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

现在自媒体的威力越来越大了。此前有叶檀财经怒怼神雾环保和神雾节能,导致总市值接近千亿的两只股票双双跌停。现在又有丁香医生向莎普爱思(603168)开跑,质疑其拳头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治疗白内障效果欠佳,广告存在误导,莎普爱思周一低开,最低探至跌停板,最终收盘于22.91元,跌幅为3.33%。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莎普爱思在过去两个交易日的股价可谓是过山车)
在丁香医生的文章《一年狂卖 7.5 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中,丁香医生主要罗列的是来自眼科医生以及相关学会的结论。比如说国家卫计委旗下的中国防盲治盲网以及美国眼科学会在 2016 年的《成人白内障临床指南》中写到的结论。我在这里就不赘述了,大家可以搜索原文看一下。莎普爱思很快就有了反应,12月4日,莎普爱思发布公号保证自己产品的效果,证据则是1995年和1998年的临床实验效果,以及1998年底国家药监局签发的新药转正式生产批件。目前来说,莎普爱思的效果究竟如何,还需要有关部门的进一步检验。毕竟科技在进步,莎普爱思在20年前能够获得批文,不代表它的技术到现在都是适用的。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我承认营销对于企业生存发展的重要性,但我实在是不喜欢莎普爱思铺天盖地的洗脑广告,广告中明显有着夸大的成分。从莎普爱思的年报中可以得知,莎普爱思滴眼液在2016年为贡献了超过7.5亿的收入,而莎普爱思去年的广告投入高达2.6亿(此为整体投入,但可以断定,大部分投向了莎普爱思滴眼液)。这也就是说,如果排除掉经销商的加价,中老年消费者为莎普爱思消费的资金中有超过30%都给了电视台、广告公司等。药品毕竟不同于快消品,患者不应该为广告花这么多冤枉钱。莎普爱思的事情就写到这里。监管部门如果对消费者负责的话,相信不久之后就会重新检验莎普爱思滴眼液的效果,而这也就是莎普爱思的生死关头了,因为莎普爱思滴眼液是莎普爱思目前唯一能够拿的出手的产品。如果滴眼液被证明效果欠佳,那么莎普爱思也就只能选择大跨度的转型了。
在知识分享平台知乎上,有位非常有才的网友在评价莎普爱思事件时是概括说,医药广告界有七大天王,分别是: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莎普爱思);心脏不好睡不平,冠心专利益安宁(益安宁丸);补肺药,补肺丸,一年四季咳痰喘(补肺丸);百年舒筋健腰丸,专药专治腰间盘(舒筋健腰丸);风湿骨病手脚麻,薏辛除湿曹清华(曹清华薏辛除湿止痛胶囊);
肾虚腰酸鸿茅酒,每天两口病喝走(鸿茅药酒);肚子憋堵胀,认准香丹清(香丹清)。这七大天王中除了莎普爱思已经被媒体轮番轰炸,其余六个产品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不过由于沃伦财经分析的是上市公司,所以如果这些产品不和上市公司有关,我们也会相应地略写。1.益安宁丸与曹清华薏辛除湿止痛胶囊之所以把这两个产品摆在一起说,是因为益安宁丸和曹清华薏辛除湿止痛胶囊(以下简称曹清华胶囊)均由广州康朝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朝药业)在中国大陆独家代理。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
益安宁丸作为来自香港的中药,很早就进入了大陆市场。作为针对冠心病的的药品,目前还没有像丁香医生这样的专业媒体出来对其疗效进行质疑。但是大家不用着急,8年之前就已经有关部门就已经做出了决定。2009年,北京市药监局发布公告,「颅痛宁颗粒」等七种药品因在广告宣传过程中存在扩大药品主治范围、绝对化疗效承诺等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的行为,被暂停在本市行政区域内的销售。被禁药品名单中就包括同溢堂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溢堂)出产的益安宁丸。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康朝药业也就是和同溢堂合作,销售益安宁丸产品;同溢堂的背后是港资,暂无上市背景,暂且略过。康朝药业销售的另一个拳头产品曹清华胶囊则是在网络上被非议很久了。2015年《中国经营报》就曾报道称,曹清华胶囊自推出市场以来,多次因虚假广告违法受到各地管理部门的通报批评。2015年2月,黑龙江省整治虚假违法广告联席会议联络办公室更是直接将曹清华胶囊在当地投放广告的问题描述为:严重违法,未经审批擅自发布药品广告;运用新闻报道形式发布商业广告;利用医药技术人员的名义和形象作证明;利用患者的名义和形象作证明;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和保证;使用绝对化用语,保证治愈效果。记者同时发现,曹清华胶囊官网对曹清华本人的简历介绍中多处重要信息造假,既没有曹清华就职的西安医科大学临雁医院,也没有曹清华担任副主任的中国中医药学会类风湿专业研究中心。
