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便叔讨论贴,缅怀吴建民先生,附吴罗之争个见。

吴建民老先生不幸去世已近两年,今天先缅怀一下他老人家。也就是最近这几天,和一些网友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扯到了吴建民老先生,有个别网友,把吴建民老先生说的一无是处,搬出了很多吴建民老先生的言语进行抨击,而这些言语大多都是来自吴建民和罗援在一次电视上的辩论,以前呢,我曾经对这个辩论进行过分析,也和一些战友争论过,今天呢,把以前和最近的汇集起来,进行一次对吴罗辩论的个人解释。
我一段话一段话的进行解释。以下邱震海是电视主持人,吴建民老先生还有罗援将军。个见二字后面,既是我个人对这一段话的见解。1,邱震海:中国不断发展,很多冲突也在不断产生。为什么越发展,好像我们跟外部的冲突反而越上升?这是必然趋势还是我们主观认知、研判出了问题?我们请来了吴建民先生和罗援将军。民间有人把二位标签成中国最大的鸽派和最大的鹰派。吴建民(中国外交学院前院长、前驻法大使):鸽派和鹰派这种说法都标签化。罗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副会长):这是美国人给我贴的一个标签,但我要加一个定语。
邱震海:理性的鹰派。罗援:他也是理性的鸽派。我跟吴大使有很多接触。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个见,一开始讨论的主题是,西方在一致遏制中国吗?看清楚,是一致。我个人到现在认为,不一致,因为西方国家虽然文明文化有很深的联系,现实中又是盟友关系,但是,西方的政治思维是重视自己的利益。这个历史有案例,两次世界大战都是西方自己的内部问题,利益矛盾引起的。所以,在这个论题,西方在一致遏制中国上,我们不能说会一致,这需要看他们之间的利益。也就是说,若有的认为遏制我们对他们有利,但有的认为遏制我们对他们无利,那他们不可能一致。
如此,这个论题我认为只有一个前提能够成立,那就是除非西方都或者绝大多数都认为,遏制我们对他们有利,那么这个论题才能成立。2,邱震海:鸽派、鹰派,是从两个角度对国家利益切入,一个国家需要两种不同的声音。最近几年,摩擦与对抗不断,美国重返亚太,日本右翼势力抬头,解禁自卫权等,媒体人粗浅认为,可能这是战略利益与价值观冲突,吴大使认同吗?吴建民:你刚才的描述,有事实根据,也有夸张。我这个年纪的人,经历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各个时期,中国的战略处境目前是非常糟糕还是相对比较好?我跟你有分歧。我们开始的安全处境非常糟糕, 战争打到家门口了,派志愿军去,后来民族解放运动高涨,中国在亚太国家的关系才展开,1962年跟印度打了一仗,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跟苏联人冷战,十年。当时是两极世界。你把安全处境讲得非常严峻,好像战争一触即发。应当记住小平同志讲的话,不要天下看成一团漆黑,好像不得了了,其实世界上矛盾多得很,我们可以利用的因素多得很,处境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罗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西方国家要遏制中国的崛起。吴建民:西方有没有人想遏制中国?当然有,从意识形态出发。但说这是整个西方的一致政策,我不赞成。
个见,这个时候吴建民老先生和罗援将军关于一致这个概念的分歧就出来了。很显然,罗援将军认为整个西方是一致性遏制中国,但吴建民老现实不认同。3,邱震海:美国和日本不断对中国指责,阵营似乎正在清晰,中国和西方现在的关系到底怎么样?是不是已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国和西方充满战略不信任,有代理人的冲突,如在东海通过日本,在南海通过越南和菲律宾,香港问题也是一个载体,这个观察二位是否同意?吴建民:代理人冲突是一种使人产生误判的看法。冷战时期,美苏两家对峙,通过一些代理人对抗。