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 共 265 个阅读者 
  1. 头像
  2. 军衔:陆军上等兵
  3. 军号:9255050
  4. 工分:42177
  5.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

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贺衷寒,原为共青团员,去莫斯可开会时与张国焘闹翻,回国后被陈独秀开除,1925年被国民党派往苏联留学
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郑介民,1925年被国民党派往苏联留学,对苏联特工很有兴趣。戴笠死后,郑接管军统张泽宇《史学月刊》 2008年07期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广东广州,510630
[关键词]留学;苏联;国共合作;莫斯科中山大学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国民党、共产党和苏联三方合作的历史背景下,苏联在莫斯科设立中山大学,专门招收国民党留学生并用苏联式革命理论对其进行培训,同时,部分具有国民党员身份的中共党员也加入其间。国共苏三方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这一特殊环境中,展开一段合作共进与纠纷矛盾共存的特殊历史。随着国共合作破裂、国民党与苏联关系日趋冷淡,这一特殊背景下的留学运动最终于1927年划上句号。 [中图分类号]K26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58320214(2008)0720064206在20世纪20年代国共合作的背景下,作为世界革命中心的苏联,以为中国革命培养干部的名义,招收了大量国共两党的留学生。以往学界的相关研究主要聚焦在中共留学人员身上,①目前尚未见到专门以国民党留苏学员为研究对象的论文和著作。笔者根据新近解密的苏联档案以及国共两党留苏人员的回忆录,对国民党留苏学员的来龙去脉加以考证和研究。一 国民党员留学苏联的缘起和选派国民党员留学苏联是在特殊历史背景下兴起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领导十月革命取得胜利后,遭到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外交封锁和武装干涉,迫切希望找到可以合作的盟友。中国是苏俄的邻国,自然引起俄共(布)领导层的高度重视,不惜放弃沙皇俄国在中国攫取的土地和特权以换取中国在外交上的承认。但当时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北洋政府迫于西方国家的压力,不敢与苏俄建立外交关系。为了打开局面,苏俄在与北洋政府谈判的同时,不断与中国的地方实力派进行接触。经过数轮博弈,苏俄最终选择了孙中山所领导的国民党作为合作伙伴。1923年3月8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向孙中山提供200万卢布的贷款[1](p225~226)。此后,大量来自苏联的人、财、物源源不断地援助给国民党,国民革命由此兴起。20世纪20年代的苏联和中国国民党在指导思想、意识形态、组织结构等方面有较大差异。为了确保合作的顺利进行并最终实现苏联在中国的利益最大化,苏方希望能够对国民党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造,使其在各方面与苏联更为“合拍”。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除了要求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进行党内合作之外,苏方还利用国共苏三方合作的机会,招收一批年轻的国民党干部赴苏留学,通过对其施加影响来推动苏联和国民党的合作。?65?①其中比较系统和有影响的有:郝世昌、李亚晨《留苏教育史稿》,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孙耀文《风雨五载———莫斯科中山大学始末》,中央编译出版社1996年版;黄新宪《莫斯科“东大”、“中大”与国共两党留学生》《理论学习月刊》,1989年第3期;徐行《留俄经历对刘少奇早期思想的影响》《历史教学》1999年第12期,等等。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不幸病逝。3月19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决定在苏联建立一所专门为中国国民党培训革命干部的学校,定名为孙逸仙劳动者大学(УниверситетТрудящихсяКитаяимСунь—Ятсена,又称为莫斯科中山大学) [2](p589)。为达到影响和改造国民党留学生的目的,联共(布)中央政治局要求加入国民党员的中共党员也加入留学队伍,而且必须保持人数上的优势[3](p568)。例如,中山大学第一期中国学员共计268人,其中具有跨党身份的中共党团员188人(占当时中共党团员总数的68%),国民党学员80人[4](p234)。中共领导层对此并不赞同,但这一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意见在当时并未得到苏联的重视。