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国军为什么攻不下塔山(1)[原创] 共 3661 个阅读者 
  1. 头像
  2. 军衔:陆军列兵
  3. 军号:12366827
  4. 工分:401
  5.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国军为什么攻不下塔山(1)[原创]

第9节,死守塔山沈阳的廖兵团迟迟不动,暂时可以不顾。而锦西葫芦岛的国军近在眼前,是不得不认真对待的现实。林彪接受了四平战败的教训,对打援非常重视。将11纵及两个独立师加上四纵,统编为一个兵团,由程子华和黄克诚领导,负责阻击锦西、葫芦岛的国军。而这时四纵已经插到了锦州、锦西之间的高桥,切断了锦西与锦州的联系。四纵在东野里也算得上是主力纵队。林彪决定让四纵来打阻击。
东野四纵于10月5号下午接到命令:在塔山至白台山一带布防。第二天即从高桥赶到塔山地区。塔山村原有国军暂62师一个营驻守,但是国军对共军的突然出现毫无心理准备,四纵以突袭手段,击溃了驻防塔山村的这个营,占领了塔山村。在塔山村设防守阵地的是四纵12师,师长江燮元。江燮元以34团守塔山,35团守白台山,36团为预备队。塔山是一座标高不到百米的土山包,或者干脆称它为大土包,根本算不上是个山。土包四周都是平地,没有天然障碍物。土包下面有个村,叫塔山村(也叫塔山堡),从锦西到锦州的公路从塔山村穿过,村子北面不远处是北宁铁路,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看到这样的地形,让四纵指战员好为难了一阵子。最后决定以塔山为点,向两则延伸,挖出战壕和交通壕,战壕前设鹿砦和铁丝网。铁丝网前设雷区。塔山能否守得住是能否攻克锦州的关键。这个问题一直在林彪头脑里转,林彪致电程子华说:“锦西以北,大小东山,锦州以南松山街,皆为敌阵地,两锦敌仅距30里。我军绝对不能采取运动防御方法,必须采取在塔山、高桥及其以西、以北部署,进行英勇顽强的防御战。必须死打硬拼,死守不退,抵抗敌之飞机、大炮、步兵的猛烈攻击,利用工事沉着地,准确地大量杀伤敌人,使敌在我阵地前尸横遍野。”又说:锦西塔山阻击战“完全是一个正规战,绝对反对游击习气,必须死打硬拼,不应以本身伤亡与缴获计算,而应以完成整个战役任务来看胜利。”
林彪对锦西塔山阻击战的重视,深深感染了程子华,10月8号,程子华亲赴塔山,在胡克华、莫文华的陪同下,视察塔山一带地形。并指示说:守山必守村,这是毛主席说的(马谡失街亭就是错在没有在路口下寨)。防守的重点应该放在塔山及塔山村、铁路桥和刘家屯北面的高地一线。程子华的部署是:从打鱼山向北到红螺蚬山12公里宽的正面为阻击线,其中从打鱼山经塔山向北到白台山的8公里地段为防守重点,由四纵和配属的一个炮兵旅(有各种炮110门)防守。11纵布防阵地接四纵白台山阵地向北直到红螺蚬山,承担辅助防御任务;以独四师、独六师位于锦西以南,对锦西国军进行袭扰,以拖住锦西国军向东进攻的后腿。打鱼山是一座海边小岛,涨潮是四面被海水包围,成为一个孤岛,落潮时西面与陆地相连,成为一个半岛。打鱼山的东北面是一个叫西海口的地方,是个小港口。林彪除了在电报中强调,又派参谋处长苏静代表他前去督促。临行前林彪叮嘱苏静向四纵领导转达他的意见:“你到塔山告诉四纵领导,希望他们死打硬拼,坚决地守住阵地”。罗荣桓也交代说:“有的部队打仗对伤亡大有顾虑,但这次不能怕伤亡大”。
苏静到塔山阵地传达了林罗刘的指示,并说,他这次来是要留下来的,但是,只带耳朵不带嘴,即,及时将战况保告总部,不参与吴克华、莫文骅的指挥。吴克华、莫文骅表示准备以一万人的代价坚决守住塔山。四纵政治部向全纵作深入的政治动员,向全纵队喊出“与阵地共存亡”的口号。在政治鼓动下,不少战士写了血书以表决心。
苏静带着他的电台小组,驻守吴克华的司令部旁,无形之中是一种督战。P317
延伸阅读: 杜致礼 李月 无影手
      打赏
      收藏文本
      34
      0
      2017/12/1 21:08:53

      网友回复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366827
      3. 工分:401
      左箭头-小图标
      23楼 zyzno1
      “苏静到塔山阵地传达了林罗刘的指示,并说,他这次来是要留下来的,但是,只带耳朵不带嘴,即,及时将战况保告总部,不参与吴克华、莫文华的指挥。吴克华、莫文蔚表示准备以一万人的代价坚决守住塔山。四纵政治部向全纵作深入的政治动员,向全纵队喊出“与阵地共存亡”的口号。在政治鼓动下,不少战士写了血书以表决心”。是莫文骅,可不是啥莫文蔚。莫文骅时任四纵政委。
      24楼 三啸
      感谢兄台指正
      笔误,前面写了“莫文华”后面写成“莫文蔚”,写错了。
      当然前面的“莫文华”的“华”字也写错了。再次感谢兄的指正。
      2017/12/4 23:51:02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366827
      3. 工分:401
      左箭头-小图标
      23楼 zyzno1
      “苏静到塔山阵地传达了林罗刘的指示,并说,他这次来是要留下来的,但是,只带耳朵不带嘴,即,及时将战况保告总部,不参与吴克华、莫文华的指挥。吴克华、莫文蔚表示准备以一万人的代价坚决守住塔山。四纵政治部向全纵作深入的政治动员,向全纵队喊出“与阵地共存亡”的口号。在政治鼓动下,不少战士写了血书以表决心”。是莫文骅,可不是啥莫文蔚。莫文骅时任四纵政委。
      感谢兄台指正
      2017/12/4 23:40:35
      1. 军衔:陆军上尉
      2. 军号:2954164
      3. 工分:25943
      左箭头-小图标
      “苏静到塔山阵地传达了林罗刘的指示,并说,他这次来是要留下来的,但是,只带耳朵不带嘴,即,及时将战况保告总部,不参与吴克华、莫文华的指挥。吴克华、莫文蔚表示准备以一万人的代价坚决守住塔山。四纵政治部向全纵作深入的政治动员,向全纵队喊出“与阵地共存亡”的口号。在政治鼓动下,不少战士写了血书以表决心”。是莫文骅,可不是啥莫文蔚。莫文骅时任四纵政委。
      2017/12/4 23:13:07
      1. 军衔:陆军上尉
      2. 军号:2954164
      3. 工分:25943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10楼 三啸
      独立兄,及AD73兄,请耐心看拙文,后续自结论。塔山,不是山。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塔山防线总12公里,激烈的战斗有几公里。塔山方圆很小,标高不足百米,外面看就像是一个大土包。
      名字叫塔山而已。国军要能突破,不一定非要进攻这个土包。实际上国军也不是仅攻击这个土包。接着往下看。
      19楼 zyzno1
      塔山并不是山,只是锦州与锦西之间一个有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称塔山堡。距锦州30公里,距锦西10公里。周围是平缓的起伏坡地,东临渤海,西靠虹螺岘山和白台山。村东面是铁路,通往锦州的公路从村中间穿过。所以炮军必然要主攻塔山村。
      21楼 三啸
      这没毛病。塔山肯定是个攻击要点。但是塔山本身太小,就像一个大一点的坟堆。不需要很多部队,因为摆不下。国军是在整条线上突不破,一旦在其他平地上突破,塔山是守不住的。主要是这一点意思。谢兄台读贴。
      塔山太小,所以一开始没放很多部队,4纵副司令员胡奇才战前看了后,立刻放入了一个主力营。正说明此地的关键,4纵在后面还有2个师预备队,高桥还有1纵2个师的预备队。兵力充足的很,有足够的反冲击兵力,国军兵力不占优势,火力有没有什么优势,即使在其它位置突破,也会被守方的反冲击形成拉锯。
      2017/12/4 22:55:24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366827
      3. 工分:401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10楼 三啸
      独立兄,及AD73兄,请耐心看拙文,后续自结论。塔山,不是山。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塔山防线总12公里,激烈的战斗有几公里。塔山方圆很小,标高不足百米,外面看就像是一个大土包。
      名字叫塔山而已。国军要能突破,不一定非要进攻这个土包。实际上国军也不是仅攻击这个土包。接着往下看。
      19楼 zyzno1
      塔山并不是山,只是锦州与锦西之间一个有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称塔山堡。距锦州30公里,距锦西10公里。周围是平缓的起伏坡地,东临渤海,西靠虹螺岘山和白台山。村东面是铁路,通往锦州的公路从村中间穿过。所以炮军必然要主攻塔山村。
      这没毛病。
      塔山肯定是个攻击要点。但是塔山本身太小,就像一个大一点的坟堆。不需要很多部队,因为摆不下。国军是在整条线上突不破,一旦在其他平地上突破,塔山是守不住的。主要是这一点意思。谢兄台读贴。
      2017/12/4 22:05:04
      1. 军衔:陆军上等兵
      2. 军号:9255050
      3. 工分:43218
      左箭头-小图标
      ......