说现在是中美两家在激烈对抗,这是大的判断,如果失误,就出问题了。我们的代理人是谁?根本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罗援:美国通过代理人跟我们对抗吴建民:说代理人冲突,就引到美苏冷战时期。现在美国跟他的亚洲盟国之间有共同利益,但如果把它上升到代理人冲突,把当年的美苏关系等同于今天中美关系,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判。把西方看成铁板一块,不符合我们党一贯的思想。要在分析基础上建立我们的政策。美国有没有人想遏制中国?当然有,有没有人不喜欢中国社会?当然有。但这个世界是复杂的。
我1971年去美国时,中美贸易额500万美元,2013年中美货物贸易额5821亿美元,为什么发展这么快?共同利益推动。今天中美之间有没有摩擦?当然有,但对大局要有判断。不仅 主席讲,从小平同志开始就这么讲,中美之间共同利益大于分歧。我在美国待了十年,有“好几个”美国,不是铁板一块。美国、欧洲、日本完全是一样?一棍子打死,是一种愚蠢的说法。罗援:现在是美国重返亚太,要派六艘航空母舰、60%的水面舰艇、60%海外作战飞机到亚太地区。我们希望美国给个解释,说美国不是在遏制中国,我们愿意相信这句话,但要听其言观其行,你派这么多军队移向亚太,针对谁?光一个 半岛问题?吴建民:我觉得有一定片面性,美国这几年军力到底变化多少?原来太平洋舰队就是最大的舰队,大部分都在那。美国讲重返亚太,不对,他从来就没有离开亚太。罗援:我不太同意。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马上要出版一个2013年美国军力评估报告,详细指出了美国有多少舰艇、飞机到亚太地区。吴建民: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国际关系的重心正在向亚太转移,这过程没有完成,当然要重视,就看如何应对。各国军队都准备打仗,这是一个方面,要把军方言论认为整个是美国立场,和平崛起还有吗?处理好中美关系非常关键,如果觉得整个针对我的,只有对抗,这是对形势的误判,如果这样,我们为什么跟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而且达成了共识。个见,吴建民上来就说,西方并非铁板一块,依据是,他在西方呆了很多年的实际调查,并且他不光针对西方,就是美帝这么一个国家,他都说并非铁饭一块,相反有好几个美国,这段话的意思很简单,西方各国都有自身利益的考虑,自身利益是他们国家政治的根本,你损害了他的利益,对象无论是谁,他们也会不高兴,不情愿,甚至不接受。
关于这一点,现在正发生世界贸易战,我们可以看到,特朗普上台后的单边贸易主义,在西方其他国家包括美帝的其他盟友眼里,都是不可接受的,无论亚洲的日韩等国,还是欧洲各国,甚至是美帝的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这是铁板一块吗?更别说美帝内部不同的声音,反对特朗普单边贸易主义的声音,这是铁板一块吗?现实告诉我们,绝对不是,那么既然不是,既然利益是西方国家的政治思维,那么只要利益上我们有办法,就根本没有必要和西方甚至美帝搞对抗。那么什么是对抗呢?吴建民在这段话中说到了曾经的美苏关系,这就是对抗。双方以零和思维看对方,这是对抗的基础。你敌视我,我敌视你,你零和思维我,我零和思维你。
但吴建民彻底否认了这个对抗思维,他为什么否认了呢?道理很简单,苏联当前挟华约之集团和美帝搞对抗,这前车之鉴还在那呢,但现在我们,连代理人战争的代理人都找不到,没有一个盟友,你和美帝搞对抗,结果能比当年苏联好?那么不搞对抗,不拿零和思维对付美帝的零和思维,会不会发展到损害自己利益的地步呢?我个人觉得恰恰相反,美帝的零和思维,不代表我们一定零和思维回应他,对吧,别人一个手段,你也不需要相同的手段对付他,别人跳了一步马,你可以翻过去一个炮嘛,为什么非要零和对零和这种对抗思维呢?我们中国文化悠久,人才辈出,是世界最聪明的人种之一,智慧是我们的优势,孙子兵法的精神,以己之长克敌之短,现在美帝零和我们,我们就非要零和回应吗?看看最近的中美贸易战,美帝说不承认多方贸易,实行单边贸易主义,我们会和他一样吗?