[5](p316)国民党留苏学生分别在1925年和1926年选派了两届,1927年由于中国革命的形势骤变,国、共、苏关系的变化使国民党留学运动停止。前已述及,1925年选派的留学中山大学的学员共计268人[6] (p292),广州是国民革命的中心,选派的留学生数最多,达147名。除正常考选之外,苏联顾问鲍罗廷又特别保送30名国民党高级政要的子女或其他亲属留学,其中包括蒋介石之子蒋经国,于右任之女于芝秀、女婿屈武,叶楚伧之子叶南,邵力子之子邵志纲,胡汉民之女胡木兰等。[7](p25)其他南方省份选派均少于广东。军阀控制的北方不可能公开招考留苏学生,因此选派的人数也较少,多为中共党组织直接推荐,如乌兰夫等5名蒙族留学生就是由党小组讨论、支部推荐、最后经中共北方区委批准参加留学[8](p75)的。第二期留苏学员中国民党员人数较少,主要为广东选派,有屠义方、金戈、施岳、吴家钰等人[9]p124。除此之外,1927年2月,广东航校选派黄光锐、杨官宇、毛邦初、张廷孟、余世沛等10余人赴苏留学。[9](p115)广东以外的其他省份大多为具有跨党身份的中共党员。二 国民党学员的留学生活概况莫斯科中山大学位于距离克里姆林宫不远的沃尔洪卡大街16号,教学条件很好,设施齐全。苏方相当重视对国民党留学生的培养,不惜投入重金。解密档案显示,仅莫斯科中山大学1925~1926年一个学年的预算就高达770001卢布,如下表:中山大学1名国民党留学生年度花费统计表[6](p292)(单位:卢布)年度\花费项目 1925~1926学年 1926~1927学年工资管理费组织费生活费学习费大修费疗养费。如此之高的资金投入,确保了中国留学生高水准的学习和生活条件。男女学员分别住在依利恩加大街(УлицаИллиенго)、彼得罗夫斯基大街(УлицаПетровская)和加加林斯基大街(УлицаГагалинская)的原贵族宅第;[10](p144)一日三餐鸡蛋、面包、黄油、牛奶、香肠、鱼子酱应有尽有,还专聘厨师烹制中国菜;服装被褥学校提供,有专人定期换洗;学员可以凭学生证免费乘坐交通工具。除此之外,校方每月还发给学员生活津贴20卢布,假期组织学生去黑海之滨的克里米亚或莫斯科郊外的工人干部疗养院休养[11](p90~95)。中大的办学宗旨是为中国革命培养、训练干部,因此其课程设置更偏重于政治教育和苏联式革命理论。学校的必修课程主要有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列宁主义、历史(包括社会形态发展史、中国革命运动史、俄国革命运动史、东方革命运动史和西方革命运动史)、世界经济地理、俄国革命理论与实践、俄语等课程[12]p171~172。莫斯科中山大学的课堂教学采取“讲授———自学———辅导———辩论”四段式方法,鼓励学员进行辩论,以培养革命者必备的演讲和辩论才能。莫斯科中山大学每周安排一次参观课,主要到莫斯科、列宁格勒的革命博物馆以及苏联各地的一些样板化的企业和集体农庄参观,使国民党留学生对苏联的建设成就产生深刻印象,例如蒋经国曾赞叹到“:我看见了欧洲最大的国家农场……农场中有俱乐部、花园、电影场、医院、学校。”[13](p30) ?66?为适应中国革命的形势,莫斯科中山大学还开设了军事课,教授基本军事原理、战略战术、武器使用方法等等。这一课程颇受国共两党留学生的欢迎。莫斯科中山大学1925年招收的中国留学生分为11个班,每班20~30人左右,[12]p172包括1个英语班,1个法语班,1个德语班,专为英、法、德语基础较好的同学开设,直接用外语进行授课;[10](p142)其余8个班为普通班,学生没有外文基础,苏联教师直接用俄语授课,由张闻天、王稼祥、沈泽民等外语基础好的学员担任教学翻译[14](p136)。需要指出的是,莫斯科中山大学1925年级第7班情况比较特殊,因为这个班的成员多为党龄比较长、资历较高的中共党员,如邓小平、傅钟、俞秀松、左权等人,同时,国民党中比较活跃的右派成员康泽、谷正纲、谷正鼎、邓文仪等也编在这一班,因此第7班成为中山大学第一期国共两党留学生政治力量最强、人才最集中,同时也是斗争最为激烈的一个班。[15](p231)莫斯科中山大学的第二期留苏学员的编班情况与第一期大致相同,不再赘述。
三 国民党留苏学员与中共留学生及苏联方面的关系苏联与中国国民党是特定历史条件下利益的结合,刚刚诞生的中共作为共产国际的分支,必须接受共产国际和苏联的领导,以党内合作的方式影响和推动国民党的革命化进程。这种特殊的关系是理解本文所探讨的国民党留苏运动兴衰的关键。 总体来说,这一时期国共两党留学生之间以及国民党留学生与苏联之间的关系既有团结合作,又有矛盾纠纷。尽管在思想信仰方面各不相同,但多数国共两党留学生赴苏学习的目的是相近的,都是为了学习苏联先进的经验,探索救国图强之路。但双方具体的学习内容有所不同。中共留学生主要学习马列主义理论,提高理论素养。俄罗斯解密档案中保存的当年中共留学生填写的个人履历显示,当时留苏的中共党员理论水平普遍较低,多数仅仅读过《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4](p238)相比较来说,国民党学员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有的在留学之前就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有一定的兴趣,希望进行深入学习,例如朱瑞、邵志纲等人;有的学员将苏共组织形式、苏军的政治制度以及具体社会组织的运作方式作为学习对象,如郑介民在留苏期间花了很大工夫研究苏联的情报部门,[7](p108)邓文仪则对俄国十月革命后的土地政策和红军的组织制度尤感兴趣;[16]p72而多数国民党学员则希望通过留学来得到文凭,以获取日后出人头地的机会,此类学生成为中共留学生努力争取的对象。