      9楼 AD73
      这说明了塔山国军指挥上的问题。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因侯是共产,当然变着法的帮东野
      12楼 AD73
      罗奇等人可不是帮中共。侯静如早年参加过南昌起义,以后回到国民党军。1948年又重新与中共联系。估计此时 看出国民党的情况不妙。
      14楼 独立的思考着
      人民网国民党中将侯镜如之子揭秘
      父亲不算真正的“卧底”本刊特约记者|陈晓燕 本刊记者|刘畅 《 环球人物 》(2013年第4期)“黄埔学剑,东征北伐抗强邻,功勋已纪五凤楼,无愧斯生;燕京星沉,西望南海悼故人,志业未见九州同,遗恨千秋。”1994年10月25日,侯镜如将军驾鹤西归,在众多唁电和悼文中,这副迟到的挽联引起了侯家人的注意。挽联是黄埔军校一期学员、国民党中将张炎元从台北发来的。“‘无愧斯生’,‘遗恨千秋’,他写得很贴切。我的父亲因未能见到祖国和平统一而‘遗恨千秋’,但他为自己爱国奉献的一生而‘无愧斯生’。”2013年1月22日,从香港来京开会的侯镜如将军之子、全国政协委员侯伯文,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讲起了侯家两代人的往事。侯镜如系黄埔一期学员,早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过东征、北伐。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太原会战、台儿庄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湘西会战等战役,1949年8月率部起义。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过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名誉主席、黄埔军校同学会第二任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是著名政治活动家、爱国将领、民革杰出的领导人。侯伯文这样评价自己的父亲:征战沙场、黄埔情深、爱国促统、廉洁一生。周恩来介绍入党
      1902年,侯镜如出生于河南永城县侯楼村。永城是河南最贫穷的地区之一,当地曾流传“四眼粥”之说,侯伯文解读:“‘四眼粥’就是一碗米汤中漂着几粒米,喝粥时一低头,两眼倒映在清汤中互望,因而称之为‘四眼粥’,可见其穷困。”侯镜如从小便立志要通过勤学来改变贫穷、封闭的现状。15岁那年,他离开永城老家,只身来到开封,入读省立留学欧美预备学校(河南大学前身)。他的大学老师恰好是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会员,在老师的影响下,1924年,侯镜如放弃留洋机会,赶往上海投考黄埔军校。当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身兼国民党宣传部长的毛泽东,是黄埔军校在上海的招生委员之一。侯伯文说:“经毛泽东主考,父亲初试合格,又领了路费赶到广州参加复试,才被正式录取。当时黄埔军校第一期非常难考,我曾看到一篇国民党将军的回忆文章,说自己曾因为一分之差未能考上黄埔一期,1925年2月,侯镜如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一次东征,由周恩来和郭俊作介绍人,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对于入党的宣誓仪式,父亲不止一次向我提起,他们一起站在潮州西湖笔架山上宣誓。”翌年7月,侯镜如参加北伐,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陈独秀接受了蒋介石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提出的“整理党务案”,交出了第1军军内跨党籍的300多名共产党员名单,但侯镜如因入党时间不长,没在名单上,侥幸没有暴露,党组织决定让他“潜伏”在第1军,而国民党也对父亲入党之事一无所知。当北伐军到达福州时,侯镜如已经当上了国民革命军17军第3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1927年2月,侯镜如接到党组织命令,向东路军指挥何应钦佯称“家母病重”请假离队。随后,他乘一叶小舟取道宁波,再换乘海轮抵达上海。在周恩来、赵世炎领导下,他参加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策划和准备,担任总指挥部主席团成员。4月12日,蒋介石清党,在冲突中侯镜如右胸中弹。伤愈后,他到武汉任武汉三镇保安总队长,随后被派往贺龙的20军,任军官教导团团长,参加了南昌起义。1928年春,侯镜如又被党组织派往河南省开封市,担任中共河南省军委书记。不料,在一次接头时,侯镜如被捕,监禁在开封第一监狱。同时被关在这里的,还有后来官至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安子文。成为国民党中将1929年7月,侯镜如、安子文被释放。侯镜如被派往香港中共中央华南局,1931年奉命到上海工作。侯伯文曾听父亲讲,就在他前往上海时,发生了一件大事: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当天即叛变。事发后,党中央切断了一切组织联系。当夜,周恩来、陈赓等上海地下党人员全部撤往苏区或出走外地。在严峻的形势下,毫不知情的侯镜如到了上海,他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父亲说,他只能用暗号以及与地下党约定的假名‘侯志国’,在上海《时事新报》上登出寻人广告:‘××胞兄,我找不到你,心急如焚,你若再不来,没有办法我就自去找工作了……我始终是孝敬父母的。侯志国’”登报多日,仍杳无音信。“父亲当时一肚子委屈,他走前一切都说好了,还准备要去苏区,而且他一直都不是单线联络,怎么会突然全无消息了?是组织上故意不要他了?还是组织上怀疑他什么了?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父亲有一次在北平和陈赓秘密会谈时,才得知当年顾顺章叛变后抓了很多人,已分不清谁奸谁忠,就是见了面也立即避开,根本不敢相认。”
