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外星人扶贫,会不会拐跑贫困乡的美女,谁来监督?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人民政协网)该《意见》已明确,村务监督委员会是村民对村务进行民主监督的机构,鉴于此,该《意见》明确该委员会其成员应由村民组成,但该《意见》同时又提出由村党组织班子成员或党员担任主任,这一规定实际上是限制了该委员会的人员组成,我认为这样并不具科学性,因为在农村,其合法权益受侵害的群体是贫苦的普通百姓,因此这个监督委员会应当从这些贫苦的普通老百姓产生,因为这些贫苦的普通老百姓是真正的在地上爬行的穿鞋者,鞋合不合脚、脚痛不痛只有他们才知道,而村里的干部无论其所属是党支部还是村委会,他们一般都是先富起来的领头雁,具有超强的大脑和超强的开拓能力,宜参加由马云领导与策划的面向二十一世纪、面向未来、面向世界还要面向外星的一些超级的合作项目,才不显得大材小用;同时该《意见》规定其村务监督委员会“原则上不由村党组织书记兼任主任”,这纯属玩弄文字游戏,因为“原则上不由村党组织书记兼任主任”并不等于百分百地不让村党组织书记兼任这个委员会的主任,因为特殊情况总是有的吗,假如这个村的问题很严重很怕查,这个村的村务监督委员会又由村党组织书记兼任主任,那么这个村党组织书记岂不成了阴阳人?
人民政协网对于该新闻的相关链接是:《民政部:坚决打击村霸等黑恶势力》,其打击的原因当然是为了防止蛇鼠一窝,防止“‘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干预、操纵村级事务,侵犯村民权益”,而要做到这一点,单靠三五人的村务监督委员会是不够的,因为那是力量不对等的活,面对一伙实力雄厚,四通八达的“村霸”和宗族黑恶势力,只有发动全民的战争才能将其战胜,所以村务监督委员会作为一种对抗‘村霸’的载体,应力戒形式主义,避免假民主、假监督的现象发生,所以对于新出现的这个村务监督委员会说实话我本人并不抱以热望,原因是它只是一种陈旧的重复而不是一种本质上的创新,因为在农村,虽然之前没有“村务监督委员会”这个词,但是其他的监督形式是存在的,例如“理事会”与“头家”,虽然“机构”重重,但它们对于村务的监督只是流于形式,并未真正的捉刀,其原因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而鸡与蛋是命运的共同体,有时母鸡啄蛋几下,表面上是六亲不认的破壳,实则是为了让后代早日降临地球,嬴在分蛋糕的起跑线上,而不是要把它啄死...说到监督,你就不能不说眼下的热点问题,例如扶贫的问题,这个问题虽然各级都非常的重视,都作了许多的顶层设计,也发表了许多专题的讲话,同时也有许多的实际动作,例如在某大伽领养了一个贫困乡之后,财大气粗的马云也不甘示弱,吵着嚷着要把月亮湾所有的贫困户都包掉,看那架式,恨不得把全部处女地的美女都迁移地球带往月球,在那里开拓一片共同致富的新天地,但在监督这一块如何进行却没有戏,这难免让人产生莫名的担心,要是马云偷偷地把外星人投放地球,这些外星人又偷偷地拐跑地球上的贫困美女怎么办?扶贫先扶智,如果马云绑架了外星人到贫困乡当领头雁,这些外星人先富起来之后只顾自己发财不想带领地球上的贫困户共同致富怎么办?要相信本人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因为名人参与扶贫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务,你什么时候见过名人真的改变了贫困乡的面貌?与扶贫相关的热词是低保,低保之所以牵动大家的心,是因为屡屡出现的负面新闻足以说明低保这项重中之重的国策在执行中的最后一公里是屡屡出现问题的,既然问题是出现在最后的一公里,那么解决问题的关键也应当侧重于这最后一公里,这最后的一公里虽然专家学者为此喷了不少的口水,这口水差不多可以把上亿的类贫困人口淹掉,但始终无法洗刷掉低保监督身上的污垢,因为对于一项监督不力的政策,设计再好也难予达到预期,所以时下的许多政策之所以行百里半九十其原因都是出在监督上,以低保为例,虽然大喊精准,但这种精准并非公开的精准,因为低保的信息是不可查的,而不公开,何来监督?没有大面积的百姓监督就是一种另类的暗箱操作,其精准就成了官场自以为是的标签...还是那句话,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只有包括低保信息在内的所有村务都公开,才能谈得上是群众视距内的有效监督,也就是真正的监督,从这个意义上说,村务及村务历史的公开应成为村务监督的重点。为什么要强调历史,因为历史是照妖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