[10](p146)由此可见,多数国共两党留苏学员留学的主要目的都是学习苏联某些先进之处并将所学应用于中国革命,实现救国图强的理想。因此,在民族革命问题上,国共两党留学生志同道合。例如屈武和蒋经国在一个班级学习,关系“情同手足,知无不言,每每言及民族危亡”。 [17](p258)国共两党的留学生虽然信仰、世界观各不相同,但在通过革命来使中国摆脱殖民压迫、振兴富强这一点上是相同的,这也是大多数国共两党人员留学苏联的目的,甚至部分国民党留学生与中共的同学从接近到相知最后成为同路人,如蒋经国、张恕安、张佑忠等一批国民党员也先后加入少共国际,蒋经国后来还加入了苏联共产党,刘仲容、刘思慕、聂绀弩等国民党留学生在回国后很快转向中共一方。但是,在团结的“大气候”之中,国民党留学生与中共留学生和苏联之间也存在争论、摩擦、纠纷和矛盾。这种摩擦和纠纷首先表现在课程的安排上,部分国民党学员认为,既然学校以孙中山的名字命名,那么就应该安排研究介绍孙中山革命思想、理论学说的课程,而莫斯科中山大学的课程以马列主义思想和苏联式革命理论为主,没有一门课程涉及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理论,部分国民党留学生对此十分不满,[9]p8,2036,189,235,299例如,国民党留学生屠义方回忆道“:从这些课目和所占的比例看来,如果站在国民党的立场来讲,我们来学习什么呢?”[9]p189~190他的观点在国民党学员中有一定的代表性。其次是对于三民主义的不同理解上。莫斯科中山大学的教师常常站在苏联和世界革命的立场上理解三民主义,这就与国民党留学生的信仰发生了冲突,例如主讲中国革命史的瓦克斯教授等人曾在课堂上批判三民主义是不彻底性的资产阶级思想,[18]p175这些言论引起部分国民党留学生的不满,他们在墙报上发表文章,号召留学生同歪曲三民主义的苏联教师进行论战。沈泽民、俞秀松等中共留学生则站在苏方教师的立场上,予以反击。双方均连续在墙报上发表多篇文章,相互攻击。[9]p332?67?争论主题很快由三民主义延伸到国共两党的关系以及中国与苏联关系等较为敏感的内容,争论的地点也从墙报扩展到课堂和日常生活中。在资深中共学员和国民党右派留学生都比较集中的1925年级第7班,斗争尤为激烈。左权曾批判他的同乡、右派骨干邓文仪,邢西萍也同一道从德国转来的谷正纲、谷正鼎等人进行激烈的争论。莫斯科中山大学则力图维系与国民党的关系,往往在辩论中偏袒国民党学员一方。国民党留学生白瑜曾指出“:他(拉狄克)对国民党的学生,总是宽容,每逢国共之争,他必站在我们的立场。”[9] (p43)这种理论上的摩擦、纠纷由于国民党的组织问题而升级激化。苏联不允许苏联共产党之外的其他党派存在和活动建立党的分支机构进行活动,所以中山大学特支持的国民党左派留学生部分国民党右派留学生对这种状况颇为不满,力图反抗。但在国共合作的背景下,他们既无法名正言顺地将中共留学生从中山大学特支中排挤出去,又不能公开反对由苏共和国民党中央批准建立的中大特支,只能转入地下秘密活动。这部分留学生成立了“孙文主义学会中山大学分会”,以小组为单位进行活动,由邓文仪充当联络人,利用周末时间以游玩的名义,每个月在列宁山(Ленинскиегоры)举行一两次秘密集会,搜集中山大学校方和中共留学生攻击三民主义的言论证据、中共留学生内部的矛盾斗争等情报。[16]p73“中山舰事件”和整理党务案之后,国共苏三方关系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孙文主义学会中山大学分会”成员乘机在国民党留学生中积极活动,引起部分接近中共的国民党学员的反感。贺衷寒、邓文仪、萧赞育、吴淡人、张恕安、谷正纲、谷正鼎、唐健飞8名“孙文主义学会中山大学分会”骨干成员相继被揭发。[9](p49)1926年10月21[19](p586)日,上述8人被遣送回国。“孙文主义学会中山大学分会”基本偃旗息鼓。?68?四 国民党留苏学员的遣返归国1927年的四一二事变爆发后,国共苏三方关系急转直下,这对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国民党留学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但此时苏联、中共仍与武汉的国民政府保持合作关系,因此国共两党留学生多将四一二事变理解为以蒋介石为首的小派系的行为,斗争的矛头也指向蒋介石个人而未指向整个国民党。如蒋经国在四一二事变后,在中大的集会上义正辞严地痛斥蒋介石,严正声明与蒋介石断绝父子关系。[8]p87但四一二事变毕竟是一个不好的苗头,苏联、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的合作前途难料,国民党留学生人心浮动。部分国民党右派留学生如张镇、鲁岱、谢振华等人向学校提出退学的申请,同时,他们还向一些游移不定的学生同学施加影响,劝他们“识时务些,早些离开”,以行动表示 “对国民党的忠实” [10]p153。1927年4月7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讨论了关莫斯科中山大学国民党留学生的去留问题,最后的决定是国民党学员在未完成学业之前不能随便遣送回国[20]p173。这说明苏方不希望在国民党留学生“成材”之前就中断他们的学业,使苏联的努力付诸东流。为了消除部分国民党右派留学生对其他人的消极影响,1927年6月16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决定将68名国民党右派留学生遣送回国。[21](p315)他们分为3批陆续回国:刘咏尧、韦碧辉、萧赞育等20余人于1927年7月上旬启程回国[9](p265), 8月抵达上海;白瑜、张岫岚、康泽等30余人于8月出发,先行抵达海参崴,逗留一段时间后与谷正鼎、皮以书等第三批10余人会合,共同回到上海。