      侯镜如无奈地回到了老家。1933年,时任国民党中央政治部副部长的黄埔一期同学袁守谦,特意派人找到河南永城,希望侯镜如参军抗日。侯镜如接受了袁守谦的推荐,到吉鸿昌的22路军30军30师任政治部主任,不久调任30师89旅少将旅长。从此之后,抗战八年,侯镜如在战场上转战南北,驰骋万里,抗日救亡。抗战胜利时,他已升任92军军长,中将军衔。1945年日寇投降后,他接收武汉和北平,还兼任了北平警备司令。侯伯文回忆,“后来在北平,父亲有一次在北京饭店见到了时任军调处的中共代表周恩来。事发突然,四目对视,侯镜如一时语塞……周总理机智地马上说‘我们有20年没见了!’即是从黄埔军校毕业后算起一直没有再见面。如果他说出15年没见,那就说明父亲曾在地下党和周恩来共事过。”侯伯文说,之后周恩来派陈赓与父亲在北京饭店密谈了一个多小时,“到现在也不知道其中的内容,陈赓传记里提到这个事情,但也没有写具体内容。”密谈之后,侯镜如收到中共地下党城工部刘仁送来的安子文的亲笔信,带来周恩来、贺龙的问候,要他起义归队,党就原谅他。侯镜如决心投共,在军内安排了地下党的秘密联络员李介人,伺机起义。 1948年,侯镜如升任第17兵团司令。辽沈战役中,国民党锦州守军告急,蒋介石电令侯镜如指挥所辖的4个军驰援锦州,但此时,侯镜如已与中共秘密联系,他故意放慢动作,推迟11天才率领部队到达。1949年,侯镜如去了香港和台湾,按中共的指示从事策反蒋军部队的秘密活动。新中国成立前,侯镜如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成功地联系和策动过一些蒋军的起义,为此,他在香港秘密收到了经李克农、范汉崖转来的周恩来的嘉奖电报,1952年,经周恩来批准,他回到了北京在2009年出版的《卧底——解密余则成们的潜伏档案》一书中,有一章专门撰写了“想回家”的中将侯镜如。但侯伯文认为,父亲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卧底,“卧底一般是加入共产党后被派入国民党的。父亲是先跟着共产党做了6年的地下工作,后来和党组织失去联系,才进入国民党队。‘七七事变’的前一天,蒋介石在庐山军训班上问谁参加过共产党,只要承认一概不咎,不少人自首而受到褒奖。蒋介石还当场点名问爸爸,他立即起立镇定地回答‘我是始终跟着校长的’。他始终没有向国民党承认自己加入过共产党,也没有出卖过任何党的机密。直到‘文革’,蒋介石才定性我父亲是党国的叛徒,相关资料现在台湾国民党党史馆中还有。”
      侯氏父子“报国尽此心”1983年,侯镜如和在京的黄埔军校一期同学郑洞国等,提出成立黄埔同学会的建议。侯镜如夫妇专门让会外语的儿子侯伯宇陪同,先后去了洛杉矶、旧金山、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地,拜访一些多年未见的朋友,劝说他们返回祖国。“父亲还在中国政府驻美大使馆,向邓小平的女儿邓榕介绍了黄埔同学及家属促进统一会的成立情况和意义,希望她回北京后,能向邓小平报告,取得他的支持。”1984年5月,侯镜如回到北京。同年6月16日,黄埔同学会在北京成立。在第一次理事会上,德高望重的黄埔一期同学徐向前元帅任首届会长,侯镜如任副会长。1988年,侯镜如当选为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1989年3月,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侯伯文说,“父亲一直因为当年投笔从戎,没能完成大学学业而遗憾。他深知和平年代需要科技兴国,所以要求母亲无论日子多艰难,都不能让孩子们误了读书的年龄,荒废学业。如今回想,我们全家的子女,不仅全部都大学毕业,而且值得骄傲的是,二哥侯伯宇在科学技术领域为国家和人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2012年9月27日,侯伯宇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他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侯伯宇生前系西北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教授,是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我国理论物理学界的重量级人物之一。他创建了被誉为“中国的骄傲”的“侯氏理论”,成为世界数学物理界代表人物。
      16楼 我是太阳星
      你引述的东西,一般都是经过改造或本身就是错误的,你编造的东西肯定都是造谣撒谎的,所以,你的东西没有半点可读性、可信性。
      人民网也是胡说?你算老几?你与人民网的历史学家相比
      2017/12/4 16:12:07
      1. 军衔:陆军上尉
      2. 军号:2954164
      3. 工分:25943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10楼 三啸
      独立兄,及AD73兄,请耐心看拙文,后续自结论。塔山,不是山。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塔山防线总12公里,激烈的战斗有几公里。塔山方圆很小,标高不足百米,外面看就像是一个大土包。
      名字叫塔山而已。国军要能突破,不一定非要进攻这个土包。实际上国军也不是仅攻击这个土包。接着往下看。
      塔山并不是山,只是锦州与锦西之间一个有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称塔山堡。距锦州30公里,距锦西10公里。周围是平缓的起伏坡地,东临渤海,西靠虹螺岘山和白台山。村东面是铁路,通往锦州的公路从村中间穿过。所以炮军必然要主攻塔山村。
      2017/12/4 12:04:46
      1. 军衔:陆军上尉
      2. 军号:2954164
      3. 工分:25943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林伟俦,阙汉骞,罗奇也是共产党吗?也在做样子吗?