不会,我们有的是,非零和思维的方法对付他的零和思维。你和我搞零和,损人利已,我还是互利共赢,我就给你美帝这一路走。你不走,你零和我,那我就拉拢其他国家,包括利益上也和我一样受益于多边贸易的,你美帝的盟友,共同对付你。这个时候,摆在你美帝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走,一条,你执意零和我,那这个结果就是,你的盟友都被我争取了,看看现在的日韩,包括欧洲,是不是我争取的对象?这就是利益面前,你西方不是铁板一块的最佳用处。还有一条,恰恰由于我们不是零和思维你,摆在你美帝面前的是我的互利共赢,你是有利可图的。所有这两条路,美帝他再牛逼,现在特朗在再无视多方贸易,到头来还是要回到我们互利共赢之上。这就是,现实中我们根本不拿零和思维对抗美帝零和思维,我们拿互利共赢战胜美帝损人利已的关键之所在,这是方法的不同。那么这一段啊,罗援将军的说服力不充分。他的观点只有美帝的军事多少多少到东亚了,要围堵中国了,再集结军事资源针对中国了。
我觉得吧,罗援将军的观点只看到了美帝军事上的调动,他却没有想到,这些人我们的军事发展的多么快,对吧,我们力量在发展迅速啊,那美帝还想保持一个以前的战略平衡,当然,他这个以前的所谓战略平衡说到底是美帝占有优势的平衡,他只要想保持这个,那他必然要增加实力。你涨他也涨,对我们而言,虽然还是弱势,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对这些年整体战略形势来说,是基本没有变化的,美帝还是寻找一种保持优势的平衡。如果以这个平衡判断美帝围堵我们,我觉得这样说没有问题,但若说这个平衡就会立即向我们中国开战,我觉得可以参考的因素还不充分。那么什么因素也能说,美帝有可能发动战争呢?台湾,台湾牌,美帝若打台湾牌,特别是要扶持台湾公开独立,这践踏我们底线的时候,也许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以考虑美帝所谓亚洲的再平衡中,我们国家外部大环境变化中,有了美帝想要动武的念头。4,邱震海:都是为了共同的中国国家利益,有的强调以合作来慢慢消灭冲突,有的认为现在冲突来了,通过斗而不破,获得利益。204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从1979年到2049年,2014年正好在时间的中段。未来中国和西方的关系是不是也将有一种新常态?吴建民:我对这个新常态有质疑,突出的是中国同美国在有些问题上的斗争大大增多了?
邱震海:就是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质变了。吴建民:质变了吗?我认为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总体上是好的,和平与发展还是时代的主题。过去30年为什么发展这么快?你说质变了,好像天就黑了,这个判断是错误的。罗援:倒不能说是新常态,但中美之间是有一个常态,吴大使经常引用小平同志一些话,小平同志还曾说过,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吴建民:这不是邓小平讲的。你可以查,邓小平没讲过这个话。罗援:但小平说过斗而不破。吴建民:邓小平讲过四句话:增加信任,减少麻烦,发展合作,不搞对抗。这是1989年中美关系处于低谷时这样讲的。
个见,这一段以及下面的,讨论的主题是未来是合作还是冲突。这个概念还是一个国家的大战略概念,对吧,他是一种战略形势的判断。从这一段简单的双方对话来看,毫无疑问吴建民老先生说的比罗援更准确,罗援将军可是连邓公说过什么话都不清楚。那么两个人在这一点观点的矛盾之处在哪呢?我个人觉得,在未来到底是合作还是冲突。说实话,我个人一直认为,随着我们国家不断强大,美帝针对我们的动作肯定会越来越多,甚至不排除他美帝践踏我们底线,爆发冲突的危险性。
