高气傲,且不说众人对此投机取巧的取胜方式接受与否,即便是加入了同盟,彼此间的信任与协同配合等问题,也是一个未知数。 云尚沉默中没有给出答复,因为最终决定怎样,要看我们自视甚高的冷非兄与聂大小姐是否乐意。 “没兴趣。” “我也不喜欢凑热闹。” 冷非和霜露言一人一句,迎面给薛峰泼了一盆凉水。云尚早就料到他们答案,只好以爱莫能助的表情向发出邀请者说句抱歉,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也罢。既然你们喜欢做散兵游勇,我也不强人所难。”被冷言拒绝的薛峰脸上并无不悦,反而在临走前体贴地为双方留了条后路,“每天中午十二点,我都会在营地待上一段时间,如果改变主意,随时欢迎来找我。” 云尚点点头,微笑目送薛峰离开,就在这个时候,远方忽然出现三个踏雪身影,本以为是一组或九组接应的人,可走在中间的女性面上没有头罩遮掩,黑咖啡般的齐脖短发御风掀扬,自己非常眼熟…… 卢娜! 冷非鼻间一声哼笑,心想今天还真是热闹,大雪刚刚停歇,蛇虫鼠蚁就都出窝了……而云尚对此却有些担心,短发女兵那么能打,薛峰为人又深藏不露,万一趁机拉她的小组入伙,对自己和同伴岂非莫大威胁? 不出所料,当薛峰看到气势汹汹的三组成员后,非但没有绕道而行,反倒迎上前去打了个招呼,看样子是把对云尚说过的话又向卢娜灌输一遍,活像登门推销卖保险的,逮谁都是那套。 “你们现在要是不撤,待会儿想走可能都走不了喽?”同样的顾虑也存在于霜露心中,在这适者生存的严酷考核中,队员之间不是朋友,就只能是敌人。 视野里卢娜紧握住薛峰递来的右手,随着他们达成某种意义上的战略共识,“帕米尔之冬”极地选拔赛的第一场恶战,或许也即将到来……
3

B:影一般的女人(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