      2017/12/4 12:02:46
      1. 军衔:陆军上尉
      2. 军号:2954164
      3. 工分:25943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9楼 AD73
      这说明了塔山国军指挥上的问题。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因侯是共产,当然变着法的帮东野
      候又不是一直在指挥,对塔山的攻击,一开始是阙汉骞,林伟俦指挥的。三天后候才到达接手。何况,还有个战地督察官罗奇呢。
      2017/12/4 12:01:34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9101013
      3. 工分:7999
      左箭头-小图标
      ......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9楼 AD73
      这说明了塔山国军指挥上的问题。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因侯是共产,当然变着法的帮东野
      12楼 AD73
      罗奇等人可不是帮中共。侯静如早年参加过南昌起义,以后回到国民党军。1948年又重新与中共联系。估计此时 看出国民党的情况不妙。
      14楼 独立的思考着
      人民网国民党中将侯镜如之子揭秘父亲不算真正的“卧底”
      本刊特约记者|陈晓燕 本刊记者|刘畅 《 环球人物 》(2013年第4期)“黄埔学剑,东征北伐抗强邻,功勋已纪五凤楼,无愧斯生;燕京星沉,西望南海悼故人,志业未见九州同,遗恨千秋。”1994年10月25日,侯镜如将军驾鹤西归,在众多唁电和悼文中,这副迟到的挽联引起了侯家人的注意。挽联是黄埔军校一期学员、国民党中将张炎元从台北发来的。“‘无愧斯生’,‘遗恨千秋’,他写得很贴切。我的父亲因未能见到祖国和平统一而‘遗恨千秋’,但他为自己爱国奉献的一生而‘无愧斯生’。”2013年1月22日,从香港来京开会的侯镜如将军之子、全国政协委员侯伯文,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讲起了侯家两代人的往事。侯镜如系黄埔一期学员,早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过东征、北伐。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太原会战、台儿庄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湘西会战等战役,1949年8月率部起义。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过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名誉主席、黄埔军校同学会第二任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是著名政治活动家、爱国将领、民革杰出的领导人。侯伯文这样评价自己的父亲:征战沙场、黄埔情深、爱国促统、廉洁一生。周恩来介绍入党1902年,侯镜如出生于河南永城县侯楼村。永城是河南最贫穷的地区之一,当地曾流传“四眼粥”之说,侯伯文解读:“‘四眼粥’就是一碗米汤中漂着几粒米,喝粥时一低头,两眼倒映在清汤中互望,因而称之为‘四眼粥’,可见其穷困。”
      侯镜如从小便立志要通过勤学来改变贫穷、封闭的现状。15岁那年,他离开永城老家,只身来到开封,入读省立留学欧美预备学校(河南大学前身)。他的大学老师恰好是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会员,在老师的影响下,1924年,侯镜如放弃留洋机会,赶往上海投考黄埔军校。当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身兼国民党宣传部长的毛泽东,是黄埔军校在上海的招生委员之一。侯伯文说:“经毛泽东主考,父亲初试合格,又领了路费赶到广州参加复试,才被正式录取。当时黄埔军校第一期非常难考,我曾看到一篇国民党将军的回忆文章,说自己曾因为一分之差未能考上黄埔一期,1925年2月,侯镜如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一次东征,由周恩来和郭俊作介绍人,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对于入党的宣誓仪式,父亲不止一次向我提起,他们一起站在潮州西湖笔架山上宣誓。”翌年7月,侯镜如参加北伐,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陈独秀接受了蒋介石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提出的“整理党务案”,交出了第1军军内跨党籍的300多名共产党员名单,但侯镜如因入党时间不长,没在名单上,侥幸没有暴露,党组织决定让他“潜伏”在第1军,而国民党也对父亲入党之事一无所知。当北伐军到达福州时,侯镜如已经当上了国民革命军17军第3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1927年2月,侯镜如接到党组织命令,向东路军指挥何应钦佯称“家母病重”请假离队。随后,他乘一叶小舟取道宁波,再换乘海轮抵达上海。在周恩来、赵世炎领导下,他参加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策划和准备,担任总指挥部主席团成员。4月12日,蒋介石清党,在冲突中侯镜如右胸中弹。伤愈后,他到武汉任武汉三镇保安总队长,随后被派往贺龙的20军,任军官教导团团长,参加了南昌起义。1928年春,侯镜如又被党组织派往河南省开封市,担任中共河南省军委书记。不料,在一次接头时,侯镜如被捕,监禁在开封第一监狱。同时被关在这里的,还有后来官至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安子文。成为国民党中将1929年7月,侯镜如、安子文被释放。侯镜如被派往香港中共中央华南局,1931年奉命到上海工作。侯伯文曾听父亲讲,就在他前往上海时,发生了一件大事: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当天即叛变。事发后,党中央切断了一切组织联系。当夜,周恩来、陈赓等上海地下党人员全部撤往苏区或出走外地。在严峻的形势下,毫不知情的侯镜如到了上海,他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父亲说,他只能用暗号以及与地下党约定的假名‘侯志国’,在上海《时事新报》上登出寻人广告:‘××胞兄,我找不到你,心急如焚,你若再不来,没有办法我就自去找工作了……我始终是孝敬父母的。侯志国’”登报多日,仍杳无音信。“父亲当时一肚子委屈,他走前一切都说好了,还准备要去苏区,而且他一直都不是单线联络,怎么会突然全无消息了?是组织上故意不要他了?还是组织上怀疑他什么了?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父亲有一次在北平和陈赓秘密会谈时,才得知当年顾顺章叛变后抓了很多人,已分不清谁奸谁忠,就是见了面也立即避开,根本不敢相认。”侯镜如无奈地回到了老家。1933年,时任国民党中央政治部副部长的黄埔一期同学袁守谦,特意派人找到河南永城,希望侯镜如参军抗日。侯镜如接受了袁守谦的推荐,到吉鸿昌的22路军30军30师任政治部主任,不久调任30师89旅少将旅长。从此之后,抗战八年,侯镜如在战场上转战南北,驰骋万里,抗日救亡。抗战胜利时,他已升任92军军长,中将军衔。1945年日寇投降后,他接收武汉和北平,还兼任了北平警备司令。
      侯伯文回忆,“后来在北平,父亲有一次在北京饭店见到了时任军调处的中共代表周恩来。事发突然,四目对视,侯镜如一时语塞……周总理机智地马上说‘我们有20年没见了!’即是从黄埔军校毕业后算起一直没有再见面。如果他说出15年没见,那就说明父亲曾在地下党和周恩来共事过。”侯伯文说,之后周恩来派陈赓与父亲在北京饭店密谈了一个多小时,“到现在也不知道其中的内容,陈赓传记里提到这个事情,但也没有写具体内容。”密谈之后,侯镜如收到中共地下党城工部刘仁送来的安子文的亲笔信,带来周恩来、贺龙的问候,要他起义归队,党就原谅他。侯镜如决心投共,在军内安排了地下党的秘密联络员李介人,伺机起义。 1948年,侯镜如升任第17兵团司令。辽沈战役中,国民党锦州守军告急,蒋介石电令侯镜如指挥所辖的4个军驰援锦州,但此时,侯镜如已与中共秘密联系,他故意放慢动作,推迟11天才率领部队到达。1949年,侯镜如去了香港和台湾,按中共的指示从事策反蒋军部队的秘密活动。新中国成立前,侯镜如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成功地联系和策动过一些蒋军的起义,为此,他在香港秘密收到了经李克农、范汉崖转来的周恩来的嘉奖电报,1952年,经周恩来批准,他回到了北京在2009年出版的《卧底——解密余则成们的潜伏档案》一书中,有一章专门撰写了“想回家”的中将侯镜如。但侯伯文认为,父亲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卧底,“卧底一般是加入共产党后被派入国民党的。父亲是先跟着共产党做了6年的地下工作,后来和党组织失去联系,才进入国民党队。‘七七事变’的前一天,蒋介石在庐山军训班上问谁参加过共产党,只要承认一概不咎,不少人自首而受到褒奖。蒋介石还当场点名问爸爸,他立即起立镇定地回答‘我是始终跟着校长的’。他始终没有向国民党承认自己加入过共产党,也没有出卖过任何党的机密。直到‘文革’,蒋介石才定性我父亲是党国的叛徒,相关资料现在台湾国民党党史馆中还有。”侯氏父子“报国尽此心”