但这一点啊,正如我上面所说,这需要看变化,比如台湾问题出现了巨大的变化,美帝在台湾问题上立场发生了逆转,那么这个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必然要大大上升。而若是这种情况没有发生,那还说爆发战争,这种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毕竟我们都知道,无论我们还是美帝,开战总是需要正当的理由,哪怕是借口。没有理由和借口,没有营造出理由和借口,美帝别说对我们中国开战,就是一个小国家,美帝也不能轻易开战。这里面有个更深的认知,那就是美帝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对吧,你执政的大总统要开战,你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我估计这样的美帝大总统,很快就会在美帝人民的叫骂声滚下台。
所以啊,说这个未来,这个只能是出于不同形势,不同思维的判断。对于吴建民这么一个外交官来说,和平中的风险,危机才是他的用武之地,而对于罗援将军这样的军人来说,战争才是他的用武之地。由此二人职业思维不同,认知不同,出于职业的习惯认知世界的角度不同,必然会得出不同的见解。5,邱震海:25年过去了,世界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和平与发展依然是主流,但恕我直言,吴大使,您是不是过于看淡了中国目前的冲突环境,过多看重了合作?罗将军,您是不是过高估计了冲突的部分?如果看淡了,也许会犯麻痹症,如果看重了,也许会犯焦虑症。未来走向何方,取决于研判。中国目前到底处于什么阶段?吴建民:世界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罗将军他们非常重视战争,中国过去饱受战争的祸害,我对战争非常警惕。邱震海:如吴大使所说,合作大于冲突,但在合作大框架里,冲突部分处于什么地位?吴建民:冲突各方没有要准备武力解决。国际舆论也是说,不要擦枪走火。不要忘记中日有一个和平友好条约,双方要用和平、外交手段解决相互之间一切分歧,条约是邓小平主持下签订的,仍然起作用。
日本现在对集体自卫权松绑,中国人看得很重,但日本人宣布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作废了吗?罗援:但实质上他拥有了交战权,原来是和平发展,现在想武力崛起。吴建民:中日两家承诺,双方的一切分歧通过和平手段外交手段来解决,这条他否认了吗?罗援:可日本什么时候遵守承诺了?日本的战争,都是不宣而战。吴建民:要分清楚战前的日本跟战后的日本不一样,战前是天皇体制,定下来后全国启动,不像战后。罗援:战后安排的一个最大失误,就是对其天皇体制没有彻底清算。
吴建民:一、中日之间共同利益还是主要的,这是大判断。二、日本现在右翼的情况要高度重视,罗将军讲的忧患意识我非常赞成,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不能妨碍实事求是。军国主义时期,其军事预算占预算的80%,起码三分之一,现在不到1%。我们要看到危险,但不能把它夸大。罗援:日本没有能力,也没有意图跟中国打一次全面战争,现在中国是拥有战略核威慑能力的大国。但局部冲突……吴建民:美国人也不希望他打。罗援:美国也不敢跟中国打一次全面战争。吴建民: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世界变了。罗援:敢不敢也是一个原因,是一种战略平衡的问题,不管是高线平衡,恐怖平衡。
个见,这一段依然是对未来合作还是冲突的辩论,与上一段不同,这一段有具体的战术对象,我们看这个对象就是日本。这一段是我对罗援将军感觉最好笑的一段。我来说说为什么。首先,我经常说,日本不是二战之前的日本了,那个时候的日本面对的是我们清政府,现在我们是新中国,那个时候的日本,国力特别是军事实力是远远强于我们的,现在呢?我们是核大国,仅此这一条,日本敢侵略我们吗?可别忘记了他连核武器都没有。这个时候肯定会有战友说,以日本的科技说造核武器还不简单?我说,还真不是那么简单,你日本造核武器,美帝同意吗?你造核武器,不核试验吗?等你核试验的时候,我再对付你迟吗?对吧,时代不一样了,日本不是当年的日本,我们中国更不是当年的中国,哪怕出现了变化,我们依然不会害怕,哪怕小日本有核武器了,这个核武器也仅仅自保的武器,谁见一个国家侵略另外一个国家,使用核武器的?
