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为什么攻不下塔山(4)[原创]

锦西这边的战斗,是从9月下旬共军夺取兴城时就开始了。兴城原属第54军辖区,阙汉骞只派了人力运输团和工兵营一部驻守,主要是掩护交通线。闻到有大战的气息,阙汉骞原打算将兴城的部队撤回,还没来得及撤,就被共军包围,阙汉骞下令第8师并指挥暂57师两个团,去解兴城之围。谁知部队半路上就遇到共军的坚决阻击,暂57师一个团被击溃,另一个团也被打残,第8师也遭受了几百人的损失,但第8师毕竟是老部队,仍能稳住阵脚,守住了锦西外围的即设阵地。当时第54军的布防态势是,第8师负责锦西西面和西北面的守备,第198师负责锦西东面和东北面的守备;暂62师和暂57师控制在锦西与葫芦岛之间整训。其中暂62师有一个营驻守塔山村。
蒋介石10月6号来葫,定下援锦方案,但并没有规定时间。这几天,锦州方向大炮声一阵紧似一阵,范汉杰一天几封电报呼叫援兵。阙汉骞有点坐不住了。他担心万一锦州陷落了,他这还没动,不好向蒋介石交代。因此他跟林伟俦商量(10月6号,林伟俦的第62军已全部到齐),以现有兵力(七个师),于10月10 号展开进攻。当时,阙汉骞、林伟俦两人并未联系海军和空军。所以也未形成海陆空的配合。阙汉骞一面将进攻计划电告蒋介石,一面开始行动。10月10号凌晨四点,阙汉骞在没有飞机、海军配合下,趁着天还没亮,就开始了进攻。先是炮击半小时。然后步兵投入进攻。这天的战斗,国军展开三个师,从左至右,最左边是第62军151师,攻击白台山、刘家屯、泉眼沟的阵地。作战企图是,突破白台山共军防线后,一路向北,向锦州西北的飞机场攻击前进,驱逐机场的共军,夺回锦州机场的控制权。中间是第54军第8师,第8师主攻塔山及以西的共军阵地、突破后直趋锦州南面城下,配合守城的国军夹击攻城的共军。要说这次进攻塔山的任务应该轮到第198师,因为第8师九月底前刚打过仗,而且驻防的位置也在西北面,第198师的位置在东北面,离塔山更近。但是,阙汉骞早就对范汉杰私自亲近第8师不满,婉转的向第8师首长表示,按道理,应该轮到第198师,但是,第8师是54军里的老大哥,范住任是你们的老长官,现在范主任被围,要解范主任之围,于情于理,你们第8师都应该挑重担。第8师的首长被“忠义”二字罩住,也无二话,带着部队就顶了上去。阙汉骞将军部直属的四门105毫米美式榴弹炮配属给第8师,第8师自有美式山炮12门,一共16门炮,这就是主攻部队的重武器了。
参加攻击的另一支部队是暂62师,师长是刘梓皋,要说刘梓皋也不是凡人。当年沙岭战斗,刘梓皋率领一个团,打的吴克华一个纵队满地找牙。应该说是个能打仗的狠角色。也因此升任暂62师师长。可是,眼下国军的情形是今非昔比。日子过的一天不如一天。老兵都在屡次作战中消耗殆尽。新组建的暂62师,大部分是东拼西凑,缺乏训练,缺枪少炮,更缺少实战经验。暂62师原来被部署驻守高桥和塔山一线。由于警惕性不足,作战经验不足,被吴克华的四纵打了个措手不及。接连丢了高桥和塔山。现在,刘梓皋怕被蒋介石问罪,极想立功赎罪。10号的战斗,暂62是被布置在攻击线最右面,刘梓皋展开三个营攻击打鱼山阵地,按阙汉骞的计划,攻击得手后跟在第8师后面前进。丢了塔山,刘梓皋知道责任重大,憋着劲要表现一下。暂62师的部队在军官门的督战下,一度攻上打渔山阵地,消灭了岛上防守的解放军。这一仗让胡克华惊出一身冷汗,战还没拉开打呢,就丢了一个阵地。守在打鱼山及附近高家滩的是四纵12师34团一个排43个人,(共军这时都是超员编制,以生命换胜利,四纵有40637人。这一点与国军正好相反,国军一般都不足额,一个军一般是两万多人,超过三万人的都是绝对嫡系加王牌军,比如整74师,也不过35000余人。)。国军的突然进攻,守军有点措手不及。加上守军兵力过于单薄,国军一个冲锋即占领了打鱼山阵地,随后又占领了高家滩阵地。这一情况立刻就震惊了吴克华,也传到了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吴克华命令江燮元立刻组织反击,并指示说,第一战,一定要把敌人的气势打下去,江燮元下令将两门大炮推到离打鱼山只有400米的地方。派出一个营兵力,实施反击。大炮弹无虚发,炸的国军士兵无处可躲。很快就被共军反击下去
