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病房轶事四则 共 704 个阅读者 
  1. 头像
  2. 军衔:陆军上尉
  3. 军号:1185193
  4. 工分:22171
  5.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病房轶事四则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厂有位青工干活儿时发生事故——上臂骨折,被急送医院治疗。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厂里就安排我们几个青工轮流到医院陪护他,也就是在他输液时看着别跑针,输完液赶紧叫护士拔针。陪护期间所见所闻几件事挺有意思,现记述如下:(一) 工程师的控诉
我到医院的第一天,在我厂受伤青工所住的病房内,有个60岁左右的老人,小小的个子,胖胖的,别人说他是厂里的工程师。我无意之中听到他在和他老伴嘀咕:“某某现在又当上厂领导了。文化大革命时他把我和老刘打成反革命,给我挂牌子,拉我游街,一会儿叫上老刘一块儿到市委、市政府告他去!”一会儿,只见一个人从他面前经过,他朝那人喊:“老刘,某某又当上厂领导了,他妈的,他过去把咱俩打成反革命,给咱们挂牌子,拉咱们游街,走,一块儿到市委、市政府告他去!告他是三种人!”那个被唤做老刘的,急急忙忙往外走,笑着说:“唉,算了算了,多少年前的事了。”这时,别人也劝他:“算了吧,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要在人家那个位置也一样。”这个工程师见没人附和他,眼圈都红了,一屁股跌坐在床铺上。文化大革命对人的伤害之深,由此可以概见。(二) 新疆建设兵团老兵在病房内有个原新疆建设兵团老兵,中等个,皮肤较黑,他现在我市化工厂工作。他说他原在新疆某地离内蒙不远的地方从事农业生产。他很愿意向我们谈谈新疆:新疆有大片大片的沙漠,但是沙漠里也有绿洲,有的绿洲也很大,有的有十几万亩、几十万亩可耕地,可以种庄稼;我们农业生产已经实现了机械化,全国最好的农业机械我们最先用上,所以,我们那里的农产品人均产量全国最高,种的庄稼横看是一条线,竖看也是一条线,整整齐齐。每个团都配有农机连、维修连、机务连等,地方经常请我们给他们耕种、收割。每年冬季农闲时,有20多天进行军事训练。新疆历来是流放犯人的地方。原先,中苏关系好的时候,新疆是大后方,运去很多犯人;中苏关系紧张的时候,成前线了,又运过去更多的犯人。83年严打的时候,很多重刑犯都送到那里,犯人来的时候坐的是黄河大轿车。监狱周围是大片大片的沙漠,犯人想跑,很难跑出去。有个犯人跑出来被追捕人员抓住,带到公路上,等监狱的车来好往回押送。这时,来了一辆公共汽车,这个犯人趁人不注意一头栽在车轮底下,当即毙命。司机吓毁了,追捕人员赶紧安慰他:别怕,我们给你出证明,是犯人自杀。有一天傍晚,我们有一个人到拖拉机驾驶室里拿东西。打开门见里面有一个人,一看不认识,他脑筋反应还挺快,假装认识笑着说:“二连的吧,在这儿干什么,走,到值班室暖和暖和。”这个人跟他到了值班室,一到值班室,几个人上去把这个人按住了。一审问,果然是个逃犯。还有个国民党老骑兵,80多岁了,相当有劲儿,半人多高一箩筐沙土,一个下蹲,一起身就背起来了,他有一手好接骨技术。因为没有接收单位,这么大岁数了,也没法儿放他。
监狱里,每天有上千犯人出来干活儿,武警背着全自动看押着他们,有些刑期差一、两年就释放的犯人甚至让他们开拖拉机。新疆建设兵团里有很多干部子弟,他们大多数干得挺不错,也有个别的不行。(三)痛打落水狗我们这个病房是个8人间。有个大约40多岁的病人,以铺当桌,手不释卷。我们在病房内打扑克牌、下棋、说笑,人家从不参与。听人说他是个县处级干部,正在职读研究生。我们说起新疆犯人时他听到一些,他随后开始讲起他的一段经历,讲到激动处,甚至用拳捶铺“我原来的厂有个人,是个地痞,道德品质败坏,小偷小摸。别人晾的衣服、洗的鞋,他看见了觉得好就拿走了;平时,欺负这个、欺负那个;喝完酒,仗着酒劲儿,在厂里到处骂人,无人敢惹。这种人让人头疼,厂子还难以开除他。他欺负一个老工人,打人家好几次了。