[9](p61)如果说四一二事变之后局势尚未十分明朗,那么此后的七一五汪精卫清共事变则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彻底失败。1927年8月5日,国民党中央青年部部长丁惟汾宣布中止向苏联派遣留学生并召回在苏的国民党留学生[22](p1732)。由此,去留问题切实地摆在100余名国民党留苏学员面前。他们在这一问题上的反应截然不同。有50余名国民党留学生声明希望继续留在苏联学习,[4]p359如蒋经国、鲁易、高维翰、董良史等进入列宁格勒军政大学深造,[9]p164金戈在中山大学完成学业后进入列宁格勒陆军通信学校学习,[9](p125)张恕安、王启升毕业后被中山大学聘为专职教学翻译,施岳则在毕业后奔赴远东担任华人工会代表。[9](p32,140)坚持回国的国民党留学生也有50人左右[4](p359)。校方将他们分为3批遣返。由于此时中苏关系日趋恶化,所以这批国民党留学生的归国之路颇多波折坎坷。第一批王觉源等9人于1927年12月2日出发,14日抵达海参崴;[9]p10第二批刘舫西、蔡炳彤、何汉文、吴家钰等28人于12月7日出发,18日到达海参崴,与前一批学员会合。此间,广州起义爆发,12月14日,中苏断交,从海参崴至上海的航运断绝,归国留苏学生滞留在海参崴。通晓日语的学员刘泮珠自告奋勇前往日本领事馆交涉,争得日方的同意后转道日本顺利回到中国。[10](p155~157)由于国民党军队镇压广州起义,枪杀苏联驻广州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苏方对此进行报复。12月23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决定:逮捕并监禁国民党留学人员,直到在中国被扣押的苏联公民全部被释放后才将国民党学员驱逐出境。[23](176 )
最后一批国民党回国留学生李毓九、萧伯岩、栗丰、薄熙中等二十余人刚到海参崴就被格别乌逮捕,押解回莫斯科,交由莫斯科中山大学党总支成员秦邦宪(博古)等人组成的革命法庭审讯,后被流放到西伯利亚伐木挖煤,一年后又被送回海参崴关押。[7](p156)与此同时,在列宁格勒学习的余世沛、王运尧、林理甫、黎国培被捕,关押于列宁格勒的格别乌特别监狱。1929年1月,4人被转到莫斯科,2月中旬转到海参崴与其他中国留学生一同被关押。这批国民党留学生最终于1929年3月初获释,4月10日返回上海。[9](p118~120)随着最后一批国民党留学生遣返回国,国民党短暂的留学苏联运动彻底画上句号。①格别乌,苏联国家政治保卫局简称,1954年改称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即“克格勃”。国民党留苏学员归国后的情况回国的国民党留苏学生,在一段时间内成了“边缘人”国民党深知他们受到苏联式革命理论的一定影响,必须对其采取特别的手段。因此,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于1928年1月出台了“处理留俄归国学生暂行办法”,规定留苏学生归国后必须在1周内向国民党中央或所在省市党部报到,逾期者按“通共分子”论处;报到后必须进入设立在南京的留俄归国学生招待所,经过考察过关并有5名国民党员担保方能取得证明书并参加工作,但在1年内仍需定期报告行踪。[22](p1735)留俄归国学生招待所(以下简称招待所)首任所长为国民党中央执委会训练部党员训练科总干事沈苑明,杨子福、段诗援任干事。招待所设立之初,接收的多为国民党留学生,审查比较宽松,手续相对简单,每人只要在招待所住上两个月,然后写一篇自传,就可以获得证明书并分配工作。后来入招待所审查的人越来越多,成分也越来越复杂,其中不仅包括国民党留学生,还有中共留苏学员中的托派如梁干乔、周天缪等人和被捕后投降国民党者如西门宗华、任卓宣等。因此,招待所的审查逐渐严格起来,必须有一定的反共表现才能发给证明书。据统计,1928~1929年在招待所获得证明书的留苏学生大致有200人。[10]p163,165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考试院开始对全国范围内的国民党员进行铨叙甄别,学历证明成为国民党官员任用和晋升的关键。但是莫斯科中山大学没有发给国民党留苏学员毕业证书或留学证明,给这些留学生铨叙官阶带来困难。为此,他们建议由国民党中央训练部出具一份留苏学生毕业证明书以证明其学历。当时国民党的留苏学生大多申请了这一证明书。这一过程中,国民党留苏学生建立了联系,此后组建了国民党留俄同学会,其成员分布在国民党各个部门和派系,例如,属于复兴社、军统等特务情报机构的有贺衷寒、邓文仪、萧赞育、刘咏尧、康泽、郑介民等人,属于CC派和中统的余国桢、任卓宣、彭昭贤、费侠、费克勤等,属于改组派的谷正纲、谷正鼎、何汉文、段诗援、屠义方等,隶属桂系的有韦永成、王公度等,蒋经国及其派系骨干徐君虎、黄中美、徐季元、高理文等人,于右任派系的王陆一、郝惊涛、赵文炳等六 结 语20世纪20年代国民党员留学苏联,是特定历史背景下的产物。笔者认为,这场留学运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当时中苏关系和中国革命的发展,但从总体上来说,它是不成功的。首先,国民党学员的留学目的没有达到。国民党留学生与中共留学生一样,都希望能够学习苏联先进经验以推动中国革命发展,但苏联的革命经验本身就有其局限和不足,加之苏联为了达到其特殊目的,在课程安排上偏重苏联式的革命理论教育,与中国的具体实践相关、能够解决中国具体问题的内容很少,多数任课教师也并不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这就导致留苏学员所学与中国革命实践的脱节。