站在海边沙滩上准备进攻的国军第二梯队,被突然上涨的海水冲散,又共军被大炮打的死的死散的散。暂62师的进攻失败。第8师和第151师的情况也类似,国军的大炮压制不了共军的大炮,反被共军所压制。当进攻的第一梯队前进到鹿砦和铁丝网前面时,跟在后面的第二梯队即遭到共军炮火的袭击,不是被打散,就是被阻隔不能前进。而第一梯队在鹿砦和铁丝网前想办法通过时,即遭到猛烈的机枪火力杀伤。共军在塔山正面约1000米的前线部置了16挺重机枪及50挺轻机枪(平均每十五米即有一挺机枪),再加上大炮压制性火力,国军要突破塔山,真是比登天还难。战斗到上午11点,国军已显疲态。共军的反击,猛烈而有力,国军前线部队甚至被共军反击到阙汉骞、林伟俦设立指挥所的鸡笼山下。10号上午的战斗,国军以伤亡1100多人的代价未取得任何进展而结束。10号下午,罗奇率领的独立第95师到达葫芦岛,罗奇随即赶到前线与阙、林两人会面,了解当天的战斗情况。11号拂晓前,照昨天的故事,又是大炮急袭,这一天依然是没有海空配合。拂晓时,第62军151师一度攻上白台山的207高地,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共军反击下来。塔山方面作为主攻的第8师,这一天得到炮火加强,阙汉骞将第54军所有重炮都调给了第8师使用。共军的炮火反击依然猛烈。也是在这次战斗中,阙汉骞和林伟俦才知道了共军大炮的厉害。炮火猛烈程度是他们前所未见的。共军已是一支重装备部队。
第8师的进攻还是很有力的,一度占领了塔山几间房子。如果能巩固下来作为支撑点,塔山防线可能就被突破。这种情况下,还是共军的反应快,守军34团立刻投入预备队反击。同时大炮拦阻国军后续部队。国军8师的指挥官看到,前面部队进了村,欣喜万分,赶紧组织后续部队跟上,但已经晚了,在共军大炮的干扰下,部队行动不快,还没上去,就看到进了村的部队在共军反击下退了出来,这次冲锋又功亏一篑。战斗至上午十点,国军进攻部队开始疲软下来。其中又有一部分部队被压迫到鸡笼山脚下。因为阙汉骞和林伟俦的指挥部在此,部队才没继续后退。十一号下午,候镜如终于带着他的第21师到达葫芦岛. 至此,锦西、葫芦岛共集结了国军九个师,第39军依然没有消息。总算几员大将都到齐了。但是伴随而来的是各怀鬼胎,勾心斗角。候镜如就不必说了,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他对参谋长张伯权说的“多维持几天”不知是哪个多维持几天,是指他自己的部队还是,指整个国民党政权。应该是指他自己的部队。你说他是保存实力也好,说他是亲共也好,反正效果都是一样的。侯镜如当天召集大家开会,研究作战方案。国军的做法很奇怪,军事主官们并不研究,候镜如、罗奇、阙汉骞、林伟俦四人,退入另一个房间说话闲聊,将研究作战方案的职责交给了各军参谋长,由兵团参谋长张伯权带着各军参谋长们研究。
研究中出现两种意见,第54军参谋长杨中藩提出,攻击的重点,应该放在塔山和白台山之间,因为,根据两天来的战斗看,塔山和白台山是共军防御的重点,而白台山和塔山之间共军的火力较弱,而且地势平坦。所以他认为从此处较易突破,突破后可以直接绕道塔山背后,则共军的整个防御体系就会瓦解。的确是个好主意。小评:实际上也并非那么容易,林彪早有防备。四纵后面,还有李天佑的一纵在那儿卧着哩。阵地真有漏洞,一纵立刻就可以补上去。但是,17兵团参谋长张伯权仍然主张延公路和铁路进兵,认为一是地域较宽,利于大兵团作战;二是避免重新部署兵力,可以马上展开攻击;三是,共军的防线地势低,而国军的地势高,可以用俯瞰火力掩护部队前进。总之就是硬碰硬,死打硬拼的办法。可就是这个办法,竟然获得大多数军官的赞同。既然大多数人同意张伯权的笨办法,侯镜如和罗奇都批准了这一战法。(注:很多中共军事书中,都说是罗奇为了抢功,为了让第95师打正面,才力主用正面进攻的方案。实际是谬误的。侯镜如和林伟俦的回忆都证实,罗奇只是“批准”,并非自作“主张”。而批准的原因也是因为,大多数人“赞同”张的方案)由于第8师连攻了两天,作战会议决定,主攻部队改由独立95师担任。最后罗奇提出,独立95师部队刚到,需要熟悉一下地形,因此12号休战一天。会议接受罗奇的建议,12号休战一天,做充足准备,13号再战。
P334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亿万先生