所以罗援将军还把小日本当成菜,我早都说过,以前是什么不重要,但现在的日本就是一条狗,他的命运已经决定了。他可以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辉煌一下,但注定在人类世界历史长河中,回归到属于他自己的位置。其次,我们中国若把日本当成对手,那简直就是目光太短浅了,思维太狭隘了。以我们打中国的历史,文化,国土,人口,我们的竞争对手只能是美帝这样的国家啊。一个人只能和另外一个人比,你罗援却要我们这个人和一条狗比,看到了狗还想到当年被咬的情况,殊不知当年你是小孩子,现在你已经是成年壮汉了,你还去针对一条狗,这个军事思维太片面了。毫无一点战略思维,哪怕你在战术上说的都是客观现实,但对不起,你战略目标都搞错了。6,邱震海:你怎么看老百姓的心态?全体国民悲情未脱,现在很盼望着一场民族复兴,这当然完全是正义的,但又不无茫然、焦虑。罗援:民众中有忧患意识,可以理解。新中国成立和改革开放时,我们是想和西方国家搞好关系,最后对我们形成的压力是谁呢?反而就是他们。现在美国还坚持一种冷战思维。奥巴马上台,只当老大,绝不当老二,最近又说美国要领导世界一百年,这是中美之间难以破解的一个结构性矛盾。
吴建民:不要犯时代的错误,杜鲁门主义出笼时世界还处在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今天的时代是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罗援:不要忘记小平同志下面紧接的一句话,到目前为止这两个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和平的问题没有解决,发展的问题更加复杂。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当然要保持警惕。吴建民:保持警惕我始终赞成。我在很多国际场合跟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都讲,任何国家在实行现代化的过程中都不要喊国防现代化。当然中国必须有强大的国防。罗援:为什么中国一提出国防现代化,他就说亿万先生威胁论?吴建民:这是一部分人。不要认为整个西方世界的意见都是这样。罗援:美国现在创造了一个词,遏制加接触,这就是美国现在对中国的一个政策。我非常赞同吴大使,我们要保持一个大国战略上的定力。一个定,一个力,定就是必须划出一些红线,绝对不能过。力就是说到做到,要有力量,这时才能做到战略上的定力。
吴建民:美国有些做法对我们有遏制一面,但是不是一定围堵中国?我不认为。2013年我们跟世界的贸易4.15万亿美元,外交部统计过,从1949年到1978年快30年,中国出国的人数加在一起多少?28万,每年不到1万人,2013年,快一亿人走出国门。被围堵,这交流局面还会出现吗?主席讲的,中国同世界的利益水乳交融,连成一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分歧,有矛盾,但这不是全局。个见,这一段讨论的主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一段是最受网民抨击吴建民老先生的一段。觉得这一段吴建民有点懦弱,听着不解气。但其实啊,这其中很多话,都是外交辞令。
比如,吴建民老先生在其中举的一些数据,中美双方贸易的数据,这些数据我们难道不是经常从外交发言人那里看到的吗?并且吴建民在这一段中有很明显的暗示,哪一句?我在很多国际场合跟什么人讲,实行现代化的过程中都不要喊国防现代化,当然中国必须有强大的国防。这不就是外交暗示了吗?我外交官不喊国防现代化,但你军人必须建立强大的国防。职业不同,手段不一样,方法必然不一样。