众所周知,以陈绍禹(王明)为代表的部分中共留苏学生试图将苏联的革命理论照搬到中国,结果事与愿违,造成很大负面作用国民党方面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其留苏学生更不可能学以致用,实际上,除了蒋经国(政工)、郑介民(特工)等少数国民党高层曾经将部分留苏所学应用于实践之外,大多数国民党留学生都没有将留苏所学加以运用。苏联的留学经历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段需要封存的记忆。其次,苏联的目的没有达到。苏联希望通过留学这种方式,对一批国民党青年干部、政要子弟施加影响,使他们在日后的工作中能够倾向于苏联,从而使苏联和国民党之间的合作更加顺利,使苏联在中国的利益最大化。但是国共合作的破裂、国民党与苏联之间关系的紧张使这批国民党留学生回国以后想当长一段时间内处于“边缘人”境地,得不到重用。事实上,在当时中苏关系冷漠甚至断绝以及国民党与苏联意识形态分歧的大背景下,国民党留苏人员不但不可能如苏联预期那样倾向于苏联,反而要矫枉过正,不仅长期将苏联视为禁忌,还要在反苏方面表现得更为突出才能“洗清”自己。由此可见,苏联的预期目的并没有达到。参考文献:[
1]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53号记录[R]. 俄罗斯现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17,目录3,卷宗339;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20~1925)[Z].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7.[2]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53号记录[R].俄罗斯现代历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17,目录162,卷宗2;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运动(1920~1925)[Z].[3]拉狄克给联共(布)中央政治局的信[R]. 俄罗斯现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530,目录1,卷宗10;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运动(1926~1927):上册[Z].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8(本书下同者,出版社地、社、年,省略).[4]А?В?Панцов.Тайнаяисториясоветско———китайскихотношенийБольшевикиикитайскаяреволюция(1919~1927)[M].ИздательскийдомМуравей———Гайд.Москва,2001.?[5]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远东局会议第2号记录[R].俄罗斯现代历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495,目录154,卷宗269;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运动(1926~1927):上册[Z].[6]联共(布)中央书记处会议第171号记录(1929年12月16日)[R].俄罗斯现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17,目录161,卷宗15;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27~1931):第8卷[Z].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
[7]孙耀文.风雨五载———莫斯科中山大学始末[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6.[8]乌兰夫革命史料编研室.乌兰夫回忆录[M].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9.[9]中华民国留俄同学会编.60年来中国留俄同学之风霜踔历[M].台湾:中华图书出版社,1988.[10]何汉文.记留俄学生[A].湖南文史资料:第6辑[Z].长沙: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1963.[11]盛岳.莫斯科中山大学与中国革命[M].东方出版社,2004.[12]Г?В?Ефимов.изист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гоуниверсиатт[J].ьтока,Проблемы.?
[13]蒋经国. 蒋经国自述[Z].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14]伍修权.我的历程[A] .中共党史资料:第1辑[Z].[15]朱瑞.我的历史和思想自传[A] .中共党史资料:第9辑[Z].[16]邓文仪.留学俄国的回忆[J].(台)传记文学第28卷:第1期.[17]屈武文选[M].北京:团结出版社,1988.[18]李拔夫.留学苏联片断[A].湖南文史资料:第6辑[Z].