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曹清华胶囊由康朝药业代理销售,而其生产商则是西安阿房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房宫药业)。曹清华胶囊是阿房宫药业最近几年力推的拳头产品,获益颇丰。阿房宫药业是新三板挂牌企业,代码是835912。从其年报可以获知,2015年,曹清华胶囊的销售收入达8284.41万元,占总营收比例为50.70%。2016年,曹清华胶囊销售额增长至1.08亿,占总收入比例增至57%。2017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曹清华胶囊对阿房宫药业的重要性进一步提高,占到了其总收入的59.23%。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认为,由莎普爱思所引发的打击医药虚假广告的浪潮如果影响到曹清华胶囊(在我看来,这种可能性不低)。阿房宫药业将会首当其冲。2.舒筋健腰丸舒筋健腰丸来自拥有400年历史的老字号——陈李济。不过老字号并不能保证药品的效果。
2013年中国网对此进行了报道,山东青岛市民曲先生因轻信电视上播出的「舒筋健腰丸」药品广告,花数千元买了4个疗程的药,却根本没有取得广告中宣称的疗效。报道中称,2007年至今,舒筋健腰丸广告发布方多次因虚假宣传被各地执法机关查处。如2007年,因虚假宣传,被浙江省省药监局查处;2011年8月,因8次违法播放广告,被广东省食药监局查处;2011年,因擅自发布广告,被新疆食药监局查处。因此,无论舒筋健腰丸疗效如何,就光看它利用广告夸大效果的劲头,我们也要对其产品保持怀疑。陈李济现在的全称是广州白云山陈李济药厂有限公司。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陈李济已经被广州的知名企业白云山收编。陈李济目前是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股票代码是600332)。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从白云山2016年年报可以看到,由于那些洗脑式的广告,舒筋健腰丸的业绩很好,2016年生产了2537万瓶,却销售了2567万瓶,库存仅剩下688万瓶。
舒筋健腰丸在2016年为白云山贡献了1.42亿的收入,成本却只有7147万,毛利率高达49.7%。不过白云山家大业大,舒筋健腰丸也不是白云山卖得最好的产品,白云山的消渴丸带来的营业收入为5.5亿,毛利率更是高达65.77%。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来自白云山2016年报,消渴丸是其拳头产品)所以即使各界质疑舒筋健腰丸的效果,监管层也限制其广告投放,对于白云山而言也没有伤筋动骨。但是如果对其产品的质疑蔓延至包括消渴丸在内的各项产品上来(事实上,包括方舟子在内,都曾对消渴丸的疗效以及副作用进行过阐释),那么白云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3.补肺丸、鸿茅药酒、香丹清
补肺丸的生产商是甘肃省西峰制药有限责任公司,鸿茅药酒则是由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香丹清则是由西安杨健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杨建药业)生产。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这三个产品都有它的忠实拥趸,我曾经也给家里的长辈买过鸿茅药酒。网上有许多关于这三款产品虚假宣传的报道,其中有一句关于鸿茅药酒的评价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如果里面根本没中药那也就算了,如果真有这么多,那肯定是毒酒!!!这三家公司均无上市公司背景,所以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4.背后有那么一伙人
在研究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品牌的时候,我发现,发生此类事情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医药生产与销售的分离。比如说上面提到的益安宁丸和曹清华胶囊,其销售均由康朝药业完成。而我在研究其他几款产品的时候发现,生产香丹清的杨建药业背后也有康朝药业的身影。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杨建药业的工商资料)杨建药业的大股东和法人代表杨国清同时也是康朝药业的监事和股东。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
(康朝药业的工商资料)所以我们可以认为,有这么一伙人,操盘了中国现在最为知名的几个医药产品。他们的套路是如此的类似。打击医药虚假广告,除了莎普爱思,还有曹清华、鸿茅药酒等希望这篇文章能偶帮助到大家,不要再被这些人和产品给骗了。作者:沃伦财经汇金网
2017-12-06 11:10:22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