      1983年,侯镜如和在京的黄埔军校一期同学郑洞国等,提出成立黄埔同学会的建议。侯镜如夫妇专门让会外语的儿子侯伯宇陪同,先后去了洛杉矶、旧金山、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地,拜访一些多年未见的朋友,劝说他们返回祖国。“父亲还在中国政府驻美大使馆,向邓小平的女儿邓榕介绍了黄埔同学及家属促进统一会的成立情况和意义,希望她回北京后,能向邓小平报告,取得他的支持。”1984年5月,侯镜如回到北京。同年6月16日,黄埔同学会在北京成立。在第一次理事会上,德高望重的黄埔一期同学徐向前元帅任首届会长,侯镜如任副会长。1988年,侯镜如当选为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1989年3月,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侯伯文说,“父亲一直因为当年投笔从戎,没能完成大学学业而遗憾。他深知和平年代需要科技兴国,所以要求母亲无论日子多艰难,都不能让孩子们误了读书的年龄,荒废学业。如今回想,我们全家的子女,不仅全部都大学毕业,而且值得骄傲的是,二哥侯伯宇在科学技术领域为国家和人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2012年9月27日,侯伯宇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他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侯伯宇生前系西北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教授,是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我国理论物理学界的重量级人物之一。他创建了被誉为“中国的骄傲”的“侯氏理论”,成为世界数学物理界代表人物。
      你引述的东西,一般都是经过改造或本身就是错误的,你编造的东西肯定都是造谣撒谎的,所以,你的东西没有半点可读性、可信性。
      2017/12/4 11:19:24
      1. 军衔:陆军少校
      2. 军号:1379108
      3. 工分:70550
      左箭头-小图标
      ......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9楼 AD73
      这说明了塔山国军指挥上的问题。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因侯是共产,当然变着法的帮东野
      12楼 AD73
      罗奇等人可不是帮中共。侯静如早年参加过南昌起义,以后回到国民党军。1948年又重新与中共联系。估计此时 看出国民党的情况不妙。
      14楼 独立的思考着
      人民网国民党中将侯镜如之子揭秘父亲不算真正的“卧底”
      本刊特约记者|陈晓燕 本刊记者|刘畅 《 环球人物 》(2013年第4期)“黄埔学剑,东征北伐抗强邻,功勋已纪五凤楼,无愧斯生;燕京星沉,西望南海悼故人,志业未见九州同,遗恨千秋。”1994年10月25日,侯镜如将军驾鹤西归,在众多唁电和悼文中,这副迟到的挽联引起了侯家人的注意。挽联是黄埔军校一期学员、国民党中将张炎元从台北发来的。“‘无愧斯生’,‘遗恨千秋’,他写得很贴切。我的父亲因未能见到祖国和平统一而‘遗恨千秋’,但他为自己爱国奉献的一生而‘无愧斯生’。”2013年1月22日,从香港来京开会的侯镜如将军之子、全国政协委员侯伯文,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讲起了侯家两代人的往事。侯镜如系黄埔一期学员,早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过东征、北伐。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太原会战、台儿庄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湘西会战等战役,1949年8月率部起义。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过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名誉主席、黄埔军校同学会第二任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是著名政治活动家、爱国将领、民革杰出的领导人。侯伯文这样评价自己的父亲:征战沙场、黄埔情深、爱国促统、廉洁一生。周恩来介绍入党1902年,侯镜如出生于河南永城县侯楼村。永城是河南最贫穷的地区之一,当地曾流传“四眼粥”之说,侯伯文解读:“‘四眼粥’就是一碗米汤中漂着几粒米,喝粥时一低头,两眼倒映在清汤中互望,因而称之为‘四眼粥’,可见其穷困。”
      侯镜如从小便立志要通过勤学来改变贫穷、封闭的现状。15岁那年,他离开永城老家,只身来到开封,入读省立留学欧美预备学校(河南大学前身)。他的大学老师恰好是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会员,在老师的影响下,1924年,侯镜如放弃留洋机会,赶往上海投考黄埔军校。当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身兼国民党宣传部长的毛泽东,是黄埔军校在上海的招生委员之一。侯伯文说:“经毛泽东主考,父亲初试合格,又领了路费赶到广州参加复试,才被正式录取。当时黄埔军校第一期非常难考,我曾看到一篇国民党将军的回忆文章,说自己曾因为一分之差未能考上黄埔一期,1925年2月,侯镜如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一次东征,由周恩来和郭俊作介绍人,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对于入党的宣誓仪式,父亲不止一次向我提起,他们一起站在潮州西湖笔架山上宣誓。”翌年7月,侯镜如参加北伐,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陈独秀接受了蒋介石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提出的“整理党务案”,交出了第1军军内跨党籍的300多名共产党员名单,但侯镜如因入党时间不长,没在名单上,侥幸没有暴露,党组织决定让他“潜伏”在第1军,而国民党也对父亲入党之事一无所知。当北伐军到达福州时,侯镜如已经当上了国民革命军17军第3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1927年2月,侯镜如接到党组织命令,向东路军指挥何应钦佯称“家母病重”请假离队。随后,他乘一叶小舟取道宁波,再换乘海轮抵达上海。在周恩来、赵世炎领导下,他参加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策划和准备,担任总指挥部主席团成员。4月12日,蒋介石清党,在冲突中侯镜如右胸中弹。伤愈后,他到武汉任武汉三镇保安总队长,随后被派往贺龙的20军,任军官教导团团长,参加了南昌起义。1928年春,侯镜如又被党组织派往河南省开封市,担任中共河南省军委书记。不料,在一次接头时,侯镜如被捕,监禁在开封第一监狱。同时被关在这里的,还有后来官至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安子文。成为国民党中将1929年7月,侯镜如、安子文被释放。侯镜如被派往香港中共中央华南局,1931年奉命到上海工作。侯伯文曾听父亲讲,就在他前往上海时,发生了一件大事: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当天即叛变。事发后,党中央切断了一切组织联系。当夜,周恩来、陈赓等上海地下党人员全部撤往苏区或出走外地。在严峻的形势下,毫不知情的侯镜如到了上海,他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父亲说,他只能用暗号以及与地下党约定的假名‘侯志国’,在上海《时事新报》上登出寻人广告:‘××胞兄,我找不到你,心急如焚,你若再不来,没有办法我就自去找工作了……我始终是孝敬父母的。侯志国’”登报多日,仍杳无音信。“父亲当时一肚子委屈,他走前一切都说好了,还准备要去苏区,而且他一直都不是单线联络,怎么会突然全无消息了?是组织上故意不要他了?还是组织上怀疑他什么了?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父亲有一次在北平和陈赓秘密会谈时,才得知当年顾顺章叛变后抓了很多人,已分不清谁奸谁忠,就是见了面也立即避开,根本不敢相认。”侯镜如无奈地回到了老家。1933年,时任国民党中央政治部副部长的黄埔一期同学袁守谦,特意派人找到河南永城,希望侯镜如参军抗日。侯镜如接受了袁守谦的推荐,到吉鸿昌的22路军30军30师任政治部主任,不久调任30师89旅少将旅长。从此之后,抗战八年,侯镜如在战场上转战南北,驰骋万里,抗日救亡。抗战胜利时,他已升任92军军长,中将军衔。1945年日寇投降后,他接收武汉和北平,还兼任了北平警备司令。