[19]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64号记录[R].俄罗斯现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17,目录162,卷宗4.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运动(1926~1927):上册[Z].[20]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94号记录[R].俄罗斯现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17,目录162,卷宗4;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运动(1926~1927):下册[Z].[21]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111号记录[R].俄罗斯现代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17,目录162,卷宗5;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运动(1926~1927):下册[Z].[22]王焕琛.留学教育:第4册[M].台湾: “国立”编译馆,1980.
[23]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2号记录(1927年12月23日)[R]. 俄罗斯现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全宗17,目录162,卷宗6;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运动(1927~1931):第7卷[Z].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收稿日期 2007—11—10作者张泽宇,历史学博士,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副教授。
延伸阅读: 烛九阴 孙小宝 周娥皇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7/11/27 13:35:48

      网友回复

      1. 军衔:陆军中尉
      2. 军号:7582492
      3. 工分:1198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cr361
      胡木兰很厉害的!
      3楼 四川好人1479
      回复: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李克农才厉害回复: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
      4楼 cr361
      胡木兰是胡汉民的女儿,没想到当了特务,还是高级特务
      回复: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哦,还真不晓得,只晓得胡汉民,应该拍成电视剧回复: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
      2017/12/4 23:39:56
      1. 军衔:陆军大校
      2. 军号:3094431
      3. 工分:379919 / 排名:257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cr361
      胡木兰很厉害的!
      3楼 四川好人1479
      回复: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李克农才厉害回复: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
      胡木兰是胡汉民的女儿,没想到当了特务,还是高级特务
      2017/12/4 9:16:36
      1. 军衔:陆军中尉
      2. 军号:7582492
      3. 工分:1184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cr361
      胡木兰很厉害的!
      回复: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李克农才厉害回复: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
      2017/12/2 0:28:10
      1. 军衔:陆军大校
      2. 军号:3094431
      3. 工分:377992 / 排名:2586
      左箭头-小图标
      胡木兰很厉害的!
      2017/11/27 16:27: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20世纪20年代412前后国民党员留学苏联处境回复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