老工人一看过不去了,急了,找了街坊邻居、工友几个人,趁他外出时截住他,拽下自行车,饱揍一顿,然后装进大麻袋,扔到三轮车上,驮到河边。河边有棵伸向河中的大树,用绳子投过树干,一拉绳头儿,麻袋就吊在半空中了。然后,一松绳,麻袋坠破冰面掉到水里;再拉紧绳子,只让麻袋中的人头部在水面上,身子泡在冰冷的河水里。泡半个小时,再拉上来,缓缓劲儿,再放下去。如此反复,折腾了他一天。刚开始时,他还在麻袋中嚎叫、哀求,后来,就基本没声了。最后放出来时,让他给老工人跪下,他像虾米似的蜷缩在地上都没有一点儿力气了。后来,他家属找过来,我那时当厂长,我说厂里发生的事我管,厂外的事我管不着。他们又找到派出所,派出所还不知道他是啥人呢?也给他来了个拖,拖了个不了了之。以后,这个家伙老实了,让他干啥他干啥,再也不敢胡闹了。”(四)奇葩指路
问路、指路是人之常情。所有人都有问路的经历,将心比心,绝大多数人被问路时,只要是知道路的,都会尽自己所知,告诉人家,这也是在做好事。可是却有这样一个奇葩。
这天晚上,因我陪护的青工家属晚上临时有事儿,病人身边又不能没有人,我就晚上没有回家继续在医院陪护他。夜里大约12时左右,有2个人背着送过来一个浑身是血、腿上缠满纱布的人,安置在一个空床位上。第二天换药时,我们看到他的大腿外侧有三个伤口呈品字形排列。过了几天,听说他是某酒店保安。几个病人的家属关切地向他探询怎么受伤的。他说:"那天晚上,我在酒店门口站岗,有个开桑塔纳的向我问路,我给他指了路,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人回来拿三棱刮刀就桶我。"我们都挺同情,接着问:“看清车牌号了没有?”他摇摇头说:“没有。”有人心存疑惑地继续问他:“你给人家指路,人家怎么会捅你?”他说:“我给他指的是反方向。”“那人家能不捅你?!”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延伸阅读: 桥下彻 许平君 小河公主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7/12/4 23:45:10

      网友回复

      1. 军衔:海军中将
      2. 军号:8396252
      3. 工分:1743352 / 排名:118
      左箭头-小图标
      呵呵,大笑三声。
      2017/12/6 13:17:00
      1. 军衔:海军上校
      2. 军号:9529939
      3. 工分:130974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病房轶事四则
      2017/12/6 4:16:23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9550159
      3. 工分:319
      左箭头-小图标
      来到本吧后,剑侠1是我第一个从开始坚持到结束的游戏,真的很感谢老刘在15年给予我第一次测试的机会,愿老刘生活蒸蒸日上,愿剑侠系列能得到大家的喜爱,更重要的是,剑侠派一统江湖!
      2017/12/5 22:59:05
      1. 军衔:陆军上校
      2. 军号:3254050
      3. 工分:118470
      左箭头-小图标
      我在北京有一个同事,他的工作单位是山东的一个大型国企,他们单位有一个干部是因工负伤的,长年住院,组织上安排他负责照看,结果他刚去,对方家属就跟他讲了,如果他愿意看着也行,如果他想干点别的也没问题,每个月将发到手的工资奖金给他们(像各种保险公积金这些不是实际到手的就不要了),他们自己看护,他就同意了,其实以前几个都是这么干的,后来他来到北京打工结果找了一个北京女孩结婚了,老婆家的爷爷原来是山东的兵,入伍后就一直在北京,每年过年还回家一趟,给主管干部送点年货之类的,主要是保住那边的编制。
      2017/12/5 12:36: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病房轶事四则回复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