      侯伯文回忆,“后来在北平,父亲有一次在北京饭店见到了时任军调处的中共代表周恩来。事发突然,四目对视,侯镜如一时语塞……周总理机智地马上说‘我们有20年没见了!’即是从黄埔军校毕业后算起一直没有再见面。如果他说出15年没见,那就说明父亲曾在地下党和周恩来共事过。”侯伯文说,之后周恩来派陈赓与父亲在北京饭店密谈了一个多小时,“到现在也不知道其中的内容,陈赓传记里提到这个事情,但也没有写具体内容。”密谈之后,侯镜如收到中共地下党城工部刘仁送来的安子文的亲笔信,带来周恩来、贺龙的问候,要他起义归队,党就原谅他。侯镜如决心投共,在军内安排了地下党的秘密联络员李介人,伺机起义。 1948年,侯镜如升任第17兵团司令。辽沈战役中,国民党锦州守军告急,蒋介石电令侯镜如指挥所辖的4个军驰援锦州,但此时,侯镜如已与中共秘密联系,他故意放慢动作,推迟11天才率领部队到达。1949年,侯镜如去了香港和台湾,按中共的指示从事策反蒋军部队的秘密活动。新中国成立前,侯镜如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成功地联系和策动过一些蒋军的起义,为此,他在香港秘密收到了经李克农、范汉崖转来的周恩来的嘉奖电报,1952年,经周恩来批准,他回到了北京在2009年出版的《卧底——解密余则成们的潜伏档案》一书中,有一章专门撰写了“想回家”的中将侯镜如。但侯伯文认为,父亲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卧底,“卧底一般是加入共产党后被派入国民党的。父亲是先跟着共产党做了6年的地下工作,后来和党组织失去联系,才进入国民党队。‘七七事变’的前一天,蒋介石在庐山军训班上问谁参加过共产党,只要承认一概不咎,不少人自首而受到褒奖。蒋介石还当场点名问爸爸,他立即起立镇定地回答‘我是始终跟着校长的’。他始终没有向国民党承认自己加入过共产党,也没有出卖过任何党的机密。直到‘文革’,蒋介石才定性我父亲是党国的叛徒,相关资料现在台湾国民党党史馆中还有。”侯氏父子“报国尽此心”
      1983年,侯镜如和在京的黄埔军校一期同学郑洞国等,提出成立黄埔同学会的建议。侯镜如夫妇专门让会外语的儿子侯伯宇陪同,先后去了洛杉矶、旧金山、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地,拜访一些多年未见的朋友,劝说他们返回祖国。“父亲还在中国政府驻美大使馆,向邓小平的女儿邓榕介绍了黄埔同学及家属促进统一会的成立情况和意义,希望她回北京后,能向邓小平报告,取得他的支持。”1984年5月,侯镜如回到北京。同年6月16日,黄埔同学会在北京成立。在第一次理事会上,德高望重的黄埔一期同学徐向前元帅任首届会长,侯镜如任副会长。1988年,侯镜如当选为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1989年3月,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侯伯文说,“父亲一直因为当年投笔从戎,没能完成大学学业而遗憾。他深知和平年代需要科技兴国,所以要求母亲无论日子多艰难,都不能让孩子们误了读书的年龄,荒废学业。如今回想,我们全家的子女,不仅全部都大学毕业,而且值得骄傲的是,二哥侯伯宇在科学技术领域为国家和人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2012年9月27日,侯伯宇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他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侯伯宇生前系西北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教授,是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我国理论物理学界的重量级人物之一。他创建了被誉为“中国的骄傲”的“侯氏理论”,成为世界数学物理界代表人物。
      这我知道。
      三十年代初与组织中断联系的人有不少。很多在抗战时期主动与组织恢复联系。如韩、郭等。
      2017/12/4 9:26:50
      1. 头像
      2. 军衔:陆军上等兵
      3. 军号:9255050
      4. 工分:43218
      5.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9楼 AD73
      这说明了塔山国军指挥上的问题。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因侯是共产,当然变着法的帮东野
      12楼 AD73
      罗奇等人可不是帮中共。侯静如早年参加过南昌起义,以后回到国民党军。1948年又重新与中共联系。估计此时 看出国民党的情况不妙。
      人民网国民党中将侯镜如之子揭秘
      父亲不算真正的“卧底”本刊特约记者|陈晓燕 本刊记者|刘畅 《 环球人物 》(2013年第4期)“黄埔学剑,东征北伐抗强邻,功勋已纪五凤楼,无愧斯生;燕京星沉,西望南海悼故人,志业未见九州同,遗恨千秋。”1994年10月25日,侯镜如将军驾鹤西归,在众多唁电和悼文中,这副迟到的挽联引起了侯家人的注意。挽联是黄埔军校一期学员、国民党中将张炎元从台北发来的。“‘无愧斯生’,‘遗恨千秋’,他写得很贴切。我的父亲因未能见到祖国和平统一而‘遗恨千秋’,但他为自己爱国奉献的一生而‘无愧斯生’。”2013年1月22日,从香港来京开会的侯镜如将军之子、全国政协委员侯伯文,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讲起了侯家两代人的往事。侯镜如系黄埔一期学员,早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过东征、北伐。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太原会战、台儿庄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湘西会战等战役,1949年8月率部起义。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过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名誉主席、黄埔军校同学会第二任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是著名政治活动家、爱国将领、民革杰出的领导人。侯伯文这样评价自己的父亲:征战沙场、黄埔情深、爱国促统、廉洁一生。周恩来介绍入党
      1902年,侯镜如出生于河南永城县侯楼村。永城是河南最贫穷的地区之一,当地曾流传“四眼粥”之说,侯伯文解读:“‘四眼粥’就是一碗米汤中漂着几粒米,喝粥时一低头,两眼倒映在清汤中互望,因而称之为‘四眼粥’,可见其穷困。”侯镜如从小便立志要通过勤学来改变贫穷、封闭的现状。15岁那年,他离开永城老家,只身来到开封,入读省立留学欧美预备学校(河南大学前身)。他的大学老师恰好是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会员,在老师的影响下,1924年,侯镜如放弃留洋机会,赶往上海投考黄埔军校。当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身兼国民党宣传部长的毛泽东,是黄埔军校在上海的招生委员之一。侯伯文说:“经毛泽东主考,父亲初试合格,又领了路费赶到广州参加复试,才被正式录取。当时黄埔军校第一期非常难考,我曾看到一篇国民党将军的回忆文章,说自己曾因为一分之差未能考上黄埔一期,1925年2月,侯镜如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一次东征,由周恩来和郭俊作介绍人,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对于入党的宣誓仪式,父亲不止一次向我提起,他们一起站在潮州西湖笔架山上宣誓。”翌年7月,侯镜如参加北伐,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陈独秀接受了蒋介石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提出的“整理党务案”,交出了第1军军内跨党籍的300多名共产党员名单,但侯镜如因入党时间不长,没在名单上,侥幸没有暴露,党组织决定让他“潜伏”在第1军,而国民党也对父亲入党之事一无所知。当北伐军到达福州时,侯镜如已经当上了国民革命军17军第3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1927年2月,侯镜如接到党组织命令,向东路军指挥何应钦佯称“家母病重”请假离队。随后,他乘一叶小舟取道宁波,再换乘海轮抵达上海。在周恩来、赵世炎领导下,他参加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策划和准备,担任总指挥部主席团成员。4月12日,蒋介石清党,在冲突中侯镜如右胸中弹。伤愈后,他到武汉任武汉三镇保安总队长,随后被派往贺龙的20军,任军官教导团团长,参加了南昌起义。1928年春,侯镜如又被党组织派往河南省开封市,担任中共河南省军委书记。不料,在一次接头时,侯镜如被捕,监禁在开封第一监狱。同时被关在这里的,还有后来官至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安子文。成为国民党中将1929年7月,侯镜如、安子文被释放。侯镜如被派往香港中共中央华南局,1931年奉命到上海工作。侯伯文曾听父亲讲,就在他前往上海时,发生了一件大事: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当天即叛变。事发后,党中央切断了一切组织联系。当夜,周恩来、陈赓等上海地下党人员全部撤往苏区或出走外地。在严峻的形势下,毫不知情的侯镜如到了上海,他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父亲说,他只能用暗号以及与地下党约定的假名‘侯志国’,在上海《时事新报》上登出寻人广告:‘××胞兄,我找不到你,心急如焚,你若再不来,没有办法我就自去找工作了……我始终是孝敬父母的。侯志国’”登报多日,仍杳无音信。“父亲当时一肚子委屈,他走前一切都说好了,还准备要去苏区,而且他一直都不是单线联络,怎么会突然全无消息了?是组织上故意不要他了?还是组织上怀疑他什么了?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父亲有一次在北平和陈赓秘密会谈时,才得知当年顾顺章叛变后抓了很多人,已分不清谁奸谁忠,就是见了面也立即避开,根本不敢相认。”