你罗援将军可以说形势严峻,可以提防任何可能出现的战争,我外交官却不能到处喊这些危机,这些严谨的形势,因为这样喊必然会造成很多负面效应。7,罗援:现在西方媒体说中国打破了现状,首先要问谁先打破了现状。在东海设立防空识别区,美国、日本1950年代就设了防空识别区,不叫打破现状吗?现在在九段线之内,别的国家打了八百多口钻井,在有争议地区,怎么没人说他打破现状?吴建民:我们过去的力量够不着,现在力量够得着了,当然要行使主权,这毋庸置疑。另外,分歧要放在两国关系的全局来看,这样就冷静了。领土问题,对小平同志的思想要深入理解。他在1984年10月22日中顾委第三次全会上的讲话,讲到南海诸岛问题,也讲到钓鱼岛的问题。小平同志不懂得战争的作用?他比谁都懂,但他提出的办法是,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化解的思路。罗援:前提条件是主权归我。现在要凸显主权归我。有多种表现形式,比如开“981号”石油钻井平台。我们提共同开发,别的国家不跟我共同开发,搞排华性共同开发,为什么不可以独立自主行使主权?邱震海:过去中国讲合作,相当程度上忍让,近几年,主动出击似乎比较多?吴建民:现在有力量了,要处理这些问题,理所当然,但这并不能改变基本战略,是什么?和平发展。讲过去忍让,现在要斗争,这个看法我不赞成,过去当然有斗争,1989年后,我们跟美国斗得多厉害。
罗援:这涉及如何看待小平同志提出的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的问题。这两个应放在一块,不能把韬光养晦作为外交战略。这个说法有几种版本,我听到刘华秋同志讲的一个版本,叫“善于守拙,绝不当头,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一个完整的外交战略,应该把这两句话结合在一块,该韬光养晦,韬光养晦,该有所作为,有所作为。比如讲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不能把积极和防御两个词割裂开。邱震海:这个度到底如何把握?吴建民:是面临着很多挑战,但要坚信一条,潮流还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 主席就任总书记后,多次引用孙中山先生的四句话,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9·11”十周年前夕,美国记者到我的办公室采访,坐下来第一句话是,吴大使你们是“9·11”的最大受益者,过去十年你们发展得多好,我们就顾打仗了。我说,说中国是“9·11”最大受益者,不对。现在还有一门说法,认为乌克兰危机出现后中国又赢得了十年战略机遇期,也是错误的。好像人家倒霉了,中国就好了。人家好了,中国是不是倒霉了?应当看到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潮流。罗援:现在和平发展虽然是大框架,在现实中,还没有完成。美国几乎四年打一场大战,怎么说他是和平的?他在我们周边进行遏制。吴大使认为不是围堵,但我认为还是一种围堵的态势,我们必须要保持一种战略上的警惕。个见,这一段是如何理解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从这一段二人的话来看,二人对韬光养晦的看法是一致的,不同之处在于有所作为。我觉得二人的看法都是成立的。
吴建民老先生的看法是互利共赢是大有前途的,是可以解决我们国家和其他国家矛盾的。罗援将军的看法是更激进了一步,是军事才是解决矛盾的最好方式。也就是说,想解决问题见效快,比较彻底,那军事手段最好。而想解决问题没有较大的风险,后遗症比较小,不影响我们发展,那外交经济手段会更好的。所有这一断,我个人认为只是不同职业下不同角度下的各自认知罢了。8,邱震海:他刚才说绥靖主义、和平麻痹等等,在您身上有没有存在?