      侯镜如无奈地回到了老家。1933年,时任国民党中央政治部副部长的黄埔一期同学袁守谦,特意派人找到河南永城,希望侯镜如参军抗日。侯镜如接受了袁守谦的推荐,到吉鸿昌的22路军30军30师任政治部主任,不久调任30师89旅少将旅长。从此之后,抗战八年,侯镜如在战场上转战南北,驰骋万里,抗日救亡。抗战胜利时,他已升任92军军长,中将军衔。1945年日寇投降后,他接收武汉和北平,还兼任了北平警备司令。侯伯文回忆,“后来在北平,父亲有一次在北京饭店见到了时任军调处的中共代表周恩来。事发突然,四目对视,侯镜如一时语塞……周总理机智地马上说‘我们有20年没见了!’即是从黄埔军校毕业后算起一直没有再见面。如果他说出15年没见,那就说明父亲曾在地下党和周恩来共事过。”侯伯文说,之后周恩来派陈赓与父亲在北京饭店密谈了一个多小时,“到现在也不知道其中的内容,陈赓传记里提到这个事情,但也没有写具体内容。”密谈之后,侯镜如收到中共地下党城工部刘仁送来的安子文的亲笔信,带来周恩来、贺龙的问候,要他起义归队,党就原谅他。侯镜如决心投共,在军内安排了地下党的秘密联络员李介人,伺机起义。 1948年,侯镜如升任第17兵团司令。辽沈战役中,国民党锦州守军告急,蒋介石电令侯镜如指挥所辖的4个军驰援锦州,但此时,侯镜如已与中共秘密联系,他故意放慢动作,推迟11天才率领部队到达。1949年,侯镜如去了香港和台湾,按中共的指示从事策反蒋军部队的秘密活动。新中国成立前,侯镜如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成功地联系和策动过一些蒋军的起义,为此,他在香港秘密收到了经李克农、范汉崖转来的周恩来的嘉奖电报,1952年,经周恩来批准,他回到了北京在2009年出版的《卧底——解密余则成们的潜伏档案》一书中,有一章专门撰写了“想回家”的中将侯镜如。但侯伯文认为,父亲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卧底,“卧底一般是加入共产党后被派入国民党的。父亲是先跟着共产党做了6年的地下工作,后来和党组织失去联系,才进入国民党队。‘七七事变’的前一天,蒋介石在庐山军训班上问谁参加过共产党,只要承认一概不咎,不少人自首而受到褒奖。蒋介石还当场点名问爸爸,他立即起立镇定地回答‘我是始终跟着校长的’。他始终没有向国民党承认自己加入过共产党,也没有出卖过任何党的机密。直到‘文革’,蒋介石才定性我父亲是党国的叛徒,相关资料现在台湾国民党党史馆中还有。”
      侯氏父子“报国尽此心”1983年,侯镜如和在京的黄埔军校一期同学郑洞国等,提出成立黄埔同学会的建议。侯镜如夫妇专门让会外语的儿子侯伯宇陪同,先后去了洛杉矶、旧金山、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地,拜访一些多年未见的朋友,劝说他们返回祖国。“父亲还在中国政府驻美大使馆,向邓小平的女儿邓榕介绍了黄埔同学及家属促进统一会的成立情况和意义,希望她回北京后,能向邓小平报告,取得他的支持。”1984年5月,侯镜如回到北京。同年6月16日,黄埔同学会在北京成立。在第一次理事会上,德高望重的黄埔一期同学徐向前元帅任首届会长,侯镜如任副会长。1988年,侯镜如当选为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1989年3月,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侯伯文说,“父亲一直因为当年投笔从戎,没能完成大学学业而遗憾。他深知和平年代需要科技兴国,所以要求母亲无论日子多艰难,都不能让孩子们误了读书的年龄,荒废学业。如今回想,我们全家的子女,不仅全部都大学毕业,而且值得骄傲的是,二哥侯伯宇在科学技术领域为国家和人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2012年9月27日,侯伯宇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他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侯伯宇生前系西北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教授,是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我国理论物理学界的重量级人物之一。他创建了被誉为“中国的骄傲”的“侯氏理论”,成为世界数学物理界代表人物。
      2017/12/4 1:24:19
      1. 军衔:海军上校
      2. 军号:9529939
      3. 工分:130893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国军为什么攻不下塔山(1)[原创]
      2017/12/3 19:16:05
      1. 军衔:陆军少校
      2. 军号:1379108
      3. 工分:70550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9楼 AD73
      这说明了塔山国军指挥上的问题。
      11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因侯是共产,当然变着法的帮东野
      罗奇等人可不是帮中共。侯静如早年参加过南昌起义,以后回到国民党军。1948年又重新与中共联系。估计此时 看出国民党的情况不妙。
      2017/12/3 17:28:11
      1. 军衔:陆军上等兵
      2. 军号:9255050
      3. 工分:43218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9楼 AD73
      这说明了塔山国军指挥上的问题。
      因侯是共产,当然变着法的帮东野
      2017/12/3 17:09:59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366827
      3. 工分:401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独立兄,及AD73兄,
      请耐心看拙文,后续自结论。塔山,不是山。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塔山防线总12公里,激烈的战斗有几公里。塔山方圆很小,标高不足百米,外面看就像是一个大土包。
      名字叫塔山而已。国军要能突破,不一定非要进攻这个土包。实际上国军也不是仅攻击这个土包。接着往下看。
      2017/12/3 15:51:13
      1. 军衔:陆军少校
      2. 军号:1379108
      3. 工分:70550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8楼 独立的思考着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这说明了塔山国军指挥上的问题。
      2017/12/3 14:54:01
      1. 头像
      2. 军衔:陆军上等兵
      3. 军号:9255050
      4. 工分:43218
      5.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7楼 AD73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塔山不是山
      历史对塔山战役的评价为何有不足之嫌?(4)王树增2010年05月17日08: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塔山之战的激烈战况在侧翼防御的白台山阵地上,三十六团警卫二排只剩下五班长徐智忠一人,他来回奔跑射击,机枪打坏了之后,高举着一颗手榴弹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四连奉命接替阵地,副连长胆怯动摇,丢下指挥位置向后逃跑,七号阵地遂被敌人占领。十二师立即调三十六团六连和三十五团的两个连从两翼包抄,惨烈的激战后将阵地夺回。中午的时候,国民党军暂编六十二师从塔山左翼迂回,遭到三十四团三营的顽强阻击。八连长姜云忠指挥全连用手榴弹和刺刀逼退敌人;九连长龚福堂在阵地出现危急的时刻,带头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七连三班九人坚守桥头堡阵地,三人牺牲,五人负伤,但阵地始终没丢。下午,阙汉骞再次组织攻击,进攻的部队刚冲到前沿,支援的炮火却停止了,冲锋的步兵也跟着停止了。四纵立即集中炮火轰击冲锋集团的身后,在正面进行猛烈反击,迫使敌人从塔山防御阵地的正面撤退。十一日的战斗,国民党军伤亡一千三百人,四纵伤亡五百六十三人,其中坚守塔山一线阵地的三十四团伤亡最大,战斗开始前有一百七十八人的一连,战后只剩下了七名战士。国民党军第八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施有仁记述道:“由于有海空军助战,我们的攻击部队才在自己炮兵火幕的掩护下,缓慢前移。当海空军活动稍一中止,步兵攻击即行顿挫……尤其是前进到距敌阵地一千公尺以内,共产党部队的坚强抗击和英勇出击,更使我攻击部队无法前进。对付共产党小部队的阵地出击方面,也完全依赖浓密炮兵火力的阻击掩护,如果炮火运用稍不及时,就会动摇溃退。”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率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到达战场。侯镜如把他的司令部设在锦西中学里。此时,从华北调来的独立九十五师刚刚到达;从塘沽海运来的第六十二军后续部队官兵由于晕船声称还不能作战;而从烟台来的第三十九军更是倒霉,船到葫芦岛外的时候,海面上刮起八级大风,船只根本无法靠岸,只有在海上颠簸一个昼夜,官兵们连黄疸都吐出来了。军长王伯勋下船就骂:“这样拉扯,军队不要打仗就拖垮了。我这半年就是东一下西一下地胡乱调用,仗却没打。现在部队晕船这个劲还没过去,立刻使用上去,岂非开玩笑,太把人当牛马了。上面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任务,而我却没法向下面交代。我决心这回完了以后,不再干下去了。”——果然,一年后,这位军长在贵州率部起义了。
      锦西中学里,侯镜如召开军长、师长、参谋长参加的军事会议。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汇报了两天来攻击塔山遇挫的经过,特别强调解放军的战术是:步兵不冲到阵地前沿,他们连枪都不打,看上去好像阵地上无人防守,等接近障碍地带的时候却突然开火,“打得我第一线步兵抬不起头来”。步兵无法突破障碍物,炮火又无法将障碍物彻底摧毁,导致步兵在前沿陷入进退两难之境,部队因此伤亡很大。第十七兵团参谋长张伯权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第五十四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的,他主张用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地区,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开阔,防御力量薄弱,而且可以迂回塔山,打得好的话没准可以一举全歼塔山共军。另一个方案是张伯权自己提出的,即仍然按照前两天的打法正面推进,理由是这里地势高,可以发挥优势火力掩护步兵攻击,同时也可以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值得注意的是,从战场战术上讲,杨中藩的主张显然有道理,因为机械化部队一旦转到地势开阔地带,不但会使四纵的阻击更加困难,而且塔山的侧后也容易出现威胁。那样的话,无险可守的塔山就十分危险了。但是,杨参谋长的方案被否决了。否决的原因十分微妙:首先,张伯权的建议是侯镜如授意的,侯镜如根本没有作战积极性,蒋介石命令他来葫芦岛他不得不来,但本意还是保存实力为上策。侯镜如对张伯权说得很明白:“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况,对塔山、锦州是不能打进去,若打进去也出不来,如果打不进去,还可以多维持几天。”其次,蒋介石派来的总统府战地督察组长罗奇也主张继续正面攻击。这位督战官认为,正面攻击符合总统指示的基本精神,如果变更就要重新请示,不然谁也无法承担责任。罗奇说:“葫芦岛有四个军,沈阳西进有五个军,加上锦州的两个军,共有十一个军的兵力,再加上海、空军的优势,无论在数量上和火力配备上,我军都比共军占绝对优势,只要官兵用命,抱杀身成仁的决心,是一定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罗奇自告奋勇,准备亲自指挥独立九十五师攻击塔山——罗奇曾在独立九十五师当过师长,他很为自己带过的这支部队自豪,声称全副美式装备的独立九十五师是“没有打过败仗的”,他已用五十万金圆券在师里组织了一支敢死队。会议最后决定:其余部队由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指挥,第五十四军八师攻击塔山铁路桥,第六十二军的两个师攻击白台山,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和暂编六十二师为预备队,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和暂编五十七师担任锦西、葫芦岛守备。此时,南京总统高参军罗泽与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乘飞机到达葫芦岛。侯镜如陪同他们视察前方阵地的时候,卫立煌低声对侯镜如说:“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并率部与廖兵团会师是不容易办到的。”卫立煌的意思很清楚:廖耀湘兵团距离锦州还有几百公里,锦州范汉杰的两个军正被林彪围困,锦西、葫芦岛的部队还要担负陆路和海上防务,因此能够用于塔山方向的攻击部队也就不到两个军的兵力。侯镜如发现卫立煌与自己观点一致,于是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九十二军冒险了。雄心勃勃的罗奇建议休战一天,说他要带独立九十五师的军官去看地形。十二日,塔山无战事。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没能向锦州前进一步
      2017/12/3 14:29:54
      1. 军衔:陆军少校
      2. 军号:1379108
      3. 工分:70550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独立的思考着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候某能够控制塔山战役的一切?当时老蒋要阙汉骞指挥 ,阙汉骞在准备不充分的条件下发起进攻,罗奇胡乱干预指挥,却告密于蒋介石,说阙汉骞援锦态度不积极。海军是在应付差事,明白重庆号以后的事情就明白了。卫立煌还派陈铁去塔山指挥。如此混乱的指挥和兵种协调作战,能够打赢倒是怪事了。
      2017/12/3 11:01:36
      1. 军衔:陆军上等兵
      2. 军号:9255050
      3. 工分:43218
      左箭头-小图标
      国军司令侯镜如是秘密共产党人,是朱德的老部下,怎可能攻下塔山呢?做作样子罢了。
      2017/12/3 10:15:47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366827
      3. 工分:401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贫嘴夫
      打阻击战 最能够考验 一支军队的团结和凝聚 为一个整体的力量 ,因为阻击战可以说是在 消耗牺牲自己个人局部来成就 他人整体 全局的胜利和成功。人心不齐 人心散了 的军队或团队是绝对不可以打 逆风局的。 顺风局谁都会打 ,可是逆风局呢?TG的PLA 就是长期在这个环境下 犹如野草一般生长 ,而国军可以说是个 娇花
      有道理
      2017/12/2 23:07:21
      1. 军衔:陆军中尉
      2. 军号:5448571
      3. 工分:48087
      左箭头-小图标
      打阻击战 最能够考验 一支军队的团结和凝聚 为一个整体的力量 ,因为阻击战可以说是在 消耗牺牲自己个人局部来成就 他人整体 全局的胜利和成功。人心不齐 人心散了 的军队或团队是绝对不可以打 逆风局的。 顺风局谁都会打 ,可是逆风局呢?TG的PLA 就是长期在这个环境下 犹如野草一般生长 ,而国军可以说是个 娇花
      2017/12/2 21:10:02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366827
      3. 工分:401
      左箭头-小图标
      特别感谢Plazcl2005 兄,正是你教的办法解决了发贴的问题!谢谢!
      2017/12/1 21:36:50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366827
      3. 工分:401
      左箭头-小图标
      谢GOOD99SG 兄发贴指点。
      2017/12/1 21:16: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5条记录] 分页: 1
       对国军为什么攻不下塔山(1)[原创]回复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