吴建民:我认为他把时代搞错了,认为1914年2014年很相似。但时代变化了,在过去的战争与革命时代,打完仗后,割地赔款。打完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敢割地敢赔款吗?罗援:美国1999年轰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2001年把我们的飞机撞下来。美国的飞机抵到我们的家门口抵近侦察,是一个友好表现还是一个敌对表现?小平同志在1979年还对越反击作战,1988年打了赤瓜礁之战,1974年打西沙海战。吴建民:现在世界大战打不起来,这是一个关键,局部战争在进行。罗援:打不起来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核力量,形成了一种战略上的平衡,如果战略失衡,这种危险性仍然存在。吴建民:什么叫平衡?中国的武器跟美国的武器一样就平衡了吗?罗援:在核武器的问题上就是这样,你能灭我十次,我灭你一次,一样。
个见,这一段是我最认同罗援将军的一段。特别这个强大的核力量,这是战略上的平衡,一旦这个战略失衡,那常规战的危险性就大大提高了。只不过,什么叫你能灭我十次,我灭你一次,这叫一样呢?怎么样才能确保我能灭你一次呢?特别重要的是,核威慑是摆在发射架上的威慑,所有这个威慑是最重要的,既然威慑重要,那怎么样让别人相信,你可以灭别人一次呢?最后,二人还有其他的话,我个人觉得那些话无关紧要,最主要的分歧无非这些。
以此来看。吴建民老先生绝对不是某些人眼里,心里想的那样。人家是一个智者,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我说个最简单的道理。一个外交官,只能是服从自己国家的外交政策,服从国家的命令。搞什么样的外交,甚至说什么样的话,这都不能按自己个人的想法去实行。
并且,外交官最好别说一些示强的话,因为外交工作那是如何与别人打好交道。而你若是天天示强,你这个外交工作不会有太好的成绩。诗曰。几街清冷几灯昏,几曲老歌听断魂。品味琉杯唇粉迹,倦慵烟蒂指灰痕。她当寂寞离情苦,我信孤单醉忆温。相爱何知相恨早,天涯一别又沉沦。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41楼 分飞
朋友们知道为什么铁血现在这么臭了吗?
粪量、粪量,有屎以来的粪量、、、、、
51楼llpxxx
吴罗的交谈可以明显看到,吴说得又多又空泛,而罗说得简单。讨论过程基本上是全盘否定罗的话。建议文的比过,加场武斗吧。可惜老吴不给小罗机会了。 外交官就是刷嘴皮子的,然而没有军人的付出,再会说有用吗?我国是党指挥枪,而不是什么文官政府指挥军队。以外交官的身份,有什么资格评判军队的思想模式,作为一个官员,那种飞扬跋扈给谁看?我们的外交官不缺沙祖亮力挽狂澜,不缺吴仪一声断喝,但那是为国家为人民的对于外国不法侵害中国利益的公战,而这位除了羞辱中国军人,在外交领域有没有什么突出贡献?没有,我只看到一种旧文人特有的浮躁。作出功绩,主要归我,没有成绩,是你们不配合。所以我要靠国际上的力量,才能建更大的功绩。
这样的大神,人民用你不起。请你好好退休修养,还要忙着搞创收。呵呵,真是人不作不死。只知道做外交官都要庄严宣誓效忠自己的国家,而不知道违背会怎么样,现在吴老身体力行了一把,总算发挥了最后的余热。违背祖国和人民的利益者终将不得好死。
楼主,时至今日,你的论调全网上下明明知道是与“十八大、十九大”的国策方针政策在唱反调,标新立异,也同时遭到了论坛中主力网友的口诛笔伐,不明白的是为啥这么“NB”被论坛放行?而我,一个从事党建的基层工作者所发表的言论,要么被封杀,要么被“和谐”,要么被扣分。到底是哪里出现差距了呢?知道十九大里提出的“社会主义新阶段”的核心含义吗?我理解的这句话是对爱国同胞的肯定和激励,也是鉴于对当前中国的发展和社会的自信,“新阶段理论”无非就是要让你抛弃拘跘你故步自封的观念,让你回归到当前的发展阶段中;也更是号召你“顺潮流而上”,不在做用民族利益换取片刻的偷安。楼主,你可能不是党员,更谈不上信念。我不怪你,毕竟你的言论符合了一部分人的疑虑。我要怪的是,我不只是说给你的话,为什么在拥有这么个响亮名头“铁血”的网站里被屡屡封杀,而你却能“大行其道”。。。。。。。。。。。
韬光养晦?时至今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世界,我真的不知道你要“养晦”的是啥目的!

更多精彩内容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